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吳振生打了個電話,讓對方派人去挖一些工人回來,陳宇掛斷電話后,繼續搗鼓機器零件。

「精度差了一點,不過,我有錢有系統,給它充點錢就行了。」

測試了一下光刻機的精度,見它沒有達到自己的要求,陳宇也不在意,直接花錢充值。

「光刻機精度充值一千紙幣,光刻機的精度提升百分之五十。」

「光刻機精度充值一萬紙幣,光刻機的精度提升百分之一百。」

「光刻機精度充值十萬紙幣,光刻機的精度提升百分之兩百。」

想了想后,陳宇又給光刻機的強度、速度等性能,都充了一些錢。

「給數控車床那些刀具、鑽頭,都充點錢的話,豈不是幾十年都不用換?」

思緒飄飛之下,腦洞大開的陳宇,仗著有錢有系統,又給那些重要的機器充錢。

「這台機床的刀具,別說是切削鎢鋼,就算是切削鑽石都不在話下。」

休息片刻后,陳宇繼續加工一個個零件,隨後將其組裝成一台台設備。

連續十幾天時間,他都早出晚歸,整天待在工廠之中,一門心思的加工各種零件。

「小宇,明天去你外公家,你去不去?」夏雨打電話問道。

「媽,我有點忙,就不去了。」陳宇說道。

「那好吧。」夏雨掛斷了電話。

「明天過節嗎?」陳宇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找人問了問,他這才知道,明天是天貺節。

為了不錯過充值良機,他設置了一個鬧鐘,活動了一下身體,又忙碌起來。

「小陳,哪些機器要安裝?」吳振生帶著一群人走了過來。

「這些機器上,我都標了號碼的,地上有相應的號碼,把機器對號入座,裝上電線就行了。」陳宇指了指一台台機器。

「小心一點,不要磕著碰著了,幹活。」吳振生說道。

二十幾個工人,或用繩子抬,或用叉車叉,將一台台機器,搬到相應的位置。

幾個三陽機械廠的電工,拿出各自的工具,給那些放好了的機器安裝電線。

「小陳,變壓器要不要換個大一點的?」吳振生問道。

「嗯,多弄幾個大一點的變壓器,免得以後電壓不足。」陳宇說道。

「行,我去找供電所的人,商量裝變壓器的事。」吳振生說道。

「多裝幾個大變壓器,這樣省事。」陳宇說道。

「嗯。」吳振生點了點頭,轉身漸行漸遠。

黃昏時分,陳宇離開廠區,回到麵館三樓,洗了一個熱水澡,吃了一點東西。

「先睡一覺,醒了正好充錢。」

輾轉十幾分鐘后,他方才進入夢鄉,一覺睡醒,他迫不及待的看向充值系統。

只見,天貺節充值一百萬抽獎一次這幾個字,出現在系統屏幕上。

看了看自己的個人信息,陳宇一時間不知道該給什麼充值。

得到的武功秘籍,全部達到超凡脫俗境界,已經不能充值了。

個人餘額裡面那幾百億紙幣,遠不夠給探查術、荒古神牛訣、祖龍煉體訣充值。

「聽力充值十萬紙幣,你的聽力增加1.0,當前為4.0。」

「聽力充值一百萬紙幣,你的聽力增加1.0,當前為5.0。」

「聽力充值一千萬紙幣,你的聽力增加1.0,當前為6.0。」

……

「視力充值一千萬紙幣,你的視力增加1.0,當前為6.0。」

「三千三百三十萬紙幣,三十三次抽獎機會,先不急抽獎,再充一些錢。」

取出龍神刀,陳宇心中一動,個人餘額快速減少。

「一下用了一百多億,一萬多次抽獎機會,夠我抽一陣了。」

默念一聲開始,轉盤和指針快速旋轉起來。

暗念一聲停,轉盤和指針都停了下來。

「開始,停,開始,停,開始,停……」陳宇懶得去看有沒有中獎,一萬多次機會,就算是一隻瞎貓,也能碰到死耗子不是?

