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靠着她的玄氣長大的。

不知道生下來以後,是不是就天生就帶着修爲出來了。

蘇紫陌突然開心的笑了笑:“雲軒,這孩子可有意思了,我倒是很期待他出生的樣子,肯定又是一個像齊兒一樣的小搗蛋鬼。”

禁宮梟後 蘇紫陌突然想起自己在黎夏國逛大街的時候,他們遇到的師公。

“陌兒,你怎麼知道孩子是男孩?”沐雲軒倒是無所謂,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都是他的孩子,他都喜歡。

“雲軒,你還記得我們在黎夏國逛街的時候,我們遇到了師公,他當時給我們捏了泥人,有四個孩子,三個男孩,一個女孩,也就是說,我這一生,會有四個孩子,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

蘇紫陌還記得,她當時還和師公理論過呢。 “所以說,他一定是個男孩子。”蘇紫陌快速地說道。

不管是男是女,她都喜歡。

不過要是個女兒,她會更開心的,她總覺得女兒要貼心一些,也可以說一些貼己的話。

“陌兒,九翼差不多回來了,你修煉一會,如果覺得悶了,叫我一聲,我帶你出來。”

“好!快去吧!記得午時回來吃午飯。”蘇紫陌對着他搖了搖手。

笑得一臉可愛。

這空間指環戒現在已經成了他們的家了。

確實,住着這裏邊,她睡得更踏實。

“好!”沐雲軒心裏比吃了蜜糖還要甜。

現在有兩撥人要殺他們。

他必須儘快弄清楚才行。

特別是那名黑袍男子,他必須查清楚他的身份才行。

蘇紫陌就盤膝在牀榻上開始修煉。

沐雲軒看了她一會,纔出了空間指環戒裏。

一到客房,剛好有婢女進來。

來人正是迎春。

迎春微微福身,“公子,城主有請!”

“上前帶路。”沐雲軒語氣淡漠地說道。

從昨晚這二人的對話裏可以聽得出來。

狐朋仙友 那城主也是一個有野心的人。

到了城主府大廳,讓沐雲軒意外的看到了天都城的城主也在此。

這周瑜大祭司想統領這瀛洲大陸。

昨晚出現殺了那隻魔獸,倒也事半功倍。

“公子,我們又見面了。”周瑜大祭司熟絡的和沐雲軒打招呼!

沐雲軒象徵性的點了點頭。

“你們認識?”寧海城的城主驚訝的看着他們二人。

“婉慧大祭司,公子和夫人可是從我天都城來這裏的。”

隨即!

她笑着看向沐雲軒。

“公子,今日已經是第三日了,不知道公子考慮得如何了?”

婉慧大祭司一聽,心裏更是驚訝!

她讓迎春請這位公子來,也是談條件的。

沒想到被這周瑜大祭司搶先了一步。

這樣看來,周瑜大祭司早就知道繡銀大祭司死了。

這位公子又答應了周瑜大祭司什麼呢?

“這件事情,等我的妻子決定,晚一點會給周瑜大祭司答覆的。”

周瑜大祭司一聽,眼底閃過一絲黯然。

若他們幫助她,她很快就能走上真正屬於自己的舞臺。

她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了。

這位公子手段之前,遠非她能想象的。

“那好,我會在寧海城一直等着你們的回覆的。”

現在還早,她還有希望。

“天黑之前,一定會給大祭司答覆。”

沐雲軒估算着,九翼午時就會回來。

那水晶球之魂若是對陌兒有用,他們就幫助她,若是沒有用,隨她們怎麼爭這瀛洲大陸,和他們沒有關係?

“好!”周瑜大祭司心裏七上八下的。

他們的決定對於她來說,非常的重要。

她可是真正的大祭司,她一直決心想改變瀛洲大陸。

婉慧大祭司微微一愣!

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交易。

“城主,你找我?”沐雲軒突然看向婉慧大祭司。

她看了看身旁的周瑜大祭司。

此時有這個女人在場,她也不好開口。 “公子,有下人來稟報,昨夜公子殺死的魔獸,屍體在今早消失了。”

婉慧大祭司只能換一個問題。

只怕,自己已經遲了一步了。

“沉入了海底,自然會消失。”

沐雲軒冷冷的坐在一旁。

婉慧大祭司臉上閃過一絲尷尬。

魔獸昨夜就沉入海底了,自然不會在出現。

“你們若是沒事,我要出去一下。”

沐雲軒知道這城主打什麼主意。

可惜,她打錯算盤了。

“公子,那午膳……”

“不用準備。”沐雲軒的身影快速消失在幾人的眼中。

迎春看着沐雲軒離去的背影,微微撅嘴。

這周瑜大祭司突然造訪,讓她們錯過了一個好機會。

婉慧大祭司突然笑看着周瑜大祭司。

笑着問道:“周瑜大祭司,不知道你和那位公子約定了什麼?”

