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說着,董歡自然的把話題過渡到了這個小區面來了。

“你們在這裏住了多久了?”董歡十分認真的看着張昊天和周偉光。

張昊天不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怎麼了?這房子是三叔的,他死後留給我了,這段時間我一直都住在這裏的,有什麼事兒嗎?”

本來張昊天也覺得這是在閒聊,但是眼看着董歡的這個眼神,還有這個表情,覺得他似乎是要說些什麼,並且還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其實,也沒什麼,是我剛纔進小區的時候,我感覺到這個小區有一些不太正常的東西,你們沒感覺到嗎?”董歡更加嚴肅了,這也是李不忘要求的。

來這裏之前,李不忘說過了,讓董歡做這個事兒的時候啊,千萬要嚴肅一點,不要嘻嘻哈哈的。

現在董歡也真的是按照李不忘的說法來的。

“什麼叫做不正常的東西?”周偉光看了一眼張昊天之後,弱弱的問了這麼一句,想知道這個董歡嘴裏這個所謂的不正常的東西,到底會是什麼。

按說,這裏不正常的實在是太多了,別的不說,說現在坐在沙發仍舊在看電視的花妖,這是名副其實的花妖啊!

還有墨衣,還有前世,這都是不正常的東西,如果說董歡說的是他們,那沒什麼好擔心的了,更沒什麼新鮮的。

但是要是董歡說的是那邊那隻小鬼,那另當別論了。

“我也不知道,我能感覺到鬼氣,但是還有一些什麼氣息是糾纏在一起的,好像還很混亂,但是我還說不太清楚。”董歡還是故意弄出的爲難的表情。

這個也還是李不忘教的。

要是換做是董歡自己,纔沒那麼大的本事,還感受這個感受那個的,他根本什麼都感受不到!

之所以會知道這些,也完全是因爲李不忘反覆說了好多次,所以他纔會說的這麼痛快的。

但是這些話,董歡說的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還什麼鬼氣,還什麼攪和在一起的,這根本不可能啊!

可說的人沒怎麼樣,聽的人,倒是開始朝着那個小鬼的方向想了。

這個小區,也只有那麼一個有問題的,不是那隻小鬼,那還能是誰呢?

張昊天心裏開始估量,這個董歡說是他自己感覺到的,那這個小子還真的是很厲害啊!畢竟這個事兒,連自己也是感覺不到的,他竟然能感覺到,還真的是厲害呢。

既然這小子這麼厲害,那他會不會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

“那這個事兒,你怎麼看?”張昊天小心的看着董歡,想知道這個小子到底有沒有什麼真的本事。

“你說着這個啊,其實也不會太難了!”

“說說看!”

“其實這個辦法你也會的,肯定是你沒注意!”

“有什麼話直接說說。”張昊天着急了,現在外面那隻小鬼隨時可能發生變化,所以了,要是有辦法的話,真的要儘快了。

“你看看給你着急的,這個事兒啊,其實很簡單,你肯定是忘了柳樹條這個東西了!”

“柳樹條?”張昊天和周偉光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

“是啊,是柳樹條了,只要用那個東西在他身打幾下,到時候你再看看。”董歡說的眉飛色舞的。

這個事兒,很多人都知道的,所謂的柳樹打鬼,是這個道理了。

“好用嗎?”周偉光多少有些質疑了。

之前各種辦法都用了,完全沒有任何效果,這個柳樹條有這麼大的威力嗎?

這個辦法之前也確實是用在過其他厲鬼的身,但是眼前的這隻小鬼,真的有用嗎?

“這個我不知道,也不敢保證,但是這招是我爺爺教給我的,以前我也用過不少次,很多很厲害的鬼,都是那種快要變精的,都被我打了。”

董歡又開始胡說了,還什麼爺爺教給他的,這辦法以前有,誰都知道,算是不是做這個行當的,很多人也都知道。

但是這次,這個辦法是李不忘讓他說的,並且還交代,說是一定要說的回升胡思而的,聽起來覺得這個是真的,不是忽悠人的。

雲中歌2(大漢情緣) 董歡也真的是按照李不忘說的做的,這會兒爲了讓張昊天他們相信,還特意說了一些所謂的當年發生的事情。

張昊天並沒有聽什麼故事不故事,事情不事情的,一門心思的默默合計,這個柳樹條真的好用嗎?

想來想去的,張昊天也不是很敢確定,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個也是個辦法,或許,可以找機會試試看也說不定呢。

一想到這個,張昊天擡頭看了一眼周偉光。

兩個人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像是更加確定了什麼。

這個眼神,正好被董歡看到了,心裏已經樂成一片了。

很好,真的很好!他們這是採納了自己的辦法了!這李不忘交代給自己的事情,這也算是徹底的落實了。

爲了能讓張昊天他們相信這個辦法是可以的,董歡還又有意無意的說了幾句。

周瑩瑩這會兒在廚房裏糾結的也差不多了,因爲她一隻也沒關閉廚房的門,所以這會兒,外面的對話聽的也是清清楚楚的。

這個柳樹條,真的這麼好用嗎?

