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氣定神閒,優哉遊哉! 第066章

「放肆,你知道我是誰嗎?竟然敢燒我的鞭子?」紫衣女子憤怒的瞪著墨九狸問道。

墨九狸有些不耐煩的皺了皺眉,看起來有些人不管在那個大陸都是存在的!也不知道這些人腦子裡面裝的是什麼。對著她這麼一個外人,問知道她是誰嗎?這是在說笑話么?

就連顧琰都忍不住抽搐了下嘴角,看著紫衣女子的眼神充滿鄙視!這個囂張的女人以為自己是誰?難道以為自己是天老爺的孫女么……

可是紫衣女子接下來的話,卻讓顧琰有些傻眼了……

「不知道!」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哼,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誰?就敢燒我的鞭子,你真是找死!既然如此,我就讓你們死個明白!我告訴你,我是天家的大小姐天媚兒,這是我哥哥天雲浩,她是我未來的嫂嫂,雲家的大小姐雲素雅!我爺爺可是浩天大陸風雲榜上排名第兩百五十名的強者!別人都稱呼我爺爺為天老爺!現在你知道我是誰了吧,就算你現在想跟我道歉也晚了!把藍靈芝給我,我留你們全屍!」天媚兒囂張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顧琰傻眼,難怪這幾人如此囂張,原來還真是天老爺的孫女啊!不過這風雲榜是什麼鬼?而且,排在兩百五十名真的就那麼厲害嗎?

墨九狸也是微微挑眉,風雲榜?她也沒聽說過!不管是小書還是帝溟寒都沒說起過,看起來是後來興起的東西……

「風雲榜是什麼?」墨九狸直接問道。

聞言,天媚兒三人都是一愣,有些看白痴似的看著墨九狸兩人!

「你們兩個不知道風雲榜?」天媚兒驚呼道。

「廢話,知道還會問你嗎?莫非你也不知道?」顧琰沒好氣的瞪了對方一眼道。

「真是土豹子!本小姐今天看在藍靈芝的面子上,就在你們死前給你們長點見識好了!風雲榜是浩天大陸千年前就出現的一個強者風雲榜單!風雲榜上只收錄浩天大陸上至強的一千人!只要你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就可以向風雲榜的上的人發出挑戰,贏了你就可以取而代之,輸了就是死!」天媚兒鄙視的看著墨九狸兩人解釋道。

聞言,墨九狸沒什麼表情變化,跟自己猜測的差不多!說白了就是一些閑著蛋疼的強者,弄出來玩的榜單罷了……

她可不信真正有實力的人,會沒事跑去挑戰誰,為了得到一個排名!至少,她是絕對不會去的……

誰又敢說榜上有名的人,就真的是浩天大陸的強者呢!

況且還是一個千人的榜單,聽著就讓人沒什麼興趣!如果只有十人的排行榜,或許她會有幾分興趣吧……

聽完天媚兒的解釋后,墨九狸和顧琰瞬間失去了興趣!

「走吧!」墨九狸說完,直接繞過三人再次離去。

顧琰自然也立即跟了上去,可是天媚兒三人對藍靈芝志在必得!怎麼可能讓他們離去……

見到墨九狸兩人要走,一直沒有說話的天雲浩眼神一冷,飛身再次擋住了墨九狸的去路…… 第067章

墨九狸的眼神一冷:「讓開!」

「交出藍靈芝!」天雲浩看著墨九狸冷聲道。

雖然墨九狸易容后的容貌,十分的絕美,但是對於天雲浩而言,這種沒身份地位,連風雲榜都不知道的土美人,一點也引起不了他的興趣……

他想要的女人,是像雲素雅那般,必須有美貌,有強大的家族背景,有沒有實力都無所謂的女人!只有對他有利益可圖的家族的女人,才配得到他的眷顧……

而他向來對自己的容貌有信心,再美的女人得知他的身份,見到他的容貌,都會對他芳心暗許,死心塌地的……

因此,他斷定了只要自己開口,墨九狸便會非常聽話的將藍靈芝交給自己,或許還會恨不得馬上把他撲到,求他帶著她回去呢……

可是,就在天雲浩心裡自信心膨脹,等候墨九狸的殷勤示好時,忽然覺得眼前一花,再看墨九狸微微一笑,淡定的跟顧琰從他面前繞過……

而他的身上一涼,低頭一看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何時被人切成了碎布,頭上的髮帶也鬆了,一頭烏黑的長發也散落兩鬢……

