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下頭,看着紅依熟睡的笑顏,臉上盡是慈愛,我俯下身,在她的額頭上輕輕一點。

然後,我拿過放在一旁的揹包,從裏面拿出手機,想要看看時間。

可我一打開,我便發現手機裏的時間顯示的是下午六點。

下午六點,難道我只睡了兩三個鐘頭嗎?

可能吧。

這麼想着,我又躺了下去,閉上了眼睛。

不知什麼時候,我的耳邊傳來一聲糯糯的聲音,那是清脆而甜美的女聲,是紅依的聲音!

我猛然一睜眼,只見面前是一望無垠的草原,綠綠蔥蔥的,遮蓋了我的兩隻膝蓋,草叢只見點綴着大小不一的花兒,有梔子花,芍藥,玫瑰,牡丹,百合……各種各樣,甚至還有些特別小的,我從沒見過的花朵。

我驚奇地看着眼前,我覺得難以置信,我只見過一大片的梔子花,或者是芍藥之類的,但這麼分散着的,卻比一大片的更加好看,萬花爭豔!

仔細一看,花蕊的中心還飛舞着一些奇怪的小生靈,這東西,我見過。 佳人何可棲 那是花精靈!

它們有着人的身體,蝴

蝶或者蜻蜓的翅膀,身上的衣着是用自己的花瓣製成的。

芥末總裁 我伸出手,將他們引到自己的手掌心,輕聲地問道:“花精靈,你有看到過紅依嗎?”

花精靈的頭微微一歪,隨後飛了回去,來到花叢中間,停頓了一會兒,又飛到另一個地方,再停頓……最後,那隻花精靈飛回到了我的手中,拉着我的手指往一個方向指去。

我看着手指指向了東南方,看着花精靈問道:“是這個方向嗎?”

花精靈極力地拍打着自己的翅膀,整個身體顫抖不已。、“謝謝你們了。”說着,我便往東南方向跑去。

果然,就當我跑了幾步的時候,紅依就在我的面前出現了。但是出現的人,不止是紅依,還有千年古屍。

千年古屍的整個身體躺在草地上,紅依的身體趴在他的身體上,悠閒地看着天空,嘴巴里唸叨着什麼。

看着他們甜蜜的樣子,我不知不覺繼續往前走去。正當我快要走到的時候,千年古屍的頭轉了過來,對着我莞爾一笑:“沐顏,過來。”

我突然有些無法適應,但看着千年古屍那雙溫柔至極的眼神,我的身體不受控制地往前走去:“你們在做什麼?”

我很想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很想自己也參與其中。

“孃親,我們在看星星!”紅依的臉上充滿了笑意,嫩嫩的小手指着天邊。

我也轉過頭去,看着天邊,頓時天上佈滿了星星,不停地閃爍着,彷彿自己處在銀河之中。

我不禁被它迷住了眼睛,驚呼着:“好漂亮!”

這是我看過最漂亮的星星!

就在這時,千年古屍的手摟過我的肩膀,遠山黛眉含情脈脈地看着我。我轉過頭,剛好對上他狹長的鳳眸,那雙眼眸中,積蓄了千年的深情,彷彿只要一瞬,就能夠噴涌而出。

我的臉不由自主地開始紅潤了,避開他那熾熱的雙眼:“怎麼?”

“我愛你。”千年古屍低沉而又性感的聲音滑過我的聲音。

觸不及防的表白,令我的心漏了一拍,我怔怔地擡起頭,只見千年古屍那張揚着的笑容,朱脣在我的額頭輕輕一點。

然後,我就看到紅依被千年古屍抱起,橫在我們中間,對着紅依說着:“依兒,開不開心?”

紅依的笑容燦爛極了,清脆如鈴鐺般的聲音喊得極像=響:“開心!我們一家人要永遠在一起!”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開心的紅依,她的笑容刺痛了我的雙眸。她是多麼希望我可以和千年古屍在一起,我們一家三口在一起……我擡頭看着千年古屍,他依舊是那般,遠山黛眉承載着千年的愛戀,但是,那種悲傷卻消失不見了!