要是這個辦法好用,至少可以試試看看,算是不能徹底的消滅掉那隻小鬼,至少讓那隻小鬼受傷,也算是好的啊!

張昊天和周偉光心裏也都在盤算着這些,但是誰也沒真的說出來。

董歡看着這個事兒基本也差不多了,說自己還有事兒要忙,今天過來啊,是來道個歉,也算是對自己家的長輩有個交代了。

周瑩瑩本來還想留着董歡吃個飯的,既然很多事兒都說明白了,人家也都道歉了,那這都到家裏來了,好歹也要請人家吃個飯的。

但是董歡說什麼也不肯,總說是下次有機會的,一會過來一起吃個飯,還說是要自己請客之類的話。

可只有董歡自己心裏才明白,還吃什麼飯呢,自己該道歉的雖然全道歉了,也都鞠躬了,可心裏這口氣,還是咽不下去。

今天之所以要這麼做,一來是給自己以後多條路,誰還跟錢有仇不是?

二來,也算是完成李不忘說的事兒了,這回去之後,自己也可以有個交代了。

本來董歡在離開張昊天家之後,準備給李不忘打電話說這個事兒的,但是又擔心被張昊天他們看見了不好,只能改在出了小區之後再說了。

可在董歡走到小區大門口,準備出門的時候,心裏忽然一陣不好的感覺。

那種感覺從前從來沒出現過,好像是即將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一樣。

這讓董歡心裏多少有些犯嘀咕了。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這個小區真的有什麼問題嗎?

想到這種可能性,董歡左右看了看。

也正巧了,那隻女鬼,這會兒正好從樓下來,也一樣準備出門。

董歡遠遠的看出來那隻女鬼有問題了,但是並不敢多說,畢竟他的那些本事,他自己心裏還是知道的。

按理說,遇到解決不了的事兒,至少暫時是解決不了的,那直接躲開是了,打不過還不準溜走嗎?

但是在好心的驅使之下,董歡還是朝着那隻女鬼多看了兩眼。

此時這隻女鬼也已經注意到了問題了,心說這個人什麼毛病啊,好好的,爲什麼要看着自己?

不過,既然這人家都看過來了,自己也沒做什麼虧心事,又有什麼害怕的?

女鬼也直接看了過去,可她這麼一看,發現董歡身不對勁兒了。

這不是普通人的味道,他身全都是香火的味道,想來,這個傢伙還真的是很危險呢!

算下來,這個小區裏已經有張昊天他們了,這個不認識的傢伙,不會是他們找來的幫手吧!

這要是真的是幫手,那現在他盯着自己看的眼神,基本明白是什麼意思了,這是在觀察自己,想要對自己下手啊!

女鬼原本的脾氣還算是不錯的,至少不是那種找事兒的脾氣,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小鬼的時間多了,現在的脾氣也開始變得不那麼好了。

想來,既然這個人是張昊天他們找來的幫手,還是要對付自己的,那別怪自己先下手了!

女鬼眼看着董歡還在盯着自己的眼神,微微一笑,“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面?”

這個聲音真的是太好聽了,至少對於董歡來說,這是天籟之音。

“應該,沒有吧。”董歡實話實說,這個姑娘,或者說是這個女鬼,自己從前是真的沒見過的。

在確認了眼神之後,女鬼開始影響董歡。

“那,咱們應該是輩子有緣,這輩子相見。”女鬼再次衝着董歡微微一笑。

此時的董歡已經沒有什麼思考的能力了。

這小子原本的本事都是忽悠人的,所以身所謂的平安符之類的東西,也全都是別人做的。

本來這些都是隨身攜帶的,但是今天真巧了,全都給了之前的那個人家了。

之前董歡想着自己回去再找人家要一套是了,可誰成想,現在還沒等回去呢,遇了這麼厲害的一個傢伙。

“是,是,咱們是有緣分。”董歡傻笑着說,話都有些說的不是很利索了。

“既然咱們這麼有緣分,那麼,爲什麼不找個地方,好好聊聊呢?”女鬼的眼睛裏,這會兒已經出現了一些控制的東西了。

董歡一直盯着女鬼的雙眼,早已經被控制的很好了,現在,不過是加強一下。

看着董歡的這個樣子,女鬼心裏都覺得好笑,這傢伙真的是來幫忙的嗎?這根本不像啊!這反倒是更像來給自己送人頭的,這麼輕易的被自己迷惑了,這還怎麼對付自己?

