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那六人同時一愣,隨即臉上便露出一絲詭秘微笑。

從他們一進入小棧時,陳天斗就注意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而他剛剛伸手卻截住了酒杯,便立刻注意到了他們的神色變化,同時也明白了這些人究竟在打些什麼鬼算盤。

「哼!原來是在試探仙兒身邊有沒有侍衛,這群人看來是沖著仙兒來的。」陳天斗心中暗自說道。

此時的宇文仙兒完全那不知自己身後之事,在與那些大漢劍拔弩張對峙一番后,才轉身回到陳天斗身邊,氣呼呼的坐了下來。

「真是活見鬼了!一出門就遇上一群色狼,要不是本小姐宅心仁厚,非要把他們發配到邊疆去!」宇文仙兒氣呼呼的罵了一句,隨便拿起桌上的酒杯,舉杯就唇,一口飲盡。

「仙兒,我們走吧。」陳天斗忽然間說道。

宇文仙兒一怔,奇道:「為什麼?我們不是才剛剛來到這嗎?」


「叫你走你就走,那麼多廢話幹嗎?」

說罷,陳天斗便拿起桌上的包裹,一把拉住宇文仙兒白皙細膩的玉手,向著小棧外走去。

只見那一桌神秘南巫人盯著陳天斗一直離開了小棧,才相視一眼,隨即對著他的背影揚了揚頭,桌上的酒菜沒有再動一口,便跟了出去。

!! 不知不覺,已是寒月中天。

陳天斗與宇文仙兒離開小棧已經一個時辰的時間了。

一路上,他們的步伐時快時慢,並且竟是挑一些較為曲折,而且樹木眾多的小路,反而繞開了官道。

宇文仙兒雖然一直跟在陳天斗的身後,但是卻不明白他這樣費事的做法究竟是為何。

就這樣又行了半晌后,宇文仙兒似乎終於忍不住心中疑慮,便對著陳天斗問道:「陳天斗,從出了那小棧之後你就奇奇怪怪的,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陳天斗並不答話,只顧著向前一路行去,帶著宇文仙兒由鑽入了一片一人高的野草叢中,橫穿而過,隨即又出現在了密林深處。

宇文仙兒見陳天斗對他不理不睬,便眉頭一皺,一把甩開了被陳天斗拉住的左手,輕喝道:「陳天斗!你到底是怎麼了?你要是不說清楚現在如此奇怪的舉動究竟是為何,我就不走了!」

陳天斗右手被宇文仙兒甩開,頓時覺得空蕩蕩的,隨即便轉過身來,警覺的向著身後剛剛經過的密林看了一眼,說道:「差不多了。」

宇文仙兒又是一愣,滿頭霧水,如同墜入五里霧中,奇道:「什麼差不多了?陳天斗,你到底在搞什麼花樣!你這樣亂走,我都快要走暈了!如果你再往叢林深處走去,就會碰到一些南巫特有的凶獸,那些傢伙兇殘的很,可不好對付!」

陳天斗向著身後密林打量了一番,隨即便一把抓住了宇文仙兒的肩膀,向著身旁一顆參天古樹上用力一躍!

轉眼間,他們二人便落在了粗壯的樹枝上,被茂密的樹葉遮住了身體。

這一下,宇文仙兒更是有些迷糊了。

「陳!」

「噓….」

陳天斗突然用右手食指抵在了宇文仙兒的嘴邊,示意她噤聲。

宇文仙兒一怔,發現陳天斗的目光一直死死的盯著樹下,於是便也滿臉疑惑的向著那裡望去。

就在幾分鐘后,宇文仙兒的臉色突然一寒,卻是見到了一群造型怪異,全身都紋著咒文的南巫男子出現在了前方的草地之上。

一見到這群男子出現,宇文仙兒便微微蹙眉,隨即輕聲說道:「奇怪,南派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他們….是在跟蹤我嗎?」

說罷,宇文仙兒便轉頭看向了陳天斗。


而恰巧陳天斗也向她看了過來,微微點了點頭。

這一刻,宇文仙兒恍然大悟,終於明白陳天斗之前為何要挑這些林溪眾多的小路來走了。

「宇文仙兒,從在客棧開始,這些傢伙的就盯上你了,並且還試探你的身邊有沒有侍衛,我想他們是有備而來的。你出宮的消息,可曾告訴過別人嗎?」陳天斗蹙眉問道。

宇文仙兒遲疑了一下,眼睛一轉,回道:「我出宮的消息很多人都知道,這並不是什麼秘密啊!」

「那就對了,我想你們南巫的王宮裡,一定有內鬼,而且他們定是想對你不利!」陳天斗說道。

可宇文仙兒倒是覺得這事不太可能。

一來王宮裡面的人,就算是一個侍衛,也絕對是對父王忠心耿耿,絕不會存有二心的,又怎麼會有內鬼?

