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ωw¸тт kán¸¢O

“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哼!”蘇月英本身就是一名醫生,自然知道手腳脫臼後,不能隨意亂動。 楊非凡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出言反駁,因爲,他知道蘇月英是一個口硬心軟、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

經歷了這一次磨難,楊非凡赫然發覺,蘇月英對他的態度已經發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轉變。

早些時候,蘇月英一看見楊非凡,就恨不得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楊非凡給蘇月英的印象極其不好,蘇月英總是會誤會他,認爲他是一個虐待兒童、蔑視老人、欺負女人的臭無賴。

自從蘇月英恍然大悟,知道了楊非凡爲了化解她所中的毒蜈蚣之毒,居然將生死置之度外後,她感動了。

當楊非凡奮不顧身,誓要將她從懸崖的邊緣救上來的時候,蘇月英動情了。

一起摔向深谷的時候,楊非凡爲了保護她;爲了避免她的身體受到傷害,毫不猶豫地將她扯到了懷裏,蘇月英醉了。

在那一刻,蘇月英忽然間發覺,楊非凡是全天下最好、最好的男人!

能夠和這麼好的男人一起摔向深谷,就算是死也值得!

然而,令蘇月英意想不到的是,她和楊非凡都沒有死!

“臭無賴,你快些想想辦法吧,我們總不能老是躺在這裏啊!”雖然,躺在楊非凡的懷裏很舒服,蘇月英也很想繼續躺下去,但是,蘇月英明白,假如,再不想辦法離開這裏,那麼,沒過幾天,她和楊非凡必定會死在這裏。

“能夠躺在哥的懷裏,不是很好麼?”楊非凡調侃地笑道。

“我去!本小姐寧願躺在棺材裏,都不願躺在你這個臭無賴的懷裏。”蘇月英從褲袋中掏出手機,得意地笑道:“有困難找警察,哈!”

“不用找了,在這個人跡罕至的深谷,不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而且,手機就連一點信號都沒有,呵!”楊非凡不得不佩服蘇月英臨危不亂。

蘇月英在危難之時,首先想到的是警察,可見,她對警察十分信任!

不過,楊非凡可不是這麼想,他首先想到的是快些恢復能量。因爲,只要恢復能量了,他就有辦法醫好蘇月英的腿傷,更能使自己的傷勢在短時間內復原。

其實,楊非凡一直都在思考着,爲什麼他能量喪失後,在身體極其虛弱的情況下,摔向深谷,都沒有摔死?

按道理來說,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應該粉身碎骨纔對,爲什麼只是震傷心脈、劃傷皮肉呢?

楊非凡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這時,楊非凡的腦海響起了小叮鈴銀鈴般的笑聲:“宿主,恭喜你!”

“恭喜我什麼?我現在這個樣子,你還要恭喜我?”楊非凡的能量還沒有徹底地恢復,所以,他只能壓低聲音,輕聲地和小叮鈴對話。

“恭喜你大難不死必有豔福啊,哈!”小叮鈴嘿嘿笑道。

“滾!”楊非凡被小叮鈴氣得差點就要吐血。

此刻的楊非凡,聽到小叮鈴這麼說,無疑是覺得小叮鈴在說風涼話。

正在嘗試着撥打免費電話報警的蘇月英,聽到楊非凡的怒喝聲後,禁不住嬌聲斥道:“幹嘛呢?這麼大聲幹嘛?人家正在報警求助呢!”

在深谷中,正如楊非凡所說,手機的確沒有信號,不過,令蘇月英想不明白的是,爲什麼撥打免費電話報警,都不行呢?特殊的緊急呼叫報警電話,不是沒有信號都可以撥通的嗎?

蘇月英快要抓狂的時候,偏偏聽到楊非凡的怒喝,她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楊非凡輕咳兩聲,指着深谷的一個死角,笑道:“不好意思,剛纔,哥看到了老鼠,哈!”

“什麼?老鼠?在哪裏?在哪裏?”蘇月英嚇得臉色突變,緊緊地抱着楊非凡。

從小到大,蘇月英最怕的就是老鼠。

“跑了!被哥嚇跑了,哈!”楊非凡壓根就沒有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蘇月英,居然怕老鼠!

