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我們不順路。”唐小白這般說完,徑直就離開了。

宋子峯微微一愣,我又沒說去哪裏,你怎麼知道不順路呢,但見唐小白離開的方向,也確實不同路,他也就不再細想,上車跟着離開。

唐小白轉轉悠悠的來到了警局,彷彿是進自己家一樣,一路無人問津,直接來到凌正風的辦公室,推門進去,只見皇甫龍局長也在,他們似乎在商議着什麼案子。

見到唐小白,皇甫局長立即起身笑言:“唐小兄弟來了,你們二人聊,我去歸置歸置,也快下班了。”

唐小白點點頭,與皇甫龍打了個招呼,他就出去了,而凌正風嘆了口氣,臉色不太好看,想來最近也是太過勞累了。

唐小白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說道:“怎麼回事,臉色如此憔悴,封城案件這麼多嗎?”

凌正風又嘆出口氣,說道:“封城本就是魚龍混雜之地,什麼樣的人都有,開始有皇甫局長鎮着,也安生了許久,但自從蕭晨禍亂,和傳銷之後的饕鬄降世,讓封城再次雲涌,作亂者,比比皆是,每天都有忙不過來的案子。”

唐小白心情也不太好,跟着嘆氣,說道:“最近發生的事情,真是太多了,京城爬蚱作亂,到現在所有人都還沒有完全緩過神來,在剛纔又發生那樣的事,唉。”

凌正風聽到這兒,愣了,好奇的問道:“剛纔發生什麼事情了,難道在封城還有誰能惹到你嗎?”

唐小白無語的說道:“是若彤,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家竟然有一個男人,還以爲自己是男主人呢,把我當成客人看待,真是氣死我了。”

凌正風輕咳一聲,表情異常,思緒良久,還是說道:“那個,其實關於這個問題,我是知道一二的。”

唐小白瞪大眼睛,連忙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在家裏,我也沒找到機會問,那個叫宋子峯的,究竟是什麼人?”

凌正風又是嘆氣,似乎有點難以啓齒般的說道:“宋子峯是憶家娛樂經紀公司的老總,在娛樂圈也是一個響噹噹的人物,一次意外,他和若彤相遇了。”

“兩人一個是公衆人物,一個是商業女強人,都可謂身價不菲,因爲一次廣告代言,若彤恰巧找到了憶家娛樂的一位簽約藝人,也是一位當紅男星,也由此,宋子峯和張若彤,相識,並談定合約。”

…… 兩週之前,張若彤聯合天海集團,經過長時間的試驗,和籌備,終於讓一種香水,問世了,其名‘雪丹’,之後借趙天海介紹,認識了宋子峯,並決定讓旗下新人,當紅男星,俞瑟來代言此產品。

一切商議妥當,宋子峯打算晚上請若彤吃飯,他並沒有請其他人,因爲初一見面,他就驚爲天人,對若彤一見鍾情,藉着吃飯的功夫,打聽一下若彤的情況。

知道她沒有男朋友,宋子峯可算安了心了,吃完飯一陣獻殷勤,更是直接表白,若彤自然不可能答應,而在一週後,他們關係也可以說是好朋友了,一次意外,若彤上街遇到了流氓。

其實以若彤練氣後期的修爲,平常流氓哪是她的對手,但還沒等她怎麼樣,宋子峯突然出現了,並英勇無比的救下了若彤。

雖然英雄救美很俗套,但宋子峯不斷的表白,也還是讓若彤鬆口了,答應他可以先談談戀愛,這纔有了唐小白進別墅,看見宋子峯在其家裏,那是他第一次到若彤家,準備露一手,炒幾個菜,恰巧唐小白來了。

凌正風大概的說完經過,唐小白就更加生氣了:“這很明顯是那個宋子峯故意的,什麼英雄救美,實在太假了。”

凌正風無奈的說道:“我也是這樣認爲,所以專門去找到了那幾個流氓,詢問之下,他們確實不認識宋子峯,雖然不信,但這真的是一場意外之下的英雄救美。”

唐小白還是很不忿,看到時間也不早了,馬上就過午夜,於是就向凌正風說道:“你說的那個案子,到底什麼情況,給我詳細講一講,我好明天去辦。”

兩人聊了聊案子,凌正風回家,唐小白則去了楚雲皓的四合院,翌日一早,他第一時間就趕到了華宇高校,不過他還沒有進去,卻打眼瞧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此人是周馨,唐小白很奇怪,她怎麼會在封城呢,不過還是上前打招呼,這次周馨身邊沒有跟着那個怪異的女人,而周馨也不像上次一般,對其愛答不理,於是兩人一起順勢走進了學校對面的一家餐廳。

