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旭看着陌生的電話,謹慎地答道:“我是。請問你是……”

“我是天府地產市場營銷部的經理助理。”女人回答道。

“原來是張助理啊!”溫旭想起那個精明幹練的女人了。

張助理問道:“溫旭,你明天有時間嗎?明天,我們公司會舉行一個宣傳活動,需要一些人手幫忙發放東西。待遇是150一天!”

溫旭想想自己明天確實沒有安排,便一口答應道:“行,明天我一定到。”

“還是老時間,八點半以前到達公司門口。明天早上見!”張助理交代完事情後,便掛了電話。


孫強見溫旭掛了電話,不禁問道:“你明天要出去?”

“嗯,去天府地產公司做兼職。”溫旭答道。

……

穆榮已經出院幾天了,但沒去學校,一天窩在租住的公寓。除了打遊戲,就是與謝靜肉搏,臉上的鬍子已經蓄了一大圈。

門鈴響了,穆榮朝謝靜使了一個眼色,謝靜只好從沙發上站起來,去開門。

“榮哥,聽說你出院了,我們來看看你。”來人是劉雲飛和朱耀,一人拿了一個籃子,一個裝着鮮花,一個裝着水果。

“坐!”穆榮放下鍵盤,轉過身向謝靜吩咐道,“先把花插在瓶裏,再把水果拿去洗了。”

謝靜不說話,拿起劉雲飛和朱耀手裏的兩個籃子,朝廚房走去。

“嫂子的心情似乎不太好?”朱耀看了看兩眼謝靜,轉身向穆榮問道。

穆榮不以爲意地說道:“沒事!女人就是這樣,每個月都有這麼幾天。對了,你們兩個來我這裏,不只是來看看我這麼簡單吧?是不是爲了那個小子的事?”

“一切都瞞不過榮哥。”劉雲飛訕笑道。

“說說吧,什麼事。”穆榮淡淡道。

劉雲飛看了朱耀一眼,對穆榮說道:“前不久,我讓我叔叔開除他。本來說得好好的,我叔叔也答應了。可是,事到臨頭,我叔叔竟然變卦了。不僅沒開除他,還把我臭罵了一頓,警告我不要去惹他。這事我就納悶了,那個小子難道有什麼背景嗎?”


穆榮沉吟道:“你叔叔不是糊塗人,他忽然反水,肯定有他的原因。不是那個小子的背景深厚,就是他抓住了你叔叔的小辮子。這事兒,我會讓人去調查,相信他肯定沒什麼大背景。”

“我也這麼認爲。他全身的衣褲加起來也不過兩三百,怎麼可能有什麼背景。”朱耀附和道。


……

第二天,溫旭起了一個早,簡單地打扮了一下,便出現在了公司的門口。

“你來得真早啊!”張助理來得更早,看到溫旭來了,笑着招呼道。

溫旭笑道:“張助理早!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張助理笑了笑,和顏悅色地對溫旭道:“不急,等其他人來了,我再安排任務。今天我們去西華。”

“哦!”溫旭輕輕地點了點頭。

張助理問道:“你是桃清人?”

溫旭驚道:“你怎麼知道?”

“聽出來的!”張助理笑着解釋道,“你的口音很像桃清縣的人。”

溫旭恍然大悟,隨即又問道:“張助理,你去過我們那裏?”

“沒有,只是和你們那裏的人打過幾次交道。”張助理搖了搖頭,對溫旭解釋道。

今天做兼職的都是附近的大學生,包括溫旭,一定是三女兩男。三個女生長得都很一般,不醜,但也談不上美,反倒是那個戴眼鏡的男生看起來很清秀。若不是喉嚨上長着喉結,溫旭還真以爲他是女扮男裝。

張助理叫來一輛麪包車,將他們帶到了西華區。

光華區位於江州市西部,環境幽靜,車輛相對較少,是幾所大學集中的地方,被稱爲大學城。

溫旭所在的中醫學院有一個校區就在這裏。下學期,溫旭就將搬到這裏來。所以,雖然是第一次來這裏,但溫旭在心裏並未感到太陌生。

張助理沒有先安排任何,而是指着窗外林立的校園做着介紹:“光華區位於市區西部,坐公交到市區只要一個小時,開車連一個小時都用不了,這裏地形平坦、環境優美,有後花園之稱。加上這幾年有許多大學都把校區搬到了,所以也有大學城的名譽。光華區可以說是一個人傑地靈的地方。但你們知道這裏的房價是多少嗎?”

