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當醫道世家傳承千年的醫術是擺設嗎?

這特麼就是關公面前耍大刀,活的不耐煩啊!

下意識地,他看向白小鳳,有些愧疚。

畢竟,白小鳳是他請來的。

猶豫了一下,楚老狠狠地一咬牙,張口就想勸架。

但,話沒出口呢。

白小鳳忽然冷笑了一聲,囂張道:“拿都快死透的楚老爭高下,本大爺很滿意,這樣才能顯得本大爺的天才本事,不然,本大爺還不屑和你這樣的垃圾比較。”

“哼哼,嘴舌之利!”華青月不屑一笑,身爲華家天才,比拼醫道,當今陰陽界,別說一個和他歲數差不多的人了,就算是那些四五十歲的醫道大家,他也有必勝把握!

“……”楚老臉色死灰,到嘴的話又咽了回去。

他好方哦。

老夫明明想勸架的,爲什麼一言不合就說老夫要死透了?

那些醫生不都是不告訴病人能活多久的嗎?

白大師怎麼不按規矩來啊?!

這時,白小鳳對楚老說:“楚老,帶我去你家祖墳一看。”

楚老回過神,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華青月,畢竟現在兩人已經鬥起來了。

他縱橫商場幾十年,這種情況,也知道不能偏幫任何一人,不然火就得燒到自己身上了。

這兩位大爺的火,老夫遭不住燒啊!

所幸,華青月只是冷哼了一聲,便轉身坐回了車裏。

楚老鬆了一口氣,擠出一絲笑容對白小鳳道:“白大師,請上車,實不相瞞,老夫祖墳就在濱海。”

“本大爺還不屑和一個娘炮坐一起。”白小鳳擺擺手,傲然道,“我坐我徒弟的車。”

“……”車裏的華青月嬌軀一顫。

mmp喲!

不戳老子傷疤,你特麼會早死嗎?

楚老也是一陣尷尬,只好點點頭,鑽進車裏。

這時,白小鳳卻忽然敲了敲車子,問楚老:“楚老,把你生辰八字給我。”

楚老愣了一下,旋即回過神,就將生辰八字告訴了白小鳳。

白小鳳知道楚老的生辰八字後,也沒有立刻上車,而是閉目調動起陰力,擡指掐算起來。

一旁的馬夏風看得一臉蒙圈。

奇怪,剛纔聽師父他們說,明明是給這個老頭子治病的。

看祖墳就算了,怎麼現在師父還開始給人算八字了?

而車裏的華青月不屑地看了一眼白小鳳,一聲嗤笑:“死到臨頭還裝神弄鬼。”

話音剛落。

閉目的白小鳳便睜開眼睛,神情變得嚴肅起來,對着華青月鄙夷道:“山醫匠同屬陰陽中路,你連這關係都拎不清,說自己是世家之人,連楚老生辰八字都不算,那你還懂個錘子?”

“你……”華青月俏臉一紅,怒視白小鳳,卻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因爲白小鳳說對了,醫道歸屬陰陽界中的原因,不在醫道醫人,而在醫道……醫鬼!

看一些病的時候,例如楚老的病,的確需要問及生辰八字!

緊跟着,白小鳳又嚴肅地看向楚老,冷冷道:“本大爺掐指一算,你家祖墳今天還要炸一次!”

第三章送上,前兩章不好意思求票,現在……厚顏無恥求票了! 楚老聽到這話,登時五官都扭曲了。

饒是他的閱歷,此時心跳也砰砰加速起來。

他毫不懷疑白小鳳這話的真實性。

畢竟,昨晚真的見過自家已經炸了的祖墳了。

“危言聳聽。”

坐在楚老旁邊的華青月,冷冷不屑道。

白小鳳看了他一眼,癟癟嘴:“一個連生辰八字都不算的垃圾,你跟本大爺說個錘子?”

說完,他轉身就帶着馬夏風朝奧迪車走去。

車內,華青月一臉呆愣地坐着,登時就凌亂了。

恥辱!

真的好恥辱啊!

堂堂世家天才,今天他是把出生以來沒受過的打擊全給受完了啊。

這個傢伙,到底哪來的自信?

緊跟着,華青月的漂亮臉蛋上浮現一抹殺意,心道:混蛋,不自量力挑戰我們華家,本少一定讓你死的清清楚楚,讓你知道,什麼叫醫道世家的實力!

