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我就是藥王。”夢絕塵一臉無奈的點了點頭。

“那這是什麼回事?是有能耐把藥王你傷成這樣?”董長卿一臉不可思議的問到。

“丞相可還記得丹藥門?”夢絕塵臉色一沉。

“這事與丹藥門有關?那傷你的人是沐劍峯沐門主?”董長卿有些不解的看着夢絕塵。

“不,只是幾個小傢伙,但招式很是怪異。”夢絕塵搖了搖頭。

“哦,藥王竟然吃了小輩的虧。”董長卿有些不敢相信。

“那小子可是聖階二品中期高手,而且看樣子才十幾二十歲左右,這是那幾個人的畫像。”說着夢絕塵拿出一張畫像。

“哦,竟然有這事,我看藥王一路也累了,我這就去安排一下。”董長卿,說完轉身離開。

對於夢絕塵的話,董長卿是相信的,因爲董長卿自己,就是一個很好的歷史,如果董長卿當年不是因爲奇遇,就不會有現在的地位,現在的一切,而且董長卿依然清楚的記得,那青年男子看着也不過二十多歲,長得很漂亮,穿着一件血色的紅衣。

所以別說二十歲達到聖階,就算是化境或是更高,董長卿一樣會相信。 落月城……

落月城,是一個富饒的城市……也是美食之都!在滄瀾大陸可算是首屈一指。

最重要的是這裏傳承着古樸的文化,在燈火節這一天,無數的青年男女,都會在出現在大街上,點花燈,放花燈,祈福,各種各樣的活動!

傳說,在燈火節這一天,只要把自己的花燈放入河中,許願的事就可以願望成真,獲得美好姻緣!

這是一個令人狂歡的節日!在今天晚上,無論是誰都會帶上面具,就連小販也不例外!

很多憧憬姻緣的青年男女們,在魔力的推動下來到這裏,希望能在這個美好的節日,遇到自己的另一半!

不管是情竇初開的姑娘,還是身在閨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姐,都會選擇在這一天,出來熱鬧熱鬧!對於某些人而言,這同樣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獵豔機會。

“二公子,羅少俠!歡迎各位來到落月城!”羅烈等人剛到落月城,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老者,就已經在城門等候,身邊還跟着幾個中年男人!

歐陽明月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作爲歐陽家的公子,不管是家族風貌,這公子派頭還是要有的,客氣了反而不好。

對此,羅烈也已經習以爲常,每到一個城鎮,在當地的歐陽家負責人,就會出城門前接待羅烈幾人。

一是爲了確認歐陽明月的情況;

二是爲了之前歐陽家給羅烈的承諾,一切的開銷都由歐陽家負責!

三自然是,瞭解羅等人一行人的情況!

“歐陽前輩有禮了!”羅烈也是笑了笑。

“羅少俠客氣,年紀輕輕就已經是聖階高手,可謂是我滄瀾大陸的第一人!能見到羅少俠可是老朽的榮幸。”中年老者一臉佩服的看了看羅烈。

“呵呵,前輩過獎。”羅烈也是有些無語的呵呵了一聲!

怎麼聖階,不過只是用祕法,強行提升的僞聖階罷了,羅烈自然不會解釋!這個事情對於羅烈與林嫣兒而言都是祕密。

“羅少俠,那老朽就先帶大家到客棧休息,今晚就在醉仙樓爲大家接風洗塵!如何?”

“前輩客氣,食住方面,我們自己解決就好,不勞前輩費心。”

雖說這是好意,但羅烈還是不想這樣被牽制的感覺,自然拒絕了老者的要求。

“那好吧!”看着羅烈一臉正色,中年老者也不在堅持,帶着羅烈幾人來到客棧,說幾句客道話,就離開了。

羅烈一行人剛進入落月城不久,就被某個人注意到了;畢竟這樣一羣俊男美女,都會引起人眼球。


得知今天是狂歡節,羅烈衆人都有些欲欲躍試,畢竟大家都是年輕人,吃喝玩樂,這是人們的嚮往,而年輕人更甚,羅烈幾人自然不會例外。

走出房間,羅烈就看到寒霜與歐陽明月兩人躍躍欲試,鬼鬼祟祟的樣子:“寒霜,明月,你們這是要去哪裏?”

