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呢.」夕月反問.

成風一時沒想清楚夕月說的是什麼意思.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是啊.若自己毀了容.夜雨不會離開他.相反會照顧他一生一生.那他呢.

會不會自卑.會不會不想再見到她.

剛想到這裡.成風心裡就一陣發寒.夜雨她不想再見到他了嗎.

是這樣嗎.


不.不會的.他越想越覺得害怕.最後幾乎肯定了這種想法.

「她到底在哪裡.」

此刻的他難已平靜.只要想到再也見不到她.他就急得要死.

「現在知道著急了.」攔住想要說話的紫兒.夕月起身.語氣咄咄逼人.「早幹嘛去了.她在哪裡.我告訴你.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她離死不遠了.」

死.

這個字.曾經無數次.也可以說是每時每刻都會出現在成風的腦海里.但他從未怕過.可此刻聽到夜雨可能會死.他就全身僵硬.似乎全身的力氣都消失了.

「小姐.我求求你.告訴我.夜雨她到底在哪裡.」

成風終於崩潰了.他不能忍受沒有她的日子.原來他不像自己想象的那麼堅強.

他可以面對毀容的夜雨.可以面對毫無用處的夜雨.卻不能面對她的離開.

原來.只要她在身邊.他才能像個活人一樣呼吸.

夜雨.夜雨.你等我.我一定會來救你的.

你等我.

時光匆匆而過.半個月後.夕月帶著眾人回到了永夜城.蕭家.

這一次.她光明正大的出現在這裡.解小娟見到她很開心.夕月心中有愧.卻不能多說什麼.這個天真的姑娘本就失去了爹和哥哥.自己若再告訴她真相.恐怕.又會多出一個被仇恨沖昏頭腦的復仇者.

解小娟本就生活在蕭府.夕月安排其他人住下.

他們修整了一天.就準備前往地宮.

如今的江湖.戰火四起.雖是江湖大亂.朝廷也是萬分的不放心.傳言.前朝的寶藏就埋在永夜城外的祈連山脈中.

而且有一幅神秘的地圖流落在外.很多勢力都曾得到過.最後有人組織眾人相聚.

準備組合在一起.來研究其真實性以及后敘事務.

地點就定在永夜城.

這不.華燈初上.深秋的夜晚.寒風肆意的吹著.本是空巷的街.如今卻人滿為患.仔細看.就會發現.大多都是江湖中人.而且外地人居多.

店家倒是樂得合不攏嘴.城主卻愁得快睡不著了.

這麼多武林人士齊聚一堂.每天都會發生一些不大不小的衝突.以前還有葉青城那個武林盟主壓著.自從半個月前.武林盟主失蹤.如今的江湖那可謂是亂中起亂.


有很多勢力藉此機會重出江湖.夕月來到城主府時.如今的城主正在頭痛.

三葉草之澀澀青春 .說是有人來造訪.劉爽正心情鬱悶之際.哪有空聽他說什麼.當下哄了出去.

「怎麼.幾日不見.劉大人好大的脾氣啊.」

夕月的聲音從外面飄進來.她帶著秋月走了過來.

劉爽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可他一開口.夕月的好心情就丟了.「少夫人.」

少夫人.少.少你個頭啊.你家少主都不知道在哪個角落呢.你丫的又躲在這裡來當城主了.

「你怎麼又來永夜城了.」

將夕月迎進來.劉爽心情大好.他也是剛調過來的.誰想又撞到了夕月的老家.這運氣也真是絕了.

「這朝廷也真是神了.墨無塵走到哪裡就讓你跟到哪裡.也算是有情有義啊.」

劉爽有些尷尬.這次他可不是跟著墨無塵來的.他家少主已經很久沒聯繫過他了.

兩個閑扯了幾句.開始聊正事.

「你知道這次永夜城的武林大會嗎.」

說是武林大會.其實也就是想讓那些不知事卻掌握有重要地圖碎片的笨蛋把碎片交出來而已.前提是要請出一些得高望重的老者打前陣.這樣有些人才有機會集齊全部的碎片.

儘管有人提出.這是一場騙局.目的就是想把大家集中在一起.好為他人所用.

可這麼大的誘惑.誰又能放任不理.置之不顧呢.

人非聖賢.誰能沒點私心呢.

於是.借著武林大會的由頭.武林人士紛紛湧向永夜城.而劉爽剛剛接手城主之位.連自己的地位還未鞏固就出了這等事.讓他焦頭爛額的.

這不.這麼晚了.竟然還有事情沒處理完.

