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什麼時候出現了兩輪月亮,而且爲什麼月亮的形狀,顏色那麼古怪?”

從艾倫突兀的動作裏終於意識到不對勁的衆人紛紛環顧四周,注意起之前一直被他們所忽視的詭異場景。在踏入了這片濃霧之後,所有人對於危險,環境的感知就好像是受到了某種詭異的壓制一樣出現了大幅度的削弱,直到現在才逐漸從邪神力的影響下恢復過來。

在一位巫師疑惑的話語提醒下,所有人紛紛擡頭看向頭頂懸掛的兩輪昏黃,黯淡的月亮,而彷彿是注意到了這些人的窺伺一般,那兩輪月亮也適時的轉動起來,兩道清晰可見的豎瞳驟然間出現在了月輪的表面,無數猩紅的血絲好似符文一般浮現在月輪之上,詭異恐怖到了極點。

就好像一個彌天極地的巨人突然將自己的視線投向了這個位置!

“不好,這裏藏着一個大傢伙,所有人趕快退出這裏!!!”

一直陷入沉默的艾倫瞥見這兩輪圓月上出現的恐怖情景,終於在劇烈的情緒波動之下徹底的從精神感染的影響中擺脫出來,大聲的高喊起來。

但是在徹底受到邪神力的侵蝕之後纔回過神來還怎麼來得及?第一次遭遇到邪神入侵而沒有任何應對措施的艾倫在一開始就選擇錯了應對的方案。

一張鋪天蓋地的手掌猛地從濃霧中探出按壓而下,手掌中心的銀灰色紋路就好像是山巒的裂紋一般清晰可見,給人以巨大的壓力。

轟!

除了七級巫師艾倫能夠在這種恐怖的襲擊下安然脫身之外,其他所有的巫師都在這恐怖的力量下化作了肉糜緊緊的貼在了地面上,一時之間血液如同溪水般流淌滲入土地之下。

在按壓的位置一個足有十數米深的凹坑中心,由於空間波動限制無法走脫的艾倫正頂着一道閃爍着黯淡光澤的力場屹立在原地注視着頭頂出現的巨大怪物充滿了憤怒,增恨的情緒。

從未見到過異位面邪神的大巫師只以爲這是一尊出現了詭異,恐怖變化的強大魔物。

“你惹怒我了,該死的怪物!”

而面對艾倫大巫師的憤怒咆哮與手中隱約泛起的元素光輝,隱藏在濃霧中的龐然巨物只是繼續沉默的伸出了自己肌肉虯結,好似層巒疊嶂的山巒一般的粗壯手臂,狠狠的劈砸而下。 轟!

巨大陰影砸下的瞬間。

大地在劇烈的抖動下震動開裂形成了一個籠罩數百米的坑洞,濃郁的幽藍色霧氣被颶風席捲着向四面八方散去,這些向遠處漂浮的霧氣宛如擁有自己的意識一般匯聚成無數渦流形狀朝着最中心的位置再度涌去。

在一隻巨大的手掌按壓之下,無數濃霧風流雲散之間,一個之前隱藏在幽藍色海霧之中的恐怖身影也隨之緩緩的浮現了出來,出現在了正在憑藉防禦力場艱難抵抗的艾倫的正前方。

在海霧的中心位置,此時正有着一個原本保持着半蹲着的巨大怪物正在緩緩站起,它的腳部位置是兩隻蹼一樣的怪異器官,密密麻麻的鱗片在怪物的身軀表面交織排列形成了一道道詭異的痕跡,其中每一枚鱗片的表面都浮現出一張張人臉的輪廓。

那是哀嚎,恐懼,混亂,無數代表了人類心底最深層次絕望的情緒都出現在了這個怪物的身軀表面,成爲了它力量的一部分。

身高約有數千米的怪物直立站起,它的臉部兩側長着好似鰓一樣的器官,鋒銳彷彿彎刀一般的鰭從怪物軀體的各個關節部位探出,一根根猙獰的彎曲倒刺遍佈其脊背之上,倒刺底部的空腔中不斷向外界發射出濃郁潮溼的潮汐海霧,使得四周的一切元素力量被詭異的邪神力所覆蓋籠罩。