天雲浩的臉色瞬間就黑了,立即拿出一件衣服,身影一晃已經換好了!抬頭看著不遠處的墨九狸和顧琰,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雲素雅和天媚兒的臉色,也是變得極其難看!從來都沒有人敢如此不給他們的面子!誰不知道他們天家和雲家的厲害,誰見了他們不是巴結討好,這兩人竟然如此無視他們,甚至還羞辱他們,真是該死……

三人的殺意毫不掩飾,顧琰有些擔憂的看著身邊淡定的墨九狸小聲道:「九狸,看起來我們是走不了了!」

「哼,想走?真是做夢!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給你們全屍不想要,那就只能讓你們死無全屍了!」天雲浩出現在兩人面前冷聲的說道。

「做出土匪行徑的人是你們,現在又說這麼多有用嗎?什麼天家我是沒聽過,不過看到你們幾個,我想那天家應該是某個山頭的強盜窩吧!」顧琰不屑的一笑諷刺道。

反正跟這幾人註定和睦不了,他也懶得給他們好臉色了!

「閉嘴,你家才是強盜窩!」天媚兒怒瞪著顧琰吼道。

「呵呵——難道不是?請問剛才是誰看到我手裡的藍靈芝,就跟沒見過世面的土豹子似的,一把搶奪了過去?有素質的山賊,還知道動手前喊一聲打劫呢!」顧琰冷笑道。

「你……你說誰是土豹子,找死!」天媚兒聞言一張巧臉氣的通紅怒道。伸手探向腰間,想拿鞭子,才驚覺自己的鞭子被墨九狸給燒了。

只能用眼神狠狠的瞪著顧琰,恨不得用眼神殺死他!

天雲浩被顧琰的話,也是給氣的不輕,臉色漆黑如鍋底!

冷冷的看著墨九狸道:「交出藍靈芝,否則……死!」

「讓開!否則……死!」比起天雲浩的冷厲,墨九狸的聲音柔和了許多,可是那話卻絲毫沒有柔和可言…… 中國有句歇後語叫老鼠進風箱——兩頭受氣。表面上是說在想象中的老鼠鑽進風箱後,不管風箱是推還是拉都要被風灌的樣子;其實是說一個人處於矛盾的雙方中,兩面不討好,到處受委屈 。

小時候的夢靈在家中是第三個女兒,下面又有一個弟弟,現實生活中處於不受歡迎的處境,跟小朋友一起玩也遭到嫌棄,因爲穿的衣服不漂亮,都是姐姐們穿過的舊衣服,還總是流鼻涕,看上去畏畏縮縮的,不敢與別人爭東西,覺得自己不配得到好的東西。從小就養成了一種自卑的性格,直到二十四歲出現魂靈附體現象後,又得了躁鬱症,很快康復之後,出現了人格大變的現象。二十四歲以前的人生一直過着的就是風箱中的老鼠的生活,到處受氣,被束縛,不自在,擴展不開,也象徵着靈性被壓抑,二十四歲以後的夢靈,從風箱中跳了出來,不斷地挖掘着生活的甘泉,在更大的天地中自由生活,還能從事把同伴從風箱中解救出來的角色,就是扮演着喚醒和提升人類的整體意識的靈性導師的角色。這裏的風箱就有了另一層含義,把同伴從風箱中救出來,意味着讓人類從六道輪迴擺脫出來,意味着讓人類對自己有清醒的意識,意識到每個人都有一個神性的自我,發掘出這個神性的自我,認識到每個人都是人神合一的,人人都可以過上圓滿富足的生活。

夢靈常做的噩夢還有一個,就是夢見自己睡在一個巨大的碗狀的深坑邊,大地一直在晃動,夢靈總覺得自己快要墜入深坑時,就從夢中嚇醒了過來。後來,在深入學習解夢之後,夢靈爲自己的噩夢釋夢時,知道是因爲夢靈在胎中時,夢靈的娘曾經因爲生活困難。擔心要是再生一個女兒的話,增加太多的生活負擔,有過想通過乾重的體力活,讓胎兒自動流掉的想法,夢靈曾向娘證實過。在母胎中的夢靈因此很沒有安全感。覺得隨時都有墜入深坑的可能。這種不安全感一直深藏在夢靈的潛意識中。便幻化成了夢境,經常出現在夢靈的夢中,因爲夢是潛意識的語言。是與意識溝通的一條途徑。

