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看到一個關頭村村民出現,就好像,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一樣。

事情,似乎越來越不簡單了,也似乎,到了最後的關頭了。

";砰!";一聲巨響,那口棺材在瞬間裂開。

塵煙滾滾,我死死的盯着。

但是讓我驚訝的是,那口棺材裏面卻沒有出現任何東西。

這怎麼回事?

我有點不解,裏面怎麼可能會沒有東西?

刷!

我突然感覺眼前一晃,多了一道身影,隨後,我的身體便不由自主的朝遠處衝去,目標,正是村頭的方向。 直至我被帶到了村頭,我纔看清了把我帶到這裏來的是誰。

我特麼的差點沒被嚇死。

二胖他爸!

只是此時所看,他根本就不是什麼鬼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這怎麼可能?莊住向才。

如果說是鬼,那我還能夠接受,畢竟見多了。也就自然而然的覺得沒什麼了。

但是這尼瑪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啊,還是一個死過一次的人!

最主要的是,還是我發現他死了的,更主要的是,二胖他爸的屍體應該火化了啊!

而現在。又這麼出現在我的面前,這讓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現在的心情了。

wWW●ttκá n●¢ ○

千萬只草泥馬已經不足以形容了。億萬只都只能算是勉強。

沒錯!現在我快要瘋了。

我實在是難以接受這樣一種情況,死了又特麼的活過來了。

他將我丟在了一旁,目光凝重的看着前方,自始自終,連跟我說一句話都沒有。

而事實上,我也不想跟他說什麼,實在是不好接受啊!

我遠離了他幾步,就算是站在他旁邊,都讓我渾身毛孔跟着豎起。

也是我的這一舉動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看了我一眼,面無表情,只不過是眼中多了幾分波動,似乎是在笑。

我一哆嗦,連忙將頭扭到一邊去。說實話,現在就算看他一眼,我都有點發寒。

畢竟現在我不知道該用看死人的目光看他,還是像對待一個活人一樣對待他。

他沒有說話,不過我能夠感覺到他在我身上的目光移開了。

這讓我稍稍鬆了口氣。

但是隨後,一股更加陰冷的氣息就襲來了。

緊接着。我感覺到四周都在震動。

不僅如此,在正中間,也就是之前爆炸的那個位置,再次出現道道金光,但是這金光並沒有持續多久,幾乎是一出現,就全部熄滅。

隨後黑氣再次沖天而起,緊接着,我便看到了一道身影。

骨瘦如柴,佝僂如老人,就好像是一具骷髏,但卻又是一個活人。#,最快更新就到om&

二胖他媽!

那一次爆炸,竟然沒有把她炸死,不僅如此,似乎她看上去更加的可怕了。

我又看向身邊的二胖他爸,有點頭皮發麻。

馬勒戈壁的,這一家人,怎麼都這麼古怪?

然而讓我驚訝的是,二胖他爸對二胖他媽的出現,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看上去很平靜。

他緩緩的朝前走去,看着二胖他媽,沉默許久,微嘆了口氣。

";你終於還是出現了。";他說道。

";你不也出來了。";二胖他媽也說道,聲音有點沙啞,也有點滲人。

";不放棄麼?";二胖他爸又說道。

";這麼久了,怎麼放棄?當年師父將我留在這裏,爲的就是那最後一步。";二胖他媽說道。

";你應該知道,你口中的那個師父,不過是在利用你,邪脈傳承,能有什麼好下場?何必呢?";二胖他爸一臉惋惜的說道。

";邪脈,正道,難道不一樣麼?";二胖他媽冷笑,";如果你口中所謂的正道真的是正,又怎麼會讓你留在這裏?讓你在這裏生活了這麼多年,佔據一具不屬於你的身體?";

";多說無益,我只問你,放不放棄?";二胖他爸說道。

";無法放棄。";二胖他媽回答道。

";那麼,就結束吧。";二胖他爸說着,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我站在一旁,嘴角微微抽搐着,這情景看上去怎麼就那麼怪異?

