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輪橙陽旋轉,最後一副太極圖若隱若現,把他們包裹,最後它們成了太極道圖的核心,顯示出強大的威勢,是一種碾壓諸天的力量。

太極道圖一出,這片空間似乎都靜止了,沒有風吹,沒有聲響,全部都被太極道圖鎮壓下來了。

黃金魔蠍落在地上,有些警惕,心驚地看着天空之中的太極道圖,一股威脅到他生命的波動,正從裏面傳來,強大的本能直覺告訴他,不小心應付,自己會死。

黃金魔蠍也開始發狠了,心靈以一種非常快捷的速度向天地發出波動,不停的聚集大團戰氣在身邊,這些戰氣翻滾變話,最後隱隱形成一個爐鼎,火光熠熠的千丈爐鼎。

隨着時間的推移,那火光爐鼎越發的凝實,到最後,竟然如同真的一樣,仿若是遠古火神手中的神器一般。

“殺!”北靈陽單手一劈,若神靈斬天,而太極道圖,就是他手中的巨大斧刃。

嘶吼一句,黃金魔蠍大螯一揮,背後的火爐噴吐火焰,極盡燃燒,向上飛去,迎擊太極道圖。

一個玄妙無比,一個霸道異常,二者在天空一撞,猶如地震了一樣,一股強大的衝擊波衝來,無數的能量夾然其中,北靈陽的胸口猶如被一錘子打了一樣,哇的張口就吐了一樓猩紅的血。

他被震飛千米,胸口裂開,骨骼移位,血液潺潺流出,浸溼了他的衣襟。

黃金魔蠍也不好受,大螯被崩飛一隻,毒嚢破裂,青綠色的毒液四處的流的四處都是,非常的臭,一股黑煙,從被毒液污染過的黃金沙粒中冒上來。


太極道圖和巨大的火爐一碰,二者都在瞬間裂開爆碎,皆因對方實在是太強了。

能震傷融天境後期高手的太極道圖,這次沒來得及吸收火爐的能量就被打破,這火爐的威力可想而知,也是非常不凡的一種強大手段。

黃金魔蠍之所以大螯崩飛,是因爲它的身體不夠強悍,只能比肩淬骨境,儘管有戰氣護體,也被強橫的衝擊波撕裂了防禦,斬下一臂。

北靈陽振動自己的大鵬羽翼,在空中停下,胸口裂開,骨骼移位,劇烈的痛楚讓他的眉頭一皺,看向黃金魔蠍的眼光,也有些凝重了。

“自己拼盡全力,在戰氣方面也只和它鬥個平手而已,想要擊殺,看來唯有用心靈力量了。”北靈陽自言自語,隨後拿出一株寶藥,治療傷體,看到胸口止血,骨骼復位之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迎接我對你的審判裁決吧。”北靈陽目光冷峻,配合他的神靈氣勢,猶如一個主宰天下,生殺予奪的大人物一樣。

黃金魔蠍也察覺到了一股危險,有了前兩次的教訓,它再也不敢魯莽了,盤着身體伏在已經凹了近三百米的黃金沙漠深坑裏面,冷冷的注視着天空之中北靈陽。

北靈陽沒有貿然的發動心靈攻擊,而是閉上了雙眼,一股心靈風暴從他的心靈世界之中散開,在身邊百米的範圍劇烈的波動,不過光憑肉眼,是什麼都看不到的。

黃金魔蠍本就擅長使用心靈力量,而且心靈力量是它施展一切手段的媒介,自然不會弱,比北靈陽還要強一點,足有兩百點左右。

心靈力量強大,自然能看到北靈陽身邊暴動的心靈力量,不過看了之後,黃金魔蠍就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情,因爲北靈陽的心靈力量沒有它的多。

看到北靈陽發動心靈力量,黃金魔蠍也動了,猩紅的眼睛裏面,涌現出無數嗯火光,猶如火神天國,裏面火焰成一條條秩序神鏈,鏗鏘作響,爾後在黃金魔蠍的控制下,瞬息之間全部飛出來,直逼北靈陽。

肉眼看不到,北靈陽卻能用心靈力量觀看,黃金魔蠍眼中射出的一串串火光秩序神鏈,具有一股焚盡八荒的大勢,這股大勢,讓黃金魔蠍本就強大的心靈力量,再度得到增幅。

北靈陽“看”到無數神鏈射來,渾然不懼,他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猶如神靈或謫仙降臨。

在神鏈到他面前時,他的眉心,忽然裂開一條縫,一股古老的氣機勃發,瞬間定住了疾馳的神鏈,爾後,肉、縫越變越大,混沌光瀰漫,道音不絕,仙音陣陣,最後成了一隻散發巍然古老尊貴氣機的豎眼!

