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選擇,兩個都不想放。”

“關鍵你們沒選擇。”

“有選擇,我向楊局彙報過,楊局也認爲讓韓坑呆在陵海太可惜。增加編制是不可能的,但可以對我們支隊的人員進行下調整,比如把姜柏丞平調到崇港分局或開發區分局。”

“姜柏丞是大隊長,韓坑只是副中隊長,就算讓人給他挪窩,也沒這麼挪的。”

“職務不重要,反正姜柏丞本來就是個光桿司令。只要有個人專門負責毒品案件偵辦,到底是大隊長還是副中隊長,沒什麼區別。”

能出成績的民警不多!

肖雲波話音剛落,惲政委就急切地說:“現在只剩下兩個問題,一是陵海分局願不願放人,二是韓昕願不願意正式調到支隊。”

程文明不假思索:“這用得着想嗎,陵海分局肯定不會放人,韓坑也肯定不願意正式調到你們支隊!”

“程支,你能不能幫我們做做韓昕的工作。至於張文遠那邊,我們去想辦法。”

“基層的工資待遇比市局高,陵海人對市區又沒歸屬感,人家在陵海呆好好的,怎麼可能會願意來你們支隊,這個思想工作根本不用做。”

換作別的省份,能從基層調到機關,真是求之不得。

如果搞遴選,不知道會有多少基層民警報名。

可這是以內鬥著稱的江南省,是連各區縣方言都不一樣的濱江市,市局的崗位對大多基層民警而言,真沒什麼吸引力。

肖雲波沉默了片刻,擡頭道:“如果提中隊長呢?”

“中隊長一樣是個光桿司令,再說他跟別的民警不一樣,像他這樣的人根本不在乎能不能升職。”

程文明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緊盯着他們很認真很嚴肅問:“知道我爲什麼強烈建議陵海分局讓他參加新警培訓嗎?”

“爲什麼。”

“是爲了讓他真正完成角色轉換,讓他真正融入我們濱江公安系統,或者說讓他真正地迴歸社會,做一個正常人。”

“他幹得挺好,他哪裡不正常了!”

“有些事從表面上是看不出來的。從戰場到職場,不只是一句口號,用在他身上最貼切。要不是我們濱江亟需專業緝毒民警,我甚至會強烈建議把他調離禁毒部門。”

肖雲波低聲問:“他有心理問題?”

“也算不上有心理問題,主要是他的神經緊繃了那麼多年,該讓他好好休息下了。”

“既然辦理正式調動不合適,那就讓他留在陵海吧。”

正說着,陵海分局副局長諶文軍、禁毒大隊指導員藍豆豆等人到了。看看時間,韓坑乘坐的飛機再過半個小時就落地。

肖雲波正打算親自去迎接,竟被程文明給拉住了。

想到小夥子的女朋友來了,肖雲飛從善如流,乾脆沒有去。

……

韓昕昨晚在老部隊喝了好多酒,喝着喝着哭了。

戰友們全哭了,抱頭痛哭。

“陳老闆”那麼兇悍的一個人,聽到老曲起頭開始唱“送戰友”,眼睛也溼潤了。趕緊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藉口有事先走了。

張大姐哭得最厲害,昨晚哭的像淚人,今天送到機場又哭。

跟他們一起工作生活了整整七年,偵查隊真是家,偵查隊的領導和戰友真是家人!

韓昕哭着哭着,突然發現之前並沒有真正的退役,直到現在才真正地離開了部隊。

感覺自己像個長大成人開始離家闖蕩的大孩子,今後要開啓全新的生活,跟被那兩個神秘領導帶走的徒弟一樣,要面對全新的人生。

飛機緩緩降落在濱江機場的跑道上,他終於緩過神,正準備低頭看着舷窗外的景色,手機突然響了。

“韓隊,我李政,我到機場了,飛機有沒有落地?”

“剛落地,正在滑行。”

“行,不着急,我在出口等你。”

“好的,謝謝了。”

支隊領導還是很好的,專門安排李政來接機。

韓昕放下手機,不由想起女朋友,覺得還是堅持不打電話,到時候給她個驚喜比較好。

隨着人流走出機艙,在行李盤邊等了五六分鐘,提上老部隊戰友們幫着買的三大包土特產,走到出口一看,姜悅竟和美女師傅一起站在那兒等他,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臉上洋溢着動人的嬌羞。

“師傅,小悅,你們怎麼來了?”

“給你個驚喜啊,這個我幫你拎,你們先來個擁抱吧。”

姜悅俏臉一紅,蓮腳輕跺着嗔道:“豆豆姐……”

“抱就抱,說實話我本來就想抱。”

韓昕一陣悸動,鬆開手裡的行李,輕輕攬住她的小腰,將她緊擁在懷裡。

姜悅被抱的心蕩神搖,羞得面紅耳赤,一邊忙不迭想掙脫,一邊說:“你喝酒了,一身酒氣!”

“嗯,昨晚喝了點。”

韓昕撫摸着她留了幾個月的長髮,聞着她那既熟悉又誘人的淡淡髮香,欣喜地說:“留長頭髮了,真好看,剛纔差點沒認出來。”

“別鬧了,這麼多人呢。”

“哦。”

李政俯身提起兩大袋行李,微笑着擡起頭:“韓隊,我去開車,你們就不用去停車場了,你們在門口等。”

藍豆豆嘻笑道:“小韓,小悅,我先把行李送車上去,你們再說會兒悄悄話。”

“好的,謝謝師傅。”

“這有什麼好謝的,你們別走遠,就在這兒等。”

目送走師傅和李政,韓昕再次摟着女友:“老婆,你怎麼知道我今天回來的?”