落座之後,點上吃的,喝的,唐小白說道:“若彤也在封城,你沒有去找她嗎,你們也好久沒見了吧。”

周馨聲音柔和的說道:“其實我已經到封城兩三天了,剛到就找過若彤,今天晚上,我就離開了。”

“怎麼這麼快就走,你最近都在忙什麼?”唐小白很疑惑,怎麼每次周馨都急急忙忙的。

周馨搖搖頭,也不知道她心裏怎麼想的,明明愛着唐小白,卻如今見到他,無話可說,這也讓唐小白頗爲無奈,而在這時,突然餐廳門口,走進來一個青年男子。

他晃晃悠悠的左瞧又瞧,不多時,就看見了周馨,立即呵呵一笑,上前一拍桌子,說道:“小妞兒,上次讓你跑了,今天我們又見面了,怎麼着,這頓飯小爺我請。”

原來在此之前,青年男子曾騷擾過周馨,但正巧有警察經過,所以沒得手,這次意外看見,心裏直呼緣分,看來老天都在幫自己。

唐小白見此,可就開心了,煩悶的心情終於找到地方發泄了,三下五除二,就把男子給痛扁了一頓,這個時候,他纔不管其他的,揍爽了再說。

猥瑣男子狼狽而逃,餐廳人員也是大驚失色,唐小白知道,不走不行了,拉着周馨來到華宇高校的不遠處,周馨向其告別,說要收拾東西,晚上就離開封城了。

唐小白沒有阻攔,看着周馨坐上計程車,他嘆了口氣,轉頭走進華宇高校,與張揚還有于娜等女孩說了會話,他在中午時分,就又走出了學校。

站在街口,四處打量,也來到那小衚衕裏,凝眉思索,這時,附近有一人經過,他打眼一瞧,原來是那剛纔要調戲周馨的青年男子。

此時鼻青臉腫的,站在華宇高校門口,躲躲藏藏,鬼鬼祟祟,唐小白心中一動,本以爲是個過客,看來要變成重要角色了。

他接下來的時間,就一直跟蹤男子,到了晚上,他獨自一人返回,面露微笑,似乎心情不錯,這一天裏,男子不斷向學校裏,或者網絡論壇上,詢問瘋掉的曹文。

這不得不讓人懷疑,他或許與姜玲殺害曹文一事有關,想到姜玲,唐小白徑直就來到了警局,他要好好問問姜玲,這起案件的起因。

審訊室裏,只有唐小白和姜玲二人,屋內燈光明亮,不時有蚊子飛過,發出一陣嗡嗡之響,讓人心煩意亂,唐小白啪的一聲,拍死了一隻蚊子,這聲響,還把姜玲給嚇了一跳。

唐小白微微瞥眼,也不說話,拍了拍手,端起桌子上的一杯水,喝了一口,輕聲咳嗽,並且掏出了手機,不一會手機中,就傳出了遊戲音效,竟然自己玩起了遊戲。

姜玲眉頭緊皺,心說這人是神經病吧,看樣子也不像是警察,但審訊犯人的,也不可能是外人,她本來平靜的內心,起了些許波瀾。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最終姜玲還是忍不住了,出言說道:“你到底想問什麼,這麼一直不說話,有意思嗎。”

唐小白擡眼看了她一下,繼續玩遊戲,同時嘴裏說道:“我看你耐心挺足,所以想看看你什麼時候忍不住。”


姜玲都快氣壞了,說道:“這屋裏蚊子嗡嗡叫,咬了我好幾個包,就算再有耐心,我也受不了啊,手被拷着,想撓一下都不行,我心裏感受,你能明白嗎。”

唐小白麪無表情,連頭都沒擡,說道:“蚊子咋不咬我呢,說明你這人心裏不乾淨。”

姜玲冷笑一聲,不屑的說道:“我看你就是個神經病,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曹文就是被我弄瘋的,你們問來問去,還有完沒完。”

唐小白撇嘴一笑,說道:“你哥哥,是叫姜赫吧,我認識他,而且關係還不錯呢。”

姜玲聞言,頓時愣住了,微微皺眉,緊緊盯着唐小白,良久才說道:“你什麼意思,認識我哥又怎麼樣?”