大神通——日月神眼! 北靈陽“看”到無數神鏈射來,渾然不懼,他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猶如神靈或謫仙降臨。

在神鏈電射到他面前時,他的眉心,忽然裂開一條縫,一股古老的氣機從中勃發,瞬間定住了疾馳而來的神鏈,爾後,那道裂縫越變越大,無數的金光瀰漫,陰陽二氣流轉,道音不絕,仙音陣陣,最後成了一隻散發巍然古老尊貴氣機的豎眼!

大神通——日月神眼!

日月神眼是大神通,是一種技能,北靈陽無法改變它的屬性,讓它變成混沌古眼,不過不是混沌古眼,日月神眼也依然強大,瞳術之中,可列前十之位。

混沌古眼,天地道眼,聖皇重瞳,日月神眼。

這是天地四大瞳術。

北靈陽的日月神眼方纔打開,氣機泄露,就把黃金魔蠍的神鏈定在虛空,動憚不得,實在厲害。

黃金色的眼睛,陽光無比,黑色的瞳孔,幽邃奪人!

混沌古眼有開天闢地,自成世界的威力。

天地道眼能複製一切玄妙大道化爲已用。

聖皇重瞳能射出瞳光,斬殺諸天萬敵。

日月神眼能定乾坤,鎖青天,封九幽。

古老,尊貴,巍然,強大。

黃金魔蠍看到北靈陽的日月神眼時,整個人的心靈都在戰慄,它從日月神眼之中感受到了強大的致命威脅。

“跑!”黃金魔蠍生出退意,想要逃怕,否則的話一定會被北靈陽斬殺當場。

沒有猶豫,黃金魔蠍忍痛切斷了與神鏈的聯繫,巨大的蠍腿一蹦,彈射高空,無數的黃金色火焰在身側縈繞,帶着它準備逃跑。

北靈陽嘴角露出一抹不屑,日月神眼最大的威力就是封鎮,但是它還有其他的威力,透視,捕捉對手體內戰氣流動,放慢對手出手速度,分解動作,發出心靈瞳光殺敵。


這些都是四大瞳術基本的能力。


在日月神眼之下,黃金魔蠍根本就沒有一絲的神祕性,當它發出心靈波動時,北靈陽就投過它的肉身,觀察到了他體內戰氣的變化,知道它準備逃了。

“我最後的底牌都拿出來了,你還想跑?”北靈陽喃喃自語,日月神眼開啓一次,都會消耗他大量的心靈和戰氣,開啓會有一段虛弱期,雖然有聖世宮存在,可以減少虛弱,但是根本難以在短時間內恢復巔峯戰力,所以北靈陽拿出底牌時,力求必殺。

黃金魔蠍才飛起來,北靈陽的日月神眼就已經泛光了,金光和黑光一同掠出,帶走一股古老歲月的氣機,極其強盛,瞬間摧毀了北靈陽眼前的神鏈,朝黃金魔蠍飛去。

金光和黑光速度很快,眨眼間就追上了飛出千米之遠的黃金魔蠍,黃金魔蠍一接觸到日月神光,立馬定在虛空,猶如雕塑,無法動憚。

這就是日月神眼的封鎮神威,和混沌古眼,天地道眼,聖皇重瞳的開天闢地,複印大道,毀滅瞳光一個級別的神通力量。

日月神眼,封鎮一切無形有形之力。

纔開啓不到十息的日月神眼,就讓北靈陽涌來一股極度的疲憊感,那是一種源於靈魂和身體身處的疲憊,像是不眠不休十幾天一樣的無法抗拒的疲憊感覺。

北靈陽不敢再拖,他目前的實力,只能大慨支撐開啓日月神眼十息而已,如今已去七八息時間,必須要儘快斬殺黃金魔蠍了。

北靈陽擡起一隻手臂,食中雙指並起,一道蘊含凌厲煞氣的混沌劍光亮起,欲斬破虛空。

這是玄陰劍煞符提取精髓演化而來的混沌玄陰劍氣。

北靈陽一劃,玄陰劍氣立馬破空飛去,猶如一道閃電,瞬間而至,打在了黃金魔蠍的身上,劍氣凌厲,而黃金魔蠍又防禦薄弱,所以在一瞬間,黃金魔蠍就被玄陰劍氣劈成了兩半,大蓬的鮮血當空灑下。