夢魘在幼兒中很常見,最多見於3-7歲的幼兒,“夢魘”是指從惡夢中驚醒醒過之後,能生動地回憶起惡夢的內容。這些夢境,總是非常可怕,使做夢的孩子處於極度焦慮之中,或爲妖魔鬼怪所玩弄,或被壞人猛獸所追趕,或是自己及親人陷入某種災難的邊緣等。當時想哭哭不出,想逃逃不了,往往是無可奈何和透不過氣來。夢靈的兒子趙昊昊前一段時間經常做噩夢,醒來就跟夢靈講他又夢見怪獸了,還說過媽媽變成了怪獸的話。兒子講這些話的時候,夢靈知道自己對待兒子的方式太過溺愛了。在夢裏,原本渾身散發着母愛的媽媽竟以怪獸的身份出現,這是因爲媽媽對孩子過份的溺愛形成了一股制約孩子成長和發展的力量,一種負能量,讓孩子感到窒息。透不過氣來。所以,夢靈檢討過自己之後,對趙昊昊不再一味地寬容,合理的要求夢靈會答應,不合理的要求夢靈會拒絕,並且拒絕時如果遭受到趙昊昊的強烈反抗時,她會完全接納趙昊昊的強烈負面情緒的爆發,對他說“昊昊,媽媽知道你現在的心理很不好受,你想要哭就大聲地哭吧。但你的要求媽媽確實不能答應你。”當夢靈這樣對待趙昊昊的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原本哭起來就沒完沒了的趙昊昊,竟然很快地停止了哭泣。過了一段時間,他也不再像前階段那樣經常做噩夢了,有時候,夢靈能夠聽到趙昊昊在夢裏笑出聲來,這種時候,夢靈的心理就得到了無比的安慰。

對待孩子,絕不能一味地姑息遷就,否則孩子會越來越無法無天,很多父母以爲給孩子的都是無盡的愛,如果這種愛讓孩子內在的力量散發不出來,那就不是愛,而是一種制約孩子成長的負能量。真正的愛孩子是無條件的愛,不能說孩子哭鬧不去上學,做父母的就不愛這樣的他了,孩子乖乖聽話,讓家長省心,做父母的就愛這個孩子,這些都是有條件的愛,無條件的家就是愛孩子的一切,接納他的缺點,欣賞他的優點,告訴他,無論他是什麼樣的,做父母的都會愛他,但卻不是一切都贊同他。

其實,“一切萬有”的本質就是無條件的愛,中國人說的天(乾)是陽性創造原則,地(坤)是陰性的滋育原則。西方宗教的“神”代表陽性的“意志”,即創造原則,而“聖靈”代表陰性的“愛”,即滋育原則。萬物都生自這這陰陽的交感。“新時代”倡導“無條件的愛”,是基於我們的“神性”,及我們都是同源的兄弟姐妹。這不是“貪愛”,不帶私慾,不帶強迫性,不是“已所欲,施予人”;而是溫柔地接受,溫暖地關懷,並且是由愛自己開始。認識自己內在的“圓明自性”,因而自愛自重。把這愛擴而充之,像陽光一般地普照,無條件、無要求、無批判。這種愛是不虞匱乏,源源不絕的,而且給予即獲得。這樣無條件的愛,也是把幼兒從夢魘中解救出來的唯一方法。

孟子說:“仁義內在”,道德是無條件的無上律令,是無所爲而爲,不靠宗教的戒律或國家社會的規定。所謂“良知”就是我們內在的“神”,每個人只要反躬自省,都明白應如何做,這就是“自律道德”,肯定了人的“性善”,沒有原罪,也沒有永罰的恐懼。這對傳統基督教義下生長的西方人有非常的震撼力。罪惡感和恐懼只是人發明了來控制人的手段。天羅地網剎那間消失無蹤,而人可以在喜悅、坦蕩中做人“自在的人”。

有的家長因爲想要控制哭鬧的孩子而口不擇詞,他們口中說出的每個詞語,都是爲了讓孩子產生恐懼、內疚的情緒,想讓孩子變得順從,聽話,他們根本不知道也不會想到這樣的言詞說出去會對孩子造成怎樣的傷害呀。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其實,有很多人最初和最深的傷害竟都是來源於自己最親的親人,父親或母親。他們在孩子的心中從小就種上了不夠好,不夠完美的殘缺的種子,種上了恐懼、內疚的因,孩子長大後怎麼才能活在喜悅和坦蕩中,做一個自在的人呢。在家庭中如此,到學校以後,教師也會用這種控制的方式讓孩子變得順從聽話,孩子們無法運用他們自己的判斷,總是被所謂的權威莫名地貼上標籤,然後接納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去認同別人看法的結果,卻喪失了自已內在的神性。越來越以外界的一切來判斷自我的價值,最終隨着年齡的漸增,社會的同化,完全失去了自我,那個有着“神”一樣威力的內在的自我。

