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瘋吼撲來,雙掌之上藍光暴漲,電花劇烈的閃耀,道道雷電在他掌間繚繞,空氣都在震盪。

唐凱毫不示弱,他雙手飛速結印,藍紫色的電弧“劈啪”作響,同樣纏繞掌中,電光奪目耀眼,更爲精純的雷系能量擴散開來,比之封天照的雷電更爲純粹。

“我封家向來以雷系功法爲傲,而你一個火系修士竟然在關公面前耍大刀,在我面前賣弄,你這是在找死!”封天照露出一絲獰笑。

“是嗎?我看未必!”唐凱大喝一聲,青天雷光訣半結印,威力全部凝聚在手掌之中,與封天照正面對轟。

“滋啦…咚!”

電光發出令人震顫的音色,如同煙花般炸裂,帶着絢爛的藍紫色光斑四處激射,每一顆電花都蘊含巨大的能量。

二人同時暴退,在半空中拉出一道長長的電火花痕跡。

“這一擊竟然平手,怎麼可能!”觀衆完全驚呆了,唐凱作爲魚躍境後期,在和破妄境中期的封天照硬碰硬之下竟然平分秋色,沒有吃虧,這簡直是強悍的出乎意料。

“怪不得敢口出狂言,原來有些本事,再來!”封天照目露瘋狂之色,與他正常情況下看起來儒雅的外表完全不相符,戰鬥起來就如同一個瘋子,擇人而噬。

更爲強悍的雷電升起,萬千電弧繚繞在封天照身畔,每一道雷電都有手臂粗細,一時間他的周圍如同變成了雷電風暴。

唐凱面色凝重,雙拳緊握,奪目的金光璀璨輝煌,兩條大龍慢慢浮現,龍吟陣陣,金色的鱗片栩栩如生,宛若實質。

“殺!”

wωω ▪Tтka n ▪¢ o

二人怒吼,兩道狂暴的身影在半空激烈碰撞,山搖地動,雷霆龍嘯震耳欲聾,打得整座擂臺都要崩碎了。

“咚!咚!咚!”

擂鼓般震天的巨響讓許多人的耳朵都受不了了,兇悍的靈元波動更是如同席捲的巨浪,一波接一波迅猛地拍下,將半空中幾塊觀像鏡都橫推了出去,觀衆席周圍豎起的保護屏障激起道道環狀漣漪,如同暴躁的汪洋起伏。

“與我相比,你還是太嫩了!”封天照狂笑,雷霆愈發粗壯,萬千道雷霆組成了洶涌的雷海,將唐凱淹沒其中。

“圈養在溫室的花朵,怎能與我相比!”唐凱毫不示弱,翻滾的巨龍足有百丈粗細,迅疾地穿插在雷海之中,生猛的轟擊。

“給我碎!”封天照仰天長嘯,雙手已經被雷電完全包裹住了,化成了一雙雷掌,雷霆咆哮轟擊,重若萬鈞,全部砸在一條巨龍身上,直接把那巨龍打成了四散的金色碎片。

“還有一個!”他雙目發出藍紫色的光芒,能夠看到細小的電花在閃爍,雷霆的威力再度猛增,“我封家的久遠傳承,豈是你一個小小的山野莽夫所能明瞭的,給我死吧!”

“轟轟轟…”

另一條金色的巨龍眨眼之間就被撕成了碎片,斗大的金色靈氣殘片飛舞,完全失去了威力。

封天照面目猙獰,裹挾無窮雷海轟炸,要將唐凱化爲齏粉,而唐凱雙掌之中,金光已經不再,殷紅的血液飄落,夾雜着一些血肉。巨龍被打碎,對他造成了不小的傷害,兩條手臂都快炸裂了。

“不好!”凌雪妍驚叫,挺身而起就要救援,歐陽露同樣粉拳緊握,緊張地看着,她的手中,幾枚亮晶晶的物事閃耀,如果唐凱真的出現意外,她會毫不猶豫地讓手中的東西炸響在封天照身畔。

“不許去!”

只是凌雪妍剛剛站起,一隻有力的大手突兀地按在了她的肩膀之上,熟悉的氣息鑽進她的瓊鼻,讓她的身體瞬間僵硬了。

封天照雷電環繞,快速轟擊,如同疾風驟雨,逼迫的唐凱連連後退,雖然粗大的雷電沒有直接擊中唐凱,但是那無數的電花他卻根本無法躲開,密集的落在他的身上,多如牛毛。

“我看你還能挺多久!”封天照咄咄逼人。

“這場戰鬥,不一定誰贏誰輸!”唐凱面色冷漠,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不要做無用功了!早日承認自己是個廢物,投降便可!”封天照一掌拍落,速度奇快,擦過唐凱面門,強烈的電花掠過,讓唐凱的身體麻痹了一瞬。

“結束了!”封天照大腳強力飛踹,帶着劇烈的電光,狠狠地印在唐凱胸口。

“咚!”

