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黃傑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行了,說了半天了,趕緊吃飯吧。”

我跟着嗯了一聲說道:“好!”

黃傑嗯了一聲以後,拿着自己手的裏紅酒杯,輕輕抿了一口以後便放下了杯子,看着我們說道:“你們師傅不在,要是想喝什麼酒,儘管跟劉媽說,知道嗎?”

我跟着撓了撓頭說道:“黃叔叔,我們就不喝了,想吃完飯以後早點休息會,昨天晚上沒睡夠。”說到這的時候我忍不住的打了個哈欠。

邊上的黃傑衝着我點點頭說道:“行,那你們就快點吃吧,吃完飯了,早點去休息去。”

說着話我們便開始吃飯了,一邊吃飯,黃傑一邊聊着一些瑣碎的事情,都是以長輩的口吻說着一些對我們關心的話,我心裏倒是也挺暖和的。

吃完飯發以後我便回去休息了,而柳青兒是坐在樓上的客廳裏看電視了,我在房間裏都能聽到他開電視嘰嘰喳喳的聲音。

隨後我看了一眼正在看電視劇的柳青兒跟着開口說道:“你能不能小點聲?”

柳青兒擡起頭瞥了我一眼,嘴裏嘟囔着說道:“知道了,你睡覺吧!”

說罷,柳青兒便把電視機的聲音關小了許多,我跟着在心裏嘆了口氣以後便把房間的門關上了,隨後躺在牀上以後睏意席捲了上來了,緊跟着閉上了眼睛便睡覺了。

大概睡了一下午的時間以後,我便昏昏沉沉的醒了過來。

醒過來以後已經是晚上了,我和黃傑柳青兒一起吃過晚飯以後我便回到了客廳看電視劇了,過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時候柳青兒走了進來。

我看了一眼柳青兒問道:“你吃完了?”

“對啊。”說着話柳青兒便在我身邊坐了下來。

我跟着輕輕的咳嗽了一下,挪了一下自己的屁股,柳青兒跟着又坐在了我的旁邊,一臉不樂意的樣子瞅着我問道:“喂,你這麼嫌棄我?”

我一聽柳青兒這句話說出來以後,趕忙搖了搖頭說道:“沒,我怎麼會嫌棄你呢?”

“那你剛纔是爲什麼?”說着話柳青兒的眼神有些威脅的樣子看着我。

我看着柳青兒那充滿滿滿威脅味道的眼神以後,心裏有些犯嘀咕了,緊跟着我看着柳青兒笑說道:“沒事,就是不習慣。”

“切!”柳青兒很不屑的說了一句以後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不想理你。”

說着話,柳青兒便站了起來,轉身回臥室了。

我自己一個人坐在樓上的客廳看着電視劇,看的是一部叫林正英演的殭屍電視劇,具體叫什麼名字我已經記不清了,大概看到一兩點的時候,我有點口渴,便起身下樓了。

到了樓下的時候,我看到了黃傑,穿着一身西裝的樣子,依舊是白天的那身衣服,但是他好像並沒有看到我,而是順着外面走了出去,也不知道幹嘛去了,於是我快步的走了上去,想看看他去幹嘛去了,只見他走到了院子裏以後,去了一個破舊的雜物間。

我跟着走到了雜物間的時候黃傑便消失不見了,我跟着在這雜物間的四周轉了一下,沒有看到黃傑的身影,我心裏不禁有些好奇了起來,難道這雜物間裏有什麼機關嗎?

爲什麼黃傑走到了這裏以後就突然消失不見了? 295 黃傑騙我?

但是此時雖然事情有些不太對勁,我也不能說,這讓我心裏多少有些無奈,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便沒有說什麼了。

可能此時的黃傑也看出來我的臉色有些不對勁了,便看着我開口問道:“小貴,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

我想了一下,跟着點點頭說道:“黃叔叔,我總感覺這個事情有些不太對勁,按理來說事情沒有這麼容易解決的,你看你是不是跟我師傅他們問一下呢?”

