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道一半,一個無比滄桑而又威嚴的聲音自石碑傳來,質問道,“汝等…認罪否?”


“知錯知錯,我一定改…我一定改…”父親連連點頭。

小虎看着‘父親’誠惶誠恐的樣子,笑着拍了拍父親的肩膀,對他說道,“知錯就好,我原諒你了,沒有人可以對着我大吼大叫。”

“汝…認罪否?”石碑再次質問道。

小虎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是在問他,回道,“他能當一回我父親,是幾輩子的幸運。我哪裏錯了?不認又怎麼樣?”

“那麼,汝是否需要召集更改律令?”石碑問道。

“什麼律令?”小虎再次愣住。

一旁的父親這回已經明白過來,這位女兒是新來的,對這的規矩不清楚,便向他解釋道。

在這裏如果石碑做出了判決,當事人覺得律令有不合理的地方,可以令石碑召集所有人。屆時,所有的人精神是聯通的,可以共同商討律令的合理性。

最終,石碑會依據確定下來的條款進行責罰。

“我當然有意見啦!我是皇子!你們都得聽我的!”

“啓動召集令”

……


片刻後,小虎變成了一頭正在地裏耕種的黃牛,被人牽着鼻環,老老實實地在地裏頭耕種,匆匆結束了它短暫的“無知體驗”。

不一會,一位青少年笑意盈盈地來到小虎旁邊,拍了拍牛頭,輕輕撫着牛背,道,

“啊呀呀~我的好小虎,不畏強權,剛正不阿。真是好樣的!

接下來就看我表演吧~

真是沒想到啊,這裏原來…這麼刺激!”

【1】無知之幕,emmm…自行百度下吧,大意是說假設有那麼一塊‘無知之幕’,把所有人都召集起來,制定幕布掀起後會實行的規則或契約。由於這塊‘無知之幕’掀起後,每個人不知道自己會被分配到什麼樣的身份、職業、年齡、甚至是性格等。所以在制定規則的時候,這些人會考量自身隨機到任意角色的情況,於是便可以達到一種平衡的‘公正’。當然,這個無知之幕是有缺點的,後面會提到一部分。 清晨,天剛矇矇亮,夜晚的寒意尚未完全消散,地上的枯葉被涼風吹起,在空中不甘地旋了幾圈,復又無力地飄落。

張華裹着單薄的衣服走在街道,一隻草鞋也不知道去了哪裏。有時候不免踩到一些碎石,疼得他嘴角跟眼角幾乎湊到了一起。

‘該死,要不是那個剛來的新人不懂事,自己也不會被懲罰到這麼一個角色’

在這個世界中,同外界一樣,也會有貧富之別。只是因爲這個世界怪異的隨機的原則,人們害怕自己會隨機到貧窮的角色,故而在所有人在石碑前商議律法的時候,都偏向於對貧窮的一方進行一定程度的保護。

當然,也不是極力的偏袒。大家隱隱約約發現,只要是行爲有些偏頗,或者做過些錯事的人,除了會被石碑懲罰外,往往下一次隨機到的角色都不會太好。

шωш✿ ttКan✿ ¢ O

所以又不能對這些職業太過偏袒,以用來震懾犯錯的人。

就拿賣肉這件事情來說。爲了讓貧窮的人也能吃上肉,所以就在石碑條文裏限制了肉類的價格,並且對每個人的購買量也有了限制。即使是有錢人,在資金絕對充裕的情況下,也未必可以吃到比窮人更多的肉。

其次,在保證肉類完全健康的情況下,商販必須將定量的肉放置進一個桶內,並且蓋上布蓋。這樣,購買者沒有辦法通過花更多的錢享受到相對優質的肉。

所有人購買時只能碰運氣。

然而,饒是如此,比較貧窮的角色也不是每天都能吃上肉。有時候需要工作好幾天,用攢下來的錢纔夠買上二兩肉。

張華不得不感嘆自己運氣之差。隨機到的這個角色,職業是給人倒泔腳的,每天可以到手的錢少得可憐。最關鍵的是,身上還沒有剩下多少錢。

“來來來,新鮮的豬腿、豬心、豬頭肉,應有盡有,快來瞧一瞧了誒~”一位小哥非常熱情地對張華說道,“哎喲,這位小爺,趕這麼早,要不要來兩新鮮的豬肉?”