“我前天就知道了,豆豆姐告訴我的。”姜悅不想被人家笑話,趕緊推開他的手。

韓昕沒辦法,只能牽着手問:“家裡一切都好吧?”

“都挺好的,除了小韓露。”

“小韓露怎麼了?”

姜悅輕輕摩挲着他的手,看着他被曬黑的臉龐,苦笑道:“作業太多,學習壓力太大,現在一天只能睡六七個小時,這半年整整瘦了二十幾斤,我看着都心疼。”

“我小媽也真的,怎麼把她逼成這樣啊!”

“也不能怪小媽,現在競爭多激烈,不學真不行。”

“不說她了,上車。”

二人一上車,藍豆豆就問包裡是不是土特產。

韓昕微笑着確認,保證個個都有份兒,藍豆豆樂得心花怒放,竟迫不及待地翻出一包鮮花餅,在車裡就拆開品嚐起來。

姜悅吃了幾口,雖然感覺味道很一般,但依然暗暗決定要給自己師傅留幾袋,不能他的師傅有,自己的師傅沒有,不然師傅會很不高興。

說說笑笑,一會兒就到了警官培訓中心。

徐浩然等候已久,趕緊帶着衆人去會議室隔壁的幾個房間換警服。

韓昕見女友幫着把警服帶來了,而且連她自己都帶了警服,只能服從命令聽指揮。

衆人全換上警服,走進會議室,剛按照桌上的席卡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肖支、惲政委陪同兩位局領導和程支進來了,衆人連忙鼓掌,可惜參加會議的人太少,掌聲有點稀稀拉拉。

惲政委沒急着邀請領導去主席臺就座,而是先介紹起韓昕、藍豆豆和徐浩然、李政、侯文等民警。

被介紹到的連忙起身敬禮,局領導一一舉手回禮,然後握手。

等領導們在主席臺坐下來,惲政委主持起會議,韓昕和姜悅才知道正在舉行的是表彰儀式。

“第一個議程,請局黨委委員、政治部劉主任,宣佈濱江市公安局關於給韓昕、徐浩然、侯文、李政等同志記功的命令,大家鼓掌歡迎。”

劉主任在一陣稀稀拉拉的掌聲中站起身,抑揚頓挫地宣讀起命令。

這個命令主要是表彰在3.13案和4.15案偵辦過程中的有功人員,從命令的內容上看,陵海分局有不少民警也立了功,可能已經表彰過了。

韓昕正尋思分局的哪些人能立功受獎,劉主任終於唸到了重點。

“爲表彰先進,鼓舞士氣,根據《市局機關2019年度目標管理考覈辦法》(濱公通字〔2019〕15號)有關規定,特命令給韓昕、李政、徐浩然、侯文等同志記個人三等功一次,頒發獎章、證書和獎金……”

在惲政委的要求下,被點到名的衆人起身上臺領獎章和證書,臺下沒幾個觀衆,整個過程也沒拍照,沒有跟領導合影。

雖然表彰儀式有點寒酸,姜悅依然很激動很高興甚至很驕傲。

韓昕感謝完領導,回到座位上。

剛把獎章和證書交給她,剛不動聲色來了句“老婆,軍功章裡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惲政委手扶麥克風,再次對立功受獎的同志表示祝賀,然後邀請楊局宣讀公安部的命令!

姜悅忍不住側身問:“還有?”

韓昕笑道:“當然有,我出去那麼長時間,不能沒點收穫。”

藍豆豆也參與偵辦了局領導正在說的那起大案,正等着領導念自己的名字,趕緊用胳膊肘捅了捅“孽徒”。

韓昕反應過來,不敢再竊竊私語。

“你局在工作中發現犯罪嫌疑人梅某,涉嫌往國內大肆販賣毒品冰毒及冰毒片劑的線索後,主動出擊,迅速開展線索摸排,聯合南、浙兩省公安機關,合成研判、追蹤調查,成功發現一個從中緬邊境輸入,經南雲省轉運販賣毒品的犯罪團伙。”

“鑑於案情重大,公安部於2019年5月,將該案列爲‘2019 -339’部級目標案件督辦!”

“工作中,你局禁毒支隊案件偵查大隊民警韓昕同志、陵海分局禁毒大隊民警藍豆豆同志,始終兢兢業業、無私奉獻,努力克服重重艱難險阻,以高昂的鬥志和滿腔的熱情積極投身案偵工作。”

“該案共抓獲犯罪嫌疑人十八名,繳獲毒品冰毒四十二公斤、冰毒片劑六十九公斤,手槍四支、子彈八十九發。”

“該案的成功偵破,爲嚴厲打擊毒品犯罪活動,維護社會穩定作出了突出貢獻。爲表彰先進,激勵鬥志,特命令:給韓昕同志記個人二等功一次,給藍豆豆同志記個人三等功一次,頒發獎章、證書,分別獎勵人民幣一萬元、五千元……”

這是公安部長簽發的命令!

全濱江公安系統能像這樣被公安部記功的民警屈指可數!

韓昕早就知道了,沒什麼感覺。

姜悅驚呆了,直到韓昕和藍豆豆上臺都沒緩過神。

徐浩然和李政等人對韓坑立功受獎並不意外,畢竟他是專業的,可對藍豆豆能榮立個人三等功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她究竟在這個案子的偵辦過程中發揮過什麼作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