在這個猙獰詭異的怪物胸膛的表面清晰可見的流動着大量銀灰色的星光形成了一隻眼睛形狀的符號,而在這個符號的最深處就好像潛藏着整個宇宙中最爲漆黑,幽暗的黑暗一般,讓人的視線,心神乃至於靈魂都要被徹底淹沒,吞噬。

“吾乃星海之神——德貢。”

“人類,你們的世界現在屬於我了。”

僅僅是呼吸就能夠掀起大氣波動的星海邪神德貢底下自己碩大的頭顱,將陰冷深沉的視線投注在下方的螻蟻身上,雖然德貢能夠從對方的體內感受到洶涌澎湃的魔力和一絲小小的威脅,但是這一點威脅實在是太過於微不足道了。

被白遠通過深海之主的神軀血肉增殖,異化改造出來的邪神級魔像不僅擁有與之相匹配的強悍意志,甚至心靈和肉體之間達到了百分之一百的融合,是迄今爲止最爲完美的造物。

“這不可能!”

在嘗試過無法和外界交流,聯繫之後,徹底斷絕了將信息傳遞出去,逃生想法的艾倫鼓動體內無窮無盡的元素力量,在精神力的引導下轟然爆發。

爆裂的火焰瞬間從艾倫全身上下的毛孔中噴薄而出,儘管現在方圓數千裏之內的元素力量都被邪神域場轉化成了其對應的邪神力,但是儲存在七級巫師體內的強大魔力仍舊能夠支撐艾倫釋放出一個強悍絕倫的壓箱底法術。

“禁咒——陽炎烈風爆!”

轟轟轟!

數百顆直徑達到五米以上的火球從扭曲的空間裂縫中驟然浮現而出,拖曳着一道道璀璨的流星狀尾焰撞向前方的恐怖怪物,炙熱的氣浪化作了一道道咆哮的風龍呈螺旋狀縈繞在流星的四周發出刺耳的尖嘯,霧氣被迅速蒸發成一道道繚繞的白煙四散,在流星之下就連光線都在恐怖的熱量下扭曲瓦解在沿途形成了一道道久久不散的空腔。

雖然現在的時間線還未達到巫師文明展開位面征服的時代,但是在巫師世界本土強大的本源壓制下,這道禁咒依然是能夠摧毀一個王國,將足足數萬米範圍的區域徹底化作煉獄焦土的恐怖魔法,這也是艾倫在無法感知外界元素的情況下能夠施展的最強手段!

在一圈暗紅色的光暈籠罩之下,處於艾倫身軀四周的一道無形立場驟然向外輻射散開,強烈的輻射造成了一層好似熔岩翻涌的炙熱光圈籠罩附近的區域,地面就好像是受到數萬度的高溫炙烤一般乾裂,碳化,迅速化作流淌的熔岩四散在艾倫的腳下。

“去死吧,噁心而又自大的蠢貨…”

砰!

大巫師嘴中的話語還沒說完便被接下來發生的一幕所打斷,只見到數百道激射的火焰流星碰撞在了星海邪神德貢的胸口,臉部等等要害位置卻好像升起了一團團爆散的煙花一樣發出了一道道悶響就消散不見,甚至在一些部位就連淺淺的焦痕都沒有留下。

伸手掐滅眉心位置點燃的微弱火星,全身籠罩着大量水元素氣體,甚至化作潮汐力場的德貢裂開佈滿鋸齒的大嘴,它嘴中密密麻麻的圓環狀鋸齒一換環的開始向內部收縮,每一顆鋸齒的大小都像是門板一樣在迷霧中閃爍着森冷的寒光。

“臣服在星海之神的統治之下吧,人類。”

德貢伸出自己的兩條手臂,用力的砸向艾倫所釋放的力場。

轟隆!

天塌地陷一般的轟鳴聲朝着遠處震盪開去,德貢身軀四周的濃郁海霧陡然一震,就連渦流的狀態都無法繼續保持,潰散成一道道虛幻的煙氣消失在雲端。

位於艾倫頭頂正上方的暗紅色熔岩力場的表面正浮現出一道道蛛網般的龜裂紋路,並且正在以一種堅定的姿態向四面八方蔓延擴散。

在場僅存的巫師艾倫能夠保持的最後的防禦力量正在陷入徹底的崩潰!

