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定臉上依舊有病容,一雙眸子卻異常晶亮,只是朝裴光等人彎了彎腰,便沒有多說。

他心已決,不管前路有什麼,都不會停下腳步。他便等著,看齊濮及背後的勢力,會有什麼樣的反撲。(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裴定的奏疏,讓齊濮、章同山和黃遜驚懼不已。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御史台膽敢去查他們,還得到了那麼多的證據,更重要的是,在此之前,他們竟然沒有收到一點風聲!

這在過去幾乎是不可能的是,須知,他們的官位都在四品以上。宜鄉這麼大的動靜,怎麼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漏出來?

待他們想去平息事件時,宜鄉那裡早就不受控制了。那些在他們眼中如鵪鶉般的百姓,竟然像鷹般伸出了利爪,竟然在府衙狀告他們侵佔良田!

哪怕他們用盡千般辦法萬般手段,都沒有辦法截住御史台的證據。當裴家那些僕從順利離開宜鄉的時候,章同山和黃遜就知道他們完了!

他們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官位權勢,全憑帝恩。若是皇上知道他們侵佔良田、欺凌百姓,再多的看重都會化煙消去。

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裴定的奏疏作實!——這是齊濮等三人的共識,也是他們的手段和反擊。

在出事之後,他們就狠下了心,立刻就將與宜鄉有關的管事、子弟關殺了,極盡所能地掩飾這三家在當中的所有手腳,打算死都不會承認宜鄉的事。

然而,就算他們再掩飾,宜鄉那些被侵佔的良田都帶有這三家的痕迹,這不是死了幾個人就能應付過去的。

眼見著事情鬧得越來越大,而紫宸殿中至佑帝的態度越來越難測,黃遜忍不住狠狠說了一句:「若是本官出事,朝中許多官員必定不保!」

章同山雖然沒有說話,但心中也是這麼想的。若是他們因為這個事情而有損,那麼許多官員也會有問題了。——但凡京兆得勢的官員,有哪一家沒有侵佔過良田呢?

不然,龐大的家族開支、打點官場的資費,從何而來?

法不責眾,自古如此。裴定既然膽敢上這樣的奏疏,就必須要承受朝中許多官員的怒火和反擊。

儘管裴家是河東第一世家,也得掂量著才行。章同山和黃遜就不信,一家一人之力,就能動搖朝中這麼多官員。

若是他們兩個人對付不了裴家,那麼便將所有官員都聯合起來就行了!

「還是要小心。裴家三代不仕了,就憑著裴定這一舉動在朝中立功了,不得不謹慎。」齊濮這樣提醒他們。

權寵京華 若論起畏懼,這三家之中當屬齊家畏懼最少。因為齊濮乃國子祭酒,掌握著國子監,能影響京兆眾多讀書人,也就可以影響京兆的輿論風向,他還真的不怎麼怕裴定的奏疏。

齊濮在這個官位上,實在太清楚手中可以利用的資源有哪些。若是籌謀得當,國子監的士子、京兆的讀書人,必會為他所用!

裴定出自河東,與禹東學宮大有往來,這是裴定的優勢;但在齊濮看來,這同樣是裴定的弱點,若不抓住這一點攻擊,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在他們各自籌謀的時候,紫宸殿終於傳出了旨意:令齊濮、章同山、黃遜上奏疏自辯!

自辯,也就是說,至佑帝極為看重裴定的奏疏,並且對這三家開始懷疑了。

對這三家來說,這無異于晴天霹靂:或許,事情比他們所預料的還要嚴重太多!

他們並沒有看過裴定的奏疏,不知道奏疏里所附的證據之詳盡、之清晰,已將這三家這些年來在宜鄉所做的事情,都一一擺在了至佑帝面前。

就好像,至佑帝親眼看到了這些事情發生一樣。

就算是尋常人看到都怒氣頓生,何況是一國之君的至佑帝?

官員侵佔的良田,是宜鄉百姓的良田,說到底是至佑帝的良田,是大宣的良田。此三人的所作所為,是奪國之公產來成為一家私利,有哪一個帝王能忍受得了這樣的事情?

