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泥土經過深淵上空之時,一股龐大的洗禮驟然迸發出來。泥土在這股吸力的作用下,直接向著深淵之下墜去。

與此同時,深淵之中爆發出無盡神光。符文交織,光芒漫天,泥土便煙消雲散。

眉頭一皺,北辰宇又取出一件寶物,向著對面丟去。

不出所料的,這件寶物同樣被吸落下去。符文神光席捲而上,將寶物吞噬。

當符文散去,原本精美的寶物,已經化作了碎片。

看到這一幕,北辰宇和月的神魂波動中都泛起驚恐。要知道,剛才可是一件上位的寶物,即使如此,還是被絞碎了。

北辰宇知道,自己的肉身雖然強橫,但是也就和那件寶物的層次差不多。如果剛才沒有停住腳步,只要再踏出一步,二人就會萬劫不復!

站在這裡,二人犯難了。前進不得,也後退不得,難道在這裡困到坐化?

就在這時,月突然開口了,「北辰快看!下面有東西上來了!」

心中一緊,北辰宇向著深淵底下看去,並且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只見一個黑影從深淵之中緩緩漂浮而上,這是一具古屍,身上的服飾古老無比,散發著崩塌蒼穹的氣息。

古屍緩緩向上漂浮著,僅僅是一具屍體罷了,但是那磅礴的威壓,卻壓迫的北辰宇和月感到窒息。


不僅如此,這句古屍龐大無比,足足有著數十里,即使在這龐大的裂縫之中,也顯得無比巨大。

符文神光交織,不斷地在古屍之上肆虐著,但是卻造不成一點損傷。

縱使著符文足以崩碎上位的戰兵,但是對付一具屍體卻顯得無能為力。

北辰宇和月的神魂波動劇烈無比,僅僅是一具屍體便如此強大,那這生靈生前,該有多麼厲害?

這具屍體就這麼浮了上來,在到達深淵的裂口處,和地面平齊,古屍又向著下方落去。

北辰宇和月難言震驚之色,就在不久之後,下方再次出現了東西。

抬眼看去,只見這一次依舊是古屍,卻不是上一次的那具。北辰宇二人再次震撼了,這樣強大的屍體,竟然不只一具!

隨著時間的流逝,北辰宇二人機已經麻木了。這樣的古屍很多,不斷地沉浮著,在這深淵之內翻滾。

北辰宇已經確定了,這些屍體,都是神屍!

也只有神靈,才能夠在死之後,依舊有著如此威勢。

可是,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神屍的?二人心中震驚無比,神靈罕見,可是這裡竟然有著如此多的神屍!

從這些神屍上可以看出,他們的氣息等,已經在歲月的長河之中磨滅了許多。不然的話,這些神屍只怕會更加的恐怖!

北辰宇在死亡魔城之外,曾經感受過神屍的威勢。即使是低等神靈的威勢,也要比之這些神屍強橫了許多,甚至自然散發的威勢,就可以磨滅王者。

看著符文磨滅不了神屍,北辰宇的心中升起了念頭,不如借這些神屍,下去深淵底部一觀!

將這個想法說了出來,月對此感到很瘋狂。只不過,看著沒有其他途徑出去了,二人也只好冒此一險。

又一具神屍浮了上來,這是一頭玄龜,足足有著數十里的直徑。

當玄龜浮現到二人跟前時,龐大的龜身宛若一片大島般,充斥了整個視野。

咬咬牙,二人跳到了玄龜龜身上。神靈的威壓橫掃而出,使得二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好在,除了磅礴的威壓之外,二人沒有感受到其他危險。

神屍漸漸向下沉去,周圍的符文漫天,但是卻波及不到龜背上的二人。龜背上有著很多片甲殼,每一片都有著數里直徑,站在上面宛若一片陸地。

隨著神屍漸漸地向下沉去,北辰宇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裂縫竟然在漸漸變寬。

最上方的時候,裂縫的寬度在百里,可是越往下走,裂縫的寬度越大。

到了北辰宇二人所在的深度,裂縫的寬度已經達到了數百里。這裡的神屍數量大增,但是往上浮撞到峭壁之後,這些神屍又向著下方墜去。

二人嘗試著向下看去,卻只能看到一片漆黑,彷彿有東西隔絕了一切。

隨著漸漸地下沉,二人看到了更為龐大的神屍。這些屍體的大小,都有著數百里。

因此,這些屍體沒有浮到裂縫口的,那裡對於他們來說,太過狹小。

這些屍體的威壓更為強橫,北辰宇猜測,這是主宰的屍體!