黃傑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沒事沒事,你放心吧,你們兩個我還是放心的,再說了,即使出了事情,我來擔着你們不用擔心的。”說完以後黃傑拍了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在多想了。

於是我點點頭以後也沒有說什麼,柳青兒這個時候笑着看着黃傑問道:“黃叔叔,我們什麼時候出去吃飯啊?我都有點餓了。”

黃傑點點頭笑說道:“那行,那咱們現在就出發吧?”

說完這句話以後柳青兒在一旁跟着歡呼了起來“黃叔叔威武,黃叔叔霸氣!”

我跟着瞅了一眼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瞅着你那點出息,嘖嘖。”

柳青兒當即伸出手來就準備要揍我,我趕忙快步走上前走到了黃傑的身邊,黃傑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你這臭小子。”

柳青兒跟着嘴裏沒好氣的哼哼道:“算了,本姑娘不跟你計較了。”說完以後還裝出一副非常大度的樣子看了我一眼。

我跟着聳了聳肩,想了一下,他不跟我計較纔好呢,我還不想跟她計較呢,隨後我們幾個人就出發了,司機依舊是小王,載着我們去了一個街邊的燒烤攤。

到了燒烤攤的時候,黃傑讓小王停下了車,黃傑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吃點燒烤行不?”

我想了一下,挺好的,好久沒有吃這種燒烤了,於是我衝着黃傑點點頭說道:“行啊,黃叔叔。”

跟着我們三個人一起下了車,下車以後我回過頭看着黃傑笑了笑問道:“黃叔叔,您這種身份的人也會吃這種街邊攤嗎?”

黃傑回過頭報以微笑的樣子衝着我點點頭說道:“我沒什麼身份,也是普通老百姓,就是錢賺的比別人多了點。”說到這以後黃傑看了我一眼,繼續說道:“人這一輩子,什麼苦都能吃,什麼飯都能吃,什麼都體會一下,那才叫不白活。”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那對。”

隨後我們走到了一個燒烤攤位坐下來以後,黃傑看着我笑了一下繼續說道:“說句實話,你黃叔叔我,高檔酒店酒樓去的太多了,但是還是喜歡吃這燒烤,有味。”

柳青兒在看了一眼黃傑以後,跟着笑了一下說道:“黃叔叔,那你爲什麼不在家裏讓廚師給你做燒烤呢?”

黃傑搖了搖頭說道:“不一樣,咱們出來吃燒烤,主要是體會一下那個感覺,如果天天在家吃燒烤,反而少了那個味道了。”說到這以後黃傑看着我們笑着說道:“你們現在還小呢,等你們長大了,自然也就明白了。”

聽着黃傑的話,我心裏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他這種境界,怕是我這種平頭老百姓很難理解到的東西,畢竟我沒有站在他的位置,但是我也並不蘇特別羨慕黃傑這樣的生活,每天忙忙碌碌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而黃傑一門心思就是賺錢了,所以對他來說,這些東西可能是真的難能可貴吧。

想到這些之後我忍不住在心裏嘆了口氣,但是也沒有說出來。

而這個時候那燒烤攤位的老闆衝着我們走了過來,一臉絡腮鬍子的樣子,腰間繫着個白色的圍裙,看着我們笑着說道:“幾位吃點什麼?”

黃傑跟着拿過來菜單以後跟着在上面點了一些羊肉串,烤魷魚,烤香腸,亂七八糟的點了一通,跟着他點完以後把菜單遞給了我們,看着我們問道:“你們吃點什麼?自己點吧!”

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看着黃傑說道:“黃叔叔,你點了那麼多了,已經夠咱們吃的了。”

黃傑跟着笑了一下說道:“沒事,吃不完打包帶走。”說到這以後黃傑便把菜單推到了我和柳青兒的跟前。

柳青兒點了一些東西以後便把菜單遞給了老闆,隨後老闆點點頭全部記下來以後看着我們繼續問道:“那幾位,你們喝點什麼嗎?”