不等其他人回答,張助理自顧自又說道:“平均房價在3500左右。相對於市區的八九千,這裏的房價不算高。而且隨着這裏的建設,房價必定會大規模上漲。雖然漲不到市區那裏去,但絕對不會低於五千。所以,現在買房絕對是一件划算的事。”

“你們在發傳單的時候,也可以這樣爲客戶介紹。雖然你們不屬於我們公司的銷售人員,但只要你們能吸引一個人來我們樓盤看看,公司會在150的價格上再加20。你們招攬的人越多,最後得到的錢也就越多。明白了嗎?”張助理一邊交代,一邊將傳單發給他們,“現在開始工作吧!”

今天與上次不同,五個人的區域相對集中,都分佈於公園附近,每人的距離也只是一百來米。所以,有時難免會遭遇到“搶客”的情形。

溫旭和眼鏡男同時看到了一對情侶,但那對情侶最後卻接受了溫旭的宣傳單,這讓眼鏡男無比鬱悶。

“剛纔那對情侶是我的?”眼鏡男不滿地對溫旭說道。

溫旭聳了聳肩,淡淡地說道:“可我沒看見他們的臉上寫着你的名字。”

“你……”眼鏡男瞪着溫旭,身體在發抖。

溫旭纔沒空理他,拿着宣傳單繼續發。發完了,好去吃飯。

三個女生表現得也很積極,見人一個笑臉,甜甜的小嘴說着好聽的話,過往的行人就算不喜歡,也會接過她們的宣傳單。這樣一來,她們三人的宣傳單發得也很快,吃午飯前發完一半沒問題。

五個人中,就只有眼鏡男發得最少,一沓宣傳單隻發了幾張出去。

眼鏡男嫉妒地看着同伴手裏的單子越來越少,真恨不得將自己手裏的全部拋給他們。心一慌,忘了看路,不禁撞上了走過來的小黃毛。

“對不起,對不起!”眼鏡男趕忙賠不是,但小黃毛卻不領情。

“一句道歉就打發哥了啊!”小黃毛往地上吐了口痰,抓住眼鏡男就不鬆手,虎着臉問道,“你是幹什麼的?”

眼鏡男趕緊自報家門:“我們是來做兼職的大學生。帥哥,你放了我吧!”

小黃毛一聽,有戲,隨即問道:“那幾個人也是?”

眼鏡男急忙點了點頭,向小黃毛回答道:“我們五個人來這裏爲天府地產發宣傳單。”

小黃毛向四周望了望,三個女生兩個男生,果然是五個人,於是便道:“你們每人交一百塊給哥哥我,哥哥我就讓你們發傳單。”

“憑什麼要交一百塊給你啊?”長得最高的女生聽到小黃毛的話,不滿地說道。

“憑啥?憑這地方是哥哥我罩着的。”小黃毛趾氣高揚地指着自己說道,“擺攤的還交保護費,你們來這裏發傳單自然要給錢了。一百塊,再說就是一百五了。”

如果交一百五,那今天不是白乾了嗎?

眼鏡男立刻還價道:“帥哥,我們都是大學生,一天才掙這麼點錢。你看能不能少點?二十塊怎麼樣?”

眼鏡男一句話沒說完,臉上立刻就捱了小黃毛一巴掌,眼睛被扇到一邊去了。

小黃毛怒道:“你當老子是要飯的啊?你再囉嗦就兩百了。媽的,你剛纔還撞了老子,老子還沒給你算賬,你倒給老子講條件了。”

三個女生見對方打人了,都有些害怕,趕緊拿出手機,想要報警。

小黃毛立刻威脅道:“有脾氣,你們就報警!信不信老子找人把你們給輪了!”