主宰的屍體也在沉浮著,和神靈的屍體混雜。北辰宇觀察著,發現主宰的屍體要少上許多,有著幾十具。

二人發現,在下沉到一定程度后,神靈屍體開始不再下沉,而是在符文神光的衝擊力下向上浮去。

更下方的區域,只有更龐大、生前實力越強的屍體可以沉下去。

北辰宇二人相視一眼,決定乘坐著主宰的屍體,繼續向著下面前進。如果不前進的話,就得隨著神靈屍體一起重新浮上去了。

瞅準時機,二人向著一具主宰的屍身之上跳去。這名主宰是一頭魔龍,北辰宇二人鑽在魔龍的鱗片之內,隨著屍體向下沉去。

主宰屍體的威壓更為強大,即使經歷了無盡歲月的磨滅,也使得二人行動困難,受到了壓制。

感受著磅礴的壓力,北辰宇和月索性開始了修鍊。主宰威壓蘊含著神秘的波動,在這樣的威壓之下修鍊,對於修為的提升無疑是巨大的。

神變境,便是要使得神海不斷地蛻變。有著如此龐大的主宰威壓,無疑可以大大促進修鍊速度。

龐大的壓力之下,北辰宇感到自己的神海躁動不安。心神沉入體內,只見深海表面波濤洶湧,狂躁不已。

北辰宇知道,這正是使得神海蛻變的好機會。將心神和神海相融合,北辰宇開始努力。

神海也是有很小的微粒組成的,這種微粒比之米粒,就如同米粒比之星辰。

無窮無盡的微粒組成了神海,這些微粒都在自我旋轉著,宛若一個個小小的立體星系。

神變境的突破,便是要使得這些微粒出現不同的自旋。不同的自旋相互組合,就會使得神海的威能暴增。


自旋的外在表現,便是神海顏色的不同。沒多出一種顏色, 春花秋月何時了

威壓其實是一種力場,不同的境界,這樣的力場也會不同。主宰力場無疑高等無比,在主宰威壓的力場中,這種粒子的自旋也變得不怎麼穩定。

出現這種不穩定,無疑更加有利於對其進行改變。

北辰宇龐大的神念力場控制著這些粒子,開始了對其進行改變。

這種改變無疑是十分困難的,要將神海粒子均勻的分成七份,然後使其獲得不同的自旋速度,使其散發出的波動顯得不同。

在這之中,還需要使得七種粒子之間相互配合,不能夠紊亂。如果紊亂的話,前功盡棄都是輕的,很有可能會身死道消。

不得不說,混沌氣的好處再次體現出來。混沌包容一切,在混沌氣的調和之下,粒子之間的衝突變得不是那麼的劇烈。 張高寒回到張家,張誶正好有事情通報。

“兇手找到了?”張高寒詢問,這幾日張誶一直在追查張錢森被殺一事,如今來找自己顯然是有消息了。

張誶眼中露出爲難,不過最終還是嘆息開口“是查出來了,不過…那羣人是…銘少等人!”

張誶一句話分成幾段,更用幾種語氣說出,表示出他心中的複雜。

張高寒不由沉默,隨即才蹙眉開口“你確定?”

“張錢森所建的張家寨離磐石城不願,他也一直在欺壓周圍的村民,而葉家在磐石城是望族,傳承千年,根深蒂固,周圍的村鎮都有葉家的血脈!所以…”

張誶解釋,眼中露出冷芒,不過卻不是記恨葉家,而是暗恨張錢森自取滅亡,死後還給家族找麻煩。

張高寒搖頭嘆息,隨即將張森森找來了,這件事他還是得給張森森說道說道。

張高寒將張錢森被葉銘等人屠殺的事情說給張森森聽,聽後張森森不由沉默,心中複雜,雖然雙方不怎麼接觸,但畢竟是自己父親。

“爺爺,這件事就這算了吧!父親的路是他自己選的,作惡多端,招惹到銘少,他也是死有餘辜。”張森森最終如此回答。

這話說出來,張高寒與張誶都忍不住側目,張誶更是第一次佩服起自己這個侄兒,果然是塊成大事的料。

兩天後葉銘準備離開郡城了,不過消息不知怎麼走露出去,當即四方勢力都來拜訪,他的門檻都快被踏破了。

當然,這都是頂級勢力,全是神魄境修士親自帶隊前來。 鬼醫媽咪好V5 ,神魄境都沒有的家族,根本就沒資格拜訪葉銘…

不過有一個家族卻是讓葉銘無奈了,凌家!

