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他的下半輩子都要與魔法爲伍了。

“咱們也下去幫忙吧。”

圓子忽然說道。

克洛澤望向她,發現這位圓臉小姑娘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淚流滿面。

她的雙眼紅彤彤的,小手緊緊的攥成了拳頭,似乎在極力忍耐着什麼。

克洛澤沒有問,只是輕輕“嗯”了一聲。可就在他剛準備站起身時,卻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又一屁股坐回到了地上。

扶着額頭,克洛澤又看向了其他人,他們竟然跟自己是一個情況?!

“嗚….這是怎麼回事?”

圓子在倒地後掙扎了兩下,可她卻再次摔倒。

喪昆比他們都不如,這傢伙已經躺在了地上。

克洛澤咬着牙向下方看去,竟然所有的魔法師都和自己情況差不多?!

他們紛紛癱倒在了地上,就像忽然被人抽去了渾身的力氣一般。

“哈哈哈哈~~~你們這些自大的魔法師!‘去魔草’的味道如何?”

克洛澤擡頭看去,假冒菲林的身影竟然出現在了兩位法師決鬥的塔頂上!

雖然智慧之塔此刻已被劍斬成兩段,可它仍然屹立在那裏,可這個死變態爲什麼會出現在那裏?他不是已經被我們制服了嗎?


下方,看到冒牌菲林的葉知秋也是一臉駭然。

他與庫剎大師一臉怒氣地飛向智慧之塔頂層,將菲林圍在了中間。

可忽然間,庫剎大師雙腿一軟,“撲通”跪倒在了地上。

他怒吼道:“‘去魔草’?!你是什麼時候….”

老人家話沒說完就一腦袋栽倒在了地上,而葉知秋的臉色此時也好不到哪去,但他還不至於無法忍受。

克洛澤猜想這大概就跟什麼含笑半步癲啊,七日斷腸散之類的東西相似吧?只是這傢伙是如何做到讓浮空城所有人都中招的?

克洛澤沒有疑惑多久,那瘋狂大笑的冒牌菲林已經說出了原委。

“你們這些自大的魔法師!以爲我們放火是沒有意圖的嗎?你們以爲我們只是想靠那一點點火苗分散你們的注意力嗎?你們以爲我們只是想簡單的製造一些混亂嗎?

啊哈哈哈~~~愚蠢!點火只是表面,實則是爲了點燃一堆堆高品質的‘去魔草’!要知道這些禁止販賣的去魔草可是花掉了我所有的家當…..怎麼樣?我爲你們專門準備的大禮是如此厚重,我很慷慨吧?”

葉知秋咬着牙,似乎正在極力對抗去魔草所發出的特殊威能。

他怒道:“沃茲華斯!你這個瘋子!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你研究禁忌祕術被趕出浮空城是咎由自取!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擅闖智慧之塔會長已經放過你了,你竟然還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你到底想做什麼?!”

地面上,已經渾身虛弱無力的切爾雷赫也咬着牙怒吼道:“沃茲華斯你在幹什麼?你快點給我住手!巫師和魔法師的矛盾在剛剛已經不復存在,你怎麼能動用去魔草這種魔鬼的毒藥?!”

老巫師說完試圖站起身來,可他的消耗實在太大了,這使得他根本沒有辦法繼續行動。

變爲冒牌菲林的沃茲華斯“咯咯”的笑着,他佝僂着身子緩緩走過幾人面前,仔細打量着這些平日裏高高在上的大魔法師們,似乎這樣能夠讓他得到變態的滿足感。

“大魔法師….魔法師協會會長….首席巫師….天才的繼承者….我呸!你們還不是全都跪倒在了我的面前!我沃茲華斯從今天開始纔是這浮空城的主人!魔法師協會和巫師聯盟都要聽我指揮!放心….我會將這個組織發展壯大,最終君臨六王大陸!”

“你已經徹底瘋了….!魔法師是不能插手世俗間的全力爭鬥的!”