傳統的“神”,是一種超越的“外力”,父性的、權威式的判官。“新時代”則倡導這個“一切萬有”、“宇宙意識”、“生命力”、“能量”爲一切的源頭、本體、本來就有、不生不滅、不來不去,而我們皆爲其一份子。大湼槃經說:“一切衆生皆有佛性,一切衆生皆可成佛,”我們本質上是不滅的精神體,無形無相。這個“一切萬有”正如朱子在中庸導言裏所說的“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在“本體”未彰顯展布爲“現象界”之前,在無時間無空間性中,它寂然不動時,是孕含萬有的“空”,它的創造力和夢化成了現象界。而我們那純心靈的部分進入到肉體,來體驗物質實相,心靈是不滅的本體,宇宙是“如幻如化”的現象。

孩子其實就是自己的一部分,或者說是不同的自己。仔細觀察自己的孩子,看看他是否與自已的某一方面很相像呢。當你從孩子身上看到讓你生氣的地方,讓你不願接納的地方,讓你產生強烈抵抗能量的地方,記住,那是孩子在提醒你,你自己並沒有完全接納自己。在這樣的時候,不要給孩子你所認爲的權威的批判,不要給孩子毫不留情地責備,更不能打罵孩子,只需向內尋求答案,對自己說“對不起,我愛你,原諒我,謝謝你。”淨化清理好自己,孩子自然會轉好。因爲你是因,孩子是果,萬物一體,清理好了自己,清理好了因,果自然是好的。而當你看到孩子身上或是別人身上美好的一面時,你自己身上也同樣存在,否則你不會看到別人身上的美好。所以說,一切向內看,一切都在。

如果有段時間總是做噩夢,那麼,與其說是因爲你的生活中出現了一些不好的境況,是那種境況振動的頻率引發了你內在潛意識裏壓抑已久的不良的過去的境遇,幻化成了讓你恐懼不安的噩夢。勿如說是因爲你自己的心念不淨,而引發了或吸收了外在的不良的事物,再結合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從而引發了恐怖的噩夢。

在平日的生活和工作中,修持靈性,相信自己內在平和圓滿的自性,遇事不急不躁,“憑他萬物風雲動,我自巋然心兒靜”,那麼,這樣的你,夢中必也是祥和的模樣。

夢靈的夢中,竟然又出現了恐怖的景象,難道夢靈的靈性修爲出了什麼問題不成,還是象徵着夢靈的靈脩又要達到了新的修爲境界了呢?難道只是黎明前的黑暗而已。

ps:

憑他萬物風雲動,我自巋然心兒靜。 第068章

「找死!」天雲浩聞言怒道。他只想要藍靈芝,並不想跟這兩個土豹子計較,可是對方找死,就怪不得他了。

說著手中一道火紅的玄氣,直接對著墨九狸和顧琰轟了過去……

白虎心中一急,直接召喚出白虎,白虎現身後一道同樣強悍的玄氣,碰上了天雲浩的!

「轟……」

一聲巨響,煙塵散開后,天雲浩站在原地雖然一動未動,可是臉色微微蒼白,嘴角掛著一絲血跡……

而白虎卻是絲毫沒事,冷冷的站在顧琰和墨九狸的面前,以著保護者的姿態,瞪著對面的天雲浩……

如果是以前的他可能奈何不了對方,但是突破到神獸以後,區區一個三級玄師他還不放在眼裡……

天雲浩震驚的看著忽然出現的白虎,這個人之前並沒有出現,如果他沒看錯,這個人是從那個男人的身體裡面出現的!能夠藏身在人的體內,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契約獸……

這麼說,這人是一隻化形神獸了!想到這裡天雲浩的眼中閃過一抹貪婪!他到現在都沒有契約獸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他的眼界高,想要找一隻強悍的神獸契約……

而眼前兩人一看就是沒見過什麼世面的人,搞不好是一直隱居在這魔鬼森林外圍的人,不然怎麼可能連風雲榜都不知道?這樣的人竟然能契約一隻神獸,簡直就是浪費……

想到這裡天雲浩看著白虎道:「你是神獸?」

雖然是問句,卻是肯定的語氣!

白虎冷冷的看了對方一眼,沒有搭理!除了主人和墨九狸外,他跟獸族一樣,不喜歡人類……

「他根本沒有資格成為你的主人,如果你願意跟我契約的話,我會給你……」

「九狸,我沒聽錯吧!竟然有人想契約白虎?難道現在的劫匪都這麼弱智么?」不等天雲浩說完,顧琰就實在受不了的打斷道。

他對這浩天大陸上的人,真是太無語了!先是一個掛著羊頭賣狗肉的神醫門,這又出來一個什麼天家的少主和小姐,這真是讓他長見識了……

「我的主人只有他!你?還不配!」白虎鄙夷的看了眼天雲浩道。

別說他和主人簽訂的是本命契約,根本無法解除!就是簽訂的是平等契約,可以解除,他也不會認眼前人為主的,對方的行為就讓他不喜……

天雲浩聞言,俊臉更黑了!

