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之水光瀲灩 你給我下去!”

“憑什麼?你又不是我女人!”風逸牛脾氣上來了,飛到牀上和水慕靈爭起位子來。

兩人吵鬧,偶爾間碰到禁區也是常有的事。

水靈兒看着風逸這麼厚臉皮,臉色開始紅了,起來,正打算起身,不知是風逸踩到了自己的衣服還是,自己不注意。

只聽磁的一聲,她的衣服從肩膀開始被拉破到腰間。露出了裏面粉紅色的內衣。

而且,在這一扯下,它重心不穩,直接倒向了風逸。

“嘿嘿,這下你——”風逸笑着轉過身,迎接他的卻是水靈兒光潔的後背。

“碰!”一聲輕響,水靈兒滿臉羞澀的倒在了風逸身上。

風逸更是不堪,還沒搞清楚什麼事呢,嘴就吻上了水靈兒雪白的肌膚。

他只感覺自己嘴脣接觸道一片柔軟,讓人忍不住想啄一下。

“什麼情況!”風逸眼神一變,急忙翻身,雙手握着水靈兒肩膀一拖,整個人將水靈兒翻轉過來壓在身下。

此時水靈兒的雙肩的衣物都已經被扯散,那粉紅色的內衣配合着水靈兒嫵媚的眼神不斷衝擊這風逸的心神。

兩人幾乎緊貼在一起。

風逸握住水靈兒肩膀的雙手有一瞬間的顫抖。

水靈兒也,沒搞清楚什麼狀況,當她睜開眼睛時,已經看到風逸正壓在她身上,開始目光灼熱的盯着自己。

水靈兒想掙扎,但卻莫名的被風逸的眼光吸引住了。

兩人近在咫尺,就這樣沉默的對視着,幾乎可以感覺到對方的鼻息!

不多時,風逸臉上浮現出一抹紅色,對着水靈兒嚥了口唾沫道:“讓你別誘惑我,你不聽….那個,要不我真的把你貼身算了。”

“我哪有誘惑你了…”水靈兒臉色暈紅,聲音發的極小。

風逸鼻息開始加重,額頭慢慢的靠近水靈兒,水靈兒雙手掙扎了一下,眼看風逸就要來到自己面前。

“我該怎麼辦?”

(未完待續)

【新的故事即將開始,親們還在等什麼?趕緊加入大潮纔是正事。玉郎可是準備了好多故事等着大家的光臨哦。另外,再次求收藏,求給玉郎點動力。】 水靈兒內心在劇烈的反抗着但自己的身子卻是痠軟無力,提不起一點玄氣。

心裏竟然隱隱有種期待感。

風逸慢慢的靠近水靈兒,兩人嘴脣將要接近的那一剎那,風逸神情猛然一怔,耳邊再次迴響起水靈兒剛纔的話:“若是兩人不相愛,心甘情願的爲對方付出,我福地女子便會身隕。”

自己愛水靈兒麼?顯然不愛…

風逸腦子裏一陣冷意襲來,全身的**都熄滅了下去,他彷彿看到了水靈兒以後悽然而死的模樣。

“我去洗把臉…”風逸迅速的從水靈兒身上站起,跑出了房間。

水靈兒一陣呆愣,隨後竟是笑了起來:“真是個傻子啊。”

“有賊心沒賊膽…”水靈兒掩嘴笑着,兩行清淚卻是從雙頰流出,沾溼了她的香肩。

這一刻她好有想撕下自己這張臉皮,將真正的容貌呈現給風逸的衝動。

待風逸歸來,水靈兒已經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牀上弄亂的被子被她疊得整整齊齊,不留一點皺褶。

“你就決定在這桌上扒一夜?”風逸搖搖頭,輕輕的將她抱到牀上蓋好被子。

“唉,看來我倒成了柳下惠了。”風逸調侃了自己一句,便蹲在牀腳閉目養神了起來。

可他卻沒能看見被他抱在牀上的水靈兒此時正睜着大大的眼睛,在凝視着風逸。

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水靈兒突然輕笑了一聲:“原來…不是每個男人都叫風逸啊!”

“我會讓你愛上我的!”

水靈兒自信一笑,轉身入眠。

三日後,荒火酒樓。

“客官,您的飯菜!”一名小二很是恭敬的將一盤飯菜端到風逸和水靈兒面前。

此時水靈兒身着男裝,看起來像個俊俏公子。那小二看了一眼水靈兒,直接愣住了,飯菜端在他手裏,沒有動靜。

“咳——咳”風逸咳嗽了兩聲,這店小二,纔回過神來,一臉的歉意,將飯菜擺好還不戀戀不忘的看了一眼水靈兒。

估計他明天就要去看看大夫,查查自己的性向問題。

“哈哈哈哈”水靈兒心裏自然無比得意,對着風逸得意一笑。

“看見了吧,姑奶奶我裝成男的照樣迷倒男人。”

風逸擡頭看了她一眼催促道


“快吃飯,等會去了離家,可要注意點禮數。”

“對了,我倒是一直想問你一個問題。”水靈兒夾着菜道:“你家不是在滄月城麼?幹嘛不一直回家,偏要來着荒火城?”

