可這一切,羅恩都無能為力,他的身體已經粉碎,靈魂變得發散,眼前的一切離他越來越遠,他想喊,他想叫,卻發現自己一絲聲音都沒能發出來,身體卻不由自主地向上飛去,越飄越遠……

……

位於諾亞大陸的南部大森林中。

高聳立雲的參天大樹遮天蔽日,地上積滿了厚厚一地樹葉,也不知多久沒人來過了,依稀看得出一條小小的道路,在這人跡罕至的原始叢林中,一座由石頭徹成的房突兀地聳立在這裡。

這座房子的外觀像一個教堂,但又不是,高高的塔尖,半圓形的拱門,還有那早已沒有窗棱的窗子,透出陰深的氣息,這建築已經有很久的年頭了,班駁的外牆早已布滿了青苔。

在這個小小的房子中,一個身披銀灰色長袍、滿面皺紋,像個野人一般的老女人端坐著,佝僂的身影在小屋微微有些顫抖。

老女人抬起頭,混濁的眼珠里微微有些盼望的神色,她彷彿在等待著什麼。

這時候,屋子一角的油燈突然「篷——」地一聲毫無徵兆地燃燒起來。

銀灰色的老女人嚇了一跳,待她回過頭看到那幽幽跳動著的藍色靈魂之火后,先是驚呆了,眼裡露出狂喜的神色。

她馬上站起來,飛快地衝過去,看著那小小的,像油燈一樣的東西,嘴唇哆嗦著,淚水慢慢地留下來。

「羅恩……你……你終於來了!」

……

戰鬥結束三小時之後,天已經蒙蒙亮,烏塔里斯在皇宮裡一個破得不成樣子的房間了接見了克萊恩。

「父親……你的傷勢好了?」

克萊恩一進房間,馬上行禮,烏塔里斯輕輕「嗯」了一聲,未置可否,這時他用凌厲的目光盯著克萊恩。

「克萊恩……作為我的兒子,你實在太令我失望!」

克萊恩嚇了一跳,馬上跪下來,「對不起,父親大人,兒子沒能打敗羅恩,給你添麻煩了!」

「不是這個事情!」


烏塔里斯生氣地一擺手,「我問你,鑰匙的事情怎麼樣了?」

「啊?」

克萊恩驚愕地抬起頭來,他不敢去看烏塔里斯憤怒的目光,「我……我還沒有找到瑪麗!」

「誰要你去找什麼瑪麗,我要鑰匙……失落大陸的鑰匙!」

烏塔里斯憤怒地咆哮起來,語氣前所未有的嚴厲,「我不問你什麼過程,我只要結果,結果……你知道嗎?」

烏塔里斯憤怒地一拍桌子,桌子上的杯子被震得跳起來。

克萊恩嚇了一大跳,他背後的冷汗「唰——」地一聲流下來。

「知……知道了……父親,我這就去找,馬上去找……」

克萊恩馬上退出去,他要去找那條失落大陸的鑰匙,馬上去找,要是找不到的話,烏塔里斯不會饒了他。

「三天!”

當克萊恩退到門外的時候,這時身後傳來烏塔里斯冰冷得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克萊恩,如果三天之內找不到鑰匙……你就不用回來了,跟著羅恩一起消失吧!」

聽了這句話,克萊恩身影一個趔趄,幾乎摔倒,他眼裡露出憤恨的神色,要知道,他可是親手把烏塔里斯從巴特洛斯監獄里救出來,現在沒有利用價值了,卻把自己一腳踢開。

想到此處克萊恩心裡一片悲涼,早知道這樣的結果,當初還忙活什麼,不僅背叛了自己的信仰,還差點把命搭上。

雖然心裡出奇地憤怒,但克萊恩臉上絲毫沒有表現出來,他微微轉身,深深地行了一禮,臉上充滿了謙卑,「是的,父親大人,我一定把那鑰匙找出來,不會令你失望的!」

說完轉身走了。

「該死的亡靈!」

克萊恩走後,看著他的背影,烏塔里斯冷冷地哼了一聲,他不是沒有看到克萊恩臉上一閃而過的憤恨目光,但對他這個高高在上的神靈來說,是根本用不著在意的,烏塔里斯在意的是,這個克萊恩對他還有沒有利用價值,如果沒有,那麼留著這傢伙也沒什麼用了。

「如果他找不到那條鑰匙的話!」

烏塔里斯冷哼一聲,喃喃自語道,他的眼裡,殺機漸濃。

……

不知過了多久,羅恩幽幽張開眼睛,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張布滿皺紋的老女人的臉,老女人靜靜地看著他,神情布滿了關切。

「你醒了?」

「啊——」

羅恩嚇了一跳,骨碌一聲爬起來,這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身體蓋著一張薄薄的被子。