墨九狸有些不耐煩的看了眼對方三人,不說這魔鬼森林危險么?怎麼這三人還能進來?而且還一副囂張的樣子,在這魔鬼森林自由行走?看起來這傳言也不怎麼可信啊……

其實,墨九狸不知道的是,天雲浩三人是用了家族的傳送捲軸,來到這裡的!原本是跟著他們家族的長老們一起來的……

可是,撕開傳送捲軸的長老比較二,撕開的捲軸不對,使得他們確實被傳送到了魔鬼森林。但是落地的時候卻不是所有人都在一起的,是隨機降落的…… “如果你不走進內在,你將一無所獲。”——尼爾

“夢靈,你在人間的使命已臨近結束,很快你就可以返回芳華園了,到時候,你就可以完全擺脫輪迴,過無形無相的生活,享受陽光、和風、吸收天地之精華靈氣,隨意幻化各種形象,穿越多次元時空了。”

夢靈在結束緊張忙碌的一天的工作之後,做冥想時突然接收到天力傳給她的信息,現在的夢靈,雖然閉着雙目,卻可以看到天力的真靈,在一團光中顯現了天力示於世人的形象,他微閉雙目,面容平和寧靜,聲音伴隨着一陣仙樂傳過來,“但在返回芳華園之前,你在人間尚有一劫未了,須得小心爲好。”傳達完這些信息之後,天力的影像便消失在光中。

夢靈心想,難道這次劫難與前幾日的夢魘有關嗎?到底在牌坊林中隱藏着什麼樣的祕密呢?

夢靈決定探查一下夢中的牌坊林到底在哪兒。

夢靈決定在夢裏讓靈魂出體,讓她去查清這個牌坊林的祕密和夢境的含義。以夢靈現在的修爲和靈力,夢靈也不知道她的靈體能做到什麼樣的程度,一切就得看機緣了。

那麼靈體到底可以做些什麼呢?

英國有一位叫做山姆.帕尼爾的博士,是一名醫生,他對一百多個那些瀕死的病人做實驗,這些病人正在手術檯上進行搶救。他就用一個木板,上面放了一些小物品,吊在病牀手術檯的上方天花板上。病人是看不到這些小物品的。只有醫生本人知道上面放的東西是什麼。他的理論是,假如病人他有靈魂,在昏死過去之後他會飄到上方,能夠看到木板上面放的是什麼東西。等他甦醒過來之後,能夠告訴醫生,這就證實了他有靈魂。只要有一個人能夠說得出來,那就證實真的有靈魂。結果這個醫生。他對一百多個病人來進行這樣的實驗,當然不一定個個都能夠從手術檯上救活過來。實際上只有七位,七位被搶救過來以後,全都能夠說出木板上放的物品是什麼。他是在世界上是第一次用科學的實驗,來證實有靈魂的存在的人。

一位美國加州大學的查爾斯.塔特博士。他也是用科學的實驗證實有靈魂。他的研究對象不是那種快死的人,他是研究健康的人。他是研究一些在健康的狀態下,就能夠有靈魂出體現象的人。一位女士說她能夠靈魂出體,於是塔特博士就讓她來到他的實驗室,讓她躺在一張個牀上。在她靈魂出體之前,先放一張紙條在一個很高的架子上。這個紙條上面打印上五位的隨機數字。如果這位女士靈魂出體,能夠看到這個紙條上所寫的五位隨機數字,等她回來以後能夠說出來。就能證實有靈魂。結果這個實驗重複進行,每次這位女士都能夠準確說出。根據數學的概率,能夠猜中紙條上的五位隨機數字,這個概率十萬分之一。?? 異能人的前世今生5

在英國也有一位女士。她有靈魂出體的習慣,經常會靈魂出體出去外面逛,旅遊觀光。有一次她的靈魂看到一所房子,她很喜歡這所房子。之後又在幾次靈魂出體的遊歷當中,她又來看這所房子,愈看就愈喜歡。房子從裏到外,形狀、擺設她都很喜歡。但是她又不知道這個房子在哪裏。後來她跟她的先生搬家,從英國的愛爾蘭搬到倫敦。到了一個新的地方,當然第一件事情是要找房子。他們在報紙上看到一則廣告,要賣一所很便宜的房子。找到房產的經紀人去看房子的時候,卻發現正是靈魂出體時所看見的那所房子,她當然很高興。就問經紀人房子爲什麼會這麼便宜。結果就被告知,說是因爲房主整天在這個房子裏看到鬼,所以要急於脫手。女士覺得這個房子正是她夢寐以求的房子,決定還是要買,就約房主來見面談價格。結果房主來了一見這位女士的面,立刻就驚叫起來,說原來你就是我見到的那個鬼呀。

