瞅著倒在懷中的女子,夜笙的眼神柔的快要化成水了。

感受到女子的體溫,那種充實的感覺瞬間溢滿胸膛,這種溫暖的感覺,讓夜笙想要落淚。就算忘了他,她還是記得她的味道,本能之中還是相信著他!

吼,一旁的魔獸兇惡的嘶吼著,夜笙小心的將懷中的人兒抱在懷中,單手持著龍淵,真氣涌動,龍淵劍化為真龍,不斷的吞噬著魔獸的生命。


膽敢讓他的寶貝受傷,他們都該死!

目光掃過地上的頭顱,夜笙目露瞭然,直直的向前,一腳踩在那頭顱之上,腳下用力,那頭顱徹徹底底的消失在天地間。

抱起花楹,夜笙腳下輕點,整個人向前躍起,徹底的離開了這片血腥之地。

……

單手握著花楹瘦弱如骨的縴手,夜笙痴痴的望著床上的人兒,錯眼不離。

多少個日日夜夜,他只能想著她入夢,總感覺她還在他身邊,可每一次都只是錯覺,這一次,他真實的感受到她的存在,讓他的眼眶都在發熱。

整整四百五十二個天,他沒有碰觸到她,感受到她的溫度。

那份愛意和思念早已融入他的骨髓,刻在他的靈魂。

她瘦了,大掌摸上她的臉蛋,夜笙眼中閃過怨懟,青彥到底是怎麼照顧她的,為何她會獨身一人?

如此想著,夜笙滿心的后怕,如果那日不是他剛好路過,那……若真是那樣,他必屠盡這片森林!

她這些日子,一定受苦了!夜笙眼中情緒複雜,愛意,心痛,自責還有一絲悔意交織在眼中。

他本以為他會不悔,可他真的高看了自己。

望著如今的花楹,他如何能不悔!

他呵護在手心的寶貝,捨不得讓她受到一絲傷害,可她如今卻傷痕纍纍的躺在床上,他悔的恨不得一劍刺進胸膛,看到她受傷,不亞於生生剜他的肉啊!

兩行清淚從眼角劃過,夜笙將腦袋埋進花楹的手中。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楹兒……」低沉的男音滿是哽咽。

我該拿你怎麼辦?

「唔……」聽得花楹發出一絲低微的輕呼,夜笙立馬站起,抹過眼角的淚珠,臉上恢復平靜,仿若剛剛那個為愛傷懷的人不是他,只是那滿含愛意的雙眼暴露了他。

花楹只覺得自己陷入了一片血紅之中,周圍的一切都滿懷惡意的攻擊著她,她只能不斷的攻擊,不斷的攻擊,忽然,有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現,那是一道黑色的身影,身上有著讓她安心的味道。

這黑色的身影一出現,所有的血色都已然消失,她安全了,感受到身側熟悉的溫度,花楹暈了過去。

熟悉安心的溫度一直包裹在她的身上,滿滿的都是安心的味道,雖然身上不斷傳來痛意,可花楹的心裡暖暖的,一直緊繃的神經放鬆,竟第一次陷入沉沉的熟睡之中。

隱約間,她能感受到,那讓她安心的氣息一直在她的身邊。

為什麼突然間那道氣息變得那麼悲傷,花楹心下一沉,心中隱隱有些痛意,讓她忍不住想要睜開眼睛,她想要知道有著能讓她安心氣息的人是誰?

掙扎著睜開眼睛,映入花楹眼帘的是一道冰寒的身影,周身的寒意能將人凍傷,而那如同刀刻的英俊的面容上滿滿的都是寒意,仿若一塊行走的冰塊。

此人,竟是玄冥城的城主夜笙!

昭華那辱罵聲忽然在腦中響起,花楹臉色猛然一變,眼看那夜笙就要轉身離開,花楹急忙出聲:「等等!」

「何事?」

天知道夜笙用了多大的意志力維持住臉上的表情和身上的冷意,看到花楹醒來,他都要開心死了。

眼見夜笙如此冷淡,花楹一怔,剛剛衝動之下喊住夜笙,本是想要問問他可否知道骨生花之事,可轉念一想,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而且,對上夜笙冷淡的臉,花楹心頭湧起委屈,本能覺得,夜笙不應該是這樣的態度。

心中各種情緒交葛,花楹眼中有些迷茫,對著夜笙詢問的模樣,輕聲道:「無事,只是想要謝謝你救了我!」

「無妨!」夜笙淡淡的說完,起身就想向外而去,花楹餓了一天,定然餓壞了!