黃傑跟着想都沒有想便脫口而出的說道:“先來幾杯扎啤。”

老闆一聽跟着笑呵呵的點點頭說道:“一看幾位就是挺能喝的人。”

黃傑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還好吧,只是陪孩子們出來吃飯了,開心就行。”

老闆跟着一臉爽快的樣子點點頭說道:“那行,我這就去忙活着。”

而此時天色也漸漸的黑暗了下來,燒烤攤反而越來越熱鬧了起來,周圍來吃燒烤的人也越來越多了,不得不說,這裏的生意做的還是非常火爆的,這老闆應該也挺賺錢的。

隨後我們要的東西都上來了以後,老闆順着把扎啤也都給我們端了上來,端上來扎啤以後,滿滿一大杯子啤酒,而桌面上卻放着五六杯。

黃傑看着我們笑了一下說道:“來,喝點酒!”

說着話,黃傑便舉起來杯子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我跟着也拿起來一杯子扎啤喝了起來,喝到一半的時候我就喝不下去了,因爲杯子實在是太大了,因爲扎啤的杯子一杯子足足是一瓶子的量。

等着我們喝完以後,柳青兒倒是挺能喝的,一個人喝了一杯子,跟着便把空杯子放在了旁邊,跟着我看着柳青兒說道:“你還挺能喝的?”

柳青兒點點頭,沒好氣的說道:“怎麼?小看本姑娘了?”

我趕忙搖了搖頭說道:“沒沒沒,我怎麼敢小看您老人家呢。”說着話我拿起來一串豬肉串放在嘴裏就吃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烤串的味道還是相當不錯的,我一連吃了七八串。

而黃傑彷彿也特別喜歡這種地方,一邊吃着烤串一邊看着我們說道:“我記得我那會剛剛來江川發展的時候,你師傅他們還有事沒事來這裏找我,那個時候我就租了個70平米的小房子,你師傅他們每次來這裏,我們都是一起吃點燒烤啥的,沒有想到,時代發展的這麼快,如今的江川,燒烤攤是越來越少了,像現在這樣露天的燒烤攤也只有這裏有了。”說到這以後黃傑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

我跟着在一旁笑着問道:“黃叔叔,那你那個時候就特別有錢嗎?”

黃傑喝了扎啤以後,眼神不禁有些陷入了回憶,許久,他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那個時候我剛剛從村子裏走出來,你師傅他們也一樣,我們三個各自走了各自的路,你師傅他們有些本事,而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也就只能做點小買賣什麼的,一點一點的走到了現在。”

我跟着思索了一下,黃傑那個時候應該也確確實實是個普通人,但是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也已經很不容易了,白手起家,到現在地產大亨,感覺很厲害。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笑着說道:“至少,黃叔叔你也得到了你想要的不是嗎?”

黃傑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當即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有些東西得到了,未必是自己喜歡的,有些東西自己喜歡,但是未必要得到。”說到這以後黃傑的語氣突然變了個音調“但是我想喜歡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的。”

而他的這句話,我也只是到後來才明白,他爲什麼會說出來這麼一句話的。

這頓飯吃完以後,黃傑喝的酒也不少,我們結過賬以後我便把黃傑扶到了車裏,司機小王跟着我一起扶的,然後我和柳青兒也就上了車了。

司機小王開着車子便把我們載回去了,而我看了一眼坐在副駕駛上的黃傑,此時已經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了,或許這頓飯對於黃傑來說,也是一次釋放壓力的時候吧。

我心裏暗暗的想到。

而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來一個事情,於是我看着司機小王問道:“王哥,嫂子生了孩子了,現在身體可好?”

小王回過頭看着我哈哈的笑了起來,滿臉的笑意說道:“還好還好,就是這孩子不太聽話,你是不知道,我昨天看了一晚上這孩子,孩子成宿成宿的哭,一晚上我幾乎都沒閤眼。”

聽到這的時候我感覺有些不太對勁,因爲之前我記得黃傑說,他是跟司機小王出去的,而且那會是小王帶着他去的公司拿的文件,此時我更加的確定了一點黃傑昨天晚上具體去了哪裏我雖然不知道,但是他一定對我說謊了。

想道這以後我看着司機小王笑了笑說道:“王哥,那你昨天晚上在醫院呆了一晚上?”

