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慶幸這位傳說中的傅太太不僅本人長的很漂亮,性格也好,再繼續撥她傷口上的玻璃渣,然後混著血被拔出。

「嗚……嘶……」盛歡渾身一震,疼得臉色煞白,半張臉埋進了男人胸膛。

「輕點!沒疼在你身上是不是?」

頭頂忽然傳來男人的厲斥,根本沒把醫生當個女孩子留情面。

醫生嚇得手一抖,鑷子掉在了地上。

連盛歡都嚇到了,仰頭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男人的眼底盡晦暗翻湧的怒意。

「對……對不起……」醫生只能硬著頭皮道歉,然後道:「已經清理乾淨了……需要止血包紮。」

「那你還愣著?」男人如帝王般,冷滲的盯着她。

「是……好的,我這就上藥包紮!」醫生低着頭深吸一口氣,還能怎麼辦,碰見這樣的閻王爺,她死也得繼續,否則恐怕會死的更慘。

連盛歡都看不下去,對醫生擠出一個蒼白的笑,安撫:「醫生,我沒事,不用緊張。」

醫生連連點頭,心裏冒出兩個莫名其妙的念頭:傅太太人真好真漂亮!但真的好緊張啊!

。 第一百零二章橫濱冬季日常——醉酒&暴露

「!嗚哇!!」

受到驚嚇的黑髮少女從睡夢中悚然驚醒,猛地坐起身,然後無知無覺的一頭撞上了少年硬邦邦的肩膀:「噫!好痛!」

捂著額頭上磕出來的紅印,撞的疼到閉上眼睛的小姑娘哆哆嗦嗦揪著被子,艱難睜開一隻金色眸子,偷偷看向床鋪旁的黑影——

「嗝」

輕輕打了一個酒嗝,逆着光蹲在少女床邊的赭發少年樣神明身周酒氣四溢,盯着戀人的湛藍雙眸不知道為何發出幽幽的紅光,在夜晚看起來格外恐怖。

睡的迷迷糊糊就被嚇醒的日和頭腦一片空白,小心翼翼的往後縮了縮,試探着想要躲開還捏著自己臉頰的那隻手:「唔…中、中也先生……?」

「……」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平時見過的基本都是喝醉后睡着狀態的神明大人,第一次遇見這種奇怪狀況的小姑娘直覺不太妙。

眼見少年依舊蹲在原地一動不動盯着自己,少女神明當機立斷掙脫戀人的手,猛地一拉被子蓋住頭,在試圖把自己藏起來的同時雙眸緊閉,張口就想向妖力半身求救:「晴——!!」

「嗝……你還想喊誰?啊?」

店員先生陰森森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被隔着被子捂住了嘴的少女慌張的瞪大了金眸,神力四濺溢出,頭頂噼里啪啦炸出一排金燦燦的感嘆號。

感嘆號們成功的閃到了暈乎乎的荒神的眼睛,並讓他有點惱火的蹙起了眉。

手按在綉著太陽花紋樣的淺橘色被子上。

想要把躲起來的小姑娘揪出來的赭發少年,開始了和在直覺指引下堅決不願意冒頭的少女的拉鋸戰,有些混亂的語氣愈發不善:「躲什麼?給我出來。」

「不要!」

聽到神明大人兇巴巴的聲音,日和更不願意出來了。

其實完全沒怎麼睡醒的少女神明難得犯起了小脾氣,將自己死死埋進被子裏,軟乎乎的嗓音帶着滿滿的不情願:「除非中也先生自己去喝醒酒湯!不然日和才不要出來!」

「哈?醒酒湯?你在說什麼傻話,我才沒有喝醉!」

理智似乎和身體隔着一座山。

在這樣似醉非醉的狀態下,店員先生完全聽不進去任何建議,兀自暴躁的壓低了聲線:「喂,你到底出不出來?!」

又被莫名其妙的凶了一句。

本來就困到還想繼續睡的小姑娘被迫又一次嚇的突然清醒,忍不住不高興的炸起了毛,從被子邊緣露出一雙在黑暗中也熠熠生輝的燦金眸子瞪向神明大人,鼓起臉:「不!日和明明都說過了啦!不要!」

下一秒。

準備抵抗到底的黑髮少女攥緊被子的手都嚇鬆開了。

日和獃滯的看着眼前赭發少年放大的俊美面容,眼眸霎時大睜,瞳孔緊縮:「?!欸?中也先生?!?!!」

單手撐在少女枕側,荒神俯身。

湛藍雙眸與燦金眼瞳對視,幾近鼻尖相對;中原中也赭紅色碎發垂下,發尾微卷,掃在少女神明的側臉上:「哦?那就乾脆這樣說話也行。」

「我說啊……你這個傢伙,平時有什麼事都不說,瞞着我很好玩嗎?啊?!」

「?」

「!!」

被戀人突如其來的舊事重提嚇的當場無比清醒。

第一反應開始緊急思考是哪件事被中也先生知道了,下意識開始心虛的小姑娘瞳孔微微收縮,把被子又悄悄拉高了一點,乾笑道:「哪…哪有什麼事瞞着中也先生啦……」

中原中也咬牙不爽道:「當然是擂缽街的事啊!為什麼回來之後不告訴我,當時是你救的我啊!」

日和慌慌張張的辯解道:「這個…那個…嗯……日和平時可是完全不怎麼出門的呢!所以…絕對不可能會有機會在中也先生眼皮底下和太宰先生做什麼交易的哦!」

同時說出了兩句內容完全不相關的話,意識到對方在說什麼的少年和少女僵持着對視,陷入一陣死一般的沉寂。

嚇出一身冷汗,猜錯事件的少女神明緊急想要扯走話題:「啊啊啊那件事呀!唔…那次黃泉陰氣侵體導致日和有點不清醒啦…之後雖然能想起來一些場景…但是既然已經解決了什麼的!就沒有必要再提起來了嗯!」