羅恩深吸了幾口氣,這才回過神來,感激的目光看著那個老女人,「是你救了我?」

老女人笑了笑,並沒有回答羅恩的問題。

羅恩晃了晃昏沉的腦袋,這時候他才看到眼前這個老女人的臉孔有些熟悉,腦海里靈光一閃,一句話衝口而出。

「我想起來了,你是瑪麗!」 瑪麗,克萊恩找遍了整個諾亞大陸都要找到的瑪麗,此刻竟活生生地站在羅恩面前,令他好一陣疑惑,而更令他想不通的是,自己明明被烏塔里斯殺死了,又莫名其秒地活過來,出現在諾亞大陸南部的森林的一個小小的房子中。

「謝謝您!」

不管怎麼說,有一點是明擺著的,就是眼前這個叫瑪麗的女子救了自己,羅恩走下床來,真誠地向瑪麗道謝。

「不用謝!」瑪麗微微一笑,擺了擺手,「救你的不是我,而是諾亞大人!」

「諾亞大人?」

羅恩抬起頭,眼中一片愕然,「您是說……諾亞大人救了我?他……他還沒死?」



諾亞死的時候,遠在巴特洛斯監獄的羅恩也有所感應,雖然他並不知饒詳情,但諾亞的氣息卻是消失了。

難道他又像我一樣活過來了?

想到此處,羅恩心中又驚又喜,諾亞大人不死,那麼諾亞大陸就有救了,雖然烏塔里斯是神靈,可諾亞大人也是神靈呀!

「諾亞大人已經死了!」

像是看透了羅恩心中所想一般,瑪麗搖搖頭,答道,她的臉上露出極為痛苦的神色,,「即使諾亞大人還活著,他也無法對抗烏塔里斯,烏塔里斯實在太強大了,諾亞大人正是被他所殺!」

「啊——」

羅恩的渾身一震,臉上「唰——」地一聲變得煞白。嘴裡苦澀無比,「原來如此……我還以為……」

兩人齊聲嘆了口氣,相對黯然起來。

這時候羅恩慢慢地理清一些頭緒,眉頭皺了起來,「那諾亞大人已經死了,他又怎麼救了我的?而且……你怎麼會在這裡?」

瑪麗微微一笑,「你還記得……那個重生十字架么?」

「重生十字架?」

羅恩狠狠地打一激靈,像是打開了回憶的匣子,往事一幕幕地回憶起來……

「羅恩,你要是真有錢,就買這個吧!」霍梅林指著重生十字架對羅恩說道。

「我就要它了!」羅恩對瑪麗說道。

「確定了嗎?不要聖器了?」瑪麗笑呵呵說道。

「不要了!」

「原來……是它救了我!」

羅恩喃喃地說道,他伸手一摸脖子,卻摸了個空,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重生十字架早已不翼而飛。

「重生十字架能給你第二次生命,前提是肉體受損不超過80%,不過你是亡靈法師,這個問題不大,但只能使用一次,使用過後……重生十字架就永遠消失了!」


瑪麗笑了笑道,她的眼中微微有些失落,「這本來是諾亞大人的東西,他自己用不著,就送了給我,最後卻被你買走……也許……也許這就是命運吧!」

羅恩聽著,眼睛微微有些濕潤,如果諾亞大人當時身上有這東西,也許他就不會死了,或者重新復活過來了,瑪麗說得沒錯,的確是諾亞大人救了我,或者說……他犧牲了自己的生命,給了我一次復活的機會。

瑪麗輕輕地擦了擦眼角,「唉……羅恩,你也不用自責,就算諾亞大人有重生十字架,得到了第二次生命,以他的實力仍然不會是烏塔里斯的對手,也許……諾亞大人把重生十字架留給你……會是更好的選擇!」

「更好的選擇?」

羅恩仔細地咀嚼著這句話,總覺得瑪麗的話語中有著別的意思,這時候他突然渾身一震,「什麼?您的意思是……我能打敗烏塔里斯?」

「對!」

瑪麗點了點頭,語氣堅定,不容置疑。

羅恩一聽哭笑不得,「瑪麗小姐,你確定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烏塔里斯的實力有多恐怖,跟他交過手的羅恩無疑是最清楚的了,甚至可以說,除了死去的諾亞,整個大陸沒有誰比羅恩更了解烏塔里斯的恐怖。

已經領悟了死亡法則,熟悉地掌控死亡神力的羅恩,僅僅一瞬間就被打得一敗塗地,那浮現在烏塔里斯識海中,保護著靈魂神格所散發出來的恐怖力量令他記憶猶新,現在聽說連諾亞大人都不是他的對手,他又怎麼可能?