我猛然一怔,眼睛一睜,只見紅依躺在我的懷中,安然熟睡。

我看着外面的月光,才知道原來是自己做夢了。

我小心翼翼地放開紅依,走到門外。一打開門,我還沒擡起腳,就看見一大堆的小東西蜂擁而至,差點把我也推到了。

我往後退了一步,看着面前無數的小東西,極其疑惑。

“你們……”

(本章完) 可等我的話還沒說完,那些東西就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我看得一愣一愣的。

我轉頭看了眼紅依,只見紅依沒有甦醒的跡象。我輕手輕腳地走了出去,關上了門。

我走在路上,擡頭看着廣闊的天空,天上那無數的星辰渲染了精密的氛圍,星星閃爍着,像是無數的小精靈一般。

這片星空和夢中的還真是很像呢!只不過,夢中的星辰多了許多白光帶,令天空多了幾分明亮。

我往碧月亭裏走去。一路上,我聽到灌木叢中個窸窸窣窣的聲音,還有一些奇怪的聲響,我轉過頭一看,只見幾個人頭突然閃過我的視野,灌木叢中也傳來一陣聲響。

這些東西就是剛纔在門外的東西嗎?!

這麼想着,我停下了腳步,對着灌木叢說着話:“你們一直住在這裏嗎?”

灌木叢中的聲響完全不見了,就像沒有發生過一般。

我感覺周圍的氣氛突然緊張了起來。難道是我嚇到他們了嗎?!

我小心翼翼地開口道:“你們可以出來,認識一下嗎?”

灌木叢中依舊沒有聲響。

我站了起來,再次看了一眼灌木叢:“既然你們不出來,那就算了。不過,別跟着我了,我很不習慣這樣。”

重回七十年代:腹黑首長,輕點寵 是的,超級不習慣。總感覺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收到別人的監控一樣!

我繼續往碧月亭裏走去,灌木叢中的“跟蹤者”再次活躍了起來。

我有些不耐煩,再次停下了腳步,聲音也有着不耐煩:“你們想幹嘛?!能不能出來說話!”

灌木叢中的聲響又不見了,憑空消失了。

“能不能像個男子漢一點,跟蹤別人算是什麼東西!”我想要用激將法將他們激出來。

可是,他們似乎並不爲所動,繼續躲在灌木叢的後面,一動不動,甚至連呼吸都屏住。

難道一定要動粗他們纔會出來了嗎?!

這麼想着,我折掉了一直樹枝,往灌木叢中掃着,終於被我掃出了一隻胖溜溜的東西。

它似乎是豬,但是又不是豬,因爲他不會豬腳,只是惶恐地看着我。

我無語極了,我做了什麼恐怖的事情嗎,需要他們這麼防備我?!

“你們是什麼東西?爲什麼要跟蹤我?!”

“你是誰?爲什麼在小主人的身邊?!”那隻長着豬頭般的東西居然開口說話了,眼神依舊惶恐着,逞強地說着。

聽着它的話,我不禁一愣:“我是紅依的母親。你是這裏的護衛嗎?”

應該沒有這麼慫的護衛吧?!

“我們是小主人的僕人,叫天豬!”說着,天豬狐疑地看着我,半信半疑地說着,“你真的是小主人的母親?”

天豬?似乎聽紅依說過,那是紅依上一次來到這裏的時候收服的小妖,說白了就是一些比較可愛的豬妖,沒有惡意,最後被紅依安排在花園裏拔草了。

“當然。要不然,我怎麼進來這個地方的?怎麼和紅依關係那麼好,還抱着紅依睡覺的?!”

他們應該早就注意到我和紅依了,所以當我們睡覺的時候他們一直在努力觀察。

“那好吧,我們相信你!”說着,天豬便掙脫了我的手,往灌木叢中走去,隨即帶出了許多許多其他的天豬,有的很小,有的很大。

看着最小的那隻天豬,只有自己的巴掌大,圓滾滾的肚

子,瘦瘦的小手,可愛至極。

“你們都是紅依的僕人?!”這個數目也太壯觀了,保守估計,至少在三百隻以上。

剛纔被我抓到的那隻天豬很驕傲地說道:“是啊。我們總共有三百九十八個兄妹,被小主人差遣,留在庭院裏修剪花草!”

我點點頭,繼續問道:“那你們修剪花草的庭院在哪裏?”

“就是這兒!方圓萬里,都是我們處理的!”

聽着他的話,我也看了旁邊,還真的好大!在主閣的另一面,全都是密密叢叢的深樹林,望不見底!