看着水靈兒一副很想知道的樣子,風逸點頭笑道:“離家必須去,我要和離叔叔商量幾件事…”


“什麼事?”

侯府商女 問那麼多幹嘛?”風逸給了她一個白眼,開始吃飯。

“說說嘛,水靈兒開始撒嬌了起來,那嫵媚的模樣配合着男身,倒是惹得旁邊人一陣側目。

“快看,那邊有個小白臉在撒嬌。”

“哇,好俊的小白臉,你看到他身旁那位了麼?看起來怎麼有點眼熟的感覺?”

“對啊,好白菜被豬拱了。”

“啊?楊兄,難道你也有龍陽之好”

“額,不是我是說那兩個男人光天化日互相調戲簡直有辱斯文。”

衆人正在竊竊私語着。

風逸老臉一紅,對着水靈兒冷聲道:“你給我正經點,你現在是個男的,不要老是人家人家的好不?還有,手放下。”

“你不告訴我,我就不放!”水靈兒雙眼開始匯聚水霧,看樣子又和風逸杆上了。

要是真吧這丫頭弄哭,恐怕旁邊的唾沫直接能將自己淹死。

風逸連忙道:“好好好!我說還不成麼?”

“這還差不多。”水靈兒放下拉着風逸袖口的小手,開始快樂的吃菜了起來。

“那個…呵呵。”風逸臉上有些紅,這話當着別人面還真有些難說。

“呵什麼啊,你倒是快說啊。”水靈兒好奇的催促道。

風逸臉上開始浮現出一絲幸福之色。

“嘿嘿,我打算像離叔叔提親。”

“提親!誰啊?”

“你知道的,除了離雪煙,還能有誰。”

“我吃飽了…”

水靈兒身子一震,看着滿桌的飯菜頓時覺得沒了胃口。

風逸渾不在意,此時他還處在羞澀當中,兩世爲人,求親這事他還真沒幹過,而且是先上車後補票的情況。

“你不吃,那我全吃了。”風逸一點都不客氣,開始風捲殘雲的掃蕩了起來。

水靈兒雙手叉腰,氣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是豬啊!”

“你——”水靈兒還欲開口,風逸突然做了個噓的手勢。

只聽旁邊的一桌人在講道:

“哎,你們聽說了嘛?天家要逼宮了!”

“呸呸呸,什麼逼宮,說得這麼難聽,小心天少爺將你剁了去喂狗!”

“我今早親眼看到的天家一大羣高手上了城主府。城主府更是嚴陣以待,天家進門之後直接連大門都關了。”

“離城主一向寬厚待人,沒想到….唉,一山畢竟容不了二虎啊。”

“你們說誰能贏?”

“我猜是天家。天家今天帶上天行雲少爺,可是去了三個天玄巔峯高手,而且據說家裏還有一位神祕人物,可能是玄君的無上強者!”


“照這樣說來城主府危矣,我等雖然地玄巔峯,卻是幫不上什麼忙…唉看來以後天家當政沒好日子過了。”

“來兄弟,幹了這最後一杯。”

聽了幾人的對話,風逸神情越來越凝重。


“雪柔——”風逸腦中浮現出離雪柔送別自己似的俏臉,那麼的熟悉,卻又遙遠。

“走!”風逸扔下一枚靈丹,拉着水靈兒直接往城主府狂奔!

(未完待續)

【ps:新捲開張求支持啊,聯賽新書求支持啊,土豪…我們做朋友吧,額,這句話似乎已經被說濫了,但玉郎呢,還是想說一句,求支持,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鮮花簽到,收藏,凹凸,這些都不要錢的。看着玉郎辛苦寫書的奉上,各位大神看官,幫幫忙咯,如果有人捧場的話,玉郎的小宇宙可是會爆發的啊。】 城主府高大十餘丈,顯得很是巍峨霸氣。

風逸走到牆角卻是停了下來。

”給你兩個選擇,一是進我的乾坤袋,二是直接離開我。“風逸臉色鄭重,不像玩笑。

“不!”水靈兒倔強道。

“如果你是怕連累我,那麼沒這個必要,因爲我玲瓏福地和魔道五宗有着深仇大恨。”

“如果是嫌我礙眼,那我立刻就走,保證以後都不在來煩你。”

風逸靜靜地看着水靈兒,此時的水靈兒雙腮微鼓,面若胭脂,又身着一番男裝,看起來別有一番韻味。

不過她此時已經氣憤不已,風逸看她,她就跟着風逸對望。

“哈哈。”風逸突然一笑,敲了敲她的前額道:“走啦!笨女人!”風逸閃身而去。

“喂,誰笨了,臭風逸,你說清楚!”水靈兒眉毛一挑翻過了城主府的高牆。

此時的城主府外院一片寧靜,靜的奇怪。連一個人影都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