巨響傳來,唐凱極速倒飛而去,重重地撞在觀衆席的保護壁障上,成大字形貼在其上。

封天照屹立半空,嘴角掛着冷漠的微笑:“今日放過你一條狗命,滾回狗窩好好反思,學會做人,不要妄圖以螻蟻之姿挑釁巨龍。”

“封少爺贏了!不愧是封少爺!”

“封少爺好樣的,對這樣的傢伙就應當狠狠地教訓教訓,免得他不知道天高地厚。”

觀衆歡呼,讚譽之詞滾滾而來,讚歎封天照的強勢,鄙視唐凱試圖挑釁的無知。

“封家傳承久遠,高級功法心法無數,跨階而戰對我等而言不過是家常便飯,你以爲打敗了幾個高境界的修士,就可以挑戰我等了嗎?簡直是可笑!”封天照心情大好,斜視着低下頭顱的唐凱。

“封家傳承久遠…嗎?”唐凱的聲音顯得乾澀喑啞,如同戰敗了的人,垂顱輕嘆。

“竟然還沒暈過去,這小身板也是夠硬朗的了!”有人大笑,指指點點,譏諷嘲笑。

“哈哈,人家畢竟有兩把刷子,別這麼看不起人嘛!”嬉笑的聲音源源不斷的傳來。

封天照毅力空中,長風起舞,白衣飄飄,如同一尊絕世高手。

“不錯,我封家的歷史和榮耀,不是你一介小小莽夫能夠明瞭的。更何況你還妄圖插手皇朝超級貴族之間的事情,簡直是愚昧至極!”封天照毫不留情的打擊對手。

唐凱聞言,輕輕道:“敢問封家延續了多少年呢?”


“足有萬年之久!”封天照驕傲無比,這是封家的榮耀與輝煌。

“原來如此,果然足夠久遠。”唐凱長髮披眸,將整張臉都藏在了黑髮之下,“不過,還是有點短…”

封天照一怔,繼而怒道:“你什麼意思?”

“我是說,你的目光,還是太短淺了!”唐凱陡然擡起面龐。

一股令人震撼的波動劇烈沸騰,浩瀚蒼茫,像是跨越了歷史的長河,從遙遠的歲月前走來,來自永恆的未知深處,他漆黑的瞳孔之中,似有無窮的宇宙在流轉,跨越了無盡的空間,降臨到這個世間。

“碎 虛 指!” 天亮了。

一萬多名突厥俘虜處理完,掩埋好屍體。

杜荷、典韋、薛禮三人帶着1000名背嵬軍士兵,牽着收繳到的數千匹馬離開。

找到一個隱匿地方。

休息、睡覺。

激戰一夜,加上白天趕路,說不累那是騙人的鬼話。

又不是機器人,咋會受得了。

中午,杜荷睡醒,睜開眼睛。

察看一下,發現經驗值暴漲呀!

殺了一萬五千多名突厥鐵騎,讓杜荷獲得近五萬點經驗值。

出乎意料!

不過呢?

想想明白了。

一名萬夫長,滅殺後有10000點經驗值,千夫長1000點,百夫長100點,加上普通士兵1點。


確實能達到五萬點經驗值。


系統,幽州城保護下來了,爲啥任務還沒完成?

呵呵!

宿主,任務是守護幽州,不是幽州城。現在還有好多百姓、城池正在受到肆虐。

媽蛋!

好難的任務哦!

看到背嵬軍士兵全醒了,杜荷從系統商城中,兌換出大量羊肉出來,讓士兵準備生火烤了吃。

吃飽喝足,薛禮回來了。

“少爺,100裏外有一座小城池,城中有好多百姓,遭到突厥鐵騎的進攻。”

薛禮啃了口羊腿,開口道。

哦!

“吃吧!吃完後,我們出發!”

“少爺,攻城的突厥人有近三萬騎,我們只有1000人不到呀!”

薛禮開口道。

唉!

杜荷長長嘆了口氣。


“仁貴,我們沒有選擇,百姓必須救,突厥必須趕出幽州,希望帝國大軍增援快點到來。”

杜荷搖頭道。

“老典,背嵬軍士兵恢復了嗎?”

“少爺,士兵吃飽喝足,隨時能出征。”

杜荷點點頭。

一戰後,杜荷手上戰馬大幅度增加,達到一人三騎還綽綽有餘。

“出發!”

杜荷跳上馬背,下令道。

杜荷率領1000名背嵬軍士兵,向北方快速殺過去。

才走出數十里地,一名偵察兵跑回來報告,說前方有數千名突厥鐵騎。

氣勢洶洶的殺過來。

杜荷微微思考一下。

心中知道了。

那是尋找自己一夥人的突厥鐵騎。

“準備戰鬥!”

杜荷一聲令下,背嵬軍士兵馬上抽出兵器,嚴陣以待,隨時出擊。

轟隆隆!

大地震動,象是有千軍萬馬奔馳而來。

唐兵!

咋會有唐兵出現在這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