“巫師世界絕不會臣服在你這樣的怪物的手中,我相信總有人會爲我報仇。”

擡頭看向頭頂已經逐漸瓦解,崩塌的防禦力場,艾倫雙眼化作火焰一般的鮮豔色澤,無數炙熱的熔岩在他的瞳孔深處躍動不息,生命和靈魂在一瞬間劇烈的燃燒起來。

一把被艾倫緊緊握在手掌中的暗紅色魔杖在熔岩的覆蓋下逐漸變形化作了一柄猩紅的火焰長劍,無數流動的熔岩縈繞盤旋在長劍的表面最終化作一層層晶體附着其上,緊接着一層從長劍尖端傳出的炙熱光焰驟然間洶涌燃燒與艾倫緊握長劍的手掌相連接。

在這一刻他整個人都化作了一道沖天的火炬,熊熊燃燒。

咔嚓!

在力場化作無數光屑四散灑落的瞬間,一道暗紅色的光焰瞬間沖天而起,義無反顧的撞向了天空中按壓而下的恐怖陰影。 化作星辰的光輝穿梭在空間中的白遠在星海邪神德貢抹殺了在場的所有巫師,離開了艾迪拉斯山脈之後重新出現在了地貌環境出現劇烈變化的艾迪拉斯山脈頂部。

此時足有萬米高海拔的艾迪拉斯山脈的頂部已經被徹底碾壓成了一塊好似鏡子般的平面,整體的海拔高度在恐怖的力量碾壓下降低了近千米,原本存在於山巔的森林,岩石,灌木和一些建築都被碾碎擠壓成了顏色各異的粉末狀灰燼,死死的嵌入了地底的深處。

“現在巫師世界的本源和命運軌跡在星海邪神的擾亂下已經徹底混亂,就算是再強大的預言系巫師也無法通過占卜,預測的手段推測出我的動向了。”

從高空陡然浮現的空間漩渦中緩緩降落的白遠看着之前星海邪神肆無忌憚出手留下的痕跡,眼底閃過一絲滿意的神色。

他剛剛一直停留在這個世界尚未被開發過的幻夢境之中透過虛無的界限觀察着星海邪神被製造出來之後在戰鬥中體現的一系列數據,其結果當然是很讓人滿意,不僅能夠達到白遠最初的要求,甚至在這一場預料之中的測試裏顯露出了更令人驚喜的實力。

“憑藉德貢現在處於巫師世界內部不完全的七級邪神力量的本質,應該能夠在巫師議會拿出妥善解決方案之前支撐很長一段時間,甚至就算是其被殺死了,殘留的邪神力也會對世界造成持續性的影響。”

蹲下身子在光滑如同鏡面一般的山峯切面上重新開始佈置發射信號,鏈接外宇宙的魔紋,一道道充斥着璀璨星光的紋路在白遠魔力的勾勒下迅速覆蓋在了原本平整的地面上,使得附近數千米的範圍之內都被一層層重疊的魔紋陣圖所籠罩。

“但是這未嘗也不是一種突破,在星海邪神這個原本根本不可能出現的神祗的影響下,巫師世界的這一條時間線的走向會再次誕生出數之不盡的可能性,而其中的一條可能會讓巫師文明超越原本的極限,站在所有文明的巔峯也未嘗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雖然在巫師世界高維宇宙本源的壓制下,不僅是白遠依靠深海之主神軀製造的星海邪神無法有效的利用時間線的維度跳躍,就連白遠本身也不具備這樣的能力。

星海邪神是因爲取材於巫師世界內部的材料與殘缺神軀所造成的權能殘缺,在白遠選擇性的保留了大量關於常規戰鬥的能力之後,一些關於時間跳躍,操縱時間規則的能力就被拋棄了,這樣做也能夠有效的限制這隻邪神的力量上限,使其能夠在白遠可控的範圍內發展,不至於在最後跳出他的掌控。

