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光縮了一下,“我只記起一些兒時的片段,大哥,我在運城見到了唐俊。”

“唐俊……”連君宸愣了,有些失魂落魄的說道,“小時候,我和你訂婚的時候,他也在旁邊見證。”

“大哥,這些事都過去了,你要是再不睡覺。明天怕是不能早起開車送我去火葬場了,我是真的有急事需要辦。”我聽他提起小時候的事情,不知道爲何竟然有一種心灰意冷的感覺。

當初的種種好似已經迴歸到了我的身邊,可我依舊沒有回憶起那些往事。

此時此刻,都覺得自己是個局外人。

連君宸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我現在有些壓抑,睡不着。藥箱裏有安神的藥,你幫我找找。”

我在藥箱裏找了安神的藥,倒了杯水,讓把藥吃下去。那種藥其實還挺強力的,能夠在半小時之內,強行將人的情緒鎮定下來。

效果有點像是鎮定劑。

連君宸吃過藥以後,好像意識只處於半清醒狀態,他曾經淡漠的眼睛裏,那種堅毅的眼神變得脆弱。“小七,在這間房間裏陪陪我,好嗎?”

шшш⊕ttkan⊕¢O

如此不堪一擊的他,我還從未見過。

“恩。”我應了他一聲。

其實我也很怕一個人獨處,在運城的那幾天,要不是唐俊一直陪着我,我早都崩潰了。現在輪到了連君宸,他緩緩的閉上眼睛,手卻緊緊的握着我的手腕。

我不安的把手腕,從他手中抽離,“大哥,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走的。”

我順手給司馬倩發了個短信,讓她明兒休息一天,別來接我了。

於是,就趴在連君宸的牀邊睡覺,我既然答應他不會離開這間房間,那就一定要做到。在這間房間裏睡覺,居然也有幾分踏實。

我做了一個夢,夢裏好像是出現了從前的記憶。

有兩家人熱絡的坐在客廳裏,一個小女孩坐在木馬上,傻愣愣的玩的木馬。小男孩靦腆的在沙發上坐着,目光卻是看着那個小女孩。

那兩家人之中的大人裏,我就只能看到唐俊的臉。

那時候的他,和現在一模一樣,容貌上沒有絲毫的改變。

就聽一個大人說:“不如就訂了娃娃親好了,兩家人關係這麼熟了。就讓小七以後給我們君宸當新娘子,你看兩個小朋友玩的多好啊。”

唐俊說道:“我小妹還這麼小,不急着定親吧?萬一以後要是有其他喜歡的人了,那這麼婚事怎麼辦?”

於是,就有一個大人走到玩木馬的小丫頭身邊,拉起她的手,走到那個小男孩面前,“小七,你喜歡這個哥哥嗎?”

“喜歡……”小丫頭片子看了連君宸一眼,卻不住的回頭看。

她身後似乎站了一個身子半透明的男子,有些求救的看着唐俊。

唐俊也皺了眉頭,卻不知道要怎麼插話。

那個坐在沙發上的小男孩,臉紅了,他拉住小丫頭片子的手,鄭重其事的說道:“我會照顧她一生一世,絕不反悔。”

哈哈……

周圍是大人們的鬨笑,相繼都說,“那幾天就由長輩作證,定下這門親事吧?”

清早上醒過來,才發現肩頭蓋了一件衣服,連君宸已經站在落地窗前抽菸。外頭的雨停了,見天兒的好天氣。

昨晚上做的夢很清晰,我想這應該就是我的記憶。

在連家才呆了這麼一會兒,居然能想起這麼多事,我發現也許冥冥之中。我只有呆在連家,這個和唐家成爲世交的家裏,才能把過去弄丟的時光一點點的撿起來。

“醒了?”他背對着我,卻知道我醒來了。

我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就說道:“恩,我醒了,我回房間換衣服。一會兒麻煩大哥,送我了。”