是那晚飆車自己收的小弟凌少的家族,不過凌少原本只是分支,而且還是那種極不受重視的家族成員。

不過這幾天眼線四處滿天飛,葉銘來郡城後的所有事都被浮出了水面。

其實凌家也很吃驚,他們沒有想到自己家族的後代晚輩當中,居然還有人和銘少有如此淵源。

所以凌家的神魄境修士親自找到凌少,帶着他來拜訪葉銘。

這件事可謂是將凌少的家人嚇住了,凌家幾乎都和他們斷絕來往了,凌家神魄境修士都快忘記他還有這麼一個後代了。

凌少是他的後代,有着血緣關係,是他的曾孫。不過因爲凌少的爺爺也就是神魄境修士的兒子,沒有絲毫修煉天賦,年輕時就被排斥了。

時過數十年,他都快忘了自己還有這麼個廢物兒子。

所以他的到來,讓凌少一家人吃驚無比。不過隨之而來的卻讓他們十分驚喜,他們這一脈重新受到家族重視,凌少更是直接被神魄境修士收爲了弟子!

一系列的事情搞得凌少等人暈頭轉向,他們不知道原因,直到凌少來到地聚屋見到葉銘時纔想明白了一切。

所以他很激動一口一個“老大!”的叫着,而且還叫得沒完沒了了…

最終葉銘送出了一些丹藥,化天丹、洗髓丹、聚靈丹與潤氣丹!足以讓凌少修煉到先天巔峯。

這次離開,他都不知道多久纔會在來郡城,也有可能再也不來了。凌少叫了自己這麼多聲老大,自己也不能虧待對方是不?而且這人也不壞,在葉銘看來就是一個幼稚的小屌絲而已。

葉銘能幫凌少的也就這麼多了,今後他能走到哪一步,這就只能看凌少他自己的造化了。

各大家族陸續拜訪,足足用來一天一夜,葉銘就這樣接受各方勢力的拜訪,一夜沒睡,一直在與那些神魄境修士吹噓拍馬,盡說些沒營養的話。

若不是今後葉家在郡城發展還需要這些家族勢力的照顧,葉銘才懶得鳥他們,早就和葉壯他們一同睡覺去啦。

到後半夜,所有人終於是拜訪完了,葉銘也得以喘息。

葉銘來到葉天賜的房間,看到埋頭睡得正香的葉天賜,他心中的怒氣就不打一處來。自己累死累活幫葉家找盟友,你這當叔的倒好,居然都躺在牀上睡了起來!

哐當…

葉銘很不滿的直接一腳將葉天賜踹了下來,頭先着地,將地面砸出一個缺口,他自己也疼得齜牙咧嘴,不過也算是醒了。

“混小子!你幹啥呀。”葉天賜揉着腦袋很不滿。


“我明天就離開郡城了,打算離開之前幫你提升實力,你願不願意?”葉銘翻白眼,沒有感覺自己剛纔那一腳有什麼不對。

葉天賜聽到葉銘的話後立即來了精神,原有的不滿也消失了!

隨後葉銘帶着葉天賜走進修煉密室,隨後的事情自然又是一通靈丹亂砸,硬生生將葉天賜堆到先天三重天后期。

不過當做完這事後天也亮了,這讓葉銘無奈,自己想睡一覺都不行呀!

“天賜叔, 星際萌寵影帝成神之路 ,我檢查過,她們的資質都不錯,將來成就不會小!”葉銘拿出《造化煉體術》與一個納戒一同交給葉天賜,慎重的開口。

《造化煉體術》是煉體功法,男女都可以修煉,雖然葉家衆人不能依靠這功法成爲煉體士。但《造化煉體術》卻是葉銘如今能拿出最好的築基功法,可以讓葉家族人在後天與先天境界打下牢固的基礎。

等到了神魄境,葉銘會根據每人資質與體質的不同拿出適合他們的功法,那時纔是他們成道之法,將來一生所修之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