靈魂離開身體以後,就能夠那麼自在的,能夠快速的在愛爾蘭和倫敦兩地飛行。在地圖上可以看到,愛爾蘭跟倫敦至少相距也有四百多公里。沒想到這個靈魂離開身體以後,他能夠快速地在兩地飄移,沒有時空的限制。肉體就不行了,肉體受時間、空間的限制,不能夠自由自在地在兩地之間飛行。

老子講過,吾之大患,爲吾有身,意思是說他最大的憂患就是因爲他有這個身體。爲什麼?這個身體禁錮了他的靈魂,不能夠讓他的靈魂自由自在,想出去旅遊觀光都比較難。

現代的人爲了這個肉體,要滿足肉體的慾望,財、『色』、名、食、睡這個五欲,不知做了很多自私自利、損人利己的虧心事。

靈魂本來是肉體的主人,結果卻成爲肉體的奴隸,爲了肉體奔忙、造業。真正要明白科學真相的人,知道肉體並不是人的主體。就像衣服一樣,穿了幾十年,穿舊、穿破了,就要把它扔掉,再換件新衣服。

真正的主體是靈魂,關鍵是要怎麼樣去提高靈『性』的生命。身體是短暫的,不會永恆;真正永恆的是靈『性』的生命,所以健身就不如修心!

豪門冷少的小酷妻 其實,人的每一生每一世輪迴,靈魂不正是像找房子一樣嗎?找到一個身體,就像找到一所房子。在這所房子裏面一住就住幾十年,房子有老、有壞的時候,這時候就要換房子。所以關鍵問題是換的那所房子,是不是比現在的房子要更好?

著名的美國思維科學研究院資深研究員,阿密特.戈斯瓦密博士,用量子力學來論證靈魂的存在,也是有他的理論依據的。

他寫了一篇名爲《靈魂的物理學》的論文,靈魂能夠飛、能夠看、能夠買房子。說明靈魂是有能量的,所以他就從物理學的角度來進行論證。

印度的一個小男孩,他在一九五四年,那時候這個小孩子才三歲半,就因爲患天花病死了。死了以後,父母當然非常悲傷,棺材停在屋子裏。第二天早上就準備去埋葬。父親依偎在棺材旁邊,非常傷心。到了三更半夜,他突然覺得棺材裏面有動靜,馬上打開棺材一看,看到這個小孩子已經甦醒過來了。很高興。喜出望外,就馬上拿水、拿食物來給他吃。這個小孩子居然拒絕接受,說他是印度另外一個村莊的一個青年。這個小孩本身只有三歲半,名字叫賈斯伯。結果卻說他自己是二十二歲的青年,說他自己叫做香克,是維希迪村的一個男子。這個二十二歲的青年是個婆羅門。我們知道印度階層、種族分得很嚴格,婆羅門是貴族,貴族是不會吃平民家的食物的。這個小孩子的家裏是平民。所以他真的醒了之後,居然拒絕他父母給他的食物。幸好鄰居家有個老太太是個婆羅門,所以她就義務給他做食物,這小孩子才肯接受。要不就得活活餓死。

這個小孩子敘說了自己前世的情況,提到他臨死前的那一幕情景。說他有一天去參加一個親友的婚禮,結果在那個婚禮上遇到一個仇家。

英雄聯盟之英雄的信仰 這個仇家借了他的錢,沒有還給他,竟然在他的酒裏頭下了毒『藥』。他不知道,就喝了這個毒酒,在回來的路上。毒『性』發作,他覺得天昏地暗,從馬車上摔下來,死了。這件事情誰都不知道,史蒂芬森教授覈實了這件事,真的找到小孩子所說的他前世的村莊,真的找到那個家庭,覈實,果然有這麼一回事。但大家都不知道這個人原來是被毒酒給毒死的。大家都以爲是他在參加完婚禮之後,在回來的路上從馬車上不慎摔下來摔死的。