畢竟現在來看白遠還只是一位剛剛掌握一小部分空間能力的四級巫師而已。

身爲一個只能發揮出四級巫師極限能力的邪神來說,能夠進行空間跳躍,隱藏在空間之中,甚至依靠羣星法球的力量穿梭維度宇宙就已經是竭盡全力才能夠做到的事情,想讓白遠像身處自己證道的宇宙中一樣像混沌之主,無相天災一般自如的跳躍時間線的不同節點,任意的扭曲歷史,改換時空,甚至最後造成整個歷史進程的徹底改變,那實在是太爲難人了。

白遠原本身處的宇宙能夠在最後造成如此大的影響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因爲無相天災與混沌之主不遺餘力的全力出手,兩位九級的至高魔神肆意的改換時空節點的情況,無數固有的時間線被摧毀,無數嶄新的時間線被重新締造,在其餘波的最後纔會使得整個宇宙歷史進程,規則參數乃至於人類基因的徹底改變。

就算是白遠八級邪神位格的本體親自出手也無法造成如此極端的影響。

那一場戰鬥真正意義上來說是兩位九級至高魔神與一位七級邪神共同造成的結果,也正是因爲這樣的原因,至今爲止白遠依舊沒有能夠徹底改換當初宇宙歷史,讓一切回到正軌的辦法。

能夠輕鬆的扭轉,控制低維宇宙只是一個八級邪神的基本操作,但是想要從時空的角度影響高維宇宙那就是真正的九級至高魔神才能夠做到的事情。

這是屬於至高,屬於偉大的一部分,而非規則之內的神祗可以完成。

此時位於艾迪拉斯山巒的橫切面上。

伴隨着星紋陣圖被迅速的佈置完成,一陣陣無法通過尋常手段感知的波動信號被通過星辰輻射的方式傳遞向外宇宙之中,羣星的力量在宇宙中層層傳遞,輸送,最終這些信號被送向了高維宇宙之外的維度裂隙之中,被一道漆黑的陰影所捕捉感知。

正通過高維裂隙急速移動的邪神本體龐大到難以想象的身軀在完全感知到巫師世界的信息之後輕輕捲動着無窮無盡的陰影,讓整個幻夢境之中都出現了劇烈的震盪,顫抖,高維裂隙深處亙古不變的黑暗也隨之蠕動舒展,顯露出了猙獰的姿態。

“終於,終於,讓我的幻夢境沉入巫師世界之中體會高維宇宙的文明之光,讓維度的力量突破界限的限制成就最終的突破。”

混沌的低語緩緩浮現在高維裂隙的深處,讓維度都出現了細微的震盪,時間的長河在流淌中濺起細小的水花,一條如同鯨魚一般的龐大陰影從時間線的一端逆流而上猛地竄入了一道突然出現的空腔之中,消失在了時間長河的內部。

憑藉現在白遠本體的能力他已經能夠在維度的穿行之中藉助時間的力量抵達大部分想要到達的區域,而想要做到這一點除了一個清晰的座標之外還需要一個具有自身信息,氣息的定位點。

無疑,現在這兩個條件他都已經滿足,所以白遠處於高維裂隙中的本體才能迅速錨定住分裂意識所處的那一條時間線的具體節點將自己的力量投入其中。

“真正的黑暗還沒到來呢,諸位。”

通過本體與分裂意識之間的薄弱聯繫感受到時空震盪的白遠注視着頭頂逐漸開始晦暗的天穹平靜的說道:

“耐心等待吧,等待黑暗的時代徹底降臨!” 吼!

響徹雲霄的巨大吼聲從城市之中傳出,與之相伴的還要大量的尖叫和哀嚎的聲音。

一尊數千米高的怪異巨人猛地從嘴中吐出一顆三米多高的透明狀巨卵,這顆內部孕育着詭異生物的魚卵在接觸到地面的一瞬間就驟然間炸裂開來一個保持着蜷縮姿態的怪物從卵的內部一竄而出,站在了溼潤的土地上。

粘稠的液體在怪物粗壯的身軀表面流淌下來滴落在地面上發出嗤嗤的異響形成一個個淺淺的凹坑,這個雙眸充斥着濃郁血絲的海洋生物與人類血脈混雜的怪物在適應了環境之後緩緩的跪倒在地,無比虔誠的低聲道:

“偉大的造物主,您的僕從醜魚遵從您的指示。”

“…前進,繼續前進直至世界的盡頭,讓星海眷屬的族羣遍佈整個世界。”

清晰的精神力波動從邁開腳步向前繼續前進的巨大陰影中傳遞進入還在不斷生長的海人醜魚的腦海中,讓它的頭顱死死的磕進了泥土之中,哪怕是沾染了淤泥也毫不在意。

“謹遵神命。”

一股代表着五級巫師的能量波動從醜魚的身軀內部一閃即逝,星海眷屬醜魚在星海之神德貢遠離了自己的視線,就連精神力都無法再次探測到之後才逐漸擡起自己的頭,從淤泥中起身。

此時醜魚的身高已經在潮汐海霧的增幅下生長到了十五米的高度。

雖然依舊它的高度在邪神德貢自己看來還只是一個剛剛小腳趾大小的螻蟻,但也能夠說明它相較於其他低級眷屬平均三米左右的身高所代表的低劣的實力顯露出的特殊性。

這是之前駐守在面前這座已經破敗,摧毀的城市中的最強駐守巫師,達到四級巫師極限的白巫師陣營中的一員。

儘管對方的抵抗使得德貢在前進的沿途中浪費了一秒的時間一口就將其吞入了腹中被它迅速消化,但是難得得到一個優質材料的德貢在思索了一瞬之後就將屍體轉化成了統領級別的眷屬重新吐了出來。

這纔有了剛剛城門口出現的一幕。

一層層鱗片形狀覆蓋的幽藍色鎧甲在能量的涌動下浮現在醜魚高大的身軀上,在環顧四周之後它猛地從空氣中殘留的潮汐海霧中抽出一把與自身等高的猙獰藍水晶長戟筆直的指向前方。

“殺死所有一切能夠活動的生物,讓星海的榮光照耀整個世界!”

吼吼!

聽到了醜魚作爲上級統領傳遞的命令,在階級的天生壓制和絕對的服從性之下,無數形態各異,千奇百怪的星海眷屬猛地從早已經被攻破的城市中衝出,如同洶涌的獸潮一般撲向了遠處地平線另一端上浮現的一條厚重陰影。

那條遠在數千米之外的陰影是由無數身披漆黑厚重鎧甲所組成的軍隊,他們大都來自於巫師世界中各個學院巫師的下屬勢力和國家。

由於星海邪神徹底展開進攻之後顯露出的恐怖破壞力與根本無法溝通的殺戮慾望,深受其眷屬強悍的繁殖性擾亂的巫師世界終於開始向星海邪神發起了第一次對於其眷屬的聯合清剿計劃。

數千米外的重裝騎兵因爲法術的影響讓所有的重裝騎士在馬背上發揮出了身披輕甲的速度極速行軍,數萬名騎士衝鋒陷陣的震撼場面讓大地都開始抖動震顫,無數煙塵在劇烈的馬蹄聲下瀰漫四起匯聚成一道滾滾的長煙。

處於重裝騎士背後數米之外的是數千具眼底流動猩紅閃光的金屬魔像大步流星的緊隨其後,這些魔像的平均身高都在五米,堪稱是戰場上無往不利的大殺器,它們的手中揮舞着沉重,巨大的武器擊打空氣發出刺耳的尖嘯。

最後懸浮在低空中的便是數百名等級不一的正式巫師正在一位五級巫師的帶領下飛掠而過,在前方衆多肉盾的掩護下開始唸誦咒語,準備釋放出大範圍的攻擊性法術製造先機。

憑藉海洋魔物的複眼觀察到敵人後方動靜與魔力波動的醜魚矗立在原地挑了挑眉頭,雖然緊緻湛藍的膚色掩蓋下除了一雙泛紅的眼眸之外根本看不清醜魚的任何五官容貌,但是它此時展露出的姿態就給人以一種不屑挑眉的感覺。

“軍隊軍,王對王,既然你選擇作爲一個法師隱藏在幕後那就乾脆默默的死去吧!”