…… 唐小白放下手機,直視姜玲的眼睛,微微一笑,說道:“你不要緊張,也不用害怕,其實我是你哥哥找來,救你的。”

話音一落,姜玲立即臉色微變,並沒有表現的多麼驚喜,反而冷聲說道:“哼,說謊話,也要打聽打聽,我們兄妹向來不和,他怎麼可能來救我。”

唐小白嘆了口氣,說道:“你們不和,是給別人看的,因爲你哥的工作,見不得光,所以未免你有危險,對外宣稱與你決裂,而且鬧得動靜不小,雖然有人不信,多次糾纏於你,但見你哥確實不予理會,也就不了了之。”

聽完這話,姜玲表情緩和了下來,她剛纔也是爲了試探,知道其中緣由的,除了她之外,也僅有姜赫手下的寥寥數人而已,全都是姜赫的心腹。

“既然你是我哥的人,但爲什麼我從來沒見過你?”

唐小白站起身來,走到近前,說道:“其實暗中保護你的人,就是我,唯恐出現意外,所以我們從來不曾見面。”

本來唐小白覺得大勢已定,可萬沒想到,在他話音剛落,姜玲的表情突然又起了變化,目光中透露着殺機,她冷笑一聲,說道:“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

唐小白當然察覺到了異常,他心裏很奇怪,姜家兄妹的事情,他打聽的很清楚,那可是七郎在姜赫面前,明目張膽的偷聽到的,不可能有什麼遺漏纔對,難道這個保護姜玲的人,他們見過面?

“你叫什麼名字,雖然沒見過,但或許從我哥那裏聽到過你。”姜玲低眉搭眼的說道。

唐小白心中一跳,心生不妙之感,他自然知曉此人的名號,但他弄不明白姜玲的意思,若是直接說出,難免會出現意外。

不過唐小白也不是嚇大的,或許這姜玲是在用反間計呢,其實依然是在試探,這個時候,他絕對不能露怯,而且,就算被拆穿又怎麼樣,自己可以用別的招,套她的口供啊。

“我叫付涵。”

唐小白說出了這個名字,但見姜玲沒有任何變化,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說道:“嗯,我聽過你的名字,你不是來救我的嗎,爲什麼還不動手?”

唐小白仔細觀察姜玲的面部表情,心裏疑惑之際,悄悄喚來了七郎,他一直在封城中轉悠呢,接到唐小白的信號,馬上一閃身,就來到了審訊室中。

唐小白拿眼睛瞥向他,七郎會意,站到姜玲身後,直接對其附身,姜玲雙眼瞬間失神,空洞灰白,唐小白轉過身,打開門,向着外面守着的兩名警員,說道:“去把姜赫帶來。”

警員點頭稱是,繼而離開,唐小白再度回返,卻見姜玲已經恢復了正常,且笑臉盈盈的看着他,唐小白立即笑道:“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說着替其打開手銬,姜玲順勢起身,伸了個懶腰,口中說道:“這女孩子的身體,果真不一般,實在彆扭極了,不過這女娃娃的體質不錯,倒是適合修仙。”

“你可別做什麼壞事啊。”唐小白瞟了一眼姜玲的胸部,發育還挺好。

不多時,兩名警員回來,並且還帶着一人,身材魁梧,面相兇悍,他就是姜赫,姜玲的哥哥,是封城一位大名鼎鼎的混混頭子。

他一眼見到姜玲,頓時臉色大變,不過馬上恢復過來,朝唐小白冷聲說道:“你到底是什麼人,趕緊放了我妹妹。”

唐小白笑了笑,說道:“放了你妹妹簡單,但你就不好說了,手上人命,沒有三十,也有二十五了吧。”

姜赫脾氣不小,冷喝道:“那又如何,區區警局,還奈何不了我。”

“哦?看來你本事不小,不過你也要想想你的妹妹,她被人傷害,難道你就真的不聞不問?”唐小白嗤之以鼻。

“你什麼意思,妹妹,他把你怎麼了?”姜赫一愣之下,連忙向姜玲詢問道。

卻見姜玲本來好好的,突然抹起了鼻子,只打雷不下雨的說道:“嗚嗚,哥哥,他欺負我,好疼啊。”

這話一出,還得了,不止是姜赫,就連唐小白也嚇了一跳,好傢伙,這個七郎沒想到這麼變態,如此不要臉的話,都能說得出來。

姜赫見姜玲哭的稀里嘩啦,那叫一個可憐,立即勃然大怒,奮然掙脫兩名警員的控制,飛起一腳就踹向了唐小白,兩名警員無比驚恐的上前攔截,但奈何力氣不足,根本沒拽住。

唐小白伸手一擋,直接將姜赫的一腿拍下,繼而反過來,一腳將之踢飛,越出審訊室,重重的摔在了外面的走廊之上。


姜赫手腕上還鎖着手銬呢,這一受力,差點沒把虎口給掙裂,兩名警員趕緊掏出警棍,上去就是一頓胖揍,之後押着他,又一次來到了唐小白麪前。

唐小白回頭看了一眼姜玲,無奈的搖搖頭,說道:“姜赫,別白費心思了,你妹妹想要殺了曹文,也是因爲此事,你難道絲毫不知情嗎?”