哪怕至佑帝過去再看重這幾個人,也不得不下這樣的旨意。

在這個旨意下來的時候,有玲瓏剔透的官員已經能看出多少深意來了,只怕皇上對這幾個人越是看重,怒意就越甚。

現在,只不過是隱而不發罷了。

旨意下達之後,章同山、黃遜這兩個人便迅速上了自辯奏疏。

他們的自辯奏疏很簡單,就是否認裴定所遞的奏疏和證據,自辯道「裴定心懷怨懟,砌詞誣陷,臣絕無此事,望皇上明察」,云云。

早前,在裴定彈劾鄭旻的時候,章同山和黃遜曾在御前指責裴定奸佞,如今出了這一事,他們正好咬著這一事不放,道這是裴定及裴家刻意報復的結果。

與此同時,章同山、黃遜還拜訪了朝中不少官員。沒有人知道他們與這些官員說了些什麼,但是不管是在朝上還是在紫宸殿中,有不少官員明裡暗裡為這兩個人說話。

至佑帝聽了這些話語之後,並沒有什麼表示,但是據紫宸殿的內侍透露出來的消息是:皇上氣得將兩個自辯奏疏扔在了地上。

至於齊濮的自辯,那就更簡單了。他幾乎沒有辯解什麼,那自辯奏疏上就只有一句話:皇上,有人居心叵測,意在利用禹東學宮來掌文道。

這一句話,勝過千言萬語的自辯,當即就令至佑帝沉默良久。

裴定出自河東,而河東有禹東學宮,這個關係,任何人都不會忽視。早在齊濮上這句話之前,至佑帝身邊就有人說過這樣的話語了。

就連最善捧哏的虞三畏,都語氣深重地說道:「河東,聚天下三分之一的人才啊!」

是了,禹東學宮有天下三分之一的人才,而京兆國子監,正巧也有三分之一。

早前禹東學宮的祭酒周典已從河東來到了京兆,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了裴定彈劾齊濮的事。如此來看,裴定的彈劾,實在太巧了些!

文才,文道,這是一個國朝重之又重的事,難道……裴定的彈劾真的別有深意嗎?

齊濮,偏偏是齊濮,的確令人有疑。

至佑帝看著齊濮的自辯奏疏,沉默不語……

幾乎在所有人意料當中,在齊濮的自辯奏疏上來之後不久,國子監就出了事情。(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國子監所發生的事,正正與齊濮有關:在齊濮上呈了自辯奏疏之後,數百國子監生徒聚於五牌樓下,為他們的祭酒大人陳情伸冤。

國子監生徒近千人,數百人的陳情伸冤,幾乎將五牌樓一帶都堵住了。「裴定誣吾師,必有賊心」「祭酒大人風光磊落,絕不貪腐」這樣的吼叫聲,起伏不止。

甚至有情緒激烈者,哀鳴一句「師辱生死」,然後直接撞上了五牌樓的石柱,鮮血四濺。

這些血氣,似乎更刺激了聚集的生徒們,他們雙眼發紅,幾乎要推倒了五牌樓的石柱,若不是京兆少尹羅以衡帶著京兆府兵及時趕到,局面會更難以收拾。

縱羅以衡控制了局面,以絕對的府兵數量將國子監生徒震服了,但京兆府的官員仍然憂慮非常。他們很清楚,當前的平靜只是暫時的,下一次波瀾將很快就會來到。

這麼多國子監生齊聚,是為了國子祭酒齊濮,只要齊濮侵佔良田之事還沒定論,國子監就不會平靜。

那些生徒雖然被壓了下來,但是有不少人眼神桀驁,一看就知道不會輕易了事。

國子監聚集了天下三分之一的人才,這些國子監生乃是朝廷未來的希望。希望這個東西,可大可小,前朝就發生過生徒暴動的事件,還釀過天大的災禍。

有前朝之鑒,京兆府不得不審慎。

書生意氣無所謂好或者壞,端看對什麼事處什麼態度而已。如今國子監生熱血沸騰,極力為請願陳情一事,也說不上對或者錯,京兆府甚至不能拿這些生徒怎麼辦。

只是,這一事當中水太深,羅以衡等官員深知別有內情,斷定是有人故意挑起事端,那麼事情就難辦了,他們只怕弄不好就連京兆府也會牽進其中。

羅以衡只想安安穩穩做個京兆少尹,乍聽聞國子監生鬧事,簡直作如針氈,彷彿白頭髮都多了好幾根。

偏偏京兆尹岑有執休沐離京,將京兆府諸多事務都壓在了他身上,京兆府就只有他能夠拿主意了,他頓時覺得天都黑沉了。

幸得幕僚提了一個極為有效的建議,他才覺得有了一絲光亮,便匆匆去找了國子司業甄瀚、徐月守,尋求他們的幫助。

甄瀚為人嚴謹正氣,徐月守靈活變通,此兩人的官職,在國子監只在齊濮之下,甚得國子監生的尊敬,在國子監生中很有影響力,能否妥善解決這個事情,就靠他們了。

令羅以衡寬慰的是,甄瀚和徐月守對他的到來相當熱情,表示也不想國子監生如此衝動鬧事,允諾會盡最大努力解決此事,請大人放心云云。

聽了此兩人的保證,羅以衡一顆提到半空的心才稍稍放了下來。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離開之後,甄瀚和徐月守雙雙變了臉色。