古代的筆記小說,像《聊齋志異》裏有這種借屍還魂的故事,其實都是真實的。中國醫學的上古時代的一部着作,《黃帝內經》,裏面也記載着關於借屍還魂的案例。

佛告訴我們,人入胎以後,在母親肚子裏做胎兒是很苦的,佛把它比喻成像地獄一樣,叫胎獄之苦。現在醫學已經很發達了,已經拍攝了胎兒在母體裏面的生活情況,拍得都很清楚。真的看到胎兒在母體裏面動也不能動,外面有些響聲、動靜,他就會起反應,就會有痛苦。佛在經裏面講的,母親喝一杯熱水,胎兒真的像進入了火山地獄,喝一杯冰水,就好像寒冰地獄,真的是那麼苦。出生的時候就更苦,出生的時候,佛比喻叫進入夾山地獄,夾着出來,那更苦。出生以後,因爲嬰兒在母體裏面,皮膚都非常的細嫩,所以一出來,接觸到空氣,真的像針刺一樣痛。所以嬰兒一出生,都是哇哇大哭的。爲什麼哭?因爲他痛!正因爲有這麼多的痛苦,所以把前生的記憶全部抹殺了。嬰兒是一樣,因爲他沒有受胎獄之苦,他沒有入胎,他的魂直接進入三歲小孩的身體,所以他能夠有着清晰的、新鮮的記憶。

史蒂芬森教授從三千多個案例當中,總結一些輪迴的規律。其中有一條是說,如果一個人在前世是被刀刺殺的,或者是被子彈打死的,那個傷口,受傷那個部位,往往會在下一生身上留下個胎記,一出生就有胎記,他結合生物學觀點和輪迴學的發現,寫了《輪迴學與生物學的融匯》。在這本書裏他提到美國有個小女孩,叫溫妮,這個家庭裏有父母和一個姐姐。一九六一年,溫妮才六歲時,就在一次車禍中不幸身亡。?? 異能人的前世今生5

當溫妮去世以後,一家人都籠罩在悲痛之中。當她死後六個月,溫妮的姐姐就夢到溫妮說她要回到家裏來。

二年後,溫妮的母親就懷孕了。有一次夢到溫妮對她說“媽媽,我現在要準備回家裏來團聚了”。溫妮媽媽在一九六四年生產,在生產的時候,她父親在產房門口,很清醒的時候,就能夠聽到他自己過世的小女兒溫妮來告訴他,聲音也很清晰,說“爸爸,我現在回家來了”。後來就生了一個小女兒,取名叫蘇珊。當蘇珊兩歲的時候,她就能夠開始講述自己前生,她說她前生就是這個家庭裏的小女兒溫妮。所說的很多情況,後來都被史蒂芬森教授覈實了。比如說她很喜歡溫妮生前的兩張照片,總是拿着照片,指着裏頭的人說,這照片上的人就是我;一張掛在牀頭,一張自己身上還帶着。當她兩歲的時候,別人問起她,小朋友你幾歲了?她就回答我六歲。明顯這是錯誤的,但是溫妮當時遇車禍身亡的時候確實是六歲,所以小女孩還記着她前生那個年齡。她經常講到,自己在上學的時候怎麼樣怎麼樣,經常愛在學校後面『蕩』鞦韆。她才兩歲,還沒上學,所以這個事情不符合她的現狀。但是溫妮當時生前確實也上學了,而且真的很喜歡在學校後面『蕩』鞦韆。蘇珊左『臀』部有一塊胎記,這塊胎記的形狀和它的部位,就跟她的上一世溫妮遇車禍的時候被車撞傷的部位,非常符合。這也是史蒂芬森教授後來找到溫妮死的時候那家醫院,根據醫院過去的驗屍報告圖來進行覈實的。所以她身上留着那個胎記形狀和位置,都是跟過去受傷部位是一致的。

印度的另外一個小男孩,在能夠說話的時候,就能講述自己前生是一名叫作馬哈的男子。馬哈在上一世是被人謀殺的,是用手槍近距離打死的,子彈穿過的部位正是他的胸口的位置。

史蒂芬森教授不但覈實了這個小男孩所述說的前生的情況,找到他前生的家庭,還找到了他所說的前生的那家醫院。他當時受了槍殺以後,在醫院搶救,當時在那個醫院中死亡,於是找到了死亡的報告和驗屍圖。根據他的前世在那家醫院死亡的驗屍報告圖,他胸前的部位就是子彈穿過的部位。而今世的小男孩的胸前確實有塊胎記。胎記形狀和部位,跟前世子彈穿入的部位,極其相似。

他用兩百多個案例向人們證實,人身上的胎記是跟前世有關的。

因爲人如果是被他殺的,被手槍子彈打死的,或者被車撞死的,死的時候身心一定是巨大的疼痛。這種巨大的疼痛,在靈魂深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種印象能夠帶到下一生,能夠在身體上表現出來,成爲胎記。