“唐穎小。”他突然鄭重其事的叫我。

我身子微微一滯,就聽他又說:“從今天開始,當年長輩見證我們的婚約,無效。你是我連家承認的二夫人,死後也要葬在連家的祖墳。”

“謝謝!大哥!”我突然聽到連君宸這麼說,心頭有一種說不出的激動。

好像自己被凌翊的家人,承認了一樣的感覺。

換好了衣服,連君宸開車把我送去的火葬場,他把車開到停車場。

我自己一個人進去的,我在門衛的地方,又見到了當日幫忙給彤彤父母找了個存放骨灰盒位置的老大爺。

老大爺正抱着收音機聽戲,見着我來了,一眼就認出我來了:“從運城回來了啊?來祭拜的吧?小翟沒跟你一起來?” “他……他還要幫高先生做點事,我……我月份大了,想回江城養胎。”我摸了摸肚子,小腹十分冰涼。

寶寶和凌翊剛剛離去的時候一樣,胎心十分的微弱。

我知道,他是在排斥自己用父親的生命,換來的自己的性命和自由。

我去火葬場祭拜彤彤的父母一部分,是因爲答應過彤彤,要時常帶她來幾百。另一部分是出於私心心的,我寶寶遭受了失去父親的打擊以後,把自己封閉起來了,就跟自閉症的兒童似的。

連我這個做母親的,都拿他沒有辦法。

只能說,看看能不能借用小美女的力量,把他喚醒。

門衛的老大爺笑了笑,“那我帶你去寄存的地方,之前寄存了之後沒通知你,你還不知道位置。今兒週末,人會很多。”

我跟着老大爺一起去了火葬場專門存放骨灰盒的地方,哪裏香火旺盛,東一頭西一頭的閃耀着紅色的火光。

我把口袋裏所有的現金掏出來,全都用來買蠟燭香火。

還有白色的,紙做的蓮花,我也買了好多。

老大爺把我領到彤彤父母的骨灰盒前,上面卻沒有貼任何名字,我過去上了一炷香。才摸了一下胸前的槐木牌,低聲問道:“彤彤,你爸爸媽媽叫什麼,你還記得嗎?”

我是想在她父母的骨灰盒的外面,貼上名字。

這樣也能告慰一下,死去的靈魂,讓靈魂得到安息。

槐木牌裏面的彤彤現在一點反應都沒有,看來是長久以來都沒有人和她說哈,徹底陷入了沉睡。之前去了運城,所以一直沒有兌現自己的承諾,說帶彤彤來這裏看自己的父母。

我更沒有寄希望說,一次兩次帶她拜祭自己的父母,她就能醒來。

我蹲在骨灰前把剛買的紙錢和紙蓮花,全都燒了,才拍了拍手中的紙屑站起來。槐木牌在胸口震動了兩下,好像是彤彤醒過來了。

摸了摸槐木牌,我低聲問道:“彤彤,你是不是醒過來了。”

“姐姐,我……”

槐木牌裏傳出了一個稚嫩的聲音,好像是要跟我開口說話。但是表達的又很艱難,只開口說了是三個字,就變得安靜起來。

我站着等了一會兒,發現槐木拍還是十分安靜。

身後傳來了連君宸的聲音,“事情辦完了?”

“辦完了,我們回去吧。”我轉頭跟着連君宸一起往回走。

連君宸問我:“你祭拜的是誰?怎麼都沒寫名字。”

“是彤彤的父母,她……她是槐木牌裏的小鬼,有個陰陽先生說只要經常帶她來祭拜父母。她就有可能甦醒過來……”我沒有隱瞞連君宸來火葬場的目的,直說了我的來意。

他卻停住了腳步,說道:“如果多多祭拜,小鬼就能醒來,那不會就帶回家供奉。省的隔一段時間就跑一趟,效果說不定還不好。”

聽連君宸這麼一說,我倒是覺得有幾分道理。

之前沒有把骨灰盒帶回去,全然是因爲,我怕放在連家不方便。

現在聽連君宸這麼建議了,倒覺得沒什麼了。

我低聲說道:“那好,我去說一聲,看看能不能把兩個骨灰盒領回家。希望早晚祭拜燒紙,能讓彤彤早點醒來吧。”