葉知秋大喊着,可他的身體也已經支撐不住而跪倒在了地面。

沃茲華斯露出一個變態的笑容走向葉知秋,停到了後者的面前。

“嘿嘿嘿….魔法師憑什麼不能插手世俗間的爭鬥?魔法師又憑什麼不能參與皇權的爭奪?魔法師才應該是站在這世界頂端的人!我們魔法師才應該主宰這個世界!主宰那些沒有魔力的凡人!這纔是我們應該做的!

瞧瞧你們這些廢物都幹了些什麼?聚集起如此多的魔法師卻住在一座能浮在天上的城市裏,而那些宮廷魔法師更加不堪,他們竟然效忠於普通人!?簡直就是魔法師裏的恥辱!應該全部消滅!你想想….如果我們組建一支龐大的魔法師帝國….那將會是怎樣的一種盛況?” 沃茲華斯說到這裏表情情逐漸變得癲狂,他哈哈笑着,一縷口水從嘴角滴落了都不自知。

可現在糟糕的是沒有人能夠阻止這變態!

不,還是有幾個人站着的!那是….碧波大師和風巖大師?

只見兩位大師快速飛上了智慧之塔頂部,葉知秋正想讓他們抓住眼前這個瘋子的時候,那沃茲華斯卻首先開口道:“我可愛的盟友來了~~~”

葉知秋心道糟糕!協會理事裏果然出現了背叛者!先前他就建議過會長提前限制幾人的行動,可會長卻說相信他們。

“你們怎麼了?葉知秋!庫剎大師?!”

碧波和風巖兩位大師趕到之後並沒有表現出認得沃茲華斯,而是在第一時間查看倒地的幾名同伴。

在確定了幾人的確中了去魔草之毒,無法行動以後,這纔將目光投向了“咯咯”亂笑的那個瘋子。

碧波大師將魔杖往地上一杵,怒道:“沃茲華斯!快點把解藥交出來!會長剛剛纔經過一場大戰,沒有辦法承受這毒藥帶來的痛苦了!風巖大師,我們聯手拿住這個人!”

誰知碧波大師剛準備有所動作,卻被身旁那個似乎永遠不會說話,且老實木訥的風巖大師一杖打在了背心處!

“噗!”

碧波大師吐出一口血,身子被打飛出去五米遠。

卻見風巖大師將頭上的巫師帽摘下,露出了一頭摻雜着白絲的黑色捲髮。他眯着眼走到了沃茲華斯身邊。沉聲說道:“乾的不錯,薇薇安那個老傢伙也被困住了,這座浮空城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止我們。”

“風巖!居然是你?!”

葉知秋怒目而視,其實他之前一直懷疑的是碧波大師,卻不曾想這位在四人中最老實、話最少的人卻是出賣他們的那個!

“呵呵呵~”風巖大師咪眼看着葉知秋沉聲道:“葉知秋….出賣你們並不是我的本意,要怪,就怪會長不處事不公!想我纔是追隨在他身邊時間最久的那個人…

一直以來我任勞任怨,對他唯命是從!協會的下一任會長本該是我!可他卻傳給了你….你有什麼資格坐上這個位置?你只不過是一個吊兒郎當的黃毛小子!憑什麼奪走了我的會長之位!?”

克洛澤看着那邊發生的一切,心想怎麼又出來個瘋子?今天難道是反派的訴苦大會?

可眼下能打的全都被他們算計了,這可怎麼辦?老會長那邊情況不妙,如果再不施救的話,很有可能當場就歸西了!


他看了看四周,發現喪昆和圓子都還有意識。克洛澤試着挪動了一下手指,發現居然可以動!他小聲說道:“你們兩個還能動嗎?”

喪昆說:“可以呀,我的舌頭還能。”

動克洛澤翻了個白眼,直接無視了他。

“圓子姐,你還能動嗎?”

圓子攥了攥小拳頭,點了點頭。

克洛澤心想,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圓子的魔力恐怕比浮空城上大部分的魔導師都還要強上幾分!至於原因嘛….現在並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如果能多一個幫手大家得救的希望也就更大了幾分!

“圓子姐,我數三聲,我們一起調動體內的魔力,拿下那兩個瘋子!你有把握嗎?”