美國阿拉斯加州的一個叫做查爾斯波特的男子,他是印地安土著的後裔。這個波特先生在能夠記事的時候,講述自己的前世,說自己前世也是個印地安人。當時印地安經常有些氏族部落間的戰爭,就是一個部落打另外一個部落。這個人上一世,就是在一場印地安的部落戰爭當中被人殺死的。每當說到自己死前那一幕,他總是用手指着自己右肋這個地方,說前世就是被人在戰場上,用長矛從這個地方刺過來,刺死的。說到這個時候,他都會指着自己受傷的部位,那個部位真的有一處胎記。

佛教裏有部經典,《大佛頂首楞嚴經》。《楞嚴經》裏講說汝負我命,我還汝債,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生死。就是說你欠了我的命,就得還;我欠了你的錢,你將來也會來討債。生生世世就是在這種欠命的還命,欠債的還錢,冤家債主就這樣子的報在一起,來輪迴,互相的酬償業報。

到底有什麼祕密藏在牌坊林裏,夢靈的靈體能否順利完成探查任務呢?敬請關注牌坊裏的祕密2

ps:

“如果你不走進內在,你將一無所獲。”——尼爾 第069章

而他們三人剛好落在一起,遇到墨九狸時,他們三人才落地不到一個時辰!不然那裡會如此囂張……

「藍靈芝是不會給你的,不想死就讓開!」墨九狸冷聲道。

「這位姑娘,藍靈芝是煉丹用的,看起來你們也不像是煉丹師,不如姑娘出個價,藍靈芝我們買了便是!」一直沒有說過話的雲素雅,在看到白虎時,眼神閃了閃,笑著對墨九狸說道。

只是墨九狸從她溫柔的笑意中,卻看到了絲絲算計和殺意!墨九狸心中冷笑回道:「不賣!」

「你這個女人,竟然不知好賴!素雅姐給你臉你不要……」

「啪啪啪……」

天媚兒的話還未說完,眼前一道紫光閃過,她的嘴巴瞬間被打成了火腿腸。

天雲浩和雲素雅紛紛一驚,此刻他們兩人就站在天媚兒的兩側,可是剛才兩人只看到了一道紫光,什麼都沒有看到……

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人打了天媚兒,看著天媚兒臉上那麼明顯深刻的五指印,分明就是被一個男人給打的……

可是,對面只有墨九狸和顧琰白虎三人,顧琰和白虎都是一身的白衣!墨九狸則一如既往的一身紅衣……

根本就沒有身穿紫衣的男人,究竟是誰打了天媚兒!而天媚兒直接被打的蒙圈了,半天才反應過來的握著臉,憤怒的瞪著墨九狸吼道:「你敢打我?該死的!你個賤……」

「啪啪啪啪……」

「啊……」

「嘭……」

「噗通……」

眾人眼前再次紫光一閃,然後就聽到數道巨響,再看天媚兒整張臉腫的跟豬頭似的,而且姿勢非常不雅的被打飛,然後落地趴在了地上,還吃了一嘴的泥,吐出了幾顆小白牙……

那畫面簡直美的不要不要的……

這一次,震驚的不只是天雲浩和雲素雅了!就連顧琰都震驚不已,因為他感覺到了白虎的顫抖,那是一種害怕和恐懼……

「白虎,你怎麼了?」顧琰在心裡擔心的問道。

「沒,沒什麼!主人,我,我沒事!」白虎顫抖的說道,可是他的語氣卻出賣了他!

顧琰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這丫的都嚇成這樣了,還說自己沒事?不過,剛才那紫光究竟是什麼啊?他也沒看清楚呢……

轉頭看向一邊的墨九狸,卻見墨九狸眼中帶著笑意,完全沒事的站在那裡!似乎什麼都沒發現一樣……

其實墨九狸不過是在心裡正在跟某個忽然出現,又忽然消失的美男說話罷了……

空間里

小書老實的趴在一邊,看著躺在一張搖椅上的紫衣男子,好像人家才是這個空間的器靈,它是外來的獸一般……

看的墨九狸鄙視不已,這傢伙以前對著她都是一副大爺樣,現在倒是乖的跟個寶寶似的!真是太丟器靈的臉了……

小書直接無視墨九狸的鄙視,她能和眼前這位比么?她不過就是自己的主人,是個女人而已!眼前這位可是……

「嗯?」紫夜淡淡的嗯了一聲,小書心裡的想法就嘎然而止。不敢繼續想下去了! 第070章

「嗯?」紫夜淡淡的嗯了一聲,小書心裡的想法就嘎然而止,不敢繼續想下去了!

對此,小書也很憋屈,它絕壁是這個世界上最憋屈的器靈了!為毛當初主人要契約……不對,要被他契約啊啊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