北靈陽才劈死黃金魔蠍,眉心那裏金光閃閃的日月神眼,立馬收斂光芒,合攏在一起,不見痕跡,平滑的額頭,彷彿從沒出現過那枚古老尊貴的豎眼一樣。

北靈陽身體所有的細胞都傳出了疲憊感覺,心靈力量也只剩下八十左右了,他立馬服下在聖世宮裏拿到的一株寶藥,較忙服下,這才緩解了疲勞,否則的話,他有可能當場昏睡過去。

釋放大招,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落在地上,北靈陽收起背後青光迷濛的大鵬羽翼。

“黃金魔蠍體內有特殊血脈,其元祖血脈定然不凡,可以吸收完善我的日月神王體,收集十萬份特殊血脈後,我就能轉化成混沌之體了。”

北靈陽看着倒在一旁的黃金魔蠍屍體說,黃金魔蠍體內有一股極其古老的血脈,遠超普通王血,是可以吸收完善日月神王體的古血。

日月神王體要進化,就需要吞噬十萬份特殊的血脈,這些特殊的血脈只能是天地給予的靈體血脈,或者是像黃金魔蠍這樣,蘊含有極其古老的古血,一份古血,價值還在王血身上,對於北靈陽這種神王體而言,更是超過了皇血。

“好久沒有吞噬血脈了,神王體進化,可有些慢了。”北靈陽笑着說。

雖然黃金魔蠍體內的古血非常稀薄,只能相當於下品靈體的血脈,但是北靈陽依然能夠感受到,自己體內身處,那陰陽血脈傳來的飢渴心情。

祭出煉血符文,對着黃金魔蠍的屍體一吸,頓時,一滴金色的,極度炎熱的血液,就從黃金魔蠍流了一地的血液中飛出,從北靈陽的手心進入體內,被黑白二色交纏的陰陽血脈一口吞了,釋放出大量的生命力量,讓你北靈陽減少了不少疲勞,能發揮出大約八成的戰力。

“當我聚集好十分特殊血脈,就能嘗試融合一門小神通了,若是融合成功,我的戰力估計要上漲幾分。”

北靈陽吞噬了黃金魔蠍的古血,有種愉悅的快感產生,差點讓他飄飄然飛起來,對於吸收血脈融合小神通,就更加的期待了。

“咦,這是什麼?怎麼裏面有這麼多的精純戰氣。”北靈陽看到了黃金魔蠍腦袋裏面,忽然掉落一顆大約拳頭大小的金色菱形晶核,裏面有十分精純的戰氣,不弱與一枚下品靈石的量。

“兇獸身上,不是隻有氣血和戰氣種子可以吸收嗎?這黃金魔蠍氣血薄弱,更是沒有戰氣種子,不同於八荒的兇獸,現在腦袋裏面掉落一枚晶核,難不成,他們把戰氣種子,都移到了腦袋裏?可是戰氣種子也僅僅有本體的十分之一戰氣量而已,這枚晶核,居然有超過黃金魔蠍體內戰氣的總量,當真怪異,這就是他們自成一系的修煉之法?”

北靈陽有些疑惑,這頭黃金魔蠍表現出來的能力讓他有些猜不透。

按照八荒世界的劃分,它的身體強度僅是普通淬骨境級的,但是它卻能像天境高手那樣,直接控制天地戰氣攻敵,而且是靠發出一種特殊的心靈波動完成,不像天境高手,是靠道胎完成。

它們沒有強大的氣血和戰氣種子,但是卻有媲美下品靈石的晶核,神祕無比。

北靈陽射出一道戰氣,化成一隻手掌,把那枚晶核取過來,這枚晶核呈現出完美的菱形狀態,裏面有精純的戰氣,和黃金魔蠍同源,是極其純淨的太陽戰氣。

試着吸收一下,北靈陽發現它和靈石沒有區別,都是可以直接吸收的戰氣,可以作爲消耗型資源拿來儲備。

“這裏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若是所有的兇獸都有古血的話,說不定我就能在這片黃金沙漠,嘗試一下血脈融合。”北靈陽有些激動的想,不過隨後搖搖頭自嘲笑了一句,真是有些操之過急了呢,還是穩紮穩打可靠一些。把那枚晶核丟進聖世宮裏面,還是想想怎樣才能找到蟒虎熾雪他們吧,若是落單遇到這樣一頭黃金魔蠍,可不是好對付的。

然而正在四處打量,準備繼續開拔的北靈陽卻在此時忽然眉頭一皺,警惕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東南方,那裏有一道破空聲傳來,極速的速度和空氣摩擦,發出尖銳的聲音。

“不去遮掩飛行發出的聲音,難道是一頭兇獸。”北靈陽心中猜測,一般而言,他們飛行都會掩蓋住與空氣摩擦發出的聲音,不會如同這般毫無忌憚的飛行,因爲這樣愛被敵人和兇獸發現,提前做準備,設埋伏。