“可不是麼,我媳婦身體不好,她在醫院靜養呢,但是孩子還是得我照看着點,昨天折騰了一晚上弄的我也沒有睡好覺。”說到這以後司機小王忍不住的嘆了口氣“現在就想希望孩子快點長大。” 296 出大事了

我跟着笑了一下打趣道:“哪有那麼快呢,但是總會一點點的長大的。”

說完這句話我心裏確信了,黃傑騙了我,但是他爲什麼要騙我呢?他騙我又有什麼用呢?坐在車裏的我想了半天卻始終都沒有想清楚,也許黃傑真的有什麼事情不想讓我知道吧。

想到這以後我便沒有在繼續說話了,而司機小王開着車子便繼續往前行駛了,我心裏開始暗暗的琢磨着這個事情隱隱感覺這個事情有些不對勁。

隨後,大概行駛了半個多小時的時候我們到了黃傑的家裏我跟着司機小王一起將黃傑扶到了他的房間裏,隨後司機小王見黃傑已經睡下了,也就起身告辭了。

小王告辭了以後,柳青兒還坐在客廳喝水呢,我看着她笑了一下說道:“我去休息了,你看會電視劇了也早點休息吧。”

柳青兒衝着我點點頭說道:“嗯,我知道了。”

我跟着便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躺在牀上以後,腦袋有些昏昏沉沉的感覺,可能是喝了點酒的緣故,我躺在牀上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等着我睡到了半夜兩點多以後,突然就醒了過來,也不知道是爲什麼,跟着我起來接了杯水,喝了口水之後便繼續躺在了牀上,可是這次一躺下我便死活都睡不着了,一點睏意都沒有了。

於是我躺在牀上便開始琢磨着黃傑說謊的事情,而我此時也被那個雜物間吸引了,我真的很好奇那個雜物間裏面到底有什麼,而且黃傑還對我說謊了,再聯想到我之前睡覺起來接水的時候,他還穿着一身正裝從外面走了進來。

難道那天晚上他也是去了那個雜物間?

此時那個雜物間已經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真的很好奇那個雜物間裏到底有什麼,是不是存在着什麼呢?

想到這以後我便決定不睡覺了,跟着我起身穿好了衣服以後,從房間裏拿着手電,躡手躡腳的走出了房間,走到了房間外面的時候,客廳的燈都已經熄滅了,想來黃傑喝多了,此時還在睡覺呢,而家裏的傭人這個時候也應該都已經睡覺了。

跟着我拿着手電躡手躡腳的走出了客廳,到了院子裏的時候,外面一陣陣陰冷的風吹了過來,此時的天氣還沒有到夏天,所以晚上多少還是有些冷,外加這夜風吹動,我整個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隨後我拿好手裏的手電以後便衝着院子裏的那個雜物間走了進去,我跟着推開了門,只聽見吱呀一聲,那個破舊的小木門就已經被推開了,我走進了雜物間以後,也沒敢開燈,只是拿着自己手裏的手電燈四處的照射着。

此時房間裏一片漆黑,到處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舊傢俱,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瓷器,我拿着手電在這房間四周一邊照着,一邊用手敲打着這牆壁,或許這牆壁上有什麼機關,也是有可能的,想到這以後我走到了那個櫃子的旁邊,跟着敲了敲櫃子以後,我發現這個櫃子是空心的,隨即我準備打開那個櫃子的時候,發現那個櫃子上居然還有鎖子。

於是我心裏有些好奇了起來,按理說這是一個雜物間,這裏都是一些破舊的東西,誰會在這個櫃子上加個鎖子呢?

而且這櫃子足足有兩米高,跟着我忍不住再一次輕輕的敲了一下這個櫃子,只聽見“咚咚咚”的聲音,我心裏一下子就確認了,這個櫃子是空的。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了“吱呀”一聲,我不經意間的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那門口的木門不知道什麼時候開了,或許是被風吹開的吧。

我心裏暗暗的想道,於是我跟着準備回過頭的時候,看到了嚇人的一幕,只見那門口窗戶上貼着一張人臉,那人臉死死的盯着我。

外加上週圍非常的漆黑,那人臉屬實是將我嚇了一跳,我跟着猛地往後退了幾步,隨後我再一次拿着手電照了過去以後,纔看清,原來那個在玻璃上盯着我看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黃傑。

而黃傑此時看我的眼神非常的詭異,帶着一些兇狠的樣子,我都被他這個動作嚇了一跳,趕忙拿着手電走到了門口,看着黃傑說道:“黃叔叔,你怎麼還沒睡覺呢?”

