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樣也好,自己還以爲姐夫是個油鹽不進的角色呢,知道了對方的嗜好好,就能對症下~藥了。

“姐夫,你看這個妞不錯啊,今天晚上,你就親自調~教調~教吧。”

卻沒想到,他姐夫在聽到這句話之後,面色一變,本來像豹子一樣的速度,卻徒然慌亂,彭登一聲,摔倒在地。

他還想將自己姐夫扶起來,卻只見剛剛躺在地上的姐夫,立馬一個利落的鯉魚打挺,飛起一腳,將他踹的倒飛出去。

“李少,我不知道您來了。”天澤正誼諂笑道。

看到自己的姐夫,都無比尊敬的對着那男人點頭哈腰,他頓時感覺天旋地轉,想到自己居然那般對待對方,還想着逼~迫女孩拍片子,最終,他就在極大的震撼中暈厥過去,不過,暈厥在這一刻也成爲了妄想,因爲他姐夫不想自己承受李晨的怒火,將昏了的他硬生生弄醒,然後,想死狗一樣拉到李晨身前。

“你來決定該怎麼處置他吧?”李晨笑着對百川惠子道。

看着剛纔還不可一世,現在卻要聽從自己發落的元正飛卿,她一陣恍然,李晨這一刻在她眼中變得無比的神祕,想到之前她居然那樣鄙視李晨,還在渡邊洪亮挑釁的時候,保護對方,把對方當做一個弱雞,她就感覺到一陣臉紅,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百川惠子通過這件事情,也沒有繼續做幕後的心思了,在好奇的參觀了一下羞人的a~v拍攝流程之後,就被送回了家,李晨則是被接到了池田霽五的別墅中。 本日國皇宮。

大皇子天照弘一站在皇宮頂部,突然這時一隻大雁飛了過來,被他瞳孔冷冷的一盯,那大雁猛的慘叫一聲,化爲了一團血雨爆了開來。

他緩緩的從皇宮頂部踏步走下,所過之處的生物,都有一種爆體而亡的衝動。

侍衛長柳藤渾低頭恭敬的祝賀道:“恭喜大皇子大功告成。”

在這皇宮的底部的空間中,一個將行就木的老人被綁在木樁上,如果李晨在這的話,就會認出這個枯瘦如柴的老頭,就是叱吒異能界的華人王。

在跟華人王同一列的木樁上也都綁着一些異能者。

這時,一個身穿黑色巫師袍的枯瘦老人,圍着一塊黑色的磨盤,跳動着古老的舞蹈,口中一連串的巫語躥出,沒入那黑色磨盤中,磨盤上一個個符號亮起,進入那一排幫着的人身體中,激發出一陣慘叫,而在另一旁盤坐着的人,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大。

“啊!”

軒轅無殤與蚩尤蠻石慘叫一聲,後身的浮現出兩道巨大的幻影一道是墨黑色蚩尤魔影,一道是煌煌正氣的浩然正氣影,黑色磨盤中飛竄出符號一個連一個的進入兩道幻影中,這兩道幻影,不斷的縮小,最後化爲兩抹流光,進沒入一個跟大皇子摸樣有八九分相似的人的身體中。

“恭喜二皇子。”

衆護衛、巫師喊道,這人展開眼眸,兩道精光躥出,居然在地面激射出兩個小洞。

……

“二弟你也成功了?”大皇子激動的道。

“是的大哥。”二皇子道。

“我們擁有了足夠的力量,就不用再受博士的控制了。”想起這十幾年來所受的苦難,他們都攥緊了拳頭。

他們與博士池田霽五的恩怨由來已久,當時,博士聽說皇族是天神的後裔,就拿他們做實驗,試圖還原天神的基因分子,而這實驗一做就是十五年,他們堂堂的皇族,在博士手中就成爲了實驗室的小白鼠。

現在他們擁有足夠的實力,不需要再受博士的控制了,他們怎能不欣喜,不激動。

兩人止住心中的興奮,目光一凝,在他們不遠處,那個他們日日夜夜的裏,做夢都想殺死的博士,居然跟在一個青年的身後,朝他們走來。

“哈哈,今天真是好事成雙啊,沒想到當我們把異能者的異能轉移成功後,居然大仇也要在今天得報了!”