“剛纔,本小姐打電話求救,語音提示不在服務範圍。楊非凡,你就快些想想辦法吧!要不然,我們遲早要困死在這裏。”蘇月英聽到老鼠被嚇跑後,緊張的心情,才漸漸地平復下來。

今天是禮拜天,蘇月英和楊非凡都不用到醫院上班,就算是被困在這裏一整天,也無妨!

不過,假如,明天都還是被困在這裏,那麼,問題就來了。

如果楊非凡和蘇月英同時在同一天不上班,就必定會遭人非議。

醫院中不乏八卦的人,這些八卦的人必定會誤會楊非凡和蘇月英在外面瀟灑,以至於忘記回來上班。

到了那個時候,楊非凡和蘇月英就算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蘇月英十分注重名節,所以,她纔會害怕別人說三道四。

楊非凡看了一眼勞力士金錶,笑道:“再給我一個小時的時間,等我恢復了體力,就可以將你脫臼的右腿接好。”

“啊?還要等一個小時?”蘇月英快奔潰了。

堂堂一個大家閨秀,就這樣趴在楊非凡的懷裏一個小時,就算可以保持清白,不過,要是傳出去了,別人肯定不會認爲蘇月英還是一個清白之軀。

這個時候的蘇月英,急得快要抓狂了。

僥是如此,不過,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蘇月英唯有相信楊非凡,如今,她赫然已經將最大的希望都放在楊非凡的身上。

蘇月英認爲,相信楊非凡,這是一個賭注。賭贏了,還有一絲希望,倘若賭輸了,那麼,將要被困死在這裏。

時間流逝,半個小時後,楊非凡的丹海傳來了一聲轟鳴。

隨着轟鳴聲的響起,楊非凡赫然發現,他丹田中的能量正一點一滴地匯聚。

楊非凡心中竊喜,連忙將丹田中匯聚的能量,源源不斷地散於四肢百骸。


如此反覆運轉大小週天數圈後,楊非凡的腦海傳來了一聲嗡鳴,之前暫時喪失能量所致的經脈堵塞,在這一刻,全部暢通無阻!

與此同時,身體中殘存的微量毒素,也被橫掃的能量摧枯拉朽,化解得一點不剩!

“能量恢復了,我的能量終於恢復了!”楊非凡深吸一口氣,興奮的同時,運轉能量涵養全身。

隨着他能量的不斷運轉,楊非凡摔下深谷時震傷的心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地康復。

不但如此,而且,楊非凡被岩石和樹枝劃傷的地方,同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地癒合,就連半點傷疤都不留!

蘇月英一直都趴在楊非凡的懷裏,她同樣能察覺到楊非凡身體的變化。


不過,令蘇月英想不明白的是,爲什麼楊非凡的身上散發出的熱量,會經她的丹田傳遍她的全身?

這種怪異的現象,就好像是古代的隔山傳功一樣,令人歎爲觀止!

更令蘇月英想不明白的是,爲什麼這種熱量傳遍她的全身後,會感到渾身舒服無比?

摔下深谷時,蘇月英由於有楊非凡的保護,所以,除了摔傷了右腿外,身上被岩石和樹枝劃傷的地方,也只不過是寥寥無幾的輕傷而已!

這幾處輕傷,得到了熱量的涵養後,沒多久,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時間再次流逝,轉眼間,又過去了半個小時,楊非凡的能量不但全部恢復,而且,所受的傷也都全部消失。

換言之,楊非凡的身體已經恢復正常!

就在這時,楊非凡扶着蘇月英,慢慢地從地上坐起。

與此同時,他輕輕地拿起蘇月英的右腿,暗運能量,雙手交錯一推,就已經將蘇月英脫臼的右腿接好。

“好了,沒事了,你可以站起來了,哈!”楊非凡笑着開口。

“好了?就這樣好了?”蘇月英眼露奇異之芒,她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只是輕輕一出手,就已經將她脫臼的右腿接好。

其實,蘇月英也學過接骨之類的醫術,不過,假如讓她自己來接好脫臼的右腿,那麼,就算能夠接好,也必定痛苦不堪,並且,所花費的時間,也必定相當的漫長!

