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旁邊那小白癡沒跟上來,回頭,怒斥道:“離得這麼遠,給我玩失蹤,在讓我滿酒店的找你是嗎?還不上來?” 跟在後面距離三米遠的小憐,縮着脖子,迅速跑上前去。

聲音小的像蚊子,唯唯諾諾的:“對,對不起,鍾毓哥哥,是你讓我不要跟在你後面。”

鍾毓眸光橫掃過來:“你距離那麼遠,想給我玩失蹤嗎?”

小憐怯怯的看了鍾毓一眼,結巴道:“不,不是這樣的鐘毓哥哥。”

“跟緊點,你要是敢給我玩失蹤,你死定了。”

“哦,我知道了。”

……

上了電梯,在會議室前,助理和祕書都在,看見小憐跟在鍾毓身旁,都微微楞了一下。

從他上大學開始,兩人都一直跟在鍾毓身側工作。

他二十歲的年齡,但絕對超過三十歲去情商和智商,尤其對商業的敏感度,一點不亞於四五十的商業老手。

但是,第一次看見他身邊有女孩子,女孩素顏朝天卻驚豔四方的長相,日後張開,會更漂亮。

boss也該到了談戀愛的年齡了。

會議室前,鍾毓看了眼傻不拉幾的小白癡,靠在牆角,手腳沒地方,孤單又侷促,還不敢跟自己靠的太近。

對祕書吩咐:“去,給她去下面選幾身合適的衣服,裏裏外外都要。”

“是,鍾少。”

吳祕書上前,微笑對小美人說:“小姐,請跟我來。”

小憐杏眼不捨的看鐘毓一眼,想開口問什麼,看見鍾毓俊臉寒霜,又不敢問出來。

鍾毓怒道:“去,跟吳祕書下去,不準給吳祕書造成困擾,知道沒有?”

“哦,鍾毓哥哥,買衣服回來我能不能去找主人。”

“不能,給我老實點待着。”

……

君凌把馨馨栽到以前買的單間房子面前,看着許久沒住進去的樓房,下車,站在樓下不動了。

“馨兒上去。”

馨馨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這是個單間。”

“是,以前租的房子,空置了很久,在不上去住,就落灰了。”

“我們分手!”

君凌走到她身邊,拉着她的手,眉目淺笑:“馨兒,說什麼胡話呢。”

“我說我們分了,你聽不懂嗎?你見過分手了還同居的情侶嗎?行了,你自己上去吧,我重新找地方住。”

馨馨把他的手扯開,轉身,往街道方向走去。

君凌看着馨馨步行離開,眼眸閉上,五指握拳收緊。

在睜開,瞳孔內一片清明。

兩三步走到馨馨面前,拉住她的手:“馨兒,上千。”

“不要!”

“乖,聽話……”

“君凌,我都說我們分開了,不要在這樣了,在這樣下去只會讓我更加的厭……”

話音未落,君凌突然打橫攔腰扛起馨馨,往小區方向走去。

馨馨他肩膀上掙扎,想下來,雙腳亂蹬。

一蹬開,雙腳被君凌死死的按着。

她又羞有氣,大喊:“喂,你幹什麼啊,放我下來,快點放我下來。”

“君凌,你不放我下來,我就喊人了……”

“喂,你太卑鄙,不準按我。”

“放我下來啊,告訴你我真喊了。救命啊,搶劫啊,打劫了。”

馨馨往小區裏喊,正巧遇到一老大爺和老太太提着菜籃子出來買菜,看見君凌扛着馨馨往裏面走。

老太太扯了扯身邊老大爺:“看看,這小兩口多恩愛,你年輕的時候別說扛了,抱都不肯抱一下我。”

“現在的年輕人,一點都不注意影響,秀恩愛就秀恩愛,還胡喊搶劫,也不怕全小區的人都招出來看熱鬧。”

“你懂什麼,糟老頭子,這叫浪漫。”

“浪漫啥浪漫,趕緊的,買菜去,一會還接孫子幼兒園放學呢。”

馨馨眼睜睜的看着面前的兩個人走了。

冷婚蜜愛:總裁誘妻入局 走了!

又想喊,拐角處走來一個保安,拿着警棍,神色特別急,還以爲出來什麼事。

看見君凌扛馨馨準備上樓,保安把警棍放下。

“嗨,我說你們好久沒回來了,還以爲你們搬走了,別大喊大叫啊,害得我以爲小區真遭賊了,快點上去。”

君凌把馨馨扛進樓道,瞬間移到房間裏。

房內,把馨馨猛地放到牀上。

牀陷的很深,馨馨從牀上爬了兩次才站起。

想罵君凌,罵他被逼無恥,流氓行徑。

剛一開口,卻見君凌手指用力扯開胸前的衣領,一排扣子飛落在地上,她露出白皙肌膚,精緻鎖骨,身形頃長完美。

整齊高聳的碎髮,絲絲略帶凌亂的落在額前,眸色陰暗難晦的看馨馨,脖子青筋微凸起,微怒又充滿魅惑,顯得整個人氣質妖孽無比。

嬌妻誘惑太深,解藥拿來 房間裏的氣氛,好像有點不太對。

尤其看見他緊實有料的身材,半敞開的衣服,氣氛怪怪的。

馨馨坐在牀上,眼眸下垂。

他,不會是想對自己用強把。

不,絕對不行。

馨馨又站起來,雙手放在胸前,眸光堅毅:“我警告你啊,以前你對我做的,過去就算了,你不能在勉強我了。”