“樹林裏,除了你們,還有什麼嗎?!”樹林被迷霧繚繞着,看上去很神祕的樣子。

“還有許多奇珍猛獸,不過,像你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還是不要進去的好,會被它們吃掉的!”說着,天豬對着我嘟了嘟嘴巴,便帶着他的兄弟姐妹們往樹林裏跑去,剎那間消失在迷霧之中。

奇珍猛獸……千年古屍的家裏還有這種東西!不過,就和天豬們說的一樣,這些東西都太危險了,我會被吃掉的!

我依舊朝着碧月亭裏走去。坐在亭上,我便看到亭下一條巨大的花蟒蛇一直盯着我,危險地盯着我。

我的心微微一滲,對着蟒蛇扯了扯嘴角:“嗨,你好。”

說完,我便按照紅依的手法喚醒了墨兒,將墨兒拿到自己的左手心。

“什麼人呀?!我都還沒睡醒呢!”糯糯的聲音提出他的不滿。

我學着紅依說着:“你不一直在睡覺嗎?!快,墨兒,告訴我,底下的蟒蛇是怎麼回事?!”

如果不知道蟒蛇的底細,不知道它會不會對我不利,我都有些坐立難安了!照我目前的估計,那條巨蟒肯定比我這個人還粗!說不定,也是活了上千年以上的老古董了!

墨兒聽到我的話,眼睛溜就清醒了,飛出我的手心,懸浮在水上,看着底下眼神犀利的大蟒蛇:“小花,她是夫人,是小主人的母親!你可不能吃了她!”

重重的一聲鼻音從底下傳來,隨即那條蟒蛇越水而出,盤旋在整座碧月亭上。它的身體直接擋住了各個角落,最後留下一個蛇頭擠進亭內,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的心猛然狂跳着。現在這是怎麼回事?自己腦中模擬的被蛇吃掉的橋段真的要開始了嗎?!

“嗨,你想幹嘛?!”我的手緊張地抓着身邊的主子,大氣也不敢喘一聲。這年頭,我最怕的就是蛇了,結果還遇到這麼強壯的大蟒蛇!

“你是王后?”沉重的有些嘶啞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裏,他的聲音裏充滿了質疑。

我不禁一愣:“王后?誰是王后?”

爲什麼叫我王后?!

就在這時,墨兒飛回到我的面前,稚嫩的聲音對着我說道:“當然是你啦!難道你不知道,主人是王嗎?!”

“王?千年古屍是王?!閻王?!”

“不是!”墨兒突然嚴厲地對我說着,“那種低等的生靈怎麼可能與主人相比?!”

“低等?可是,千年古屍以前不是閻王嗎?!”秦安代理地獄,而秦安想要千年古屍的命,如果千年古屍不是閻王,那他和秦安又有什麼關係?!

突然,我的眼中閃過一絲亮光:“難道,他是鬼王?!”

昨天,紅依和我說了地獄裏的一些工作人員,她說管理地獄的最高領導人是鬼王!

“哼!我們主人,可不只是

鬼王!”墨兒很是驕傲地說着。

“還有什麼?!”原來千年古屍的身份這麼複雜,可是他以前再厲害,現在也是和宮洛共用一個身體的靈魂罷了。

“還有……”突然,蟒蛇嘶啞的聲音對着墨兒一吼,墨兒立馬閉上了嘴巴,最後糯糯地說道,“你只要知道,我們主人是很厲害的就行了!”

說完,墨兒便化成了一條墨水,飄出了外面。

沒有了墨兒,恐懼再次蔓延我的全身,我感覺自己的口脣都已經發幹了。

“那個,你還想要知道什麼?!”我儘量掛着笑臉,極力掩飾自己的害怕。

但他似乎已經洞察了一切,只是看了我一眼,順便撤離了碧月亭,回到了亭下的深水裏,閉上了眼睛。

我再次召喚了墨兒。

墨兒不耐煩地聲音再次說道:“我還剛睡着呢!”

“他爲什麼一直在這下面?”就是剛纔睜着眼睛,現在閉上了眼睛,還是一樣嚇人!

墨兒從球裏伸出兩條帶子,像手一樣,抹了抹自己的眼睛,隨後說道:“因爲,小花是這裏的守護者。”

“守護者?”還有這種東西,總感覺自己來到了一個不得了的世界……很不現實的世界!

鳳花錦 墨兒點點頭:“是啊。它是主人在一萬年前救回來的蛇妖,最後誓死跟隨主人,主人覺得他麻煩,就安排他在自己的宮殿裏幫自己守護碧月亭了。”

麻煩,安排?宮殿?!