「我沒有在開玩笑,就算是諾亞大人,也認為你行,所以他把重生十字架留給了你!」

瑪麗認真地說道,「更重要的一點是……你……是巫妖王赫里墨斯指定的繼承者……」

「亡靈不死,天災不滅!這個流傳了十萬年的篾言就應在你身上!」

瑪麗說著,她慢慢地閉上了眼睛,屋子中重歸於沉寂,只聽到兩人輕微的呼吸聲。

羅恩張大了嘴巴,獃獃地說不出話來,像傻子般站在那兒,他懵了,徹底地懵了,他的腦海中一時間消化不了這些東西。

「你……我是巫妖王大人指定的繼承者……亡靈天災的篾言……應在我身上?」

羅恩結結巴巴地說道,他臉上的神色更顯蒼白。

「當然!」

瑪麗面色凝重地說道,「誰會想到……消失了十萬年之久的上古亡靈魔法會重現世上,一個來自諾亞大陸的普通少年,居然會掌握十萬年前上個大陸歐姆羅斯的流行的亡靈魔法?這一切……難道真是天意?或者是命運的安排?不……不……」

「答案只有一個……死去的巫妖王赫里墨斯大人冥冥庇護著這一切……而你……就是他的繼承者!」

羅恩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什麼來,他學會亡靈魔法是一個意外,要不是死去的扎里爺爺無意中撿到一個戒指,送給了他,他也不會碰上霍梅林,更不會學習亡靈魔法,但後來,他把亡靈魔法一步步修鍊到巔峰,重建了天災教會,令到亡靈魔法再現歐姆羅斯大陸曾經的輝煌,這一切一切,就真的不是他能解釋的了。

難道……巫妖王大人真的暗中保護著我,只因我是他的繼承者?


羅恩心裡想著。

這時候,瑪麗的嘴角微微揚起一絲弧度,「其實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傳說中落入了巫妖王大人手中破碎的主位面……就在你手裡!」

「什麼?」

羅恩大吃一驚,「破碎的主位面在我手裡?這……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就是你手中的戒指……」瑪麗笑了笑說道,指著羅恩手中的魂戒。

「別小看你手中這個小小的東西,烏塔里斯想盡一切辦法,甚至把整個諾亞大陸翻轉過來找到我……目的就是為了得到這個小東西……這個戒指雖小,但卻封印著一個主位面,它是巫妖王赫里墨斯大人留給繼承者……唯一的禮物!」

「我……我是繼承者?」

羅恩慢慢地從震驚中恢復過來,喃喃地說道。

「沒有錯,所有證據都能夠表明,你——羅恩,就是巫妖王赫里墨斯繼承者!」

羅恩的呼吸急促起來,他想過了自己的靈魂進入了魂戒當中,彷彿就像回到自己家裡一樣,他甚至能看到巫妖王的臉孔,以及他殘留下來的意識。

瑪麗平靜地說道,「當然,以我的身份和實力,自然不可能知道這些上古時期的秘密,這一切都是諾亞大人告訴我的,更重要的是……他相信你有打敗烏塔里斯的實力!」 「諾亞大人……相信我……」

羅恩喃喃地說著,彷彿在自言自語,慢慢地,他蒼白的臉上出現一絲紅色,迷惘的眼神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自信和從容。<.

「烏塔里斯的確很強大!」

羅恩的神色回復如常,老老實實地承認道,「不過諾亞大人既然相信我……我就一定可以!瑪麗……告訴我要怎麼做?」

看著羅恩充滿了自信的目光,瑪麗滿意地笑了,「很好,巫妖王大人沒有看錯人,諾亞大人也沒有看錯人,羅恩,請跟我來!」

羅恩重重地點了點頭,跟著瑪麗走進了裡屋,此刻的他,和剛才相比,已經儼然是兩個人。

屋子裡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見,羅恩使用了亡靈魔法「微暗靈視」,才在黑暗中看清楚了一些東西。

這是一個較大的房間,似乎很久沒人打掃了,牆上布滿了灰塵,天花板上結滿了蜘蛛網,還有好幾隻巴掌大的蜘蛛爬來爬去,一隻蜥蜴從角落裡跑出來,一把逮住一隻蜘蛛,「吧唧吧唧」吞下肚去……

瑪麗平靜地走到房間中央,輕輕地吹開了桌子上的灰塵,掀開了一塊布,露出一個白色、半透明的東西。

羅恩定睛一看,那個被一塊布覆蓋著的東西,居然是個水晶球。

瑪麗把雙手放在水晶球上,口中念起咒語來。

一絲藍色的光芒從水晶球里迸射而出,把整個房間都照亮了。

「咔嚓……咔嚓……」

整個房間像是活了一般,微微顫抖起來,龐大的力量開始運轉,無數光芒向瑪麗所在的水晶球這邊透射。

「卟……卟……卟……」

天花板上掉下來的灰塵瀰漫上了羅恩的臉,那些小動物們早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強大的力量向房間匯聚。

羅恩已經沒空擔心這座破舊的屋子會不會塌這個問題了,他緊緊地盯著瑪麗的動作,神情緊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