二來會不會是這些南派的人只不過是盯上了貌美的姑娘,想要抓去賣到青樓?

畢竟南巫各大盟派暗地裡都有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所以這些人的意圖很難猜測。

「我覺得應該不會是王宮裡面有內鬼吧,就算是有,消息怎麼可能傳的這麼快,我們可是才離開王宮一天的時間啊。」宇文仙兒蹙眉說道。


只見陳天斗白了她一眼,言道:「你這笨蛋,難道有人會把內鬼兩個字寫在臉上嗎?這個世界只要有人肯出錢,就有人什麼事都肯做!不要覺得一切都那麼美好,你涉世未深,對這個世道不了解的地方太多了。」

「切,說的好像你很老道一樣。」宇文仙兒同樣還以白眼說道。

這時,在巨樹的下方,突然傳來了那些南巫男子的說話聲。

「他***!那個小子有點本事,居然能把我們給甩開,接下來該怎麼辦?那個公主我們還拿不拿?」

「笨蛋!我早就覺得那個小子不簡單,要你們別跟的那麼近,現在人家發現了,絕對不會輕易被我們抓到。」

「夠了,你們幾個都給我閉嘴,這一次長老有令,無論如何都要將宇文仙兒抓回去,如果不成功,我們就集體自盡吧!」

「大哥!大長老究竟抓公主做什麼?以我們南派的財力物力,應該不至於以公主要挾宇文天翔吧!」

說罷,那為首的南巫大漢便臉色一窒,四下打量了一番,隨即壓低了聲音說道:「我偷偷告訴你們,你們可別外傳。」

「嗯嗯!大哥您說!」眾人齊齊點頭說道。

「我聽說,大長老如此急著要抓到宇文仙兒,是因為她身上的一樣東西。」

「一樣東西?那是什麼啊!」

「好像是一個玉墜,那個玉墜聽說是打開玄空谷傀儡陣的鑰匙。」

眾人一聽到「玄空谷傀儡陣」頓時面露驚色,隨即其中一人便不可置信的說道:「傀儡陣?就是那個號稱千百年前,巫神娘娘力挫巫妖,拯救南巫的地方?」

「應該就是了。我們身為修鍊傀儡術的修真者,應該知道傀儡對我們來說意味著什麼吧。據我所知,當年巫妖戰死之時,他的肉身並沒有被巫神娘娘銷毀,而是悄悄封印了起來,製成了傀儡,就藏在那傀儡陣的深處。而打開那傀儡陣的鑰匙,就在宇文天翔的女兒身上!」

此時此刻,躲在樹上的陳天斗忽然腦中嗡的一聲,仿若響起一道晴空霹靂。

隨即那在巫神殿中聽到的渺渺之音,便彷彿又在他耳邊響起。

「玄空谷,傀儡陣….」

一聽到這幾個字,陳天斗便心想:「這地方究竟是哪?為何我會屢次聽到有人說起?還有那在巫神殿中奇怪的聲音,又是從哪裡發出來的?」

而現在,他也終於明白這些人為什麼要捉拿宇文仙兒了。

原來一切,都是為了那藏在傀儡陣深處的巫妖屍體!

如果說那個巫妖擁有可以與巫神娘娘一戰的實力,那他的屍體若是製成傀儡,也必定是威力無邊,成為眾多傀儡中的最強王者!