一對夫妻的普通對話,聽上去,卻似乎牽扯着不少東西。

二胖他爸的身體被另外一個人佔有着,也就是說,沒準二胖他爸一早就已經死了。

而二胖他媽,是邪脈的人,自幼就被她師父留在這裏,似乎就是爲了什麼東西。

這樣說來,二胖他爸是正道,還有可能就是長鬆或者長青觀的人。

而二胖他媽是邪脈,逆亂分子。

也就是說,對立的兩個人結婚了!

這想想怎麼那麼像小說裏面的愛情故事,這不應該是道不同,然後私奔麼?

怎麼看着情況,好像還要大打一場的樣子啊。

我突然覺得我在這裏是多餘的,這是人家家裏面的私事,跟我好像沒什麼關係吧。

我朝一邊溜去,這一家人的事,我一個外人就不摻合了。

他們兩個也無視我,互看着對方,這讓我微微鬆了口氣,要是兩個人都來針對我,那就真的坑了!

但是同時我也有點納悶,既然都把我無視了,那二胖他爸把我帶到這裏來做什麼?

肯定不會只是簡單的讓我來這裏看戲吧?

";我不想殺你,只要你離開,不要來攙和這裏的事情,等我得到了那個東西,我就會走。";二胖他媽突然說道。

聲音很自信,那目光更是帶着幾分兇芒,似乎只要二胖他爸拒絕,她就會動手一樣。

";很抱歉,我做不到。";二胖他爸說道:";死了那麼多人,我如果就這麼離開,便是陷他們於不義,我做不到。";

";那你就去死吧!";二胖他媽冷喝一聲,頭髮豎起,在瞬間衝向二胖他爸。

黑氣繚繞,就算我此時離她很遠,也有種發寒的感覺。

二胖他爸很平靜,手中拿着一個八卦鏡,右手從左至右緩緩移動。

";天地有形,物有陰陽,相生相合,生生不息。";

";水爲盾,金爲器,神火如律令!";

";陣起,殺!";

一聲大喝,二胖他爸雙眼爆發出厲芒。

";砰!";

兩人碰撞在一起,我的雙眼忍不住閉上,光芒刺目,讓我難受。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眼睛還沒來得及睜開的時候,我突然感覺額頭被點了一下。

我的身體如同觸電一樣,一股冷意在瞬間襲來,緊接着,我感覺到我的腦中多了不少東西。

似乎在這一刻,我的世界,一下子明朗清晰了起來。

我似乎一下子明白了很多東西。

當我睜開雙眼的時候,我只看到了二胖他媽,二胖他爸這個時候已經不見了,而在不遠處,多了一個深坑。

不出意外,二胖他爸戰敗了。

二胖他媽很強,也難怪之前那個假道士也僅僅是設計之後便跑了,似乎,並不是一個檔次上的實力。

二胖他媽也看到了我,朝我走了過來。

我嘴角微微一勾。

我的左手緩緩攤開,那六道門,在這個時候亮起了微弱的光芒。

緊接着,其中一道門出現在了我的身後。

我見過我師父用過這一招。

當時也是因爲這一招,才使得我們幾個暫時擺脫了危險,也才使得張千他們有時間對付英嫂。

我以前從來沒有用過,因爲我不懂。

而就在剛纔,我才知道我根本就懂,只是我選擇性的忽略掉了。

引魂術,師父說過,只要明白那一段法決,就什麼都懂了。

現在我也明白了。

往生不一定要去往生路,我本身便是往生路的開啓者,所以我便是往生,我能夠引魂,便是引魂師。

開啓的門,是餓鬼道。

比之畜牲道更加罪惡的一道。

而這餓鬼道也不是轉生之後就會成爲像現在在世間的這些鬼物,而是另一類東西,雖然我現在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餓鬼道的出現,代表着二胖他媽的罪惡。

