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身邊的青年滿臉傲氣,眼神中滿是對葉冥的不屑,可他那裏知道他自己在葉冥面前連螻蟻都比不過。

老者聽到自己徒弟的話也是滿身傲然,不禁讓葉冥想到有什麼樣的徒弟就有什麼樣的師父,他們果然是天生的一對師徒,不過在確定這老者是丹王高手之後。

葉冥唯一剩下的心思就是怎麼樣逃走,丹王不是他一個還沒有進入龍將的人可以對抗的。

“可以,不過這封印石魔王是我好不容易煉化的,你們要去,可也的給我點補償!”葉冥敷衍着對方, 我成功茍到了博人傳 ,讓他有機會可以逃走。

“好,你小子到也爽快,我就拿……想逃跑!”老者看到葉冥這麼識時務也是高興,不過就在他以爲即將得到封印石魔王時。

沒想到眼前的小子竟然想逃走,這不是戲耍自己讓他心裏勝似火大。

雷霆之怒!

葉冥逃跑之時還不忘瞬間打出自己的最強術法,粗大的電柱帶着毀滅的破壞力像閃電之龍一樣對着老者如雨點般落下,葉冥希望這樣可以起到拖延那老者一些時間好讓自己能夠逃跑掉。

“哼!以爲這樣就可以逃的掉……萬毒蝕天術!”

老者渾身一震,團團綠色的氣體從他體內散發出來,這是一種異常強悍和霸道的毒氣,它所到之處連大地都被腐蝕的失去了生命,甚至是空間也被腐蝕的跡象。

可惜這老者的實力還是弱小了點還不能真正的的把空間給腐蝕掉。

葉冥的諸多雷電在碰到這毒氣之後就被徹底的腐蝕掉了,葉冥看的心裏大驚,這老者真是強大,丹王期的高手自己跟本就沒有一絲的抵抗之力。 親!!!求收藏啊!求妹子!

這老者強悍異常,葉冥只有再加快速度逃跑,可是他和毒氣之間的距離始終在慢慢縮短着,看來今天是極度危險了。

“師父不要殺他,我們還要他的封印石魔王來煉製封印之毒!”眼看葉冥就要被毒氣給毒死,沒想到那青年竟然開口圖謀他的封印石魔王讓他逃過了一劫。


老者聽到青年的話後催動毒氣的速度明顯慢了很多,葉冥心裏暗暗鬆了口氣,轉身朝着另一個方向飛馳而去,同時雷霆之怒又一次釋放出來。

不過這次的目標是那位青年,以這青年可以讓老者轉變想法的事情來看他在老者的心中還是有點地位的,葉冥希望抓住他得以逃跑。

“畜生,你敢!”老者沒想到會是這樣的變化,眼看自己的徒弟就要被抓住了他是萬分憤怒,催動毒氣的速度更顯快速。

可惜老者催動毒氣時就比葉冥慢了一步,而且葉冥和老者的徒弟相離的距離也不遠,老者催動的毒氣始終是沒有追上葉冥。

青年看着雷電就要攻擊到自己了,運起所有手段抵抗起來,可他那裏是葉冥的對手,凝聚起來的防禦毒氣在第一道雷電之下就被震的消散。


他更是被接下來的雷電給擊中,當場就失去了行動能力癱瘓在了地上。

葉冥來到青年面前一把就抓住他的脖子擋在自己的面前,並且一道封印符篆打入他的體內把他封印起來,讓青年沒有一點的反抗之力。

老者不得不把離葉冥近在咫尺的毒氣給撤了回來,這青年可是自己最傑出的徒弟,對本門的毒功可是有異常強大的修煉天賦。

“放開我徒弟,你敢傷害他,我萬毒門將對你進行不死不休的追殺!”老者異常暴怒,周身的毒氣都瞬間沸騰起來,神情恐怖,自己徒弟在自己面前被抓住,這是多麼大的恥辱。

“退後,不然我捏斷他的脖子!”葉冥聲音中帶着絲絲急促。

“好好!”老者確實有點束手無策的感覺,這徒弟對他真的很是重要,他懷疑這徒弟身上懷有着萬毒門最大的祕密。

看着老者慢慢後退,葉冥沒有放下一絲絲的警戒之心,緊緊的盯着他。

大有一絲不對就捏斷青年脖子的架勢,而另一邊則是極限催動着六合八荒吞天噬地乾坤氣吞噬着自己體內的毒氣。

葉冥雖然沒有直接被毒氣擊中,可老者的毒氣確實威力無邊,他還是被毒氣給侵入體內,老者退去也是知道葉冥中了自己的毒氣,他斷定葉冥跟本就支撐不住自己毒氣攻擊腐蝕。

幸好葉冥不是直接被毒氣擊中,而且毒氣一進入體內就被封印住了,他的身體也被靈氣改造的和龍將高手有的一比。

葉冥靈力也異常雄厚,毒氣一時半夥跟本就不能造成多大的傷害,又有六合八荒吞天噬地乾坤陣強大的吞噬能力,毒氣在慢慢的被吞噬煉化。

“小子,你只要放開我徒弟,我可以讓你安然無恙的走,不然……你只有死路一條!”退到足夠的距離之後,老者直視着眼前的年輕男子。

他只要露出一點點的破綻,老者就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他給斬殺當場。

“哼!給我再退後!”葉冥緊了緊抓住青年脖子的手,他知道這點距離對丹王期的老者來說只是瞬間就能到的距離。

“小畜生,不要欺人太甚,大不了玉石俱焚!”老者說的憤怒,可他還是慢慢的往後退去。

“老東西,你來試試!我爛命一條,有你寶貝徒弟一起陪葬也值得了!”