黃傑的眼神依舊是有些兇狠的樣子盯着我說道:“你來這裏做什麼?”

我看着黃傑看我的眼神,心裏不禁有些犯嘀咕,我有些害怕了,黃傑的這個眼神像是野獸一樣的盯着,我跟着嚥了口唾沫看着黃傑說道:“黃叔叔,我就是來這裏面找點東西。”

“這裏有你需要的東西嗎?”黃傑沉聲的說道。

我跟着想了一下,突然不知道該找個什麼樣的藉口了,跟着我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我,就是晚上睡不着,看見這裏開着門呢,就進來看了看。” 297 停屍房裏的屍體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在心裏長長的嘆了口氣,但是此時後悔已經晚了,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只能選擇去面對了。

而司機小王開車的速度也非常的快,想來他也知道這個事情的嚴重性,自然不能在耽擱下去了,不多時,我們就到了江川警察局。

下了車以後,司機小王看着我說道:“小貴,你們跟着我走就行了。”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司機小王關好車門以後也下了車,我們跟在他的身後,司機小王帶着我們走到了警局門口,跟着他掏出來手機找了個電話號碼撥了過去。

隨後,他在電話裏說了幾句以後,一個警察就走了過來,看着很年輕,大概三十多歲的樣子,他走過來以後看着我們幾個人上下打量了一番以後跟着開口問道:“你們是黃傑叫過來的?”

司機小王跟着點點頭說道:“對,是黃總讓我帶他們過來的。”

而這個時候那個警察點點頭說道:“那行,那你們跟着我走吧。”

說着話,那警察便轉身就往前走了,我們幾個人就跟在那警察的身後走了進去,沒多久,他帶着我們走到了一個辦公室裏,那警察把我們帶進去以後看着我們說道:“你們在這裏先等會吧,黃傑正在錄口供呢,等他錄完口供就過來了,你們先耐心的等會吧。”

這警察面帶微笑的對我們說完話以後,那司機小王趕忙點點頭說道:“好好好,我們知道了。”

跟着那警察點點頭以後,便轉過身往出走了,我們幾個人就坐在這麼一個狹小的辦公室裏,我坐下來以後看着司機小王開口問道:“小王哥,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司機小王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說句實話,我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我也是大早晨的接到消息的,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不太清楚。”說到這以後司機小王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不過大概事情我還是知道一些的,就是昨天晚上黃總找人日夜趕工,大概有七八個民工吧,然後早上的時候就有一個死了,其他幾個人都說見鬼了什麼的,當然,這也是我從黃總口中知道的,具體事情,你還得問問黃總。”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柳青兒看了我一眼問道:“你覺得這個事情是怎麼回事的?”

我想了一下跟着忍不住聳了聳肩說道:“我也不知道,畢竟我學藝不精,但是我敢肯定的是,這個事情肯定跟那大樓脫不了干係。”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而且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情,那就是咱們在那離的時候什麼事情都沒有,爲什麼咱們不去了,反而發生了這些事情…..”

說到這的時候我看了一眼司機小王,於是沒有繼續說下去,柳青兒看着我沒有繼續說下去,當即一臉心領神會的樣子衝着我點了點頭說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我跟着嘆了口氣,便沒有繼續在這話題上糾結下去,畢竟只有待會看到屍體才能確定一些事情,而現在黃傑還沒有錄完口供呢,所以我們只能耐心的等着。

而這個時候我卻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黃傑昨天晚上看的那個眼神了,想到這以後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柳青兒在一旁看了我一眼關切的問道:“你怎麼了?”