這樣不加掩飾的,一般兇獸羣體裏都很少出現,它們也知道掩蓋自己氣息的好處。


“難不成是哪個白癡兇獸發現了自己和黃金魔蠍的戰鬥,過來撿便宜的?現在自己戰力只有八成,日月神眼又不能頻繁開啓,若是再來一頭黃金魔蠍級別的兇獸,我只能提前跑路了。”

北靈陽深知自己的狀況,如果真是黃金魔蠍級別的兇獸過來,他絕對會乾脆利落的跑路,何必拿傷體和這些兇獸去拼死拼活的呢。

聲音越來越響,北靈陽雙眼混沌光一泛,動用了日月神眼的基本能力他的雙眼除了不能激發封鎮神威外,其他的日月神眼的能力,都能發揮出來,比如現在目視千里的能力。

在北靈陽的視野中,一道巨大的煙塵滾滾而來,足有百米,在裏面,一道矯健的身形,正在不停的跳躍,一步百丈,急速飛來。

北靈陽雙眼裏混沌光越發燦爛,看到的東西也越來越清晰,當看到煙塵裏的來者時,北靈陽忽然瞪大了眼睛。

“我靠……”北靈陽說。 在北靈陽的視野中,一道巨大的煙塵滾滾而來,足有百米高,在這煙塵裏面,一道矯健的身形,正在不停的跳躍,一步百丈,急速飛來。


北靈陽雙眼裏混沌光越發燦爛,看到的東西也越來越清晰,當看到煙塵裏的來者時,北靈陽忽然瞪大了眼睛。

“我靠……”北靈陽說,“居然和這丫頭碰上了。”

煙塵如同風暴,狂卷而來,不多時,就到了北靈陽面前幾十米處,細小的沙粒已經吹了過來,朝着北靈陽的鼻孔,耳洞撲去,北靈陽趕緊發功,渾身氣孔一開,無數的戰氣如同泄洪的水,瘋狂的涌出,把所有飛來的沙粒,全部吹回。

妖孽軍長俏軍醫 呀呀呀,大壞蛋,你怎麼這樣,沙粒全部衝到我這裏來了。”煙塵之中,有一道憤怒的聲音響起,爾後,一道靚麗的身影從裏面電射而出,一層星光似的戰氣掠出,把百米高的煙塵撲滅。

“誰讓你沒腦子,趕個路整的全天下都要知道一樣。”北靈陽不在意的說,眼前的人,正是南辰部落的嬌蠻公主南辰雅。

南辰雅一聽,因爲趕路而有些汗滴的瓊鼻一皺,有些生氣,說:“你懂什麼,聲勢浩大能嚇住那些沒腦子的兇獸,這樣可以避免很多麻煩。”

北靈陽白了南辰雅一眼,已經把她化爲沒有任何經驗的小白了,這種理論都能說的說,你以爲你是至尊,已經到了無視各種力量的地步?

北靈陽不想和她繼續討論這個話題,故而問:“怎麼找到這裏的?有沒有遇見其他的人?”

南辰雅說:“本小姐聰明伶俐,智慧與面貌並重,是萬年難遇的天才少女,經過思考與推測,自然能找到你了。”

北靈陽在心中忍着怒氣,瞪了她一眼,她才委屈的嘟起嘴諾諾的說:“其實人家是被一隻地火節蟲追殺,看到這裏有巨大的戰氣波動,所以才找過來的。”

北靈陽一聽差點摔倒在地,你什麼情況也不瞭解就往這兒跑,要是兩頭兇獸打架,你插進來,還不把你給吞了。

雖然心中怨言頗多,不過看到南辰雅那副做錯事情,可憐等待懲罰的呆萌樣,北靈陽也只好滅了心中的怒火。

“你這樣風風火火的,居然也能甩掉地火節蟲?”北靈陽忍不住吐槽,是南辰雅太快還是地火節蟲太笨,這麼明顯的目標居然也能跟丟。

提起地火節蟲,南辰雅的眼中忽然發出了一道明亮的目光,整個人立馬進入興奮狀態。

她激動的說:“我跟你說啊,我降落的地方正好在暗金仙人掌的旁邊,那些仙人掌成色很好藥香濃郁,絕對是成熟了的,不過……不過它的旁邊有三頭地火節蟲守護,我沒偷到手!”

說到最後,南辰雅的聲音已經是細弱蚊聲了。

“大姐,三頭巨頭級的地火節蟲守護,你都敢去偷,是不是想死啊?”北靈陽錯愕,完全沒想到這個大自己四歲的青春少女,居然會做出這種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