“好!好!……”老者顯然已經非常憤怒。

時間在老者和葉冥的對視之中慢慢流逝,每當老者停止後退之時葉冥就緊緊抓着青年脖子的手,威脅老者繼續後退,這老者爲了他徒弟體內的祕密也只有照做。

侵入葉冥體內的毒氣已經差不多被吞噬乾淨了。

隨着葉冥吞噬煉化體內的毒氣之後,他的丹田之中竟然出現了一團綠色的氣體,這就是那些侵入體內的萬毒蝕天術毒氣了。

葉冥稍微運轉這萬毒蝕天術就覺得它霸道異常威力無邊,居然還有淬鍊自身身體增強毒性抵抗力的作用,想來這萬毒蝕天術應該是也威力強大的神術。

有了萬毒蝕天術後吞噬煉化侵入體內的毒氣更是快速無比,幾個呼吸之間葉冥就把體內的毒氣清除乾淨,他的身體經過萬毒蝕天術毒氣的凝鍊更加的強悍了。

葉冥應禍得福,現在想的就是怎麼擺脫已經相距八百米開外的老者了。


“大師,我現在就放了你徒弟,我們之間的仇怨就次化解怎麼樣?”

“好!你把我徒弟交給我,我們之間的一切都煙消雲散!”老者聽到葉冥的話迅速的就答應了,不過心裏怎麼想的就不知道了。

“我數五聲就把你徒弟拋給你,你接住後就不要來追我了。”

“可以!”

“一,二……!”

三還沒有喊出口,青年就被葉冥朝着自己的右邊打飛出去,而他自己着朝着左邊飛奔而去,這速度比剛纔逃跑之時有快上了幾分,可想萬毒蝕天術對他的作用還是很大的。

青年被打飛出去的速度那是異常快速,葉冥那一掌可是充滿了雷霆之怒的能力,把威力巨大的雷霆之怒聚集在一掌之間打在人身上,可想青年現在是怎麼樣的。

“啊……!”

青年的衣服層層被強大的能量撐的爆裂開來,絲絲閃電在他身上跳躍着,口中更是大口大口的鮮血吐出,這樣下去沒有誰給他快速恢復穩定傷勢就只有死路一條。

“小畜生,你好狠的心腸,我一定會抓到你,讓你的靈魂世世代代受到最殘酷的折磨!”

老者身爲丹王高手,自己徒弟的慘樣他看的一清二楚,憤怒已經不能形容他現在的仇恨,此時他的臉猙獰的如恐怖魔鬼,雙眼射.出無限噴火的兇光。

閃爍之間老者已經扶住了自己的徒弟,雄厚的靈氣瞬間就灌注進了他的身體之中修復着傷勢,老者的修爲是何等的強悍轉眼間就穩定了他徒弟的傷勢。

正在他暗暗鬆了口氣之時,異變瞬間來臨!

一股讓他體內諸多毒功都爲之顫抖的墨綠色氣體從他徒弟身體中散發出來,這氣體的氣息無比霸道、邪惡、惡毒,就似遠古無數個歲月的毒都聚集在一起一樣毒害諸天種種。

任何東西都可以毒害,就是沒有生命的石頭也可以毒害,恐怖異常!

“啊哈哈!天都要中興我萬毒門,毒之法則……啊哈哈,徒弟,師父來助你一臂之力!”

老者瞬間就本毒之法則攻擊到,身體以肉眼的速度在慢慢的被腐蝕着,已經沒有任何可以解救的了,他控制體內毒氣瞬間就**,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化爲了最最純潔的毒讓他徒弟吞噬煉化。


“恩!毒之法則。”

發生的種種葉冥通過那青年體內的封印符篆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本來還想用來算計那老者的,沒想到給了自己這麼大的驚喜。

毒之法則是恆古就存在着的本源天道,威力恐怖異常而且還很詭異讓人防不勝防,在本源天道中排名前三十名中,比雷之法則還要排名靠前一些的。

葉冥返身就向着他們所在地飛躍而去,七八個閃爍之間已經來到青年身邊,瞬間封印玄天符篆全部祭奠出來把青年周身都封印起來,讓他吸收這毒之法則氣體的速度減到最低。

下一剎那!