君凌食指把凌亂的碎髮微微劃開,眼眸幽深注視馨馨,俯身而下。

馨馨看着他俊臉接近自己,人往牀上移去,後退。

他越是接近,她退得的越遠。

後退,退,繼續退……

沒幾秒,她整個人平躺在牀上,手指緊緊抓着牀單,驚恐防備的看着君凌。

心,嘭嘭嘭……狂跳,要跳出胸口。

手心,細汗都彌出來。

君凌,他在幹嘛?

不會真的對她用強把。

篤地,馨馨雙手放在身前,抵擋住君凌,緊張哆嗦:“君凌,你別,別這樣,不可以對我用強。不然……”

君凌眸色微深:“不然會怎樣?”

“我不會原諒你的。”

君凌嘴角彌着抹似有若無的邪笑,白皙纖細的手指,將領口的襯衫揭開,一點一點的揭開。

他,他真的不會把自己……

“不,不行,不可以君凌!”

片刻,他露出整個緊實完美的胸肌,寬廣圓潤的肩膀。

黑色襯衣下身軀,細白柔膩,強勁有力。

黑白兩種極致的輝映,極其刺激的眼球,加上英俊到魅惑的絕色容顏。

馨馨臉溫溫發熱,耳朵燙燙的。

手心的汗越來越多。

嘩啦,整個衣服灑落在地上,露出完美軀體。

接着,修長手指扳動褲皮帶扣。

咔嚓……

馨馨尖叫着卷着被子蓋住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在被子裏面大喊。

“你混蛋,你說了不會勉強我的,我恨你,嗚……”

“王八蛋,在也不要原諒你。”

“君凌,不可以……” 怎麼辦?

馨馨急得都快哭了!

雙手死死的捂着被子,在被子下悶哭出聲,害怕君凌下一步的動作,害怕他撲上來!

倒時又沒人幫自己,該怎麼辦?

悶了一會被子,好像,好像被子沒被人動。

而且,外面傳來什麼聲音?嘩嘩嘩的,像流水聲。

被子太厚實,聽不清楚。

又過了半分鐘,嘩嘩嘩的聲音更大,被子也沒想象中被君凌扯開。

馨馨從被子下面伸出一小手,將被子一角慢慢揭開。

撒旦熾情:女人,愛我敢不敢? 縷,往下縷……

小憐從厚實被誒

牀尾,空空!

沒見那個魅惑妖孽的男人!

人呢?

馨馨從厚實的被子裏起來,掀開被子下牀,聽見浴室裏嘩啦啦的流水聲,雕花玻璃門上,有一個頃長影子在花灑下沐浴。

阿……西吧!

剛纔又是臉紅,又是心跳加速,又是……

還以爲他想對自己……

全部是她的一廂情願,丟死個人了,嗚~

還有,剛纔他在做什麼?

色~誘自己???

算了,丟人丟過了,趁他還沒出來,自己趕緊滾蛋把。

沒臉見人了都。

下牀,躡手躡腳的走到門背,伸手拉門。

拉,不動!

門,打不開!

用力、使勁、掰、門還是紋絲不動。

氣的站直,狠狠的在門上踹一腳。

疼,腳給踹的生疼,抱着腳,跳到門後椅子上,坐下椅子。

咔嚓清響,回頭一看,浴室門打開。

君凌赤果上身,腰間圍着浴巾從浴室出來。

肌理分明,白皙柔和完美的上身,精緻鎖骨,寬廣肩頭,緊實的胸肌……

尤其是腹部,完美恰好到處的腹肌。

頭髮淋溼,髮梢滴着水珠,滾落到鎖骨上,配上絕色的俊顏。

馨馨嚥了咽口水。

剛平息的心跳,又突突突……

立即轉過頭,權當沒看見。

美男計,一定是他誘惑自己,不要上當,不能動心!

“馨兒?”

聲音低沉又充滿磁性,帶着無限的蠱惑:“馨兒。幫我吹髮。”

馨馨看過去。

他目露華光,望過來,從梳妝檯下拿出吹風機置在臺上。

吹,還是不吹?

馨馨有些矛盾。

他以前倒是經常幫自己吹頭髮,房間被他徹底鎖死,自己走還得要他放行,走到梳妝檯前,接過吹風機。

他坐下,馨馨打開吹風機,正吹着,放在牀頭櫃上的手機,響了。

馨馨皺眉把吹風機放下,走到牀頭櫃旁。

來電顯示是司焰烈。

與鬼爲妻 他剛和君凌發生過沖突,怎麼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

看了眼君凌,他正坐在梳妝檯上,脊背挺拔。

不接電話,把電話調整成靜音,可是會突突突的震動,震動好一會後安靜了。

本以爲他不會在打電話過來,把電話剛一放下,又打過來了。

馨馨有些無奈,皺了皺眉,想直接將電話關機,此時,電話掛斷了,沒在打過來。

馨馨舒緩了一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