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從蔡儀喊出的第一句話,就能看出她的興奮和喜悅,很明顯,她已經激動的控制不住自己了。

「您可真是算無遺漏啊!」

「台城的那些個傢伙都找上門了,哈哈哈,一個個的還都把身價放的很低,全都主動打來了電話!」

「而且不單單是中視,就連華視也打來了電話,還有綜視……」

聽着蔡儀聲音,劉浩哲有些失笑,他還是頭一次見蔡儀這麼得語無倫次呢。

「報價呢,他們的報價是多少?」

「哦,對,中視報價是一集一百萬台幣,華視更高一集一百二十萬呢,還有綜視……」

對於這樣的價格,蔡儀已經滿意的不得了了,要不是想着先給劉浩哲通個氣,她估計都已經和那些人定下了。

可劉浩哲卻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你先不要着急,相信我,他們還會繼續提價的,還有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價位是……兩百萬一集!」

「這是最起碼的!」

劉浩哲的話,成功的讓蔡儀冷靜下來,接着有些不確定的問:「萬……萬一他們拒絕了呢?」

被拒絕了,那不就意味着《仙劍奇俠傳》這部電視劇無法在台城上映了?

「這不可能,你要對我有信心,用不了三天他們還會提價,畢竟……主導權在我們手上,而他們……比我們更着急!」

趁著劉浩哲參演的電影大火的時間段,立馬播齣電視劇《仙劍奇俠傳》,這絕對能拉上一波收視率。

台城人又不是傻子?

他們自然明白機會轉瞬即逝的道理,所以……談判權在唐人的手上,劉浩哲在時間和機遇上可都是佔據着絕對的上風,唯一着急的……就只有台城那邊的人!「

台城,大雨資訊董事長辦公室內,吳亮過的非常愜意。

在幾個月前,吳亮因為《仙劍奇俠傳》劇組不願意用台城的演員,直接和唐人影視鬧掰了。

可實際上,他對於《仙劍奇俠傳》這部電視劇還是非常關心的,畢竟那是通過自家公司的遊戲改編成的電視劇。

不過,他關注的地方和其他人可不大一樣,說句實在的,他並不希望《仙劍奇俠傳》這部電視劇火起來。

雖然說這部電視劇火了,確實能為大雨資訊帶來不小的收益,可一旦撲了,也對大雨資訊沒什麼影響。

。 等送自己過來的司機小吳走了后,胡天伸手摁了一下門鈴。

很快,一個保姆模樣的女人就過來了。

她隔著鐵門,很有禮貌的對胡天說道:「你好,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我是岳先生的朋友的朋友,來找他有點事。」胡天笑著說道。