正在此時,森林中忽然傳來一聲巨響,夜笙幾步走到帳篷之外,花楹心頭一跳,隨後而出,只見森林深處,那金色的一角竟然陡然泛起刺眼的光芒,巨大的轟鳴聲就是從那個方向傳來的。

難道有人抵達了凌雲寶殿?

精光從眼中劃過,下一秒,夜笙就注意到花楹竟然不穿鞋子就跑了出來,臉刷一下變得烏黑,冷聲道:「回去!」

聽得夜笙的話,花楹不解的看向滿臉青黑的夜笙,不明所以。他什麼意思啊?

「回床上去!」

眼看夜笙竟要上前將她提起,花楹心一緊,急忙跑了回去,等到在床上重新躺好,臉上泛起紅色,她為什麼要害怕他,聽他的話呀?她又不認識他!

可下一刻,看到夜笙端著熱水進來時,花楹震驚了!

他可是一城之主啊,怎麼會做這種事情!

如同看著天外來客一般,花楹怔怔的望著夜笙將水盆放在床前,冷聲道:「洗腳!」

花楹乖覺的聞言而動,等到冰涼的雙眼放入熱水之中時,花楹滿足的一嘆,忽然福至心靈,剛剛他是在責備她不穿鞋就跑出去吧?

鼻頭有些發酸,眼眶微熱,一種奇怪的感覺湧上她的心頭,讓她有落淚的衝動。

將心頭的情緒壓下,花楹沉默的洗完腳,重新躺在床上。

雙眼望著頭頂的帳篷,思緒有些放空。

昭華說的有幾分是真的呢?

若真如昭華所言,娘親的骨生花是夜笙所得,那她是如何從地牢中出來的呢?

她記憶中缺失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面對夜笙,她隱隱感覺有些不同,有種說不上的感覺,可內心深處又有著隱約的痛意和傷感,讓她想要碰觸卻又不敢!

而此刻,在所有人都關注的凌雲寶殿之中,一場惡戰才剛剛開始。

駕馭著黑龍,拓跋淮是所向披靡,連同森林之王九階神獸狂暴神猿都沒有攔著拓跋淮的步伐,之前所發出的巨響,那是拓跋淮與黑龍合力,將凌雲神殿之外的保護層攻破了。

可沖入凌雲神殿,拓跋淮並沒有看到他所想要的東西,金碧輝煌的凌雲神殿之內,一片空曠,什麼都沒有。

沒有寶物,沒有秘籍,空蕩蕩,一眼望盡。

「怎麼會這樣?」

拓跋淮抱著滿心的希望而來,根本沒有想到這凌雲神殿竟然是空有其表,內里竟是什麼東西都沒有!

怒氣之下,拓跋淮駕馭著神龍狠狠的向著凌雲神殿四壁撞擊。

「哐」

被拓跋淮攻擊的牆壁竟然猛地發出詭異的光線,那光線射在黑龍身上,黑龍頓時發出凄慘無比的喊叫聲,那堅不可摧的龍鱗竟然在一擊之下,掉了好幾片。

拓跋淮目光一斂,眉頭緊蹙,有種不祥的預感,果然,就在拓跋淮憤怒之下的攻擊,那原本打開的凌雲寶殿的大門猛然合上。

他,被困在了凌雲寶殿之中!

太大意了!

實在是成為神尊的誘惑太大了,他竟然失去了警惕心。

正想著,凌雲神殿的一側傳來動靜,拓跋淮犀利的目光射向那處,厲聲道:「什麼人?」

一道黑影飛快的順著一側劃過,拓跋淮臉色一沉,駕馭著黑龍沖了過去,下一秒,那黑影現出身形,竟然是一隻傀儡。

停,拓跋淮猛然想要穩住身形,可惜黑龍的速度太快,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黑龍和拓跋淮腳下的地上猛然亮起一圈光圈,一座無形的牢籠將拓跋淮困在其中。

這是一個加強版的弒靈陣,拓跋淮可以感受到體內的真氣在飛快的流失,黑龍早已承受不住,有些狂暴。拓跋淮只好收起黑龍。

既然是陣,那隻要破了陣,即可!