三個女生害怕了,拿着手機,不知道該做什麼。

溫旭看到這裏,沒說話,走過去,對着小黃毛就是一腳,直接把他踹到了地上。

“欺負女生算什麼!”溫旭冷冷地看着地上的小黃毛,一臉的鄙視和不屑。

小黃毛忍着痛從地上爬起來,抽出皮帶就向溫旭的臉上抽去。

“太狠了,抽到臉上,非破了相不可。現在的混混真是無法無天!”圍觀的路人看到這裏都爲溫旭捏了一把汗,暗暗地搖了搖頭。

溫旭的眼神一冷,敏捷地躲開了小黃毛的皮帶,順勢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扔了出去。

憤怒之下,溫旭沒留情,小黃毛摔在地方,兩顆牙被摔碎了,皮帶掉在了旁邊。

許多常在這裏遊玩的老年人惋惜地搖了搖頭,好心地招呼溫旭道:“同學,你快走吧!他們不是好惹的。” 第十七章 美女楚總

“你等着!”小黃毛捂着嘴從地上爬起來,拋下這句話,跑了。

溫旭知道惹上這些混混是一件很麻煩的事,但當別人騎到你頭上的時候,你就不能退縮。何況,就算溫旭不出手,小黃毛也沒有放溫旭他們的打算。

小黃毛的效率很高,不一會兒就帶來了三個人。

“都是你逞英雄,現在好啦?他帶人來了,看你怎麼處理?”面對眼鏡男的埋怨,溫旭只是鄙視地笑了笑,沒有理會他,大步向小黃毛帶來的三個人走去。

打敗穆榮後,溫旭對自己的身手有着強大的自信,並沒有把這三個混混放在眼裏。

“他是你打的?”爲首的一個向溫旭問道。

溫旭點頭,淡淡地說道:“他向我收保護費,所以我打他了。你們三個一起上吧!”

在場的人都沒料到眼前這個貌不驚人的少年居然表現得這麼強硬,剛纔想好的恐嚇之詞頓時沒了着落,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

最後還是被溫旭揍了的小黃毛率先反應過來,招呼同伴打溫旭。

三人都是打架老手,在這一帶也混了些名堂出來,隨即各佔一方,向溫旭夾攻。

溫旭的速度快,力量大,眼見他們圍攻,立刻朝其中一個猛攻過去。不講章法,只用拳腳朝那人身上的短板招呼,打一拳是一拳,踢一腳是一腳。

那人的見識再廣,身手再好,也經不住溫旭這麼不分輕重地打,沒一會兒便不行了。接着,溫旭調整目標,如法炮製地向其他兩人打去。場面雖不好看,但效果好。三個人很快便沒轍了,被打在地上。

溫旭的身上雖然捱了幾下,但對改造過的身體而言,沒事,就像撓癢癢一樣。

正在這時,警車來了。也不知道是誰報的警,警車上下來兩個警察,隨便問了一下情況,便把溫旭和四個混混帶走了。

……

溫旭不是第一次來警局,以前丟東西的時候來報個警,辦戶口的時候來蓋個章,但因爲打架鬧事,倒是不折不扣的第一次,心裏緊張,感覺有成千上萬的小鹿在裏面飛奔。

警察對溫旭還算客氣,沒用銬子,沒用棍子,只是讓他蹲在牆角。


“把身份證拿出來。”警察喊道。

身份證在身上,溫旭掏出遞給了警察。

警察將溫旭的身份證號輸入進去,看了一下他的檔案,沒案底,便還給他了。

“起來吧!”一個高大警察對溫旭說道,“既然是大學生,怎麼還在大街上打架。”

溫旭認真地說道:“我沒打架,只是正當防衛。他們要收我的保護費,我才反擊他們。”

“那也不該打架,該報警啊!這些人很難纏,都是局裏的老油條了。如果他們要報復你,你的麻煩就來了。”

溫旭默默地點了點頭,警察說得是實話。這些混混確實難纏,就算警察把他們抓了,隔不了幾天也放出來了。他們如果鐵了心要報復你,你真是防不勝防。

“算了,年輕人做事以後考慮周全點就是。”警察摸出一包煙,向溫旭問道,“抽菸嗎?”

溫旭搖頭,道謝拒絕。

警察自己點了一根,舒服地吸了一口,然後緩緩地吐出一個菸圈,問道:“我叫黃興,與一個革命先輩一個名,是這裏的片警。如果你以後有事,可以報警找我。”

“謝謝!”溫旭感激道。

黃興問道:“對了,你一個人打四個,以前練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