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的臉蛋十分恬靜,淡淡的裝扮給人一種清新的感覺,妙曼的身姿有一種淡淡的風韻。

“好一個小家碧玉!”霸羽在心中說。

“公子,這是我家公子所贈之物,拿出此物,只要在隕石閣內就會享受很高的待遇。”女子說完,直接把東西拋給了霸羽,轉身便走。

霸羽結果一個栩栩如生的木牌,一個石字刻在上面,卻給人一種渾然天成的感覺,點點符文點綴,看起來異常神祕,而且還有一股清雅的香氣散發。

霸羽突然感覺柳絳紅髮生了什麼變化,轉眼望去就看到柳絳紅眼眸之中盡是不解,甚至還有一種淡淡的醋意在眼眸深處呈現。

“咳咳……”霸羽輕輕一咳,對這個突然而來的令牌卻不知道如何解釋。

……

“公子爲什麼把那麼重要的東西,交給那個小子,他就是一個吃軟飯的,一點用也沒有。”那個送東西的女子說。

“茶老你也這麼認爲嗎?”一道略帶幾分纖細的磁性聲音從簾幕中傳出。

“此人氣息神祕,霸氣縈體,而且目光銳利,不像那種人。但也當不起那塊牌子,那足以顛覆一座百萬人城。”茶老說道。

“你覺得他會爲自己女人花千倍價錢,買一件普通的東西嗎?而且是不入品的盆景。”聲音再現。

“公子你是說……”茶老一驚,說。

“以我現在的功力,我僅僅察覺到一股十分晦澀的氣息,如不是他拿起,我根本不會注意那個盆景。”這時候聲音之中已經帶有幾分欽佩了。

幾人在這時候都啞口無言了。

……

“叮叮……”

極爲有韻律的刻石之聲傳入霸羽的耳中。

還在沉眠之中的霸羽,體內的兵血竟然隨着那石刻之聲慢慢起伏,時而緩緩流淌,時而金戈鐵馬氣象磅礴,時而殺氣沸天,咆哮驚魂!

“呼!”

霸羽一下子躍起身來,滿臉汗水,臉色煞白,猶如做了噩夢一般。當他再次靜聽而去的時候,刻石之聲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種聲音好有魔力和穿透力,竟然能在無聲無息之中影響我的兵血流動。若是刻意爲之,那我豈不是一點抵抗力都沒有。”霸羽驚寒地說。

“吱扭。”

一聲響動,柳絳紅一襲白衣罩身,顯得靈動無比,一看霸羽就走進房中。

“你也聽到了?!”霸羽和柳絳紅幾乎同時說。


“嗯,好神奇的聲音,此人的境界很高,若是他主動攻擊現在我們已經成爲一具死屍。”柳絳紅說。

霸羽看着有些擔憂的柳絳紅,說:“不用擔心,那人應該沒有什麼惡意,不然我們也不會完好無損。”

“小隱隱於山大隱隱於市,看來我們遇上高人了。”霸羽略微凝重地說。小命攥在別人手中,而且還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來取,那種煎熬不得不讓霸羽凝重啊。

柳絳紅清純的眼睛盯着霸羽,略帶急色的聲音揚起:“那我們該如何是好?”

霸羽輕輕嘆了一口氣,雙拳微微一攥,說:“既然躲又躲不過,那不如上門了。”

……

這是一個破落的門面,門前臺階都長滿青苔,原本威武的鎮宅石像已經飽受風雨侵蝕,變的破敗不堪,但卻有一種說不出的神韻。

腐朽的門匾,依稀可以看到殘碑店三個字樣,依舊蘊含一種神韻,但是因爲境界達不到霸羽和柳絳紅都看不明白。

“叮,叮……”

一下又一下,極有韻律的時刻聲再次浮現。

走過,十米陰暗長廊,霸羽和柳絳紅就來到院落之中,看到源自之中擺放着一塊塊殘端的石碑。

有大有小,大至十數米高,小則一米見方。每一塊石碑都被攔腰截去,甚至截去的紋絡都是一樣的。

“叮叮噹噹……”

刻石的聲音從一個避雨的小棚子中發出,透過幾束陽光霸羽和柳絳紅便見到一個瘦小的老者背對着他們。

像是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們到來,依舊在埋頭雕刻着自己的石碑,一下又一下,十分專注。

每一下,都像是一個跳躍的音符躍出,在這小院之中獨奏。

“前輩!”霸羽和柳絳紅一同喊道。

依舊不理!

“前輩……”

已經好幾聲過去了,依舊是不理會。 “叮叮噹噹……”


又過了大約半個時辰,時刻之聲終於停止了。沙啞的嗓音升起:“買東西就自己看,看過之後付上錢就滾蛋!”