楊非凡點了點頭,大有深意地笑看着蘇月英那曼妙的身軀。

“好了?真的好了?”蘇月英有些不敢相信地坐在楊非凡的大腿上,使勁地搖晃着右腿。

“喂,拜託,別亂動!你再這樣亂動下去,哥怕會把持不住,做出一些對不起你的事情。”楊非凡警告道。

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女神,就這樣坐在楊非凡的大腿上,本來就已經讓他呼吸急促、血脈賁張了。

更何況,這個大女神還要亂動!這樣的姿勢、這樣的動作,最讓人想入非非!

最讓楊非凡感到納悶的是,好死不死,他和蘇月英的重要部位,都是緊緊地貼着。

蘇月英意識到楊非凡起了正常男人的反應後,嬌臉唰的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她連忙推開楊非凡,飛快地站了起來。

羞家啊,簡直羞到外婆家了!蘇月英恨不得找個洞跳進去躲着,纔不至於這麼尷尬!

楊非凡一個兔子翻身,從地上跳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輕咳兩聲,笑道:“走吧,小徒弟!你還在想什麼?是不是想再來一次……”

“來你妹!誰是你的小徒弟了?”楊非凡還沒有說完,蘇月英就已經用力一腳,重重地踩在他的左腳面上。


“哇,你怎麼這麼沒禮貌,這樣踩師父呢?”楊非凡痛得抱着左腳,來回地跳動着,“你在醫院和哥打賭,你輸了,不叫哥爲師父,叫什麼呢?”

“很舒服,對吧?”蘇月英眨了眨她那雙靈動的眼睛,再次舉起右腳對着楊非凡的左腳,很是詭異地笑道:“師父,那你要不要再來一次呢?” 俗話說得好,最難消受美人恩!

蘇月英是一個名符其實的大美人,一旦施恩,莫說是其他男人,就算是楊非凡,也很難消受!

或許,蘇月英會覺得,用腳踩楊非凡,就是對楊非凡的最大恩賜!

不過,對於楊非凡來說,這不是最大的恩賜,而是,最大的折磨!

“算了,算了,你的剪刀腳還是拿來踩老鼠吧!哥怕無福消受,哈!”楊非凡一邊擺着手,一邊往後退,生怕再次被蘇月英踩着。

一聽到老鼠,蘇月英就嚇得臉色突變,在她的眼裏,老鼠就如同老虎,一談起就會色變。

別人是談虎色變,然而,蘇月英卻是談鼠色變。

楊非凡瞥見蘇月英這個樣子,心中禁不住暗暗偷笑。

“以後,不准你在本小姐的面前再說老鼠,否則,踢死你!”蘇月英揚起右腳,警告道。

楊非凡不以爲然地笑了笑,在笑的期間,他一直都在暗暗地打量着這個深谷。

以其說是深谷,不如說是一個巖洞。

楊非凡開啓天目能夠黑夜視物,即使照進這個巖洞的光線很微弱,不過,他也可以看清巖洞四周的所有東西。

這個巖洞不算大,只有一百多個平方。

也就是說,這個巖洞並非沒有盡頭。

楊非凡扯着蘇月英不斷地在巖洞的四周轉圈,希望可以在盡頭處找到出口。

然而,令他們意想不到的是,這個巖洞的盡頭,根本就沒有出口。

如果想離開這裏,唯一的辦法就是,飛出這個巖洞。

往上看,這個巖洞似乎高不可攀,就算是楊非凡開啓天目,也無法看到盡頭。

楊非凡心中納悶,雖然,他現在擁有玄級的能量,但是,要從巖洞底部飛上巖洞口,談何容易?

“楊非凡,我們該怎麼辦?四周根本就沒有出路,我們怎麼離開這裏?”在巖洞的四周轉了數圈後,蘇月英心急地問道。

“放心,天無絕人之路!”楊非凡笑着問道:“小徒弟,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冒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