等白小鳳和馬夏風坐上車後。

楚老的奔馳車就率先開了起來。

馬夏風開着車子跟在後邊,一路疾馳。

車上,白小鳳看着車窗外飛快倒退的風景,若有所思的樣子。

馬夏風時不時地瞥一眼白小鳳,露出疑惑之色。

他今天跟着白小鳳混,純粹就是沒臉去學校,且,聽白小鳳說有好事才激動地跑了過來。

但剛纔白小鳳和華青月的話,明顯事情已經變味了。

雖然全程懵比着,但他,好歹聽懂了一些。

“師父,你有把握贏那個人妖不?”馬夏風開口問道,“聽他說什麼世家,我有種不明覺厲的感覺呀。”

“切。”白小鳳傲然一笑,“管他什麼世家天才,在本大爺這個最強天師天才面前,就是一坨垃圾而已。”

“……”馬夏風。

又來了!

迎面又是一股裝比氣息撲來。

緊跟着,馬夏風又問:“那你說那個老爺爺的祖墳又得炸一次,是幾個意思啊?我讀書少,你可別騙我,以前只聽說過祖墳冒青煙,可沒聽說過祖墳爆炸啊。”

白小鳳翻了一個白眼,對馬夏風說道:“祖墳冒青煙,那是祖上運德降臨後輩之上,福及後輩,祖墳爆炸這事也有,但極其罕見,嗯……說難了你也聽不懂。”

“這麼說吧,想要祖墳爆炸,除非是那人祖先救過銀河系,陰宅不足以承受運德福氣。”

“啊?!”

馬夏風嬌軀一顫,握方向盤的雙手都差點握不住了。

皇后管月 漲知識,簡直漲知識啊!

也不知道我祖先拯救過銀河系沒,要是哪一天突然炸一次,還不得發了啊?

緊跟着,他又有些疑惑:“可不對啊,剛纔你說出來的時候,那老爺子的臉色分明難看的要死,而且你口氣也不像是在祝賀人家吧?”

“嘿嘿……不愧是本大爺的徒弟,果然和我一樣優秀。”

白小鳳對馬夏風豎了一個大拇指,然後神情嚴肅起來,擰着眉頭說道:“楚老這事很難辦的,別人祖墳炸了是要發了,他祖墳要是再炸了,那就是要命了,本來都是快死透的人了,他家的祖墳炸一個,就得減他一份生氣,祖墳炸完了,他也就涼了。”

頓了頓,白小鳳眯着眼睛,擡手揉了揉腦殼:“而且,一旦祖墳炸完了,楚老涼了,他的兒孫,也得涼,這是斷子絕孫的局面。”

這事他昨晚讓楚老去查看祖墳的時候,就已經有幾份猜測了。

得知楚老祖墳真的炸了後,他就徹底篤定了自己的猜測。

但這事也沒法告訴楚老,讓楚老知道了,估計不用等祖墳爆炸,就得先涼了。

馬夏風聽得後背一陣發涼,汗毛子都倒豎了起來。

要是別人跟他說這事,他非得一腳踹過去不可。

可說這話的是師父,他親眼見過師父抓鬼的場面,必須得信啊!

再說了,他也打不過白小鳳。

他有些同情的看着前邊疾馳的奔馳車,心道:這特麼還真刺激了,炸一個祖墳就涼一分,咋地?祖先幫着倒數,然後來一場斷子絕孫的旅行?

很快,車子就開出了濱海市。

郊區公路有些爛,一路顛顛簸簸的又開了大概一個小時,總算停了下來。

白小鳳下了車,看了看四周。

這地方偏僻的都快趕上他們山裏了。

索愛迷情:腹黑首席悠着點 四周都是荒山,剛纔進山的時候,愣是一戶人家都沒看到。

四周雜草叢生,有的都快齊腰深了,一片死靜,甚至連蟲鳴鳥叫的聲音都沒有。

荒蕪到了極點。

不過,從他的視角看去,卻能看到,天穹之上,一縷縷金色氣息帶着一股奇特威壓的感覺,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然後全都匯聚向了其中一座荒山山頂。

“聚福納運,這風水局倒是不錯,看來楚老的祖上出了一位福德身後之人吶,不然光靠這麼個風水局,還不至於讓楚老發展到如今的地步。”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