朝中官員皆知甄、徐兩人秉性不同,也知他們彼此不和,卻少有人知道他們是水火不容,若無要事,甄瀚和徐月守基本不會湊在一起。

現在,國子監面臨重大變故,祭酒齊濮被彈劾侵佔良田,為避嫌疑便申請休沐;隨後,國子監生又在五牌樓陳情,還有不少生徒流血。

這一切,令兩個不和的人不得不湊在一起。湊在了一起,卻不代表事情能夠解決了。

他們既為國子監官員,又為國子監生的老師,實在太清楚國子監生的本性了,才更清楚這一次事情難了。

他們比羅以衡更清楚國子監生陳情請願的因由。仔細說來,國子監生的確是為了齊濮而起,卻又不僅僅是為了齊濮。

最根本的原因,乃是因為禹東學宮。 武道大宗師 說白了,是國子監生對禹東學生的強烈不滿。

這不滿,非是一朝一夕出現的,而是長久以來的積累。這得從國子監和禹東學宮的設立說起了。

國子監存在久遠,自古就是最高學府,大宣立國之初,國子監幾乎聚集了國朝最好的人才,每一個士子都以能進入國子監為榮。

初時,國子監定額三百人,這三百人都是從大宣十大道精挑而來的。一旦國子監學子為官,連升遷都容易很多。

可是,隨著禹東學宮越來越壯大、越來越聞名,國子監生也不再是一枝獨秀,到了最後甚至還被迫定額一千人,就是為了與禹東學宮爭大宣文才。

進數十年以來,國子監和禹東學宮都出了許多風流人物,在普通百姓心中早已各有千秋不分上下。

教化興盛文道斐然,這對國朝來說是好事,對禹東學宮來說也是好事,但對國子監來說,這就是一種恥辱了。

世上最令人難受的,並不是一直處於底下,而是曾經站立頂峰,最後卻與他人平起。

因此,在許多國子監生看來,國子監早已風光不再,而他們心中最強烈的信念,乃是恢復國子監以往的榮光。

可是,禹東學宮興盛,佔了大宣三分之一的人才,國子監的榮光,又豈能那麼容易恢復?況且,國朝不希望兩者相爭,一直採取平衡之策,試圖使兩者相處和平。

國子監生心有不忿,卻無法爭、不可爭。如此經年累積,就成了對禹東學宮的強烈不滿。

在這樣的情況下,恰好,裴定彈劾了齊濮,而裴定,來自河東!

光是「河東」這兩個字,就已觸動了不少國子監生的心弦,再加之有人處心挑撥,國子監生不鬧事才是奇怪了!

說到底,齊濮一事並不是根,裴定彈劾,不過是擺在明面上的理由罷了。若不解決最根本的問題,必不能真正平息這一次事件。 宮變,重生皇后太佛系 –哪怕齊濮事件最後有了定論,也是如此。

「徐大人可有何高見?」甄瀚如此說道。他雖與徐月守不和,但知此人靈通機變,或許能有辦法解決此事。

他所想的沒有錯,徐月守倒是有辦法。只是,這個辦法只靠國子監是不行的,也得看禹東學宮願不願意才行。

不,或許禹東學宮願意了也不行,還得看皇上的意思啊!(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一更!氣息微弱說一句:作者君還活著……)

徐月守的辦法很簡單,那就是國子監和禹東學宮比試一番。

國子監生徒暴動的根由,在於數十年間國子監和禹東學宮之爭,在於國子監生意欲恢復往日的榮光。

如此,兩者間比試一場,便是對症下藥,也最為有效。

這一劑葯下去,不管國子監生徒是勝還是敗,存於他們心中的憤怒、不敢、嫉恨等等,便能消散許多。

到時,這些生徒就不會成為別人手中的工具了,國子監便沒有生徒流血了。

京兆少尹羅以衡的惴惴擔憂便能解決了。

只是……

這個辦法說起來簡單,實行起來卻很難,非常難。

國子監生徒想比試,那也要禹東學宮生徒有一比之心。

就算禹東生徒答應比試,還要看皇上是否願意讓這兩者比試。——很顯然,從皇上這些年的態度來看,是不願意的。

也是,這兩者各占天下三一文才,稍微一動就牽涉著整個大宣文道的變化,怎能輕易動?