猙獰冷笑的醜魚現在已經成長到二十米高的身軀兩側各有數千只眷屬生物義無反顧的朝着前方的衝鋒騎士涌去。

但這樣貿然的舉動就像是撲向火焰的飛蛾一般這些形態各異的怪物在接觸到騎士陣型的一瞬間就被直接撞碎,拋飛,更有甚至直接炸開,爆成一團幽藍色的血霧溼潤了腳下的泥土。

不過這些低級的眷屬死掉再多都不能夠讓醜魚內心的情緒波動一絲,在無數同類血液的浸染下,這一片區域內部重新升起一片淡薄的潮汐海霧,隨後這些霧氣便蜂擁而至的涌入了醜魚的身軀內部,將它的位置化作了漩渦的中心。

“死吧,怪物!”

在漩渦的邊緣已經有重裝騎士在大量金屬魔像的幫助下憤怒咆哮着突圍進入了醜魚龐大身軀的正前方視野位置,但是還沒有等到他們揮下自己武器,一柄通體湛藍的長戟已經從下而上的撩起,十字橫斬。

轟轟轟!

漩渦狀的潮汐海霧中驟然間形成了一道蔓延數千米的十字形空腔,大量的氣流被恐怖的力量裹挾着向着正前方衝去化作一道道粉碎一切的衝擊波橫衝直撞。

重裝騎士與低級眷屬們混雜在一起的洪流瞬間就被十字斬擊所絞碎,噴薄的血液與碎肉交織在一起繼續衝向了最後方的巫師們。

金屬魔像們在劇烈的震盪下體表爆發出成千上萬道裂紋最終化作金屬碎片呼嘯捲過,領頭的巫師手中凝聚的法術也在此時驟然爆發迎頭就撞上了席捲而來血肉,金屬交織的恐怖斬痕。

轟隆!

龐大的洪流瞬間衝上了數百米高的天空化作滔天的能量餘波飛射衝擊。 “哦?已經死掉了。”

已經距離最開始的地點異常遙遠的數千米高的星海邪神行進的動作在某個瞬間突然出現了一個微不可察的停頓,然後繼續朝着目的地緩慢前進。

星海之神德貢其實並不在意一兩個統領級別的眷屬死亡,它們的誕生只會損耗德貢無窮無盡的邪神力中牛毛大小的一絲而已。

但是邪神的榮光不容受到絲毫的損傷,神祗的威嚴絕不能夠因爲幾個人類就遭受到任何威脅!

“看起來在後方的位置已經有能級達到六級的巫師對我展開了包圍,他們是想將我圍困在某一個地點徹底將我包圍。”

考慮到對方的對策的德貢在身軀四周數萬米的範圍內籠罩瀰漫的潮汐海霧中輕輕抖動着龐大的身軀,它在誕生的時候就已經瞭解了這個自己所要入侵的世界主要的力量體系和大部分勢力劃分。

而面對背後可能存在的埋伏,德貢只是像是抖落蝨子一樣再次拋下了五顆與之前的統領級眷屬魚卵大小類似的生物卵任其墜落在地。

不提德貢在一路的行進之間已經屠戮殺死了多少巫師,就連城鎮,村落,大型的城市摧毀在德貢腳下的就已經不計其數,死傷達到了難以計算的地步。

在不斷吞噬血肉的情況下,儘管德貢此時沒有合適的直接轉化成統領級別眷屬的完整材料,但是通過大量低級血肉與邪神力同樣可以達到量變引發質變的效果。

“既然這樣那就讓五個小傢伙去試試看能不能將背後那些跟隨的煩人的蟲子全部掃除,嗡嗡的一直在背後實在是讓人煩惱。”

它巨大化扭曲變形的臉上露出一絲人性化的猙獰冷笑,投下幾個統領級卵迅速孵化的德貢根本沒有站在原地停留等待解決那些小蟲子的意思而是繼續朝着前方大步走去,數千米的體型讓它每走一步就跨域了千米的範圍。

這讓德貢的步調看起來緩慢,實則奇快無比,形成了一種古怪的矛盾感。

從北部到現如今即將接近大陸中部至今,也不過就是短短三天的時間而已,這也是爲什麼得到消息的巫師直到現在纔開始結成聯軍圍剿這尊前所未有的恐怖魔物的原因。

不過正是在這短短三天的空檔期中德貢沿途所見的一切人類痕跡都被這個自詡爲神祗的邪神留下的子嗣徹底抹除,除了那些千奇百怪的眷屬之外整個北部區域已經連一點人煙都不能夠找到,而由此這個世界也誕生出了更多怪異,詭異,恐怖的物種。

甚至這樣的影響在邪神力的持續侵蝕之下,哪怕德貢就此死亡也要視情況嚴重蔓延數十年到數千年不等的時間。

這就是一尊邪神肆無忌憚之下恐怖的破壞力!