想起之前被吞噬的真氣球,拓跋淮努力壓制著真氣的流失,腦中飛快的動了起來。


能修鍊至半神,成為金龍城城主的人又豈會是庸人,困境只有一瞬,只見拓跋淮雙手撐地,體內雄厚的真氣洶湧而出,直接作用在腳下的地板之上。

只聽得一聲巨大的轟鳴聲,腳下的地板破城粉碎,陣法自然不復存在。

伴隨著弒靈陣的消失,凌雲寶殿之中發生巨大的變化,原本空曠的大殿中出現一個詭異的祭台。

整個祭台突兀的出現,上面勾勒這繁複複雜的線條,只是一眼望去,就覺得深奧無比,那看似繁雜的線條中好似蘊含著可以毀滅世間的力量。

佇立在祭台前方,拓跋淮再沒有貿然行事。

若花楹在此,定會發現,這個祭台之上的線條與其在無門林中所見的一樣,不,比那個更加的繁雜,更加的複雜!只可惜,拓跋淮並沒有去過無門林,自然不知曉其中奧妙。

這個花紋如無門林中的一般,能夠分辨來人的身份,靈族,巫族,妖魔族的留下,人族的?那就只能自求好運了!

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蓋因這位凌雲神尊其實是靈族之人,這也是為什麼他的寶殿會出現在人類無法踏足的滅魂之林之中的原因。

寶殿之內,拓跋淮繞著祭台不斷的研究著這花紋的奧妙。

寶殿之外,大巫,和樹靈所化的綠色的老爺爺,還有一身清冷的白衣男子三人相對而立,可目光卻落在凌雲寶殿之上。

「王子,此番我們動用寶殿,真的能成嗎?那拓跋淮已經達到半神的境界,離成為神尊也只差一腳。半神的力量,可能是你根本無法想象的。」

樹靈所化的老人撫著綠色的鬍子對著白衣男子道,語氣中有些不確定。

此番三族聯合,人類精英雖然損傷無數,但對上拓跋淮,樹靈並不敢保證。畢竟,無論哪一族,都太久沒有出現過神尊了!

樹靈猶記得在他年幼之時,偶然與凌雲神尊有過一面之緣,那時的凌雲還不是神尊,但那渾身強大的如同天地一般的威勢,儘管歷經萬年他都無法忘懷。

白衣男子渾身泛著清冷無比的氣息,只有眼眸中的波動才能看出他還有著人的情緒,不是那高高在上無情的神袛。

「樹靈爺爺,我知道拓跋淮的力量很大,可靈族的血海深仇樓重不能不報!無論如何,我都會儘力一試,拓跋淮不死我此生難安!」

這男子,赫然就是玄冥城走失的國師樓重。

他,也就是樹靈語中的靈族王子!

當年,身為靈族王子的樓重在外遊歷,聽得靈族之中的變故,匆忙趕回時,見到的只是滿目瘡痍,原本靈族的樂園成為殘垣斷壁,綠色的家園被鮮血染紅,所有的族人都不見了,他熟悉的不熟悉的,與他的父王一般,全都不見了。

樓重開始瘋狂的尋找,最後在拓跋淮處找到了被堆積如山的屍骨,就那樣放在那裡,等著他們的骨骸長出最美的骨生花。

他想要將族人的骨骸帶回去,可他一人那裡斗得過手握軍隊的拓跋淮。樓重無奈,只能潛入玄冥城,蟄伏了下來。

可那滿目的血色,那堆積的屍骨,夜夜入夢,不斷的提醒著他那血海深仇。從那之後,樓重再不為自己而活,他身上承載著靈族的血仇。

可天地間只有他一人,那種孤寂,快要將樓重壓塌了。

除了報仇,他根本沒有活下去的理由。靈族已經完全不存在與這片大陸之上,靈族被滅族了,靈族的血肉和骨生花已然成為傳說。而他,就如此生不如死的活著。


直到,花楹的出現。

成為了他生命中的一道亮光,那種莫名的吸引力,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讓樓重再次燃起了希望,這片天地間,是不是還有人和他一樣?他並不是被遺留下來的唯一的一個!

於是樓重開始百般試探,直到來到滅魂之林,他才完全肯定,花楹是靈族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