兩人相視哈哈大笑。

李晨與博士就這般施施然走了過來,兩人剛要出手卻聽到李晨淡淡道:“乖,不要搗亂。”

兩人怒急攻心,我已經不是那個沒有力量受人控制的小白鼠了,我已經成爲強者了,居然到現在還有人這麼跟自己說話,簡直不知死活。

可是……

他們在下一刻就倒飛出去,撞在一堵牆上,撞的牆體產生了一圈圈蜘蛛網一般的裂紋。

他們兩人呆呆的癱軟下來。

不是他們沒有了戰鬥力,而是他們轉不過彎來,他們剛剛建立的信心就在這一撞中灰飛煙滅。

他們本以爲自己擁有了力量,就不會再受任何人的控制,可是現實去給了他們一耳光——他們如此的不堪一擊。

沒有再管這些小角色,李晨一手探,無量魔神劍就出現在他手中,一劍斬出。

一道劍氣離劍體而出,天空飄逸過來的雲彩都一斬兩半,斷層而裂,那劍氣墜落後,將那皇宮齊齊平切而過,在一聲聲咔嚓嚓的聲音中,兩半皇宮化爲兩半。

……

下午的時候,李晨就去見了博士。

據博士多日來的調查,得知了華人王的消失的最後地點就在皇宮附近。 帶著財迷系統回八零[重生] ,可是,那些被派出去的人卻是有去無回。

這就加深了他的懷疑,他本想先自己探查皇宮,可是心中隱隱有些不安,最後決定通知李晨,跟其一同探查。

這才,有了現在的一幕。

……

一隻黑色的磨盤在李晨的手心亂轉,光華逼人,突然他的魔靈之力狠狠的刺入黑色磨盤中,一圈圈的光華盪漾出來,而癱軟在在地的衆人,紛紛怒喊一聲,被黑色磨盤轉移過來的異能,快速消失。

“教官,我我給你丟臉了。”

恢復過來的軒轅無殤等人齊聲道。

“把這些本日人都殺了吧,哦,不對,給我留個活口。”

不一會兒,皇宮中就掀起了一陣腥風血雨,一個個皇宮侍衛、皇族中人,都被屠殺一空,只留下一個疲弱不堪的老天皇。

被丟到李晨面前的老天皇,目光渙散的癱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口中喃喃自語“惡魔惡魔!”

忽然他擡起頭來,直視李晨癲狂大笑:“你別想我告訴你任何的關於那黑色磨盤的消息,你永遠也不可能知道那祕密。”

他一咬舌根自殺而死,死之前,都帶着報復性的笑容,似乎在嘲笑李晨最後功虧一簣。

李晨冷峻着臉,輕輕的勾了勾手指,一股常人無法看到的黑色煙氣就從老天皇的身體中猛然爆發出來,顯化成一道模糊的人影。

老教皇擺動着身子,他想不明白,自己已經死了,怎麼還能有身體,他擡頭看去,只見李晨的一隻修長的手掌朝他緩緩遮掩而來,他就像一隻困在籠中的鳥兒,掙扎不開。

那手掌修長而窄,可是看在他眼中卻像一隻遮天巨手,而實際上是他的靈魂越來越小。

李晨將教皇抓在手中,狠狠的一捏,就像捏爆了氣球一般輕而易舉,一陣煙氣從他的指尖爆發出來,消散的在空氣中。

教皇一生的經歷,也在李晨的心中緩緩流淌,粗暴的略過無用的一切,迅速的來到最近發生的記憶的時間點。

無名島……神祕的所在……天空中巨大的黑色的裂縫……猙獰的惡獸……盤坐在岩石上的修士。

李晨的眼眸展開,他居然從老天皇族的記憶中,見到了一個老熟人,守一門的道士。

他遠遠的望向一個方向,一陣風吹過,博士打了一個寒戰,李晨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

Wшw★ ttκΛ n★ c ○

在本日國在南邊的一個小島上,李晨現出身影來……… 李晨一步踏入小島,出現在一片低矮的山巒中,那把黑漆漆的猙獰的無量魔神劍被反握在手中,凝視前方片刻,旋即豎斬而下,一道口子就出現在空氣中,緊接着,他又是一步跨出,再次出現時,周圍的環境就已然大變。

超級小村醫 ,他看都沒看,那團橘黃色的火團,就在接觸到他身體時,消失不見。

老虎嗚咽一聲,兩隻網球一般大小的眼睛中,發出疑惑光芒,朝他猛撲來,卻在半空中,整隻虎軀爆裂開來。

李晨凌空踏步而去,目標卻是盤坐在蒲團上的一道人影,這道人影就是許多年前遇到的守一門的道士。沒想到多年不見,這人居然已經達到了如此地步。

李晨看去時,這人似乎與這片天地相合,這人走的路子居然是鴻鈞差不多,與天道相合,在短時間內實力大增,卻不免被天道控制。

如今這個時候,沒有天道與他相合了,但是,他卻通過這種方式獲得了強大的力量,這讓李晨有些疑惑。

“你個下等世界的弱者,居然吸收了我的力量,你不要讓我出來。一旦被我掙脫出來,我定要扒你皮抽你筋骨。”