“我能夠感覺得到,我即將到達這個世界的中心,也只有在那裏我才能夠徹底掌握這個世界的源力走向將眷屬遍佈整個世界。”

此時德貢的邪神感官中隨着愈發的接近巫師世界中央大陸的中心區域,就能夠更清楚的感受到,‘看到’無數代表着命運的絲線被一個源點所牽引,拉扯匯聚在中部的某個元素力量濃郁到極點的區域。

在那個在德貢的視線中異常顯眼的區域的上空無數的靈光凝聚在一起就像是一隻手把這個世界中無窮無盡的混亂絲線整理,理順了之後將其一把握在了手心,執掌命運,把控世界權柄,恣意妄爲的操縱世界的走向。

“很可惜,你們的一切都將屬於我,無論是生命,靈魂還是世界的本源都將會在最後屬於星海之神,偉大而又崇高的德貢。”

在星海邪神發出崇高宣言神情炙熱的趕往目的地的時候,功能殘缺的它並沒有能夠注意到的維度裂隙深處,幻夢鏡的內部,一顆銀灰色的,磨盤大小的法球正流動着流水一般的光澤,在瀰漫着漆黑霧氣的幻夢鏡中顯得異常的耀眼。

“有趣,有趣,在最初的設定裏我可是加重了混亂性質的加碼,但是在邪神自我的演化之下還是讓它誕生出了脫胎於混亂的智慧。”

怦!

怦怦!

怦怦怦!

在一片詭異的寂靜之中,一般遮掩在迷霧內部的銀灰色羣星法球突然在虛空中浮浮沉沉發出心跳脈搏跳動一般的搏動聲響,彷彿在內裏孕育着一個生命。

“造物的奇蹟果然奇妙,就算是我也無法預測。”

但是說話的聲音卻像是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一樣,繼續以穩定的語調說道:

“這纔是我追求全知全能的原因所在啊,探索未知,探索道理的盡頭,探索自我的奇妙,探索種羣的極限,這些纔是不斷促使我繼續變強的樂趣所在。”

被漆黑煙霧所籠罩的星光法球中心的位置隨着時間的不斷流逝正在浮現出一個清晰可見的漆黑源點。

這個代表了宇宙中最極致黑暗的源點彷彿受到了某種莫名的牽引一樣帶動着整個羣星法球發出波紋般的抖動,這就是剛剛那宛如心臟脈搏的聲音不斷迴盪響徹在寂靜的幻夢鏡內部的原因。

視線在羣星法球的面前被分割成了兩個截然不同的畫面,除了一直在觀察的星海邪神的動向之外,已經從艾迪拉斯山脈離去,趕往其他地域空間薄弱點的白遠身影也出現在畫面之上。

伴隨着本體的不斷接近分裂意識所能夠調動的力量權限也越來越強大,最直接的體現就是作爲羣星之中根源的羣星法球現在前所未有的巨大體積和它能夠直接脫離主體出現在各個空間內的穿梭能力。

之前在深海之主時空中曇花一現的空間跳躍,調控幻夢鏡的能力隨着白遠本體的到來也真正的被羣星法球所掌握,讓白遠能夠在巫師世界中自如的使用。

在短短的三天時間裏也已經足夠讓白遠不斷的穿梭跳躍在不同的空間薄弱的節點,完成更進一步的信號定位和輻射,讓本體的力量以一種令人難以想象的急速蔓延而來! 黑暗的潮汐滾滾沖刷着宇宙之外的壁壘將堅固的防禦軟化,侵蝕最後變得千瘡百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