";你一生的罪孽,我對你進行最後的裁決,剝奪你在這世上存在的意義,送你入餓鬼道,讓你從此,不再爲人。";我看着二胖他媽說道。

這一刻,我只有平靜。

";就憑你?";二胖他媽看着我,眉頭微皺,";引魂師?我倒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像傳言所說的那麼強大。";

";你很快就知道了。";我淡淡的說道,同時左手猛地緊握,那道大門也在這時候發出一聲轟鳴。

二胖他媽臉色大變,身體快速的向後退去。

但她的速度再快,也阻擋不了餓鬼道大門的速度。

";轟!";

";我不甘心!";

最後一聲吶喊,代表着她的消失,餓鬼道的大門將她吞沒之後,直接消失在了四周。

我忍不住蹲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起了氣來。

當然,說真的,這一刻,我整個人別提有多爽了。

這麼牛掰拉轟,一招秒殺,要多嗨有多嗨啊! 我現在算是明白了,爲什麼自始自終,我總覺得自己就像是一枚棋子,任人利用,耍弄。

也明白了。來之前爲什麼思思說我能不能活下去,全靠我自己。

爲什麼張千會讓我去長青觀,長青觀又爲什麼指引我又回到這裏。

種種都是因爲我手上的這個印記。

我需要成爲一個真正的引魂師,而不是像之前那樣的半吊子水平,或者說,連半吊子都算不上。

不僅如此。這一切,極有可能還和師父有關。

而現在,我纔算是成爲了一名真正的引魂師了,當我感覺我整個人都變了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已經不再是我。

他們是在幫我,一步步的在這一環環中指引我,讓我成長,這纔是他們的真正目的。

只是這一步步,一不小心,就會喪命,而我。算是運氣比較好的。

我深吸了口氣,緩緩的站了起來。

應該算是結束了。

只是二胖他爸,去哪了?

相醫戰紀 我閉上眼睛的時候,又是誰在我額頭眉心點了一下,還是僅僅只是錯覺?

我朝那個他們兩個交手之後出現的深坑走去,二胖他爸果然躺在裏面,一動不動,似乎這一次是真的死了。

我朝他微微一拜,從他和二胖他媽的談話中,我能夠知道。似乎爲了守在這裏,他已經來到這裏很久了。

“喵!”

就在這時,一聲貓叫傳來。

我眉頭一皺,看了過去,是那隻黑貓!

這隻黑貓和思思有關係,當然,也可能是沒關係,畢竟當時思思說得也是很模糊,我只知道當時這隻黑貓被思思控制了。

而現在,思思不在這裏,這隻黑貓應該是沒人控制的纔對。

黑貓看了我一眼。對我叫了一聲,而後快速的朝遠處跑去。

它在讓我過去?

我看着它奔跑的方向。之前那幾間屋子所在的位置,那幾口深坑的中央。

我猶豫了一下,連忙追了過去。

黑貓站在中間,之前那個假道士來時對着說話的那口棺材已經不見了,地上有一塊石板,嵌在土裏面似乎因爲爆炸纔出現。

黑貓使勁的撓着那塊石板,又看向我,似乎是要我去把那塊石板掀開。

我有點不解,但還是伸手,將那塊石板緩緩的從土裏面弄了出來。

我看到了一個骨灰盒,只是這個骨灰盒竟然是倒立着的,我皺着眉頭,將它拿了起來,然而讓我意外的是,骨灰盒竟然是開着的。

我拿起來的時候,只拿出了盒子,蓋還在地下。

一枚玉佩在盒蓋之上泛着綠光。

我將玉佩拿了起來,又看向那黑貓。

難不成,這就是黑貓讓我來這裏的原因?

這塊玉佩,又是什麼東西?

我看着玉佩,眉頭微皺,片刻之後,我臉色不由得變了。

我看到了六道門,刻在這玉佩之上,栩栩如生,和我左手上的印記一般無二。

這怎麼可能?

我不敢相信,這玉佩,難不成跟我也有關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