張華假裝不經意地略微側過頭,用眼角地餘光略微瞄了眼被布蓋住的木桶,嚥了口口水,復又迅速地看向別處。無奈的是,就目前自己的經濟狀況還不足以讓他可以吃上一頓肉後還能繼續維持生計。

對於張華來說,目前最重要的是熬過這段不知會持續多久角色懲罰時間,而不是享樂。

“唉~小哥小哥,別走啊。我這的肉便宜啊?”肉鋪小哥稍微提高了點音量說道。

聽到這話,張華不由皺起了眉頭,‘見鬼,又碰到一個新人,怎麼可以自己定肉價呢?這麼不懂規矩。呃…不會是上一個吧?不對啊,他應該已經被懲罰了,怎麼輪得到當賣肉的?’

“小哥小哥別誤會啊,我這肉價格還是跟其他店鋪一樣,只是你沒什麼錢也能吃到啊…”

聽到這話張華停下了腳步,倒不是爲了能吃上肉,而是,這事,比較新鮮,於是便問道,“你說價格不變,但是沒什麼錢也能吃,這是爲什麼?”

肉販小哥見張華起了興,嘴角上揚,露出和善的笑容,道“小哥你不知道吧,我這肉啊跟其他鋪子的價格一樣,不會造成競爭。

但是啊,即使你現在沒什麼錢,也可以先付一成,日後慢慢還給我,你看成不?一看小哥也是個苦命人,大家相互之間照顧一二也是應該的。”

面對這個誠懇而善意的笑容,張華有些心動。

可是他不知道這個笑容,在另外一張臉上出現的時候,意味着什麼。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正值七歲的小王恕看到這個笑容的時候,頓時感覺背脊發涼,寒毛直豎…

而今,這個微笑的人,變成了他自己。

“那我豈不是隻要十五文銅錢就可以把這肉拿走了?要多久把剩下的還清呢?”張華詢問道,說不心動是假的,畢竟這樣的一種模式,從未出現過,難免有些好奇。

更加重要的是,張華髮現了這樣一個從未出現過的模式所帶來的連鎖影響。如果其他店鋪紛紛效仿的話,那麼自己便可以用極低的代價提高自己的生活品質。

而且,這個慢慢還的期限越長,對他就越有利。

因爲,角色是會變的啊…說不定自己還了一半都不到呢,懲罰就結束了,然後自己變成了另外一個角色了呢?

至於繼承他這個角色的人會怎麼樣?關他什麼事?反正一定也是個做了錯事的人。

“期限啊,那就三個月吧,但是必須得籤合約喲,石碑生效的那種”王恕笑嘻嘻地對張華說道。

在這個結界中,是可以有類似於契約的東西的,並且經雙方確認簽訂後會強制執行。

很快張華和王恕簽訂好了契約,就在張華準備拿走一個桶的時候,友善而好聽的聲音再次自耳畔傳來,“小哥小哥,莫急啊。”

“怎麼?反悔了?我們可是簽了契約的。”張華看着面前微笑着的肉販疑惑道。

“不是,哪能啊。只是我這邊要跟你說明以下。我這店的肉呢跟其他的不太一樣。我這邊啊,先選肉,後看價。”

“你這新人,真不懂規矩。好肉跟劣質肉是不能區分開的。你這樣會被懲罰的。”張華再次提醒道。

“不不不,我沒有區分開啊,原來是價格一定,但是不知道肉品。我這個是,知道肉品,價格卻是隨機的。

同樣都是肉和錢不是固定的。

如果運氣夠好的話,可以用便宜的價格買到優質的肉呢。

我這不是給像老兄這樣的創造機會嘛~這樣應該不算有失公平吧?”王恕笑得更加和善了,已經快接近於人畜無害了。

張華定了定神,沉吟一會,逐一掀開肉痛上的布條,選了一塊看上去比較優質的說道,“那就給我這塊吧,多少錢?”

既然這只是憑運氣,沒道理去選那些比較差的。

“我瞧瞧”王恕拿起桶,看了看,十分抱歉地說道,“哎呀,兄弟,真不巧呢,這塊肉要二兩白銀。”

“二兩!?你怎麼不去搶?你…你使詐!這每個桶肯定都標了高價,我要告發你!”張華不悅道。

“小哥你看看你,不要生氣嘛~欺詐可是重罪,我怎麼會知法犯法呢?而且小哥你也是個老玩家了,應該知道,在這個世界裏啊,一旦犯了錯,是會被發現的啊…”王恕看着張華,微笑着,表情忽變,像是在看一個已經在囚籠裏的獵物。

張華打了個冷顫,口吃道,“那那那那,我不不買了!”

