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著分數估摸,自己應當會比夏時錦考低這麼幾分。至於是全省排名第幾她就沒興趣了。

直到分數出來,夏時錦幫蘇眉查一查……

「渺渺,你竟然考了這麼多!」他都震驚了,隨後又是掩飾不住的高興,好像是自己教出來的學生這麼厲害,老師也會有一種榮辱與共的自豪。

蘇眉眨眨眼,「那……阿錦哥哥考了多少?」

「總分比你多九分。」夏時錦揉了揉她的頭,「渺渺真厲害,但是還有些粗心了吧,是不是沒注意檢查試卷?」

蘇眉:……

她檢查了好幾次才決定要故意寫錯哪幾題的!

可是這種話她能說出來嗎?

不能!

「嗯……」蘇眉含糊其辭地點頭,假裝自己粗心大意。

夏時錦怕她難過還安慰她,「沒事,渺渺已經考的很厲害了,比很多人都厲害了。」

夏家父母知道兩個孩子的成績以後,當天就決定帶著兩個孩子出去大吃一頓慶祝,可沒等他們決定去哪兒吃,當地的教育局就給他們發來賀電:

省狀元和省榜眼都在夏家出現了,真是恭喜恭喜啊…… 恭喜恭喜啊……

這已經不是培養出一個省狀元的氣勢了,這特么是接二連三啊,前三名你就包了倆!

害怕怕。

連電視台都來採訪了。

記者:請問夏先生夏太太,你們是怎麼培養出兩位如此優秀的兒女呢?

夏先生喜上眉梢,卻還能震得住氣場。

他口嫌體正直:培養?我們可沒有培養什麼,全憑孩子自覺。

記者:……

彷彿膝蓋中了一箭。

轉頭問向看起來溫文爾雅的夏太太:請問孩子平時是如何學習的呢?有沒有什麼具體的方法?

夏太太微微一笑:我不知道呀,我只是每天給他們準備好吃的,別讓他們學習太累了。孩子怎麼學習我們真的很少過問的,對吧老公?

夏先生連連點頭。

記者:……

彷彿被狗糧喂到撐。

不回答沒關係,她之前可是做足了功課來的!

記者:據了解,榜眼許渺渺是後來居上,請問她是如何在一年半時間裡變化如此之大呢?

夏先生沉了沉臉色,說起這事兒他就氣,只是在記者面前還得注意形象。

他淡淡說:大概是學習環境不好吧,換了一個好的學習環境,成績自然就上來了。渺渺一直都很聰明又努力,她提高成績很正常。

記者:……

記下來記下來,好不容易找到個可以寫的東西。

記者:據班裡同學稱,許渺渺每天都能得到夏時錦的補習,看來兩位同學的感情非常要好,而兩位同學成績相差也不大,那麼請問兩位同學會就讀哪一所大學呢?會是同一所大學嗎?

只求依心 別的問題他不敢打包票,但是這個問題他們百分百肯定:「嗯,他們會上同一所大學,而我家渺渺情況特殊,恐怕不能離家太遠,應該可以選擇本地最好的大學。」

記者唰唰地又拿筆記下來。

高考暑假,大概是所有考生最放鬆的一次了。隨後,他們將踏入大學的校園生活,可以根據自己的愛好來進行選擇專業。

這個暑假裡,夏家父母計劃著全家出去旅遊一次。

蘇眉想了想,也同意了。

而他們旅遊的地點恰好是景柚參加的某個音樂會的附近。

就順便去看看景柚的現場演出。

國內傳統樂器的音樂會,雖然去年暑假景柚帶著他們見識過不少,可這才是他們第一次去看景柚的出演。

坐在舞台上的景柚落落大方,美人如斯。

抱著琵琶並腿坐,姿勢十分優雅、高貴。以古典樂器這次找到自己的位置,隨後便是一場合奏。

有如氣勢磅礴,有如婉約清新。有如美人低訴,有如君子臨風。時而漣漪迭起,時而浪過千帆,時而龍飛鳳舞,時而鴛鴦游湖。

那之動態,那之寂靜。那之喧鬧,那之呢喃,無一不吸引著他們的目光,他們的耳朵。洗滌他們的心靈,感受到這傳統樂器的古典魅力。

把音樂會結束以後,夏時錦看著蘇眉眼裡的羨慕,還特意找去後台,讓她見見自己許久不見的琵琶老師。

景柚聽到有人找,原本以為是想要找自己簽名的粉絲,回頭看見是夏時錦和許渺渺,連忙招呼兩人過來。 「時錦、渺渺,你們怎麼來了?」景柚最近在忙著出活動呢,過段時間她還要去國外音樂節,這段時間裡,她都忙得找不著北了。