女鬼心裏覺得很開心,還很得意,衝着董歡使了個眼神,董歡直接乖乖的跟在了女鬼的後面,朝着小區最偏僻的地方走了過去。

大概半小時之後,女鬼已經悄然離開了,只剩下已經氣絕的董歡,還面帶微笑的躺在地,全身蒼白,一丁點兒鮮血都不剩下了。

有住戶出來倒垃圾,經過的時候,猛然發現了董歡的屍體,被嚇的夠嗆。

尖叫聲吸引了更多的住戶,終於算是有人報警了。

法醫仔細的檢查,發現董歡只有脖子有一排人的牙齒印記,其他的,什麼都沒有了。

最最怪的是,董歡的鮮血全都不翼而飛了,現場也沒有一丁點的鮮血,這個事兒,真的是太怪了。

不過,這對他們十分怪的事情,對於這個小區的一些人來說,倒是沒無得有什麼特別的,畢竟在這之前,也有雞鴨被吸乾了鮮血死掉了。

現在,不過是換成了普通的人罷了。 第232章我要的是血債血償

陸司寒站立在餐桌面前,隨後大手一揮。

「砰,啪!」

整張桌的飯菜,碗筷通通掉落在地上。

「陸司寒,你這是做什麼,要造反嗎?」

陸泰站起來質問道,他還真以為自己有多麼了不起嘛,敢在父親面前做出這種事來。

「薰茵還在醫院病房躺著,她對我說雙腿一點感覺都沒有。」

「陸司寒,薰茵遭受這樣的事情,我們每個人都不願意看到,但是難道她殘廢了我們就要餓死了嗎?」

「沒錯,司寒,我也很傷心,但你這麼做未免太偏激了些。」

陸丞沉著語氣發話,他印象中的陸司寒不該是這樣魯莽的。

「父親,若我說導致薰茵變成如今這樣的人,此刻就在這張餐桌上,您是不是也可以原諒,也可以容忍,也可以繼續心平氣和的坐下來吃飯?」

陸丞顰眉,帶著懷疑看向陸泰。

「父親,你不要聽陸司寒挑撥,薰茵是我妹妹,我沒有理由害她。」

「你的確沒有理由,因為你要撞的人並不是薰茵,而是我!」

「胡說八道,陸司寒你有證據嗎?」

陸司寒給了沈承一個眼神。

沈承立刻從外面帶進來一個滿身都是傷痕的男人。

「他叫做孫明偉,大嫂應該不會陌生吧?」

於梅以被叫到名字,渾身一抖。

「什麼孫明偉,我根本不認識。」

孫明偉聽到於梅以的聲音,激動起來。

「是她,那個聲音我不會認錯的,就是她聯繫上我,她願意給我五百萬,只要我開車撞死陸司寒就好。」

陸泰不敢置信的看向於梅以,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情,他就好像一個局外人絲毫不知情。

「不是的,我沒有給他打電話,父親您不要相信,這是陸司寒的污衊。」

「您也知道的,陸司寒他狼子野心想要陸氏集團已經很久了。」

於梅以解釋起來,只要她咬死了說不認識,那麼誰也沒有辦法。

「大嫂,如果我是你就認了,免得徹底撕破臉沒有一點面子。」

「姜南初,你這個臭丫頭,這裡有你什麼說話的份!」

於梅以話音落下,直接被陸司寒一手握住了脖頸。

「我不打女人,但你除外,因為你不配稱之為人了。」

「陸司寒,你就是……就是殺了我,薰茵的事情也和我無關!」

「沈承,放錄音!」

「是,先生。」

於梅以的聲音立刻就從手機里傳出來,陸泰與她朝夕相處,立刻明白過來陸司寒沒有冤枉她,車禍的事情真的是她一手策劃。

陸司寒如同扔垃圾一般,將於梅以推到在地,她的臉色漲的紅紫,不住的喘著粗氣。

「咳咳,不是我,這段音頻是陸司寒偽造的。」

「先生,需要我拿這份音頻文件和於梅以的聲音做對比嗎?」

於梅以臉色慘白,她逃脫不掉了。

但是誰能孫明偉這個混蛋會錄音呢!

「砰!」

陸丞重重的一掌拍向桌子。

「陸泰,你們究竟要將這個家搞到如何地步才能收手!」

老爺子痛心疾首的問,老大死亡,老四吸毒,他不敢深究,但是這一次真相就這麼赤裸裸的擺在眼前!

「父親,您聽我說,這件事情是我一個人的主意和陸泰沒有半點關係。」

於梅以爬到陸丞腿邊說。

她逃不掉了,但陸泰不能有事。

陸泰被父親這麼一吼整個人都快站立不穩,於梅以這個蠢貨她現在不管再怎麼解釋,父親都不會聽了。

父親的心中只怕已經認定這件事情就是他一手策劃的。

「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你不準再踏進陸家老宅一步!」

於梅以震驚的睜大了眸子,父親這是準備不認她陸家長媳的身份了。

「另外陸泰把你手中百分之十的股份轉給薰茵,這是你欠他的!」

「是,父親。」

陸泰麻木的應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