我們走到了火葬場的門衛,和那個看門的老大爺一說。

他便立刻打電話,讓人幫忙去辦手續,等了大概半個多小時。手續方面齊全了,就能將骨灰盒領走。

回到了連家別墅,兩個骨灰盒被供奉在書房。

供奉用的桌上除了有香爐,還有一應的供品,顯得十分尊敬了隆重。

李二紅擺完這些供品,我又在香爐裏上了三炷香,對槐木牌裏的彤彤說道:“從今晚後,我每天都會帶着你過來一起祭拜你的父母,希望你能早點醒過來。”

“我……我也想醒來,看看爸爸,媽媽……還有姐姐……還有小弟弟……”她說的很艱難,好像用盡了全部的氣力。

說了這一句話,槐木牌裏就沒聲了。

可是能感覺到,在槐木牌裏的彤彤,好像周身包裹了一層繭一樣。

變成了一團白色的橢圓形的東西,那東西好像不是她身體得一部分,一絲一縷的好似絲線一樣。

這種情況我真的是孤陋寡聞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

要是張靈川在的話,估計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我拿着手機猶豫了一下,想給張靈川打電話,專家給我鑑定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誰知道李二紅神經兮兮的拉着我的衣服,把我拽到牆角,“二夫人,我……我有個事想跟你說……”

“你說。”我看她神經兮兮的,就讓她直說。

誰知道李二紅就跟做了賊一樣,從圍裙口袋裏掏出了一枚鑽石戒指,大概有三四克拉吧。好大一顆鑽戒,晃得我眼暈。

我問她:“你傍大款了?”

李二紅長得其實挺好看的,就是每天都穿的很樸素,做的又是粗活。

她自己都沒把自己當成一美女,更別說其他人了。

“我沒,我……我就想留在連家踏踏實實的工作。但是……但是……”她說着嘴脣就顫抖了,壓低了聲音說道:“但是連先生剛纔跟我求婚,讓我明天跟他去註冊結婚。”

噗!

我愣了一愣,連君宸喜歡上李二紅了?

這什麼節奏啊?

我可什麼都沒看出來。

我拿過鑽戒,對着天光照了一下,“你喜歡連先生嗎?”

“談不上喜歡吧,我就是喜歡連家,想在連家幹一輩子。 醫品王妃腹黑寵 連先生跟我求婚的時候,還告訴我說,他喜歡的是你。說我如果能接受,他心裏有別人,就讓我當連夫人。”小紅的手明顯在顫抖,臉上充滿了不安。

我眉頭一皺,握緊了鑽戒,拉住李二紅的手,“走,找他理論去,哪有這樣侮辱人的。”

“我不去,我……我答應連先生了。我答應嫁給他了……”李二紅的臉醉紅了。

我愣了一愣,“你答應了?”

對啊!

她要是不答應,怎麼會手裏拿着鑽戒呢?

李二紅貪圖連君宸的錢了? 這麼可能呢?

李二紅以前給我的印象不是這樣的人啊!我們大家都很信任她,她要貪錢的話,機會很多,不會等到現在。

在我們看來,李二紅就和我們的親人差不多。

李二紅扭捏了一會兒,才說道:“連先生說,說……他已經把我當做親人了,如果我沒有喜歡的人。他絕對不允許我離開他身邊,他想跟我一輩子相依爲命!我……我說實話,我也離不開你們。我就答應他了……”

連君宸居然用了相依爲命這四個字!

他知不知道,自己娶了傭人爲妻。

這可是要轟動江城的,到時候多少女傭回懷着一樣的夢,想着爬上高門大戶大老闆的牀。這以後上流社會,得亂成啥樣啊。

可我突然明白了連君宸這個決定,連家是不可能沒有連夫人的存在的。他跟李二紅說他喜歡我,卻在我面前主動結束我們之間的婚約。

他這樣做,是爲了凌翊嗎?