姜赫對其怒目而視,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見,雙眼中噴射火焰,好似要把唐小白一口吃掉一般,聽到他的話,姜赫眉毛一挑,沉聲說道:“你到底想說什麼,你和曹文又有什麼關係,我妹妹爲什麼要殺她?”

唐小白嘆了口氣,說道:“你不要跟我裝傻,對曹文下手的幾個大漢,可都是打着你的名義,現在他們就在警局裏待着呢。”

姜赫沉思片刻,說道:“你少胡言亂語,你說的話,我根本聽不懂,傷害我妹妹的人,我是不會讓他好過的,今天你若是不弄死我,改天我就會弄死你。”

唐小白搖搖頭,說道:“如此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了,虧我還以爲,你有多疼愛你妹妹呢,只會在這裏放些狠話,唉,實在讓人失望。”

姜赫眼睛瞪大,極其惱怒的說道:“你到底想幹什麼,若是跟我有仇,大可放着我來,爲何要把我妹妹牽扯進來。”

聞聽此話,唐小白是萬分無奈,看了一眼姜玲,說道:“還是你來說吧,具體的情況,還是你最瞭解。”

…… 姜赫微微一愣,心說這是什麼意思,怎麼感覺妹妹和此男子關係匪淺呢,莫非真是自己的妹夫不成?


姜玲輕咳一聲,潤潤嗓子,說道:“其實事情是這樣的,要說我呀,跟這曹文的關係,還真是不錯,我們基本上做什麼都在一起,一次學校放假呢,我就和曹文一起,去了她家玩。”

“當時她家裏,並沒有什麼人,到了晚上,曹文去她奶奶家送東西,我也就沒跟着去,許久不見曹文回來,我心裏也很是着急,而這時,一個男人突然推開了房門。”

這男子不是別人,就是曾調戲周馨的那個猥瑣男子,他是曹文的舅舅,到了晚上,他閒來無事,前來串門,順便找點吃的,此人就是個混混,無惡不作,什麼樣的事情,都幹得出來。

見到家裏多出了一個小女孩,而且長得水靈,他心生歹念,就勢欺辱了姜玲,整整一夜的時間,到第二天一早,他才離去,而曹文呢,一晚上根本沒回來。

其實是曹文的奶奶病了,她和爺爺一起帶着去醫院,手機也湊巧沒電,再加上十分着急,想來姜玲在家也不會有事,所以就沒有告知一聲。

誰承想,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而姜玲這就誤會了,覺得是曹文故意把自己帶回家,並找個理由離開,把其舅舅找來,專門害自己。

曹文回來,姜玲也沒有說什麼,就這樣,這件事情過去了,沒過多久,姜玲就計謀殺害曹文,正好曹文要請筆仙,她將計就計,打算把曹文的死,全部推給筆仙,沒想到,最後還是出現了意外,曹文沒死,但卻瘋了。


如此這般一說,姜赫完全愣住了,妹妹身上發生這種事,他竟然絲毫不知道,他明明在其身邊安排了保護之人,爲何沒有向他稟報呢?

唐小白看到姜赫的表情,於是說道:“你身邊有內賊啊,恐怕你內部需要整頓一下了,還有那個欺負你妹妹的男子,我今天白天有見到,要怎麼做,就看你的了。”

說完,給兩名警員打個眼色,讓其放開姜赫,並且爲其打開了手銬,姜赫立即一把抱住了姜玲,一股熱淚就奪眶而出。

姜玲這時有點不耐煩的說道:“抱抱就行了啊,怎麼還不撒手呢,這多尷尬。”

姜赫一愣,趕緊放開了妹妹,轉而向唐小白說道:“你究竟是誰,爲什麼要這麼做?”

唐小白沉聲說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只有三天的時間,想做什麼就去做吧,你妹妹很可憐,但害人就是害人,雖不至死,但還是要進獄裏待上一段時間。”

說完就讓警員們把姜赫送出去了,姜玲則自己走進看守間,之後渾身一抖,一縷黑煙冒出,撲通一聲,躺牀上睡過去了。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