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已經黃昏時分了,元成宇問道:「你晚上什麼打算啊?」

李秀珍理了一下劉海,她回答道:「明天應該是要回我叔叔那裡吧。」

「你叔叔?在哪啊?」元成宇疑惑道:「怎麼突然去你叔叔那啊?」

「家裡事,要去待幾天。」李秀珍看了一眼手機,「明早九點的飛機,去京城。」

「這麼遠啊!」

「還好待幾天就回來了。」

元成宇繼續問道:「那你能帶我去嗎?」

李秀珍一愣,隨後牽起元成宇的手微笑道:「放心啦,我去幾天就回來了,你在這邊好好的就行了,等我回來。」

「那行吧……」元成宇有些不放心,但也沒辦法,畢竟兩個人才在一起一天,總不能直接見父母親戚的吧?

「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晚上就不一起吃飯了哦。」李秀珍撫摸著元成宇的臉頰,她笑道:「二狗子來親一個,我就回去了。」

「能不能別叫我二狗子啊。」元成宇嘟著嘴不滿道。

「哈哈哈,你怎麼跟個小奶狗一樣,我不管,我就要叫你二狗子。」說完,李秀珍踮起腳親了他一口。

不知道為什麼,元成宇感覺,李秀珍的嘴唇,有點苦澀……

李秀珍好像在瞞著他什麼一樣…… 兩人就這麼分開了。

李秀珍坐上車后,元成宇就這麼站在路口看著車漸行漸遠。

「唉,還是回家吧。」元成宇本來打算去酒吧的,可是一想,還是覺得回家比較好。

於是他也打了個車準備回家。

回到元氏府邸后。

元成宇一進門便看到元貞坐在一樓沙發上。

「老爸,我回來了。」

元貞正在看著報紙,他頭都沒抬一下。

「聽說,你找了個女朋友?」

元成宇眉頭一皺,疑惑道:「你又派人跟蹤我?」

「你是不是忘記了你什麼身份。」元貞轉過頭看著元成宇,雖然他語氣很平淡,但是那種馳騁商場多年的那種不怒自威的氣勢,卻鎮住了元成宇。

元成宇低著頭說道:「我是你的兒子,自然有很多人惦記,這種事我明白,可是你不能無時無刻的都在派人監視我吧?我也要有自己的生活!」

元貞冷笑一聲,他搖搖頭說道:「你就是太年輕,沒經歷過一些事情,才會這麼想的。」

「我不想經歷什麼!」元成宇很是生氣,但是他卻明白,自己的父親也是為了自己好。

「我上樓了……」元成宇直接上樓了。

元貞放下報紙,揉了揉太陽穴,深深的嘆了口氣。

待元成宇上樓后,一個西裝男拿著一個檔案袋走了過來。

「老闆,這是那個女人的資料。」

元貞接過檔案袋,他打開仔細看了看。

「京城的人,曾經還是她的學生?古典音樂世家……」

那個西裝男在旁邊說道:「這個女人為了接近少爺,背著家族偷偷學習嘻哈音樂,在上水城組建了蘭花會。不過明天她就要回京城了,明早的飛機。」

元貞點點頭,冷聲說道:「又是這個李家……」

「老闆,夫人當年從李家出來,就已經和李家脫離了關係,如今這女人故意接近少爺,恐怕……」

「先不急,等這個叫李秀珍的女人回上水城后再看。」

「是!」

房間里。

元成宇正趴在床上在給李秀珍打電話。

「你明天到京城了記得給我打電話啊!」

「好,放心吧二狗子。」

「我不叫二狗子!」

「好的呢,二狗子。」

元成宇看著床頭柜上的一個相框,他微微一笑,「母親如果知道我們在一起,說不定會很高興吧。」

電話那頭李秀珍沉默了一會,然後她說道:「二狗子。」

「嗯?」元成宇一愣,不知道為啥,他感覺李秀珍心情不是很好。

「怎麼了?」

「沒事,就是突然想到了老師,有些傷感。」

元成宇趴在床上,他想了想,突然說道:「過一段時間,咱們一起出去旅遊把?」

「怎麼突然想到旅遊了?」

「就是,咱們一起去散心什麼的。你覺得呢?」

「嗯……也行吧。」

「那就這樣說好了!」

說完,元成宇連忙從床上下來,他拿起放在床頭柜上的照片,然後從後面取出一張小卡片。

卡片上面寫著:

「希望有一天,能和小宇一起去洱海。」

這是元成宇的母親,在一次演唱會時,留下的話。

「我們,一起去洱海!」

……

萬詩閣內。

白扶蘇靠在太師椅上,他看著元成宇,問道:「先生,我並沒有感覺你有任何煩惱啊?家境殷實,又找到志同道合的心愛佳人,這世界上,可沒有這麼多人,能過得如此美好。」

元成宇搖搖頭,苦笑道:「老闆,你要知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那便細聽先生所言。」

醫妃驚天:王爺,求恩澤 ……

兩人在一起有一段時間后,因為李秀珍一直在上水和京城兩地跑,所以二人每次見面,都會一直膩在一起。

所謂小別勝新婚。

過了小半年後。

李秀珍又回到了京城。

但是元成宇卻很難受,這一周回一次,一次要一周。

一個月就只能見面半個月時間,而且來回飛,元成宇也心疼李秀珍的身體。

風裏雨裏,我在情深處等你 所以元成宇就自己偷偷的跑到了京城,想給李秀珍一個驚喜。

幾個小時的飛機過後。

元成宇終於下機到達京城。

總裁老公麼麼噠 「呼,終於到了。」元成宇拿出電話,給李秀珍打了過去。

嘟……嘟……

「喂?二狗子怎麼了?」

「你在哪呢?」元成宇按捺住自己激動的心情,等待著李秀珍告訴自己她在哪。

「我在京城啊?為啥這麼問?」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我想知道你的具體位置,想看你在哪玩呢。」

「一會給你發定位,這才剛走兩天,就想我了啊?」

「當然想啊!」

神秘讓我強大 兩人聊了一會後,掛掉電話,元成宇就收到李秀珍發來的定位信息。

然後元成宇便打了個車,朝著李秀珍所在的地方過去。

京城大劇院。

今天的節目是京城知名古典音樂世家的表演會。

元成宇來到大劇院后,他疑惑道:「咦?珍珍就在這一片啊?可是這裡為什麼只有一個大劇院啊?」

突然,元成宇看到大劇院外擺著一個牌子。

「國際古典音樂新生派,李秀珍,李秀熙姐妹專場」

「古典音樂……」元成宇走上前去,看著那個牌子上的介紹。

李秀珍,京城人,古典音樂世家長女,自幼學習古典音樂,被稱為京城第一女高音,從小便被李家當做繼承人培養。

李秀熙,李秀珍妹妹……

……

「古典音樂……為什麼要和我一起玩嘻哈啊?這是兩種極端的風格……珍珍她……」元成宇雙手握拳,連忙跑去大劇院。

大門口,一個保安見元成宇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過來,嚇了一跳。

「先生!演出已經開始了,你不能……」

元成宇一躍而過,從口袋裡掏出錢包,抽出十幾張百元大鈔拍在桌子上。

「有急事!」

說完,他直接就跑了進去。

那個保安看著桌子上的幾千塊錢,他咽了口唾沫,四周看了看,然後把幾千塊收到懷裡,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元成宇跑了一分鐘左右,來到劇院大門,便聽到裡面傳來的音樂聲。

他深吸一口氣,然後走上前推開了大門。

一進門便發現滿劇院都坐滿了人,黑壓壓的一片,所有人都在認真聽著。

舞台上,李秀珍和李秀熙穿著華麗的禮服。

「珍珍……」元成宇嘴裡輕聲喃喃道。 「接下來,有請李秀珍小姐演唱,大唐紅顏賦!」

啪啪啪啪

場下鼓掌聲響起。

只見李秀珍站在台上,微微點頭。

「接下來這首歌,是我想唱給一個朋友的。」李秀珍微微一笑,「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個人。雖然他可能永遠不知道我為他唱這首歌,但是我依舊願意唱下去。」

(注:文化經典好歌,歌詞有點長。)

李秀珍美瞳一閉,全場寂靜。

燈光一黑,隨後所有燈光全部都照射在李秀珍身上。

音樂響起,場上乾冰煙霧噴出,桃花瓣緩緩落下。

李秀珍站在場上,就如同下凡的仙女一樣。

「盛世浮生

筆端百轉紅顏讖

霓裳羽衣曾動京華

執手訴情深

漁陽鼙鼓

馬嵬坡前恨平生

還記當年七夕月

緣許三生

此夜聞鈴卻作斷腸聲

幽幽梅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