“羅老大,今天可是狂歡夜,我們要去看花燈,參加假面舞會。羅老大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歐陽明月嘿嘿一臉賊笑。

沒等羅烈開口,歐陽明月就看到了林嫣兒不善的眼神,頓時一陣激靈。

“哼,歐陽明月,你們兩個要玩就自己去玩,別搶我的羅烈哥哥。”趙妖妖一臉生氣的看着歐陽明月。

得知林嫣兒與趙妖妖還是清白之身,歐陽明月一路上沒事,就想帶羅烈去一覽青樓,各種玩法,感受更是滔滔不絕。羅烈雖然也是嚥了嚥唾沫,但也沒有去。

對此林嫣兒,意見自然比較大。自從歐陽明月進來,加上趙妖妖這個活寶,大家的氣氛是好了很多,但歐陽明月與寒霜自己去玩就算了,還一天到晚的鼓動羅烈。

羅烈最近明顯有些躁動。晚上沒事,就喜歡對林嫣兒動手動腳,搞得林嫣兒格外難受,因此林嫣兒可沒少警告歐陽明月。

“哇,真的好熱鬧哦!大家怎麼都帶着面具呀!”看着大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趙妖妖不經感嘆!

現在天色已經黃昏。但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羣卻是格外熱鬧,還都穿戴着各種各樣的面具。

這時候應該是人羣最少的時刻,但街上的人還是異常的多,畢竟這個時間,是大部分人用膳的時間,都在家中吃飯呢。

“今天是燈火節,今晚是狂歡夜,街上還會有各種活動,所以人們都會帶上面具。幾位客官看一下面具吧!”看着羅烈幾人,小販解釋了一下,順便推銷自己的產品。

“好……給我來一張。”趙妖妖很快就選好了一張自己喜歡的面具!

緊接着,趙妖妖又拿着一張老頭的面具遞給羅烈:“羅烈哥哥你也來一張,你看這張就不錯!”

看着皺巴巴的面具,羅烈無語!怎麼說也要選一張好一點的啊!這算怎麼事?

“妖妖,我看還是換一張吧!”見羅烈不說話,林嫣兒提議!


“這可不行,要是選擇好看的,羅烈哥哥被那個女子拐跑了怎麼辦?所以羅烈哥哥只能帶這張老頭的面具,這樣才安全!”趙妖妖卻是不依不饒。

近身高手 ,小販都有些無語了,羅烈雖然帥氣,但也不是怎麼絕世美男,何況在這種時代,女子可是羞澀得很。

而且今晚,會有很多黃花大閨女,出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畢竟大家可都帶着面具!這是難得的機會。

而趙妖妖所說,怕羅烈被別家姑娘拐跑,這種話小販還頭一次聽說,羅烈不拐別人家姑娘就已經不做了。

而看趙妖妖與林嫣兒的樣子,羅烈卻是也沒有必要去拐別的姑娘。

要真的有這種事,小販大哥還巴不得讓自己遇上了,而千四娘,葉隨風幾人也與羅烈告辭!

畢竟羅烈三人可是成對,今晚又是特殊的日子,自然不能和羅烈幾人揍一起。

選好了面具,羅烈三人再次出發!

“花燈,我們去買花燈吧!”逛了一圈,趙妖妖開始對花燈打起了興趣。

“哇塞,那個花燈好漂亮!”看着一個花燈,趙妖妖一臉激動。“老闆,這多少銀子?”

“五兩銀子,就最後一個了。”小販報價!準備收攤。

“那給我吧!”趙妖妖看了看一邊的羅烈。

有羅烈在身邊,趙妖妖與林嫣兒基本上怎麼都不會帶,小到化妝用的東西,大到穿着的衣服,羅烈就像更像是一個語言提取機。

“老闆,給把花燈拿過來吧!”羅烈拿出十兩銀子遞給小販。

“小哥,你把花燈給我!這些全部都是你的!”這時,一個細細的女聲響起,同時還遞上了五十兩銀子。

“這個?”看着女子手中的銀子,小販有些歉意的看向羅烈與趙妖妖等人。

小販的花燈很獨特,也很漂亮!雖然平時的生意也很不錯,但今天卻剛出攤,沒有多久,就已經一掃而空,只剩下一個。

而花燈的價格,也從開始的一百文錢小,漲到了五兩白銀,而這竟然有人願意出五十兩的價格,小販那裏能不動心。

“給你,這是十兩黃金!這花燈我要了!”趙妖妖一聽女子的話,也不舒服就讓羅烈找出了十兩黃金。

“姑娘,不管你是誰,既然我們小姐都說要了,你沒有聽到嗎?”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看着趙妖妖威脅說到。