看到兩個人,突然一拍腦袋,「我都忘了你們高考結束了,現在一定是在旅遊放鬆吧?」

夏時錦點頭,「景柚姐,我們在這座城市裡旅遊,剛好聽說你在這裡有音樂會,就過來看看。」

景柚笑笑,看向蘇眉一臉溫柔,「渺渺,高考考的怎麼樣啊。這麼聰明,分數一定很好吧?」

「時錦就不用說了,一定是全省的前幾名對吧!」

夏時錦有些不好意思,「景柚姐對我的期望這麼大呀。不過說回來,渺渺考的很好呢,全省第二,榜眼!」

景柚一聽這話就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了,調笑著問,「那全省第一是不是你呀,我可是知道的,渺渺都是你每天給她補習。」

夏時錦這會兒就有點不好意思了,他是真心想誇許渺渺,可是在景柚姐眼中就變成了自己拐著彎兒的炫耀。

「好啦好啦,我不逗你了。一個省狀元,一個省榜眼,都跟我有莫大的關係,說出去我多有面子。對了,電視台的人是不是來採訪夏叔夏姨了?」

說起採訪這事兒,夏時錦不由得笑出聲,說自己父親在記者面前多麼耀武揚威。記者採訪了半天,愣是沒想到怎麼下筆,最後只能將採訪的那一段視頻給放出來。

由於同一家人里生了一個省狀元,還帶了一個省榜眼。這件事兒都被作為教育的成功例子,放到教育網上去了。估摸著,他們家都要變成新一代網紅了。

我家墨先生千依百順 也正是因為他們家太過出名,所以其他人不需花費什麼功夫便能知道這兩人將來會上哪一所大學。

之前景柚便向其他同行介紹過許渺渺,也在景柚微博上看到許渺渺表演的視頻,紛紛不敢相信,這只是一個學習了四個月琵琶的新手。

蘇眉不知道自己怎麼就突然認識了這麼多看起來身份很厲害的大佬們。對著大佬們的友好,她臉色一紅,結結巴巴地趕緊打招呼。

景柚看著自己的小徒弟實在可憐,一雙美目嗔怪的瞪了那些人好幾眼,「別老欺負我徒弟,她的性格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喲喲喲……我溫柔的景柚小姐姐哪裡去了,一說起你那個乖乖的小徒弟,就立馬變成母老虎。」

景柚咬牙切齒,「你想挨打是不是。」

眾人哈哈大笑。

大概是看在景柚的面子上,也可能是被蘇眉的天賦震驚到,他們和蘇眉互關了微博。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寵嬌妃 一下子蘇眉的關注列表上又多了幾個國家級演奏家的好友。

他們表示,自己也想擁有這麼一個超有天賦的小徒弟,要是許渺渺有興趣的話,可以隨時來找他們啊。

景柚氣得要死,感覺自己被挖牆腳了。

蘇眉低頭淺笑,「我……其實還想學古箏古琴之類的啦……」

所謂技多不壓身,她也不光是為了這個世界而奮鬥著的啊。

景柚擔心她的身體吃不消,但是看到對方眼裡的渴望,一如她當初想要學習彈琵琶的眼神,景柚就心軟了。 那些演奏家的時間緊,可蘇眉還要上大學,也不能跟著他們東奔西跑。就只能折中一下,通過網上視頻教學來學習其他樂器。

周一周三學習古箏、周二周四學習古琴,周五周六複習琵琶。

蘇眉覺得自己的時間安排得緊緊的。

接下來的半個月時間裡,蘇眉下午視頻學習,早上和晚上碼字存稿,儘快完結自己的第三本免費小說。

……

9月開學,蘇眉的第四本書開坑以後,來了站短,她終於能簽約了……

簽約當天,蘇眉又在她的讀者群里發了一條公告:

由於作者醬醬醬君終於成年可以簽約了,所以第四本書將會進行收費。另外前三本書沒有簽約,但是有遊戲製作來跟醬醬醬君商談,將會有其中一本改編遊戲了哦。

很好!她正式走上發展路線了。

大學,是一個新的學校,開始他們新的校園生活。

無論是對於許渺渺、夏時錦,還是那五個女生來說。

是的,作為同一屆的高三學生,他們一同步入了高考,也在同一年裡報考了相同的一所大學。

也許在高中年代,她們針對許渺渺,只是因為夏時錦對許渺渺的不同。

可是意識到這會讓夏時錦厭惡她們以後,所以她們特意和許渺渺報考同一所大學。為的是報復許渺渺。

在高三的最後一年裡,當然沒有達到成績上的突飛猛進,也沒有在學校里做出任何重大貢獻,帶著一記大過處分報考。

當然,成績也不會夠。

可是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種叫塞錢進去讀書的東西。

許渺渺……這三個字彷彿成為了她們的魔咒。她們是因為許淼淼才被學校記大過處分,並且讓她們在整個高三受人白眼,受人議論。

哪怕是學校里禁止破壞校風,可是同學們看她們的異樣目光,就算是不說話,她們也能讀懂對方眼裡出來的不屑和嘲諷。

這樣難受,讓她們無所適從。

可是她們卻從來沒有想過,在高一高二,她們散布許渺渺的謠言,使大家排斥許渺渺、孤立許渺渺的時候,許渺渺是何等心情?

可是當情況反過來時,她們卻受不了了。

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可她們卻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自認為自己與許渺渺有雲泥之別。

就算是在高考之中,許渺渺獲得了省榜眼又如何?

還不是因為夏時錦每天都幫她補習?把自己的複習資料借給她看。

討厭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所以,她們討厭許渺渺,無論許渺渺做出什麼事情,她們都有一千一萬個理由來討厭她。

而同樣的,報考同一所大學就是為了找到接近許渺渺的理由,讓她們在高中所受的那些白眼和流言蜚語,都報復在許渺渺身上。

要知道許渺渺在哪一所大學很容易,畢竟高考省狀元採訪的視頻,不僅僅在本省本市的電視頻道里播放,就連學校都大肆宣揚。

以及即將迎來省狀元榜眼兩位學生的那所大學,莫感榮幸。 作為一本院校,學費十分的高。

那五個女生為了進到這所學校,家裡可是耗費了千辛萬苦。他們只以為自己的孩子是為了努力學習,而壓根不知道她們真正的心思,是換另一所學校,通過欺負許渺渺來找回自己的人生目標。

同一所大學,同一種軍訓,

大家曬得同等均勻的黑。

除了許渺渺。

她直接跳過了軍訓,因為軍訓要的就口號喊得大聲。可平日里許渺渺說話的聲音就很小,動作性格也不敢放開。根本就不適合這樣的訓練方式。考慮她的特殊情況,學校同意了。

蘇眉藉此休息了兩個星期,又錄製了幾個彈琵琶的視頻傳到網上。

至此一年,她的視頻少說也有五十個了,都是在休息錄製的。

相比兩年之前,她的性格變得更開朗了。

只要沒有惡意的針對她,許渺渺就像是古畫中走出的嫻靜佳人,一顰一笑,皆戲皆淚。她的那般氣質,就算是不說話,也能讓人感受到她的魅力。

許渺渺還很害羞。

天生易臉紅,尤其是陌生人靠的太近,更能看清楚她臉上羞怯的表情。

英雌 而……在一所大學里少說也有幾千個學生,每個系別都是人來人往。真正注意到許渺渺,除了那五個女生以外,就是許渺渺的同班同學了。

但,他們只知道這個看起來安安靜靜容易害羞的女孩子是個學霸,別的什麼也不清楚了。

一本院校,總有它特別出名的地方。

比如這所學校,出來的國家級教授特別多,還都是物理方面的。

夏時錦就選擇了物理系專業。

許渺渺選擇天文系。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選擇這一種相對「高逼格」卻「冷門」的專業。

畢竟這一類工作的確難找。

大概是心裡的直覺,每次上學她都想學一個自己從未接觸過的專業。

嗯……這不是重點,反正該有的賺錢手段她都有,也不怕被餓死。

而那幾個女生,直接選擇了就業面積最廣的幾個專業。

報復許渺渺的手段一如既往。

才僅僅兩個月,學院里不知從哪兒刮起來這麼一股妖風。傳播著許渺渺利用自己雙親意外離世的消息博同情,而自己卻裝成白蓮花那般清純不做作,惹得某公司老闆以及老闆的獨生子對她事事關心。

這事兒就勁爆多了好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