六合八荒吞天噬地乾坤陣祭奠出來搶奪吞噬煉化毒之法則,因爲葉冥體內有着神術萬毒蝕天術毒氣,所以勉強還是可以容納的下毒之法則的。

老者精氣神所化的毒氣也一同在被葉冥給吸收着,這老者身爲丹王,精氣神所化的結晶對葉冥提升境界那是何種的重要,吸收之下他都有一種瞬間就要突破成爲龍將的感覺。

這隻差了一絲契機而已。

隨着葉冥吸收越來越多的毒之法則,他吸收的速度也越來越快速,可是始終不如青年吸收的多,要不是葉冥封印住了青年不然他吸收的毒之法則將更加少,能吸收這麼多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慢慢的青年身體中已經沒有毒之法則散發出來了。

依葉冥的估計全部的毒之法則氣體自己吸收了四層而那青年則吸收了六層,不過如還有毒之法則的話葉冥相信自己將會吸收的比青年多,封印玄天符篆和六合八荒吞天噬地乾坤陣都被收回自己的丹田之中,這一番運行它們也得到了絲絲狀大。

雷霆之怒!

葉冥反手之間就攻擊了青年,毒之法則有自己一個人修煉就可以了,那青年還是產除的好,不然以後可是個不小的威脅。

可惜葉冥的希望註定要落空了,雷霆之怒只到達青年十丈之時就被一種透明的結界給阻擋了下來。

“今天你給我師徒的,我杜千秋以後會百倍還給你!” 杜千秋撩下一句狠話之後就用類似傳送的東西傳送走了。


葉冥知道他說的是真的,擁有本源天道的他只要擁有時間,遲早會成爲一個實力高強的大人物,不過葉冥一點也不擔心他的報復,到時候還不知道誰弄死誰呢?

自己此次的主要目的已經達成了,而且還得到了意外的本源天道毒之法則,自己的實力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隨時都會突破成爲龍將,葉冥對此次的收穫很是滿意。

轉頭踏上了返回雷神殿的道路。

他要快點回去鞏固自己的實力,葉冥有九個靈氣之源,威力、持久等等都比同級人高強九倍都不止。

不過他的負作用還是很嚴重的,修煉困難、提升更加困難。

而且還有很大的危險,一個不好就是身死人亡的下場,不過一但提升突破那實力是成倍成倍的提升,提升的實力可以把別人活活嚇死。

地下二層和一層葉冥跟本就沒有耽誤什麼時間,來到地面拿出門派傳送符直接傳送回去,這門派傳送符在進入門派中沒個人就可以領取到。

當然隨着實力的不同這門派傳送符也是有着好壞的差異的。

葉冥這門派傳送符也不算差了,最少基本上沒有距離的限制,更加高級就像那杜千秋一樣傳送沒有空間的限制了,當然有的空間的空間壁異常強悍跟本就不是傳送符之類的東西可以傳送進出的。

葉冥傳送到的地方是雷神殿門派的山門傳送陣處,這樣是爲當別人得到自己門派傳送符之後不能直接進入門派裏面,門派損失將降到最低,也是爲了防止敵對勢力使用自己門派符來犯時有更多的時間來防禦。

來到鳳鳴峯傳送陣前出示門派身份令牌給傳送陣守衛,葉冥下一刻已經被傳送到了鳳鳴峯。

今天鳳鳴峯上的人貌似比以前好多,不過葉冥也只是匆匆忙忙而過,鳳鳴峯上的事只要不直接關係到自己他才懶得管,他還不知道這些人的到來可是和他有關,葉冥上次鬧的動靜可不小!

來到自己的修煉洞府前,葉冥看到一位人影無聊的等在那裏,看身影應該是月靈那個小丫頭,就是不知道她來這裏找自己幹什麼?

“葉冥,你這幾天那去了,害得本小姐在這裏等了你這麼多天!”月靈這丫頭不會還對自己上次沒叫她師姐的事而生氣吧?不過這丫頭是真性情還蠻可愛的。

“額!出去外面辦了點小事,小靈月找我有什麼事嗎?”

“什麼小靈月,你要叫師姐!”靈月顯得有點氣憤,嘟着小嘴,滿臉的可愛模樣。

“恩!好的,小靈月!”

“你……!”

靈月一雙大大的眼睛這麼直直的瞪着葉冥不動,她真的被葉冥給氣到了,在鳳鳴峯上還沒有人敢這麼氣她的。

“我知道小靈月有雙大大漂亮的眼睛,就不要拿來瞪我了,我會害羞的哦!”這是調戲嗎?這不是調戲,這是調笑喏!

“哼!趙師姐讓你參加半個月後的門派舉辦的外門弟子精英賽,她說第一名有很豐厚的獎勵!”靈月說完轉身就走了,留給葉冥的是一段美麗的背影和長長頭髮的後腦勺。

“外門弟子精英賽,豐厚的獎勵……!”葉冥喃喃着走進了自己的修煉洞府中,就是不知道他會不會參加半個月後的外門精英弟子賽。

門派爲了提拔出色的有潛力弟子都會舉行這樣的比賽,獲勝者得到的獎勵那是相當的豐厚,一個門派拿出來的獎勵能差到那裏去,這也是激勵、培養弟子的手段。

來到修煉臺之上坐下,葉冥精神瞬間就進入丹田之中,頃刻之間丹田中的種種變化他就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了。

看着隨意在自己丹田中自由自在遊動的墨綠色毒之法則,葉冥感覺到很是自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