原來是這樣啊!

“那這亭下有什麼寶貝嗎?”電視上放的,一般有東西守護的地方都有奇珍異寶,難道說,這裏也有奇珍異寶?

“沒有啊。”墨兒果斷地說道,“這只是做亭子,不過在這裏,小花可以更好地修煉。”

“哦。”我點點頭。原來,這裏也是有和電視劇出入的地方啊。

原本還想看看奇珍異寶的,現在只能欣賞一下夜景了。

我放回了墨兒,自己躺在亭子上,看着星空,明月,心中不停地浮現出千年古屍的身影。

我極力地驅散他的影像,但是驅散了一個,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最後,我任由他在我腦子裏對着我笑着,逐漸地,我閉上了眼睛,回味着和千年古屍經歷過的一切。

就算不能和他在一起,回憶一下應該沒問題吧……回憶着,我就閉上了眼睛,夢到了和千年古屍在一起的種種。

不知不覺,天空已經發亮了。我睜開眼睛,便看見不遠處紅依蹦噠蹦噠地來到我的面前,興奮地對着我說道:“媽媽,媽媽,昨天我夢到父親了!”

“真的?你夢到了什麼?!”昨天,我也夢到千年古屍了,而且,還夢到了很多次。我還記得,我最後一次夢到他,是和他一起在碧月亭上看夜景。

“恩。我夢到,我們三個人在草原上看星星,在樹林裏捉迷藏,還划船去清波湖中央找千年老龜!”紅依興奮地說着,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是和夢境中一樣的甜蜜笑顏,有着紅依心中最深處的渴望。

我喜慈愛地笑了笑,抱起她,溫柔地說道:“還有呢?”

“還有和你們一起去看海,去龍宮玩,還找到了鳳凰,我還和一隻鳳凰寶寶打了一架……”一邊說着,紅依的手還比劃着,像足了普通的孩子!

我靜靜地聽着她夢境中的一切,很多的東西在我的夢中也出現過。 強寵醫妃 現在的我還不知道這些在以後都變成了現實。

(本章完) “你還夢到了什麼?”看着紅依開心的樣子,我只想讓她的開心延續。

“還夢到了我多了一個弟弟。”

聽着紅依的話,我頓時愣了愣:“你怎麼會做這麼夢?”

我有給過她有關這方面的信息嗎?!

“是父親告訴我的!”紅依特別開心地對着我說道,“父親說,弟弟是個很好的東西,有了弟弟,我就不會孤單了,欺負了也會有人幫我!”

聽着紅依的話,我看得出,紅依眼眸中掩藏的悲傷。但是,我不敢提起,我怕她現在的幸福被我破壞了!

我颳了刮紅依的鼻子,眼中盡是疼惜:“傻瓜!有了弟弟,就是你保護弟弟了,怎麼還讓弟弟保護你?!”

“真的嗎?怎麼和父親和我說的不一樣?!”紅依的小嘴嘟嘟着,整張臉也沉了下去,頓時對弟弟不感興趣了。

我抱着紅依的手緊了緊:“弟弟比你小,剛開始當然是你要保護弟弟了,如果別人欺負他,作爲姐姐你一定要保護弟弟。但是,等弟弟長大了,就是弟弟保護你了。就像現在媽媽保護你,以後照顧弟弟,但是等媽媽老了,保護不了你和弟弟了,就換你們保護媽媽了。”

“是這樣嗎?”紅依懵懂地看着我。

我點點頭:“恩恩。但是,我是不會生弟弟的,我保護你都來不及呢,哪還有空去照顧弟弟!”

要從現在就將這個想法從紅依的思想中扼殺了。要不然,以後紅依真想要個弟弟怎麼辦?我不可能再和千年古屍生個弟弟!

“爲什麼不生弟弟?”紅依似乎還不明白。

“因爲我有你這個小寶貝就夠了。有了弟弟,我就不能完全照顧你了,對你的愛也要分一半給弟弟了,你想要這樣嗎?”

只要是小孩子,應該都不喜歡這樣。

果不其然,一聽到這個,紅依立馬搖了搖頭:“我不要,我不要弟弟了!”

“恩,乖。媽媽會一直對你好,保護你的!”我極其溫柔地說着,看了眼四周,想要轉移這個話題,“紅依,繼續帶我參觀這裏吧。媽媽對這個家還不夠熟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