這個說話的人,只在那道在半空中的縫隙中,露出半截身子,半截身子上披着道袍,頭頂帶着髮髻,這人說着說着就看到了李晨。

“小子,你快點救我出來,如若能把我救出,我定會許你許多好處,讓你的修爲突飛猛進。”

李晨盯了他一眼,閉口不語,看向不停的吸收這人力量的天陽子,天陽子的實力,正以一個穩定的速度提升着。


“道友別來無恙!”李晨道。

天陽子睜開眼心神有些震動,而天空縫隙中的那人抓~住這個機會,利用無窮的力量抖動起來。

到現在他想起自己的遭遇還感到憋屈。

剛剛從空間裂縫中伸出腦袋的時候,他就被天陽子給封印了。

那時,他還對天陽子的小小的封印不屑一顧,以爲就對方那點微末的實力,自己動動汗毛,就能讓對方死無葬身之地,可是沒成想,那個被自己當做螻蟻一般的存在,卻使用了一種奇異的功法,以一種另類的方式與他相合,限制他的力量。

他沒有在最開始的時候,搶到先機,在反應過來的時候,本身的力量受到掣肘,對方卻在之後不停的抽取他身體中的力量。

於是,他就徹底的悲劇了,成了對方提升功力的工具。

天陽子看了一眼李晨,就不再言語。

天空中的那人嘿嘿獰笑起來,他怎麼也沒想到一直以來,心如止水、油鹽不進的道士居然在李晨來了之後心神大動,控制他的封印,也維持不住了。

天陽子心神守一,試圖將李晨對他的影響降到最低點。


當年,李晨把關於洪荒大戰時期的景象,都點入他腦海中,按照他當年的實力,就連看到一個普通魔神的身影,就讓他承受不住。

爲了提高實力,他走南闖北,就在三年前找到了這處地方,也巧遇這個從異世界而來的強者。


當時的情況九死一生,但他憑藉自己的聰明才智,加上李晨曾經給他的記憶,創造出了一門以身合道之術,將對方的實力掣肘,然後吸收對方的實力,本身的實力也在不斷提高。最終,他終於能夠完全的查閱李晨傳給他的那段記憶了。

當他徹底看完那段記憶之後,他徹底的震驚了,也導致當時只露出一個頭的異世界強者,趁機伸出了半個身子。

他從那段記憶中,看到居然就是幾年前有過一面之緣的李晨,率領了億萬萬魔神仙佛將天道毀滅的,雖然記憶的畫面中,那魔族身影與當時李晨的身影不太相同,但身上的氣質卻是驚人的相似。

他一生都在追尋着末法時代到來的原因,而當他了解真~相後,卻發現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身邊的人造成的,怎麼能不震驚。

此時,李晨站在他身前,他自然在突兀的見到後,導致心神失守,纔出現了剛纔的一幕。

咔嚓!

那人的一隻手伸了出來,一隻浮塵出現在手中,那隻手帶着浮塵在空氣中兜了一圈,一道玄色的光芒就朝天陽子套去,就像一顆石子投入了手中濺起了一圈圈波紋一樣。

他不是不想使用殺招將對方一招幹掉,且不說,他現在的實力能不能幹掉了。

對方以一種奇異的功法與他相合,他若是幹掉對方,可能他自己也會因爲這功法玩完了。

此時,他用出的這浮塵卻是逐步限制對方的實力,讓對方對他的控制力降到最低點,脫困而出後,再徐徐圖之。

“果然……”

他面色一喜,那可惡的傢伙對他控制的力度越來越小,他簌簌地抖動身子,天空都似乎在他抖動下失去了光彩,與他共舞,以他爲中心的裂紋越來越大。

“哈哈哈!老子就要出來了,老子出來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弄殺你。”

他感覺到對方對他的控制已經到了若有所無的地步,哈哈大笑間卻是有種古怪的感覺。這三年的時間裏,他早已經見識過對方到底有多麼難纏。

連番的較量中,從最初對方實力弱小時以弱勝強,到如今的實力旗鼓相當下,對自己無限壓制,自己都是處於下風。

現在,對方卻是這麼容易讓自己佔了上風,他總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不管這麼多了,脫困要緊。”對方對他最後的一絲控制,在最後一刻消失,還沒等他高興,一道黑色的匹練衝他刺斬而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