“不要?這位小哥,這樣可不好吧…你都決定了要買,看到價格怎麼可以不要呢?如果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我這生意還怎麼做下去?還是你想…再降一級?”至此王恕終於露出了他的獠牙。

二兩白銀,已經近乎是張華的全部財產了,雖然可以暫時先付20文銅錢,確實對目前的生活影響還沒有那麼大。

雖然原來這塊肉也要一兩五的白銀…

雖然這些錢可能是留給下個人來還的…


可是就是不舒服啊。

張華拎着肉走在清晨的大街上,越想越不是滋味。

“來來來~新鮮的豬肉欸~快來瞧一瞧看一看了欸~”後方又傳來那位小哥的叫賣聲,聽着這叫賣聲,張華不經鬱悶道,“這都進來些什麼人吶。自己是不是也該到了要出去走走的時候了。”

幾天後,石碑再一次召集起了所有人,理由卻讓張華哭笑不得。

賣肉小哥這種先用慢還的方式需要重新規範。

經過這幾天,有些人意識到了王恕這個看似公平實則危險的營銷方式,對這個世界是有危害的。

“如果大傢伙都照他這麼賣東西,那你讓下一個繼承角色的人怎麼辦?這哪裏還有公平可言。”

“欸,我倒不這麼看。如果每個人都會留下債務給下一個人,那也不用談什麼公不公平了。而且你也可以留給下一個啊”

“你這是強詞奪理,按他這種方法,真到了無力償還的時候,怎麼辦?照我說,這個方式就應該被禁。”

“吾倒是認可這種方式,如果運用得當,加以管制,讓手裏的錢作更多的用途,倒也不失爲一種進步。”

“什麼進步,明顯是讓人養成胡亂花錢的惡習好嗎!?”

“對對對,還有那個什麼先看肉,再看價。簡直荒唐之極!我花了5兩白銀,纔買到那麼一小塊!”

“老兄,你這運氣…着實差了些,我就很好,五十文,一桶上等肉。我覺得這個方法挺好的啊。”

王恕“在一旁”看着衆人議論,說是說在一旁,其實這是一種比較難形容體驗。所有人的【魂】都被聚集到了石碑所在的廣場,卻又互相看不見誰,只能聽見各自的聲音。

似乎,這時候的時間流逝得也沒有那麼快。

不過看其他對於這件事情的態度,王恕愈發肯定了一件事情。

創造出這個世界的人,對“正義”有一種特殊的執念。

他設置了換位思考、民主協商、絕對監督等一系列的方式,妄圖建立一個絕對正義的世界。

卻又殘缺不全。

當一個人不用爲他的所作所爲負太多責任的時候,他會本能的去冒險做一些“利已”的事情。就像剛纔那位小哥發現自己可以將一部分債務延續給下一個人的時候,儘管依舊有入不敷出的風險,儘管也有必須自己還完的可能。

他還是選擇了抓住這個漏洞。

另外,這還是一個失去了活力的世界。沒有了高下優劣,每個人沒有了向上的動力。雖然由於角色的學識可以被繼承,整個社會還是會發展下去,卻也讓人失去了志趣、理想等虛無卻必要的東西。

既然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恍然失去眼前的一切,又有誰會真正上心?

不過,既然已經達到了某種程度上的永生,進步又有什麼意義呢?人的快樂很大一部分都源於“比較”,比較那些被創造出來的虛空之物,權利、榮譽和自尊。

當物質上隨機以後,這些比較被部分打破了。

嘛…這麼一想,這裏似乎真的不錯呢…


同時在他們的討論中,王恕發現了一絲端倪。

這個世界是在進化的,會根據實際情況變換不同的規則。比如小虎那一個角色,爲人子女者肆意揮霍。

原本是需要相互監督舉報纔會被處罰,後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這個世界面對這個現象會自發地發現以及處罰觸犯碑文條款的人。

於是村民們理所當然地在制定碑文內容時,只需要考慮是否合理以及判斷好壞,至於可行性,就交給這個世界好了。

所以這次的議會過後,衆人經過長久而短暫的討論,並沒有取消和否定這一新鮮事物,而是選擇了“成立一個特殊的部門,專門負責審批和督察超前消費現象。並且不得過度消費。

理由很簡單,因爲他們知道這個世界會“進化”出“讓負債隨着人走”,或者“不還請債務不會轉換角色”,又或者“過度消費會被發現及譴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