克洛澤說道。

圓子恨恨的咬了咬牙,但卻小聲回道:“是菲林的話…我有把握,可風巖大師本身就比我強…我們無法戰勝他。”

克洛澤咧嘴一笑說:“放心,你就負責對付那個假菲林,風巖大師交給我~我還有底牌!”

喪昆躺在那問道:“底牌?底褲還差不多吧!你那點兒本事快別去送死了!”

克洛澤再一次翻了個白眼兒,他恨聲道:“閉上你的臭嘴!今天就讓你看看小爺我是憑什麼在魔林荒淵站穩腳跟的!”

克洛澤說完便微微閉上雙眼,他攥緊了拳頭進入自己的意識世界中。他在心中對自己說“凱恩!合體!”

是的,他當然有底牌。他的三分鐘真男人可不是隨便說說,就連那頭黑龍也能被他搞的服服帖帖,更不要說那兩個瘋子了。

片刻後,克洛澤感應到了體內來自凱恩的迴應!

一股淡淡的光芒自他體內生出,逐漸變成了一副彩色鎧甲籠罩於全身。

克洛澤感覺一股強大而熟悉的力量開始流遍他的全身!將那去魔草所造成的影響完全排除出了體內。

奧卡西雄主的大劍再一次出現於手中,不過這一次卻更加具象化!

塔頂上的兩個瘋子也注意到了這裏的變化,風巖大師皺眉道:“那是誰?怎麼還有人能站起來?”

沃茲華斯剁了剁腳,大喊:“我怎麼知道?除非他不是一位魔法師!要不然沒人能逃過去魔草的功效!”

風巖大師冷哼一聲,他揮動起自己的魔杖,讓一股泥石流組成岩石巨人伸出大手託着自己飛向了克洛澤這邊。

但已經完成合體的克洛澤誰也不怵啊!他揮動大劍,猛地竄向了風巖!

手中那柄大劍圍繞着七彩的光芒,直接一劍斬向了召喚岩石巨人的風巖大師!

風巖大師使用着自己的魔法召喚出的這一隻岩石傀儡,其身高比智慧之塔還要大上一些!

但讓他遺憾的是,他的岩石巨人在克洛澤的三分鐘真男人面前,宛如一塊豆腐被一劍斜斜劈成了兩段!而且這一劍不但斬斷了岩石傀儡的身軀,也斬斷了它與風巖大師之間的魔法聯繫。


沒了魔法聯繫,岩石傀儡瞬間又變成了一堆沒用的石頭。

風巖大師心裏猛的一跳,這難道就是劍氣嗎?不對!武者的劍氣怎麼能夠斬斷自己的魔法聯繫?

“別得意!吃我的這一招!”

風巖大師又揮舞起魔杖,準備使用下一個法術。但克洛澤的身體卻瞬間消失,速度快到他肉眼根本無法捕捉!

開玩笑,和一個魔法師對打,怎麼可能老老實實站在原地讓你釋放法術呢?

又是一劍,克洛澤這一劍直接削斷了風巖大師的魔杖!緊跟着出現在他的身後,用劍柄敲在了後者的腦袋上。

風巖的身子就像一隻沙包似的,“撲通”一聲墜落在地上暈死過去。

塔頂處,沃茲華斯看的是肝膽欲裂!

他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經勝券在握了,這是從哪又殺出來一個蔥??

如此強大的搗亂者並不在自己的計劃之內啊!

自己分明已經做到滴水不漏,甚至把首席巫師都編排了進來!

自己先是散播霍金斯會長時日無多,提前了兩人的決鬥。然後再趁機點燃去魔草,利用那無色無味的煙霧讓這裏的魔法師們全部失去能力。

自己的計劃明明就已經成功了!到底是爲什麼?這個人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

不甘心歸不甘心,但還是先撤退要緊。

沃茲華斯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轉身就準備打開暗魔道閃人了。

可他剛剛轉過身子,卻發現一個矮小的身影站在自己身後。

那是一個圓圓臉的小姑娘….想起來了!這個小姑娘好像叫圓子?


“嘿,你要去哪兒?”

“砰!”

沃茲華斯只感覺下體一陣撕裂般的疼痛!緊跟着他身上的力氣居然被全部跨蘇抽乾!

雖然他一身的法術還在,此時卻一點也使用不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