想到這,陳天斗便轉頭向著宇文仙兒看去,見她一隻玉手輕輕的捏住了自己胸前的衣襟,臉上的神色看上去有些痛苦與失落。

「仙兒,他們說的那個玉墜,在你身上嗎?」陳天斗忽然間問道。

宇文仙兒一愣,緩緩轉過頭來,眼中帶有一絲迷茫,「我的身上是有一個玉墜,可那是娘留給我的傳家寶,也並沒有告訴我它究竟有什麼用。只說它會為我帶來好運。」

陳天斗聽罷,便攤開掌心,「把那玉墜給我看看。」

宇文仙兒點了點頭,小心翼翼的從脖頸上抽出一根紅繩。

而在紅繩的中心,卻綁著一個白色的玉吊墜。


陳天斗將這白玉吊墜接在手中,立刻感覺到一股暖流湧入掌心。

玉墜隱隱現出白色寶華,似乎其中又有一股神奇的能量流動,好似水流,生生不息,源源不斷。

陳天斗又仔細一番打量,發現這玉墜,居然是一尊人形雕像,而且無論表情和姿態,都與王宮中巫神殿里的那巫神娘娘雕像一模一樣!

「是巫神娘娘。」

陳天斗瞪大了眼睛,仔細的看了又看,十分確定這吊墜就是巫神殿里的那個巫神娘娘。

宇文仙兒從陳天斗手中接回玉墜,又帶回了白皙的勃頸上,說道:「在我們南巫,是很信奉巫神娘娘的,傳說是她創造了我們南巫,是無上的真神。」

陳天斗思酌了一番,覺得這件事越來越古怪。

似乎宇文天翔與薩圖蘭派陳天斗去玄空谷,並不僅僅是為了九天滅魂陣而已,或許還有別的事情。

現在,陳天斗忽然間覺得那個宇文天翔真是老謀深算,冥冥之中似是有給了自己一個艱巨的任務。

而且還有一事他不明白。

為什麼宇文仙兒的母親,會說這個是傳家寶呢?

那她母親,又與巫神娘娘是什麼關係?

一念及此,陳天斗便又是問道:「仙兒,你娘沒跟你說過有關於巫神娘娘的其他事情嗎?」

宇文仙兒一臉茫然的眨了眨眼睛,隨即輕輕搖了搖頭:「沒有說過,我小時候娘只告訴我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相信巫神娘娘會保佑我,而且告訴我這個吊墜絕不可離身,否則將會有災禍降臨。」

陳天斗點了點頭,說道:「既然這樣,看來那些傢伙,似乎會知道一些東西。」

「哎!陳天斗!你想幹什麼!」

還沒等宇文仙兒伸手拉住陳天斗,他卻已經一躍而下,穩穩落在了那一群南巫人面前。

只見那群南巫人突然看到一個黑影從樹上躥下,便同時轉過頭來,眼中放射出凌厲殺氣,紛紛將古怪法寶祭在手中!

「呦,幾位大爺,你們是在等我嗎?」一落地,陳天斗便淡然一笑,用調侃的語氣說道。

那幾名南巫人一見是陳天斗出現,便立刻向著四周看去,似乎想要找到宇文仙兒的身影。

陳天斗一眼便看穿了他們的意圖,隨即說道:「你們不用找了,我們公主殿下派我來問你們一些事,你們是找不到她的。」

陳天斗這一口南巫話說得很不流利,而且發音又不準,聽得那幾個南巫人滿頭霧水,最後不由得罵道:「他***!你說的是什麼鬼東西,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懂,中原人真是笨蛋白痴!」

!! 這一刻,對面那群南巫人各個面帶殺氣,對著陳天斗卻是又笑又罵,並且暗地裡已經磨刀霍霍,準備對陳天斗動手了。

而陳天斗冷眼看著這幾個南巫人,對自己南巫話發音不標準在嘲笑,卻沒有絲毫驚慌。

只見陳天斗將右手舉向身後,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邪邪的微笑,說道:「既然你們聽不懂我說什麼,那不如我換個方式來和你們溝通吧。」

「他奶奶的!這個小子想要動手!我們南派的人給他點厲害看看!」

見陳天斗七星鬼劍已然在手,對面幾名南巫人頓時臉色一寒,殺氣湧現,手中各種獸骨骷髏,奇怪彎刀,許多異類法寶統統亮了出來。

可就在他們正要對陳天斗下手之時,陳天斗的身影卻突然間一閃,居然從從他們的面前消失了。

而下一刻,這群南巫人忽然感覺到一陣凜凜殺氣從背後傳來,不由得一臉驚慌,轉過頭去。

只見陳天斗身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他們的身後,漂浮於空中。

而在他身體周圍,卻是出現了一片片黑色的蓮花花瓣,仿若一隻在空中綻放的黑蓮。

當那最後一片花瓣在空中展開之後,一陣如狂風般的氣流卻猛烈吹拂而來,直將那幾名南巫人吹得向後退出數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