我跟着趕忙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就是突然想起來一些事情。”

“什麼事情跟我說說唄?”柳青兒笑嘻嘻的看着我說道。

我感覺黃傑的事情說給柳青兒始終是有些不妥的,於是我看着柳青兒說道:“還是算了吧,不跟你說了。”

“喂,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故意瞞着我呢?”柳青兒說着話就伸出了手,看樣子隨時準備欺負我,不,更應該說的是,隨時準備對我動手。

我趕忙搖了搖頭說道:“我就是覺得咱們這次肯定要受點責罰了。”說到這以後我故作哀傷的嘆了口氣,黃傑的事情我並不想告訴柳青兒,因爲此時我還沒有弄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所以還是不告訴她了。

而當柳青兒聽到我說受責罰的時候,她也跟着點了點頭說道:“是啊,這次都出人命了,當時黃叔叔說動工的時候咱們就應該勸住他,或者通知我師傅或者邱爺他們的。”說到這以後柳青兒忍不住嘆了口氣“捱罵是小事,可是出的是人命啊。”

我跟着點點頭,看着柳青兒說道:“是啊。”活生生的一條人命,說沒就沒了,也不知道黃叔叔會怎麼處理這個事情。

而對於我來說,這就是我的失誤,也是我的職責所在,我學的就是這些東西,卻也沒能阻止這事情的發生,想來我師傅現在和柳三爺兩個人肯定已經氣壞了吧。

我跟着忍不住在心裏有些愧疚的苦笑了一下。

司機小王這個時候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沒事,你放心吧,黃總肯定會安排好這一切的,那家人死了人的,黃總肯定也會好生安排的。”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不光是怎麼安排的事情。”後面的話我沒有說下去,因爲我此時心裏已經有了一個自己的想法,只是不太確定這個想法而已。

司機小王看着我們的樣子也忍不住的嘆了口氣:“不過,也對,畢竟這都是人命。”

隨後,我們都沒有在繼續說話了,大概又瞪了十幾分鐘的時候,房間都門被推開了,黃傑出現在了我們的視線裏,我有些愧疚的看着黃傑說道:“黃叔叔,對不起啊,這是我們的失誤。”

黃傑衝着我們笑着搖了搖頭說道:“這事情不賴你們,那裏面的髒東西可能是刻意躲藏起來了,所以你們沒有發現。”說到這以後黃傑忍不住的嘆了口氣“只是可憐了那死了的工人。”

我和柳青兒聽到這以後都忍不住的低下了頭,此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心裏多少有些愧疚,一方面是愧疚黃傑,一方面是對於那工人的愧疚。

黃傑走上前摸了摸我的腦袋看着我說道:“行了,別想太多了,先跟我過去看看屍體吧。”

我和柳青兒點點頭以後便跟着黃傑一起離開了這個辦公室,很快,一個警察帶着我們一行幾個人走到了停屍房,剛剛走到這停屍房門口我就感覺到了一陣陣陰冷的感覺,心裏一下子就確信了,這裏是停屍房。

到了停屍房以後,黃傑看着那警察說道:“是哪具屍體?”

那警員跟着點點頭以後走上前,拉開了一個13號的冷箱,一下子就拉開了,只見那冷箱拉開了,只見這冷箱拉開了以後,那裏面躺着一具屍體。

是一箇中年男人,手上佈滿了老繭,一看就是一個長期幹苦力的人,我看向這個人的臉的時候,整個人都嚇壞了,柳青兒此時渾身都有些顫動的樣子。

此時柳青兒的手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腕,我跟着看了一眼這男人的臉,只見這男人的臉上被全是被抓的痕跡,而且七竅出血,雖然這些血液已經乾涸了,但是卻也非常的明顯,也就是說明,這個男人生前肯定是受到了什麼驚嚇,而他臉上的抓痕,但凡是被抓過的地方都是黑乎乎的一片,明顯不是人爲的。

而且他的眼睛睜得非常的大,這是驚嚇過度的表現,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黃傑說道:“黃叔叔,看這屍體的樣子應該不是人爲的。”

黃傑跟着點點頭說道:“我看也是。”

柳青兒跟着指了指那個人手臂以後,看着我說道:“你看看他的手臂。”

此時我看向他的手臂的時候,他的手臂也都是抓痕,明顯是被什麼東西抓傷的,而擅長抓傷別人的,能造成這種傷口的只有兩種,鬼也和野怪,但是野怪的傷痕不是黑色的,而是綠色的,黑色的就是鬼,人爲的抓傷也不是這個樣子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