帝鳳-鳳飛於天 尤其,這些文才還那麼年輕,年輕到讓所有人都沒有把握掌控。

哪怕身為帝王,也不願意動這樣的龐然大物。

怎麼不難呢?

「唉……」甄瀚和徐月守對視一眼,都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這兩個平日水火不容的人,此刻難得地有了一致的心緒。

良久,甄瀚才沉沉道:「明日,我會給皇上遞奏疏。」

徐月守點點頭,道:「我與竇融略有些交情,晚上我去找找他。」

竇融作為禹東書學首座,多少能將國子監的意思傳到周典那裡,再說,以竇融好熱鬧的性子,或許會樂於促成這比試吧?

事到如今,徐月守倒將些許希望寄託於竇融的性子了。

兩人說罷這幾句,便再無二話,分頭行事去了。

國子監生徒已經暴動了,就算境況再難,他們總要去做些什麼。

萬一,此事得成呢?雖則,這個萬一,是幾乎不可能存在的萬一。

這會兒,他們在離開國子監的時候,還真的沒有想到,這辦法的確實行了!

傳說中的天時地利人和,竟然詭異地存在了!

向好的時機,出現在裴定再一次遞了奏疏。

這奏疏,自然是通過御史中丞傅日芳遞上去的,說的,正是國子監生徒暴動的事情。

先前就說過,監察御史分察百僚,裴定作為在京兆的監察御史,提及這場暴動實是權責之內。

他不僅描述了國子監生徒暴動的詳狀,還分析了暴動的根由,還提出了解決暴動的後續辦法。

是以,在至佑帝見到奏疏的時候,一切便清清楚楚了:

原來,國子監生徒暴動起來的時候,竟然那麼可怕,連五牌樓石柱都沾了血;

原來,國子監生徒心中的憤怒不甘,竟然深刻到了如此地步,幾乎不可抑制;

原來,應對天下文道、應對年輕士子,只是一味地平衡或者壓抑,已不奏效;

原來……

這一紙奏疏,將國子監、禹東學宮、天下文風的詳細情況,一點一點攤在至佑帝面前。

這些情況,是以往至佑帝不夠清楚的,是他曾聽說過去不曾深想的……

至佑帝聽說宜鄉的事,為齊濮、章同山和黃遜等人感到無比憤怒,憤怒自己提拔的官員為何如此貪瀆,憤怒他們知法犯法,憤怒他們罔顧帝恩……

現在,除了憤怒,他還感到無比心驚,為齊濮等人的能耐而心驚。

齊濮能讓五百多人的暴動、血濺國子監五牌樓,好大的名望好大的手筆!

他素知齊濮在國子監生徒中的威望,卻不知,這威望高到可以讓生徒們不辨是非。

是非……宜鄉的事情,在他派出宮中的人後,便知道誰是誰非。

裴定原先上的奏疏,的確是真之又真,他原本還想著壓一壓此事的,卻又出現了這事情。

暴動,還是平時只得一張嘴巴、無縛雞之力的士子,天大的諷刺!

至佑帝手指動了動,臉色一片平靜,眼神卻極為幽深。

他緩慢地、幾乎是一字一頓地看著攤開的奏疏:

「生徒暴動,根由在於不忿禹東學宮,觸發在於微臣來自河東,而微臣彈劾齊濮……」

「生徒不可壓不可縱,時至此,微臣認為國子監與禹東學宮一試,可平息暴動散去戾氣……」

裴定說得沒有錯,京兆府守衛可以輕易壓下國子監生徒的暴動,卻驅不去他們心中的戾氣。

這一次暴動壓下去了,下一次暴動會在什麼時候?

這一次會有齊濮,下一次還有誰?

生徒、暴動、文望、文風……這樣的字眼在至佑帝腦海中交織,個個似帶著重力,令他腦海突突地漲。

應該怎麼辦呢?

毫無徵兆地,至佑帝腦中突然出現了一些畫面。

還是慈寧宮,應該是他第一次見到禹東先生,聽到禹東先生論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