這些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金色氣息,正是運德福氣。

雖說他不瞭解楚老的身價地位,但是仔細一想就能明白。

楚老能隨手送出一千多萬的野生人蔘,且被宋山河這樣的豪門大人物奉爲上賓,定然是比宋山河更大富大貴的人。

不過,陰宅選址,可不僅僅是隻看風水局而已。

一般的風水局,確實很適合當陰宅,而且百無禁忌。

但有些特殊的風水局,就只有能者居之了,要是死人不夠能力躺這處風水局陰宅,反而會適得其反。

就好比“九五真龍局”,這種風水局,普通人福德不夠,躺進去了,非但無法福及後輩,還會害的自己斷子絕孫,滿門絕滅。

而楚老家祖墳的風水局,雖然普通,但祖上有位福德厚重的先祖,愣是靠着積蓄的福德,將這風水局的檔次不斷拔高,所以才造就了楚老現在的身價地位。

這時,楚老和華青月也下了車,那個開車的老者倒是沒有下來。

沒等楚老說話呢,白小鳳就指了指剛纔看到雲德福氣匯聚的荒山說:“楚老,你家祖墳,在這山上吧?”

楚老一驚:“白大師怎麼知道?”

“本大爺擡眼一看就知道了。”白小鳳傲然道,旋即挑釁地看向華青月。

華青月嗤笑了一聲:“雕蟲小技,不過是證明你是有真本事的天師而已,此等風水局,開個天眼,自然能分辨出楚爺爺祖墳所在。”

白小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然後轉身就朝荒山上走去。

馬夏風楚老和華青月緊跟而來。

可走了沒多遠。

突然,白小鳳眉頭一擰,神情一肅,一擡手,陰力涌動,呼的從腳下捲起一陣勁風,五指快速地掐動起來。

這一幕,讓身後的楚老三人同時一驚。

華青月嬌軀一顫,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擡右手,正要運轉陰力掐算呢。

白小鳳的聲音突兀響起。

“楚老,來不及了!”

什麼?!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裡漢 楚老和馬夏風同時一怔。

華青月則是駭然地看着前邊的白小鳳,這傢伙,怎麼掐算的如此之快?

砰嚨!

幾乎同時,荒山之上,轟然一聲巨響,宛若驚雷,震天動地。

所有人擡頭驚慌看向荒山山頂,就看到一大團煙塵沖天而起。

馬夏風猛地想到白小鳳剛纔車上說的話,登時心裏掀起巨浪。

一激動,他脫口驚呼道:“我的天,好大的開山炮!楚老,我師父說對了,你家祖墳真炸了啊,驚不驚喜?刺不刺激?” 楚老虎軀一震,怒視馬夏風。

驚喜你妹啊!

你們家祖墳炸了,是特麼驚喜嗎?

他真的好想講一句mmp呀!

忽然,楚老身軀一晃,踉蹌着往後退了一步,就感覺一股虛弱感突兀席捲全身,腦子都有些迷糊了。

我的女兒你惹不起 “楚爺爺!”

華青月急忙扶住了楚老,緊跟着看到楚老的面容,登時臉色大變,驚呼:“糟了!”

他剛纔被白小鳳懟過一次,所以在車上問清了楚老的生辰八字,並且卜算過,所以知道這時候發生什麼事了。

白小鳳回頭一看,楚老的紅潤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蒼白,嘴脣上已經沒有血色了,彷彿一下蒼老了十幾歲一樣。

一旁的馬夏風猛地一激靈,想到白小鳳剛纔說的,忙問道:“師父,已經開始了?”

“嗯。”白小鳳點點頭,對馬夏風說道:“立刻背上楚老跟本大爺上山!快!”

馬夏風眉頭一擰,驚愕道:“我這麼瘦弱,你讓我背老爺子?!”

“那你打算讓死娘炮背嗎?他比你更嬌柔,壓死了咋辦?”

白小鳳翻了個白眼,轉身就往山上走去。

“……”華青月。

他好氣哦。

爲什麼又要揭人家的傷疤?

但此時他知道楚老的情況,也沒時間和白小鳳爭辯。

華青月擡頭對馬夏風喝道:“還不過來背楚老?”

“呵!女人!”

馬夏風癟了癟嘴,忙背起楚老,可緊跟着他忽然看到前邊的白小鳳,登時就愣住了。

不能忍了啊!

師父這麼健壯,他怎麼不背?

“師父,你咋不背楚老?”馬夏風喊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