“啪!”趙妖妖直接就一巴掌打在了那女子的臉上。

“小表子,你竟然敢打我!”女子一臉驚訝的看着趙妖妖,這時面具已經脫落,漏出一張白皙的俏臉,臉色卻有些陰沉。

“啪……”又是一巴掌,打的就是你這小**,趙妖妖也是很生氣。

這次女子徹底沉默了,沒有說話,而是看着另一邊的女子,眼睛有些微紅。

“福伯……”另一個女子,微微便頭看向身後。

這時,一個帶着面具的男人就向趙妖妖襲擊而來。

趙妖妖是狐族小公主,速度本就異於常人,而現在還有靈階四後期品高手,兩三下就閃過了對方。


“靈階高手?”男子大驚!兩個女子也是臉色大變。

誰都知道這意味着怎麼,那就是一定有一個強硬的後臺,聽趙妖妖的聲音應該很年輕。

“姑娘,我們是上官世家的人,不知道姑娘可否買個面子,把這個花燈讓給我家小姐如何?”

這話雖然說的不卑不亢,但卻有那上官世家出來逼人的意思,簡直就是**裸的威脅,也不包含試探的意思!

“上官世家?上官世家是怎麼?本公主還沒有聽說過呢!羅烈哥哥,歐陽明月好像就是怎麼歐陽世家的吧?”趙妖妖看着羅烈問到。

“嗯,是歐陽世家的二公子。”羅烈很配合的點了點頭。

聽到這話,三人神情微變,歐陽明月不是就是未來的姑爺嗎?上官世家一直不怎麼好,所以打算與歐陽世家聯姻,而對象正好就是歐陽明月!

畢竟上官世家也是六大世家之一,而上官世家小姐自然不能做小,正好歐陽明月至今爲止還是單身,歐陽世家也是打算結交上官世家,把歐陽明月的事給辦了。

“歐陽明月,你給我過來!”這時,趙妖妖正好看到了人羣中兩個猥瑣的身影,不是歐陽明月與寒霜又是誰?

“妖妖大嫂,你找我怎麼事?”聽到趙妖妖的聲音,歐陽明月與寒霜也走了過來!

“我說,你們兩又在偷窺誰家的姑娘了?”趙妖妖陰森的問到。

“妖妖大嫂,雖然你是大嫂,但卻是秀色可餐,其他人比起您和嫣兒大嫂那就是一坨,所以我們可沒有興致,我們只是在看花燈!寒霜你說是不是?”歐陽明月推了推寒霜。

“是是是,明月說的不錯,我們只是在看燈!”歐陽明月是所有人中最開朗的,平時不少被趙妖妖欺負,開開玩笑也很正常。

寒霜與歐陽明月,現在可是就像是親兄弟。都說男人有四大鐵,一起同窗讀過書,一起扛槍打過仗,一起同瑤嫖過娼,一起壞事分過髒!這寒霜與歐陽明月誰知道佔了有多少。

雖然這個世界沒有打仗槓槍的事,但卻是一個小江湖,大家自然也遇到過一些小型的鬥爭,而嫖娼不用猜一定有,而分髒就不知道了 。 這時女子已經拿下面具,看着羅烈幾人笑到:“剛纔是我們無理,我向你們至歉,不如小女子請大家去醉仙樓,喝一杯水酒如何?就當是賠罪,也算是儘儘地主之誼。”。

看到女子,羅烈神情微變,這個女子羅烈與林嫣兒見過,就是在洛河城遇到的那幾個上官世家的人。

“那上官姑娘,我們就不客氣了!” 聖主在校園 !羅烈也拿下了自己的面具。

畢竟來到落月城這麼久,羅烈幾人可還沒有吃飯呢。

而且一圈下來,羅烈感覺也沒有什麼意思!雖然,看着街上來來往往的青年男女,身材也挺好,但誰又知道拿下面具後會是怎麼樣?

“少俠請吧!”但女子好像沒能認出羅烈與林嫣兒,微微的笑了笑,在前面帶路,衆人一同向醉仙樓走去。

一條小河邊看着無數的花燈場面異常美麗……

鐵小冷與宋玉婷也放下了自己的花燈。

葉隨風四人,告別羅烈三人就一起逛街,來到了河邊沒有多久,千四娘也說有點事,就神祕祕的離開了。

“小冷你的心願是怎麼,希望對面是一個怎麼樣子的人。”宋玉婷看着鐵小冷。

鐵小冷看了看一邊的葉隨風到:“不告訴你。嘻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