然而,事情發展肉眼可見的變得不詳起來。

「這個等會兒再說。」

一口氣灌下一瓶啤酒而導致的暫時性醉酒效果逐漸褪去。

理智已經開始恢復起來,抓住小姑娘錯口泄露出的關鍵情報,赭發神明危險的眯起了眼睛,開始磨牙:「……你先給我解釋清楚,『在我眼皮底下和太宰先生做交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欸?那個啊……」

黑髮披散在枕頭上,還穿着白天那身人類裝束的少女左顧右盼,企圖找到什麼別的可以糊弄過去的方式——或者從哪個角度可以突圍溜掉。

這麼一看,日和才發現了更大的危機,瞳孔再次顫動。

【!糟糕!!】

【這個姿勢……如果不叫晴天娃娃過來的話,根本不可能跑得掉了啦!】

一看小姑娘的目光轉移,就知道這傢伙想做什麼。

作為近戰近乎無敵的遠古武神,早就做好了防備、一點也不擔心她還能逃到哪裏去的中原中也揚起眉,冷笑道:「嗯?到處看什麼?繼續說啊。」

完全找不到任何破綻可以讓自己跑掉。

不甘心的決定做出最後的掙扎。

剎那間,少女神明毫無徵兆的連同被子一起糊在了赭發神明的臉上,趁著戀人揮手掙開的瞬息,驟然飄起身就想從窗戶飛出去——!

然後被瞬間掙脫被子蒙頭襲擊的神明大人表情兇殘的一把扣住手腕,分分鐘反手按回了榻榻米上,掙脫不能。

沒有晴天娃娃助陣的小姑娘戰力嚴重不足,只好垂頭喪氣的答應了下來:「嗨、嗨…知道了啦……中也先生先讓我起來呀。」

「嗤,別想再做什麼小動作啊。」

扯扯嘴角,店員先生瞥了慫兮兮的黑髮少女一眼。

少年輕輕鬆鬆拽著少女的手腕,將這隻輕飄飄的小姑娘從地面拉了起來,藍眸中閃過不明的情緒:「所以,你到底趁我不注意,和太宰那個混蛋交易了什麼?」

心知十有八九交易內容與自己相關,發覺自己再一次被戀人偷偷保護起來的中原中也眸光暗沉,不甘的撇過臉。

乖乖巧巧坐在面色不善的神明大人面前。

依舊在心虛的日和悄悄撿來自己的枕頭充作抱枕抱在懷裏,定了定神,這才不情不願的小聲道:「也沒什麼大事啦……」

「因為太宰先生有可能成為橫濱的土地神,所以日和願意才以鬼王的身份和他平等交易了一些條件的說。」

「主要內容就是太宰先生需要在給日和提供人類世界情報的同時,幫中也先生解決所有人類世界方面的身份問題——無論是明面上還是其它勢力的窺伺都包括在內;」

「而日和需要做的,只是在暗處保護織田先生和孩子們而已……雖然不太明白織田先生一家會有什麼危險,但是還是很划算的條件,所以交易就達成啦~!」說着說着便彎起了眸子,很喜歡這一家人類的少女神明語氣變得輕鬆起來。

【……作之助?他不是港黑最底層的清理人員嗎?身手再好也不至於有人會特意想要針對他吧……嘖,太宰這傢伙到底又在打什麼算盤?!】

與日和不同,更為熟悉太宰治那些計謀的中原中也蹙緊了眉:「別想那麼簡單,那傢伙才不會幹這種吃虧的事。」

「沒關係哦~」

在婆婆離開的幾年內穩定維持着與各方妖怪勢力的交際,本質上很厲害的桃源鄉少主揚起一個淺淺的笑意:「契約真正成立需要兩個前提,分別是是『太宰先生幫中也先生解決了所有問題,並且真正成為橫濱的土地神』。」

警惕心一點也不弱的小姑娘和黑泥精玩起文字遊戲的時候一點都沒落下風,精明的少主大人才不會放任人類空手套走自己的交易。

黑髮少女將下頜抵在懷裏柔軟的枕頭上,在並不太擅長這些的荒神意外的目光中,歪歪腦袋繼續說道:「到目前為止,締結的契約雖然在緩慢進展,但是第二個前提並沒有任何完善的趨勢,太宰先生短期內成為人神的可能性沒那麼大啦~」

「總之~!」

側頭對煩躁中又有幾分擔憂的戀人揚起最明媚的笑意。

少女神明甜軟輕柔的話語莫名讓赭發少年模樣的荒神內心安定了下來:「都說了,請中也先生相信日和呀。」

【即使不再作為神明大人的神使而存在,日和也會為您去努力掃清一切障礙的哦。】

【所以,請安心吧。】

※※※※※※※※※※※※※※※※※※※※

今天忽然發現——才三個月不到的時間,我竟然都已經更新了三十多萬字了?!(驚恐)

(看了看剩下的大綱,感覺至少還有二十多萬字,不由陷入了沉思……)

-感謝在2020-08-0803:33:29~2020-08-0901:44:4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琉罌璃凰17瓶;紫夢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第761章

「蘇家?」

唐萱兒看到邀請函的封面,頓時有些震驚。

最近在靜海,蘇家可是所有人口口相傳的傳奇。

當然,唐萱兒也聽說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