不到兩個小時,一萬多次抽獎機會,就被他用光了。

「異界三日游,異界七日游,異界五日游,三次異界旅遊的機會,不錯。」

「乾坤大挪移?這功法很好。」

「凌波微步?這門輕功與踏雪無痕,各有所長。」

看了看自己抽到的東西,陳宇發現抽了一萬多次,也就三次異界旅遊、乾坤大挪移、凌波微步不錯,其他日常用品之類的,都被他自動忽略了。

「一萬件體恤、一萬件襯衣、一萬套西服、一萬套休閑服、一萬套古裝、一萬雙運動鞋……一萬雙皮鞋,幾十年內,我都不用去買衣服了。」

平復一下心情,陳宇再次充值,今天充一百萬,就能抽一次獎,不充白不充。

「凌波微步充值一千紙幣,你的凌波微步境界,達到初窺門徑。」

「凌波微步充值一萬紙幣,你的凌波微步境界,達到融會貫通。」

「凌波微步充值十萬紙幣,你的凌波微步境界,達到爐火純青。」

……

「乾坤大挪移充值十億紙幣,你的乾坤大挪移境界,達到超凡脫俗。」

「又是兩千多次抽獎機會到手,繼續抽獎。」

給自己充了一些運氣,陳宇不停默念開始、停……

一次次再接再厲,一次次抽中日常用品,不知不覺間,兩千多次抽獎機會,又被他消耗一空。

「為什麼就抽不到聚寶盆呢?」

檢查了一下收穫,陳宇頓時鬱悶不已,抽了兩千多次獎,就中了一些可有可無的東西。

「算了,今天就到這裡吧,反正時間還長,總有一天能抽到聚寶盆。」

翻身而起,洗漱一番后,陳宇下樓吃了一碗面,然後又騎著自行車前往廠區。

「小陳,早啊。」吳振生笑著招呼道。

「廠長,你比我早多了。」陳宇笑道。 吳振生除了是三陽機械廠的廠長之外,還是藤山投資公司的股東,三陽機械廠那邊只要沒事,他就會來藤山冶鍊廠、藤山金屬加工廠、藤山污水處理廠。

藤山投資公司旗下的工廠,都關係到他的利益,不看著怎麼行?

潘雲陽等人的工廠都在龍山鎮,離這邊有二十幾里,是以,藤山投資公司的另外幾個股東,來廠區的時間比較少,基本上每個星期才來一次。

三陽機械廠離藤山冶鍊廠、藤山金屬加工廠只有幾百米,離藤山污水處理廠也僅有一千多米,吳振生每天一忙完三陽廠的事,就會來這幾家工廠。

「廠長,生產電腦的機器設備,我都弄得差不多了,下個星期就能試做電腦了,當然,這只是試做,工人都還沒影,量產的事還得等幾個月。」陳宇說道。

「我讓人去外面挖了幾十個技術工,預計後天就能到千石鎮。」吳振生說道。

「就算人都到了,我也得培訓他們一段時間。」陳宇說道,像光刻機之類的設備,國內有幾個人見過?不先教幾個徒弟出來,難道還要他親自動手?

「小陳,你設計的電腦,性能怎麼樣?」吳振生好奇的問道。

「比沃森集團的電腦,稍微強那麼一點。」陳宇笑著說道。


「我們大漢國年底就要加入世貿組織了,可別忘了申請專利。」吳振生提醒道。

「專利資料我都準備好了,等成品電腦零件一出來,我就去申請專利。」陳宇說道。

「嗯,外國佬太可惡了,很多屬於我們的專利,都被他們拿去申請了,一旦加入世貿組織,生產某些東西,還要交專利費給外國佬。」吳振生痛惜道。

「廠長,你放心吧,專利的事,我會處理的。」陳宇笑道。

前世地球那邊的某想牌電腦,一直鼓吹自己是國產電腦,賺著同胞們的錢,干著吃裡扒外的事,天藍星這邊的大漢國,也有類似的理想牌電腦。

「有了錢就往國外跑,好好的人不做,非要跑去給外國人當狗,電腦、汽車、手機這三個行業,還是讓我來吧,免得便宜那些洋奴才。」陳宇心中暗道。

幾天後,機器設備全部搞定,藤山投資公司的股東,齊聚冶鍊廠的會議室之中。

「小陳,看你的了!」潘雲陽笑道。

「走吧,先試一下硅晶圓。」陳宇說道。


……

「直徑居然有三十公分,外國人都做不出這麼大的硅晶圓。」潘雲陽難以置信的說道,原本對電腦一竅不通的他,在這段時間裡,可沒少花心思學習。

研發一個晶元,需要很長的時間,但充了錢的陳宇,有晶元的生產技術,又有充值系統傍身,精度不足充錢,直徑不夠充錢……

別說是直徑三十公分的硅晶圓,就算是直徑一米的硅晶圓,只要他充點錢,就能做出來。

至於時間問題么?進入一個遊戲空間,充點遊戲時間,再充點時間流速,現實世界幾個小時,遊戲空間就是幾百天、幾千天。

「發財了,這下發財了,就算生產不出電腦,光是生產硅晶圓,我們的身價就能暴漲幾十上百倍。」李豐裕興奮不已的說道。

「還是小陳厲害,性能這麼先進的設備,都能做出來,依我看,小陳的技術,比那些科學家,還要強大很多倍。」吳振生感嘆道。

「一進入半導體行業,我們就無敵了。」石耀龍神情複雜的說道。

「這些機器的性能太好,保密工作與安防工作一定要做好,不然的話,我們這個廠區,就會成為是非之地。」陳宇一字一頓的說道。

「招人,招一千百名退伍軍人,全天二十四小時守衛廠區。」吳振生意氣風發的說道。

「不怕花錢,就算一名退伍軍人,月工資兩千,一千名退伍軍人,一個月才兩百萬,與這些設備相比,這點錢算不得什麼。」潘雲陽說道。

幾天後的下午,陳宇裝好幾台電腦。



「小陳,這電腦能用嗎?」吳振生懷疑道。

「用肯定能用,就是不知道性能,先試一下。」陳宇說道。

「開機時間三十秒,比我用一萬多買的電腦,還要快一分多鐘。」潘雲陽說道。

「國產電腦,這才是真正的國產電腦,從晶元、主板、硬碟……哪怕一個螺絲,都是我們自己生產的。」石耀龍熱血沸騰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