都市鬼手醫王 也許……

凌翊的死,對他的打擊很大。

大概只有讓自己再娶一個人,才能徹底絕了他的念頭。

在連君宸的身邊,也許唯一的親人,只剩下了我和小紅。

他不娶小紅,又能娶誰呢?

我把鑽戒還給她了,“如果你想清楚了嫁給他,那就嫁吧,明天幾點。我和你們一起去……”

“早上八點,開門了就去領證。”李二紅居然一臉的害羞,不敢擡頭看我,“二夫人,你……你是不是也覺得,我和連先生不合適啊?”

李二紅估計是怕我對着樁婚事反對,或者有什麼其他想法。

手指頭緊張的在圍裙上,不停的揉着。

“我……我也覺得你應該嫁給連君宸,反正你一直照顧着,他現在也離不開你。”我是絕對沒有資格反對連君宸和李二紅在一起,他們倆在一起也許沒有愛情。

可事情都到了這一步,難道我要讓人家連君宸一直打光棍下去麼?

我對李二紅笑了一下,說道:“反正,只要你高興就好。自己願意做什麼就做什麼,不要管別人說什麼。”

翌日,連君宸和李二紅領證。

劉大能開車,我坐在副駕駛座上陪襯。

“老爺子對宋晴的禁閉還沒完嗎?”我看劉大能心不在焉的開車,低聲的問劉大能。

因爲我當時保護性的,將宋晴弄回了南城。

卻又把劉大能弄成了異地戀,我心裏挺過意不去的。

劉大能嘴角一揚,瞧着心情挺不錯的,“哪兒能啊?學還是要上的,抄了半個月祖訓,爺爺就把她放回江城了。以前……以前倒是在連家住,不多昨天聽見你回來了,就搬出去了。”

我心頭微微一顫,看來宋晴還是生我的氣啊。

之前老爺子被我喊到江城來,看到宋晴養鬼,差點沒把宋晴打死。這小妞估計得因爲這件事,恨我一輩子了。

我沉默着沒說話了,目光呆滯的看着車窗外。

“對了,凌翊大哥呢?怎麼沒在你身邊……又去鬼域了嗎?”劉大能大大咧咧的,隨便問一句話,都問到了我們心上的痛處。

我講不清楚心裏的感受,低聲應了一聲:“恩。”

“你月份大了,應該讓他陪在你身邊,這樣寶寶出生了,纔會跟爸爸親的。”劉大能不知道事情的情況,字字句句能把我的心扎的千穿百孔。

我捂住了脣,有些想吐。

乾嘔了幾下,就下車到馬路牙子上,對着垃圾桶吐。

早飯都被我吐乾淨了,劉大能急忙下車,拿了紙巾和礦泉水來幫我,“蘇芒,其實……其實宋晴遭際不生你的氣了。她想過來照顧你……”

“劉大能,我……我問你一個問題。”我把肚子裏的存貨都吐了,才用紙巾擦了一下嘴角,晃晃悠悠的看着他,“你願意放棄連家的工作嗎?我看的出來,宋晴的媽媽,不喜歡你當保鏢。”

喝了礦泉水,我才覺得好了許多。

劉大能都呆了,“可是連先生對我有恩。”

“可我和凌翊也都對你有恩,你不是很想娶宋晴嗎?來公司幫我,好不好?”我一字一頓的問他。

我這種堂而皇之的挖牆腳的行爲,被連君宸看在眼裏,他開門出來,“弟妹,你是要挖我的牆角啊?”

“恩。”我不可置否。

連君宸摸了摸我的頭,“丫頭長大了,知道要培養自己的心腹了。大能,你不是一直想成功嗎?以後就跟着蘇芒好了,這樣宋晴嫁人的時候也會風光些。”

劉大能再是忠心耿耿,也架不住我們兩個人這樣勸他,只好答應了。

挖完了連君宸的牆角,我又回到車上。

你和我的離婚盛宴 這一下劉大能開的很慢,車子緩緩的在民政局門口停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