極不友好的聲音迴盪在霸羽的耳中,在他再次看起之時老者又一次揮動錘子,開始敲打石塊。

一股極其富有神韻的韻律再次發出,這時候老者的手臂揮舞起來都是感覺那麼自然,甚至錘子敲打在石塊之上都會有一種渾然天成的感覺,就像是石塊本來就缺少那一筆。


霸羽並沒有自找沒趣,反而是像模像樣的尋找了起來石碑。殘破的石碑,橫躺在地上,經過昨夜雨水沖刷更有一種是滄桑的感覺。

一道道紋路分佈在石碑之上,一點點神韻融入霸羽的腦海,甚至於巨人虛像都在顫動。

他的神韻也在此刻渾然散發,霸氣渾然,隨手一揮都會氣動驚天,甚至於破碎萬空。

霸羽的意志就在此時得到一種昇華,比之前有了極大的突破。神韻點點,讓他的意志更加圓潤,堅韌。

一種與天地更加接近的感覺在霸羽的腦海中擴散而來,甚至身軀都在與天地元氣開始交融。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想不到在今日霸羽會有如此變化。

“你好像變了?”柳絳紅看着原本呆立的霸羽睜開眼睛,說,“更加神祕,更加讓人看不透,尤其是眼睛彷彿能夠穿透很多東西。”

霸羽並沒有反駁柳絳紅的話,他確實得到了許多好處。

“多謝前輩成全,晚輩感激十分。”霸羽恭敬的對老者說。

不過刻石的老人並沒有打算搭理他,依舊在安心雕刻着石塊,彷彿這個個世界只剩下他和石塊一般。

“嗡……”

一股輕微的響聲從古印之上發出,五帝虛影幻化,神壺吐出道道神曦,玉龍遊走龍威傲然!

古印幾乎從來沒有如此過,這讓霸羽一下子把心都給提了起來,循着微弱的波動意念散發而出。

“鐺!”

一聲脆響猶如九天雷鳴劃破蒼穹,雷龍呼嘯,突然炸響,讓霸羽和柳絳紅的耳朵都不由的轟鳴起來。

至此,霸羽的那股微弱的波動瞬間被截斷。

“你們走吧,這裏不歡迎你們,今後也不要再來!”老者陰沉的聲響迴盪在院落之中。

甚至殘破石碑都在不停地嗡鳴,彷彿在驅趕霸羽和柳絳紅。

柳絳紅不知道老者爲什麼突然發火,但是能夠感覺出這其中應該與霸羽有關。旋即,柳絳紅把霸羽給胡在身前,小心翼翼地看着老者。

突然之間,霸羽雙手一抓,一股強勁的勁氣波發而出,身影化作流矢直接對着一個方向飛奔而去。

“我說過,這裏不歡迎你們!”老者勃然大怒,怒火引的天地元氣都在震盪,殘破石碑們發出的嗡鳴之聲更加強烈,似乎在宣告他們主人已經徹底發怒!

隨即,老者身體拖出殘影,直射霸羽,手掌成爪形,指縫之間猶如有雷芒閃現,所過之處勁氣飛濺,石碑竟然直接碎去。

“休要傷他!”

柳絳紅面色一冰,天地元氣肅然,霞光飛起,柳絳紅的嬌軀直接升騰而起,隨着她手印結起,一道天地壁障直接橫亙在霸羽和老者身前。

“咚!”

老者手爪直接抓在天地壁障之上,只見他指縫之間雷光涌現,天地晴空雷霆降落。

“噼啪!”

一聲巨響,一道拇指粗細的青色雷霆直接轟擊在天地壁障之上,整個壁障頃刻就滿布裂痕,老者手掌力量涌現直接穿透壁障!

老者手掌轟殺而去,直接對向霸羽的咽喉,被如此強者近身霸羽渾身冰冷,死亡的危機讓他腦海瞬間一片空白!

“不要傷他!”柳絳紅怒呵,身體直接化作一道靚麗長虹,恐怖的天地元氣在他手掌之上凝聚,毫不猶豫地直接殺向老者!

古印震盪,巨人咆哮,霸羽空白的腦海瞬間恢復清明,老者手爪已經逼臨。幾乎在下意識中,他左手食指一下子彈出!

金光閃耀,三色毒箭破空而出,直接對向老者的掌心!

“轟!”

一道勁氣碰撞之聲在空氣中掀翻,霸羽直接被轟飛,老者的身體也是暴掠而退,他的手臂之上出現一道觸目驚心的黑色經脈。

“嘭!”

胸膛之上,柳絳紅的掌力也來到!

“轟!”


老者臉色瞬間蒼白,單腳拖地,青石地面都被他劃出一道長痕!

“噗!”

兵血噴灑,經脈蠕動,焦黑色的氣體一下子噴出,老者的臉色變得痛苦無比,而且渾身顫抖。

然而,霸羽在倒飛而出的那一刻,他手掌直接抓起一個巨大的石壁。滾落之後,霸羽瞬間挺身而起,雄渾的起勁凝成光弧在體表跳躍。

“碎!”

一聲怒喝,霸羽手臂氣勁涌出直接將石壁震碎,一灘白色粉末落下,兩個拇指大小的青色石碑在半空之中跳躍。

霸羽已經從兩塊石碑之上感覺出一股熟悉的氣息,幾乎是和古印的封天煉妖之力同根同源!

片刻,石碑化作兩道光矢想要逃離而去,只見霸羽雙眼之中吞吐淡金色的光芒,掌心有着奇特的符文出現,而且環繞封天煉妖之力!

“給我鎮壓!”

霸羽手掌散發出一圈赤陽的封天煉妖之力,只見他向上一探,極端強悍的波動就此噴薄而出。

頃刻,赤陽光圈就把兩塊石碑給包裹起來,手掌掌心紋路閃現,眼中金芒不停吞吐。

“給我收!”

霸羽再次怒呵,赤陽之力化作兩條匹練就把是被給束縛住,古印發出一種怪異的波動,瞬間兩塊石碑就被徹底降服!

“呼!”

勁風破滅,兩塊石碑就進入了霸羽的兩個手中。定睛一看,石碑竟然也是殘破的,就連上面的字跡都看不清,只是那筆畫確崢嶸異常蘊含着恐怖的氣勢。

“你們到底是誰派來的?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裏?”老者聲音冰寒地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