讓人上了上好的茶.劉爽才大概介紹了一下自己了解到的情況.

夕月提出讓他把主要的心思放在找人上.

劉爽也爽快的答應了.

如今凌無雙和凌錦銹的下落是她的重中之重.只有救出秋雨和墨無塵.她才好安排下一步的計劃.

可三天過去了.夕月也等不下去了.她準備先去查看一下地宮的進度.

就在這時.姬青玄突然找上門來.

「夕月姑娘.你們這一走.可真是讓我好找啊.」

一進門.姬青玄就先數落她.

夕月自知理虧.本來作為放出劉爽的條件.她和墨無塵要陪姬青玄探地宮的.可事情發生的太緊急.她先離開去了登天台救人.又在臨安城呆了許久.再輾轉了幾次.早都忘記了這回事了.

當下連連道歉.

「不知墨公子如今身在何處.」


和夕月聊了半天.沒見墨無塵.姬青玄便開口詢問.

他主要看上的還是墨無塵的本事.至於夕月.他還真沒有放在眼裡.

就在夕月不知該如何回答之際.門外傳來一聲嬌喝.

「哇.姬青玄.原來你在這裡啊.看來我們還真是有緣分.」

夕月抬頭望去.竟然是許久不見的落落.

墨家莊出事.許多人都失散了.她又失憶了半年.連想都沒時間去想那些.又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

誰想今日又見到了這個讓她頭疼的小姑娘. 落落.是夕月從慶懍宮裡帶出來的.只知道那裡的人都稱她為小姐.至於她到底是什麼人.父母是誰.她一無所知.

而這個神秘的小姑娘.曾經語中她的心事.

她竟然知道她的身份.至於是真是假.如今都已經不重要了.而重要的是.她到底是開玩笑還是真的知道.

若知曉.她又是從何處得知的.

夕月覺得.很多事情都快接近真相了.

也許這個落落也是其中的一個謎底.

姬青玄卻比夕月反應大多了.幾乎是一聽到這丫頭的聲音.就條件反射的站了起來.

「姬青玄.你去哪兒.」

他腳還未挪動一下.落落就撲了上去.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整個人掛在他的身上.不停的搖晃著.也不怕掉下來.

小小的身子不停的扭動.嘴裡還不滿的叫道:「你怎麼能這樣.每次見到我都想逃跑.本姑娘長得很醜嗎.」

「沒有.落落姑娘長得很可受啊.」姬青玄猛擦汗.

「都說了叫我落落.不要叫我落落姑娘.你怎麼還是這麼見外啊.」

落落姑娘不樂意了.嘟著嘴.提醒他.

夕月在旁邊看得.只覺得好笑.

這是怎麼說的.

一物降一物.一山還比一山高吧.

感覺到夕月在笑.姬青玄神色有些尷尬.哄著落落坐下來.才解釋道:「那個.這是你們墨家莊的孩子吧.」

夕月看了一眼落落.見她可憐巴巴的望著自己.她點了點頭.「沒錯.少莊主是怎麼認識她的.」

姬青玄解釋.他也不知道這丫頭是怎麼進來的.反正等他發現她的時候.她正躺在青雲山莊里.他的床上.呼呼大睡.

鼻泣、口水一大堆.他當時那個氣啊.恨不得把她給扔出去.

落落則解釋.後面有個大壞人追她.她只好躲進青雲山莊了.

「不過能遇到玄哥哥.就算被人追殺無數回.我也認了.」

姬青玄若不是坐著.肯定要摔倒了.

玄哥哥.這是什麼稱呼.他從小到大.也沒人敢拿他的名字說事.

這小丫頭片子.他看了一眼落落.卻無可奈何.反正他什麼招都使上了.都沒什麼用.

冷眼相對.嚇唬、威脅.總之能用的都用了.

他反正是沒招了.只希望夕月能震住她.好讓自己脫險.

魏仲奇從進來幾乎沒說什麼話.此刻見到姬青玄這幅模樣.也是忍俊不禁.

「笑什麼笑.沒見過玄哥哥臉紅啊.」

我只喜歡你 .

好吧.不說還好.這一開口.連夕月都沒忍住.一口茶噴了出去.

姬青玄會臉紅.媽呀.這是什麼世道啊.

幾人隨意胡扯了一會.開始說起正事.

落落暫時留了下來.夕月好說歹說.才讓秋月領著出去逛街去了.

姬青玄的鬆了口氣.立刻提出告辭.夕月留他.「那丫頭最愛玩了.不到天黑是不會回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