問出聲以後,宛瑜大祭司的心突然緊張起來。

“也不是什麼大事?想必你也看出來了,他的妻子只有靈魂在,所以我想把水晶球之魂送給他們,他們在考慮要不要?我可是真心幫助他們的。”

周瑜大祭司笑得一臉的溫和。

婉慧大祭司聞言,微微眯眼。

“水晶球之魂?”

那可是大祭司最寶貴的東西,她真的捨得給嗎?她認識的周瑜大祭司,可沒有那麼善良。

這裏邊,一定有什麼交易?

“不錯,他的妻子有身孕了。”

周瑜大祭司的話,對於婉慧大祭司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精元怎麼可能懷孕?”

“這是萬年才能遇到一次的機會,我們都很幸運,能遇到這樣的好事。”周瑜大祭司微微一笑。

那笑容很溫和。

“簡直太不可思議了,能做爲一株精元活着,這女人身後的家人一定是擁有好的玄器和好的冰棺保護着她,但是天時地利人和不行,有好的玄器,也不可能養護好她的肉身。”婉慧大祭司對這精元成型,知道的也多一些。

“看他們的穿着就知道,他們的家世非常的好。”

周瑜大祭司說完,端起一旁的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茶水。

只怕要等到晚上了。

天路殺神 “婉慧,我今日可能要在這裏打擾一日了。”

婉慧大祭司立刻賠笑道:“周瑜大祭司說笑了,你給我們寧海城送來了這麼多糧食,你可是我們寧海城的大恩人呢?”

周瑜大祭司的雪中送炭,對於她們寧海城來說,簡直就是天下掉餡餅的事情。

“婉慧,我也只是做了該做的事情而已。”

周瑜大祭司一臉淡然。

對於她來說,統領瀛洲大陸的八十二城,太誘人了。

所以她也拋出了誘人的條件。

她相信她們夫妻二人一定會答應的。

周瑜大祭司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淺淺的幅度。

獨孤伽羅不孤獨 婉慧大祭司一看,怎麼都覺得這周瑜大祭司在打着什麼主意。

此時,進來了一名身穿綠衣丫鬟。

“城主,那位公子出城去了。”

“出城去了?”婉慧大祭司微微蹙眉。

而周瑜大祭司卻突然想到另外一起追殺他們的人。

難道他是去找那些人去了。 沐雲軒沒有去其他地方,他早早的來到了那片礁石裏。

隱藏在附近。

昨夜的那個男子,讓他始終是放不下心來。

若是這一切,依然是一個陰謀,他沐雲軒發誓,一定會將此人碎屍萬段。

他封印了自己的氣息,就在洞口的不遠處等着。

這礁石下邊,氣流也不算太流暢,而且有燃燒的火盆,那人不會一天都待在裏邊。

在這裏,沒有什麼可以牽絆他前行的腳步。

他可以無所顧忌的做他想做的事情。

不到一柱香的時間,洞口的結界處突然有了動靜。

出現的人正好是那個黑袍男子。

沐雲軒一看,臉色非常的嚴肅,且凝重。

他到底是誰?

昨夜他想了很久,依然沒有眉目。

看着黑袍男子離開,沐雲軒來不及多想,隱藏好自己的氣息,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後。

沐雲軒一路跟着男子到了大海邊。

海邊的岩石下,居然有溫泉。

沐雲軒看着那熱霧繚繞的溫泉,微微蹙眉。

不一會,黑袍男子寬衣解帶。

沐雲軒瞬間屏住呼吸,此刻可是知道對方身份的關鍵。

從身形來看,男子身材高又壯,這樣的人,在沐雲軒腦海裏是沒有的印象的。

男子緩緩下入溫泉裏,他的正面,完全暴露在沐雲軒的眼中。

沐雲軒目光驚訝無比!

既然是一張完全陌生的臉。

怎麼可能?

他對面他們知根知底。

而他卻不認識他。

這對於沐雲軒來說,簡直太諷刺了。

他印象中更是沒有這樣一個人的存在。

對方是玄魂階巔峯的修爲,他卻一點印象都沒有。

沐雲軒水光瀲灩的眸子裏,滿是疑惑。

靜靜的看着了一會,沒有發現其他端倪,沐雲軒悄悄的退了回去。

快到午膳時間了,他得回空間指環戒裏吃午飯去。

一想到有熱乎乎的飯菜等着自己,沐雲軒的心裏就流出一股甜蜜。

沐雲軒消失在原地。

而溫泉裏的男子依然還在閉眼享受着。

沐雲軒回到空間指環戒裏,一股紅燒魚的味道傳來,他嘴角勾起一抹愉悅的笑容。

蘇紫陌看着那高大的身影踩着愉快的步伐。

她也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雲軒,你還挺準時的。”

“娘子的交代,爲夫可不敢不從。”沐雲軒幾步走到她面前,嘴角勾起一抹魅惑人心的笑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