保姆說道:「您就是胡天先生吧?」

「是啊,你難道認識我啊?」胡天有些驚訝的說道。

「是這樣的,岳先生去公司處理事情去了,他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

「他走的時候交代過我,說你會過來的。」

保姆邊說,邊把門給打開了。

她很客氣的對胡天說道:「胡天先生,請進。」

「好,謝謝你啊。」

胡天點了點頭,然後走進了這個小洋房的院子里。

「胡天先生,您先坐會,喝點茶。」

保姆請胡天到了客廳坐下,然後她給胡天泡了一杯茶過來。

這種茶是那種大麥茶,喝起來有一股淡淡的麥香味,還挺好喝的。

於是胡天一邊喝茶,一邊等岳夏炎回來。

不得不說,岳夏炎家裡裝修的不錯。

雖然看起來不是很豪華,但是簡單卻不失格調,讓人有一種沉穩、內斂的感覺。

看來岳夏炎不愧是當過兵的,喜歡低調,對於這一點,胡天還是比較欣賞的。

不一會兒,院子里響起了停車的聲音,然後從門口傳來了一陣高跟鞋踩地板的聲音。

胡天抬頭一看,發現一個身材很好的漂亮女人,迎面走了過來。

這個女人臉上,被一副大的太陽鏡遮住了大半邊臉,所以看不清她整體的面容。

這個時候,女人走過來,對胡天說道:「那個,請問,你是哪位呀?」

她邊說,邊把眼睛從臉上拿下來了。

胡天一看,這個女人長的很漂亮。

尤其是那雙眼睛,竟然是一雙桃花眼,是個男人看了都會有那方面的感覺的。

而且她的眉毛跟鼻子很漂亮,一看就是個標準的大美女。

胡天笑著說道:「你好,我是岳先生的朋友的朋友,我叫胡天。」

「哦,是老岳的朋友啊,你好,我叫余水,是老岳的老婆。」余水笑著向胡天伸過來了手。

於是胡天跟她握了握,發現挺舒服的,跟摸美玉一樣。

余水對胡天說道:「你先坐會兒啊,老岳很快就回來了。」

說完后,她對旁邊的保姆說道:「給這位先生拿兩包煙抽。」

「好的,夫人。」保姆點了點頭,然後去拿煙了。

胡天笑著說道:「不用這麼客氣的。」

「胡天,你先喝點茶啊,我去洗個澡,等會兒再聊。」

余水說完后,然後就上樓去洗澡了。

胡天心想,這個余水看起來,就跟二十多歲的小姑娘一樣。

而且她長的這麼漂亮,又這麼勾人,真不知道岳夏炎受不受得了。

不過,這個是別人夫妻之間的事,胡天也沒什麼興趣多想。

這個時候,保姆給胡天拿了兩盒白殼的香煙過來。

胡天知道,這種煙在市面上是買不到的,估計是特殊供應的煙。

其實胡天想要抽這種煙,隨時都有,每天不換樣抽都能抽上一個月,只是胡天不想抽這種煙而已。

不過既然是人家的好意,胡天還是拆開了一盒,然後點了一支。

不得不說,這個煙不愧是特殊供應的,抽起來就是不一樣。

煙霧更加的香醇,而且一點也不燒口,更不會覺得辣。

於是胡天一邊喝茶,一邊抽煙,等岳夏炎回來。

至於岳夏炎的老婆余水,她回來后就自己上樓洗澡了,很久都沒有下來。

這個也可以理解,女人洗澡都是很慢的,更別說是這種有錢的女人。

估計洗澡前要準備一大堆,說不定進浴缸之前還得舉行一個什麼儀式,所以耗時間也是情有可原的了。

不久后,岳夏炎就回來了。

岳夏炎今年雖然四十九了,但是因為他經常健身的原因,所以看起來也就三十多歲的樣子。

而且他身高有一米八,看起來挺魁梧的,一看就是一位很精壯的漢子。

看到胡天面前的煙灰缸里,已經抽了好幾支煙了,他臉上頓時露出了歉意。

「胡天先生,不好意思啊,我回來晚了。」

岳夏炎走過來,重重的跟胡天握了握手。

胡天笑著說道:「沒事的,岳大哥,我也沒等多久。」

岳夏炎坐下后,笑著對胡天說道:「胡天兄弟,從市裡過來不堵車吧?」

「不堵車呢,一路順風。」胡天笑著說道。

「那就好。」岳夏炎點了點頭,笑著說道:「今天晚上在我家吃飯,吃完飯就在我家住下。」

「不用了吧,這怎麼好意思呢。」胡天笑著擺了擺手說道。

岳夏炎說道:「這個有什麼的,你是老魏的好朋友,那就是我的好朋友。」

「岳大哥你太客氣了。」胡天笑著說道。

「胡天兄弟,我聽老魏說,你是全國聞名的大神醫啊。」岳夏炎笑著說道。

「沒有,沒有。」胡天很謙虛的說道:「我要是全國聞名,那我豈不是大明星了呀。」

「哈哈,你肯定是謙虛的。」岳夏炎很爽快的笑著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岳大哥,我今天是特意為了你的事來的,能不能幫得上你我不好說,不過我會儘力的。」

「好,謝謝你啊。」岳夏炎很感激的說道。

說著,他對胡天說道:「胡天兄弟,這裡說話不太方便,我們去書房談吧。」

胡天點了點頭,然後跟岳夏炎去書房了。

岳夏炎的書房很大,有好幾十平,跟個小型的客廳一樣。

到了書房后,岳夏炎請胡天坐在了沙發上,然後拿過來了一個資料袋。

「胡天兄弟,這個我最近幾個月檢查的結果,你先看看。岳夏炎笑著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岳大哥,實話跟你說吧,這些檢查結果,很多我都看不懂的,所以我看不看都一樣。」

其實胡天說的沒錯,他醫學方面的學歷不高。

而且還是好幾年前學的知識,像很多高端儀器的檢查結果,需要與時俱進才能看的懂的。

這就好比讓一個十多年前的人來用智能機,肯定存在一些阻礙的。

聽到胡天這麼說,岳夏炎很驚訝的說道:「不會吧,你不是大神醫嗎?」

。 沐塵此刻一臉鐵青之色,tnnd,好不容易破開你這個硬得硌牙的烏龜殼子,你還給我來一手癒合功能?!

卧槽!

這還打個毛線啊!

自己累死累活好不容易幹掉了boss,結果boss分分鐘原地滿血復活。

友情提示:boss還可以再戰。

呵呵,要不要這麼狗血?!

你這讓我們這些玩家玩個屁呀!

等到最後恐怕就是我們全部嗝屁!

台上,何時來面色也是不太好。

「羅老頭,你這弟子……」

「哎!何老頭!」羅漢伸手打斷何時來:「不要問我這是怎麼回事?我們安安靜靜觀看比賽就好。」

何時來:「……」

我還什麼都沒說好吧,你怎麼知道我想說什麼的,還有,羅老頭,我想問的不是這個啊!!

「師弟!不要白費苦心了,憑你現在的實力,是不可能擊敗我們的。」

金屬巨人安然無事的站在沐塵面前,四兄弟的聲音從金屬巨人體內傳出,語氣中充滿了濃濃的自信。

這份自信,源自於他們的內心,關於四兄弟,他們的家鄉是位於北荒旁邊的西荒,自幼苦練鍊金術的他們,有一日被人販子拐走,變成了奴隸賣出,若不是羅漢脈主當初一時心軟買下了他們,他們現在說不定早已成為一捧黃土。

羅漢把他們四人帶進九玄宗后,教四人真氣、靈術和功法,四人對着這些起了濃濃的興趣,開始苦心修鍊。

四人也沒有辜負羅漢的厚望,僅僅兩年的時間,四人便就奪取了聖子之位,成為聖子之後,四人有了更多機會接觸九玄宗內秘法,根據閱讀秘法的感悟,再加上四人原本西荒的鍊金術,兩者融合在一起,於是就鑄就了四人如今的合擊——天靈煉金人傀!

「為了九搖脈,為了脈主,我們是不會輸的!!」

四人心中很清楚,若沒有羅漢,就沒有他們四人的今天,所以,今天,這一場聖子之戰,絕對不能輸!

「真不巧啊!」

沐塵聲音低沉,略微抬起被髮絲遮蓋住的臉龐,一隻眼睛被長長的頭髮遮住,一股清風徐徐吹拂,青絲隨之飄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