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聯繫華夏高層,請求他們跟狼國高層對話,要求狼國停止錯誤行為,釋放少夫人跟秦博士?」

陳寧搖搖頭說:「不行,現在明顯是有人針對我妻子跟秦博士。」

「按照常規處理方式,時間太久了,我怕程序還沒有走完,我妻子跟秦博士就出事了。」

典褚問:「那怎麼辦?」

陳寧冷哼:「直接辦!」

「小小狼國,也敢強加罪名在我妻子頭上,強行抓捕扣留。」

「你們準備一下,跟我一起去狼國的軍方基地,強行救人!」

典褚跟八虎衛、狂風怒浪聞言,齊齊的道:「是!」

陳寧跟典褚一行,先來到華夏駐狼國的大使館,找到駐狼國大使潘石華幫忙。

沒多久,陳寧就換上一身西服,帶着華夏駐狼國大使館的工作牌,開車前往羈押宋娉婷跟秦朝歌的軍事監獄。

陳寧冒充大使館人員,典褚跟八虎衛、狂風怒浪便以陳寧護衛的身份,一起前往狼國的軍事監獄。

陳寧他們來到狼國軍事監獄門口,陳寧遞上大使館的工作牌:「我是華夏駐狼國大使館的陳寧,我已經跟你們的上層領導取得聯絡,要求見你們這裏剛抓捕的兩名華夏女子。」

很快,軍事監獄的門緩緩打開。

一名身材高大,面容冷峻中年男子,帶着上百個荷槍實彈的獄警士兵從裏面走了出來。 第2415章

「我叫程青青,從小我的夢想就是要進入娛樂圈,當一名歌手。五年前,我爸媽為了支持我的夢想,把積攢了大半輩子的積蓄都給了我。」

「為了不辜負他們的期望,也不辜負自己。我獨自一人跑到H國,每天刻苦練習,期盼著能早一天出道」

說到此,她嘴角忍不住勾起,眼睛里是有些星星的。

她繼續說,那段時間很苦,但也很幸福,因為有未來可以期盼,在經過兩年的艱苦訓練之後,公司通知我,有一個出道機會,就擺在我的面前!

只要我表現好,這個機會就是我的,我很開心的把這個消息,分享給了我當時的室友。」

程青青笑容開始垮下來,聲音也低了許多,「雖然當時我跟她的關係算不上多親密,但因為都是遠赴他國追夢的人,所以我很樂意向她分享我的喜悅,但我沒想到,嫉妒真的會讓一個人,變成惡魔!」

「在我準備去參加面試的前一天晚上,我這個室友,將我從樓上推了下去!」

說到最後一句話,程青青的情緒突然變得激動了起來。

她看著屏幕,眼神滿是怨恨!

「三年了,我從一個未來有無限可能的追夢者,變成了一個殘疾人,自此跟夢想無緣!而那個惡魔,就順理成章的奪走了原本屬於我的機會,一步步成為國內萬人追捧的大明星!我現在只要看到她出現在電視上,就覺得噁心!太噁心了!」

程青青越說越激動,開始歇斯底里的怒喊。

因為情緒太激動,所以視頻突然黑了。

而這條視頻一出,眾人唏噓。

吃瓜吃撐了:這幾天娛樂圈是怎麼了?怎麼勁爆的新聞一個接著一個?該不會是年底要衝業績了吧?

三觀盡毀:為了搶走別人的機會,就把人推下樓……這是謀殺吧?是哪個明星這麼可怕?

因為有夢:這麼好看,聲音又好聽的小姐姐,可惜了。

在眾多感嘆的評論中,一條評論,將這條視頻的熱度又帶到了一個新高度。

奇妙的朋友: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剛剛查了一下,這個叫程青青的小姐姐,曾是H國的練習生。而現在國內最火的,從這個公司出道回國發展的女藝人,不出三個。

而其中曾跟程青青同一個宿舍的,只有一個人,姓宋。

你品,你細品……

三觀盡毀:又是宋潔雅?我剛吃完她曾經打胎的瓜!

因為有夢:沒想到宋潔雅竟然是這樣的人!虧我還一直覺得她人美歌甜,我真是瞎了狗眼了!

此生不換:太可怕了!這宋潔雅簡直就是個罪犯啊,JC叔叔在哪裡?快來把人抓走!

隨著各路吃瓜群眾的評論。

再加上時不時就冒出幾個自稱是宋潔雅「高中同學」、「大學室友」、「鄰居」的人發聲。

宋潔雅的黑料可謂是越扒越多。

而宋潔雅的微博賬號,更是出現了大批的脫粉現象,一群人在她的微博下面,瘋狂的謾罵!

宋潔雅自打成名后,何時受過這樣的屈辱?

她在別墅裡面瘋狂的打砸東西。

巨大的聲響,令一旁的小茉害怕得不敢吱聲。

直到手邊的東西都砸完了,宋潔雅突然一把扯過小茉。

憤怒的問道:「公關呢?都死哪裡去了?」

小茉哆哆嗦嗦的說道:「雅姐,公關那邊說沒辦法處理……」

「什麼叫沒辦法?我花錢養你們這群廢物是幹嘛用的!」

宋潔雅怒極了,一巴掌沖著小茉的臉狠狠的扇了下去。

小茉被打得跌倒在了地上,捂著臉不敢說什麼。

但宋潔雅還不解氣。 某頗有名氣的大型商場的對面,樸素的大樓樓頂,沒有穿著常盤台校服的御坂10032披著棕灰色的偽裝布,端起暗部特製的電子望遠鏡,盯緊下方來來往往的人。

「報告,目標再次出現。」

御坂10032借著望遠鏡內部自帶的面部識別功能,再次捕捉到了海原光貴的蹤跡。

這隻御坂妹妹是僅有的加入dust為真田效力的,這是真田他主動提出來的,因為各種高難度的任務中需要一位出色的狙擊手發力,當然,他事先徵求了妹妹們的同意。

「請小心,他正在接近你們,do,御坂冷靜地彙報。」

她說完后,看了眼右邊觸手可及的地方,鋼鐵破壞者在她到達時的就拼裝完成,這把威力足以擊破裝甲車的兇器拿過來隨時都可以射擊。

不過對付人類,這把反器材狙擊步槍就太過於血腥了,被命中的人留不下全屍,被擊中的部位會變成無法拼接的碎塊飛出老遠。

「知道了,我這邊也有準備,暫時用不到你,盯住了他就好。」

說這話的真田純一正翹著二郎腿,像是普通學生那樣的他坐在商場內一家售賣衣物的店內。

御坂美琴正在店內的衣物架中到處徘徊,女生的購物慾也存在於常盤台的超電磁炮身上,加上她和真田很熟悉了,一點也沒有收斂的意思。看到這家店掛在玻璃櫥窗的衣服就忍不住進來了。

看著兩個服務員跟著她在那挑挑選選,真田純一微微搖頭,低聲道:「目標的能力在學園都市很少存在,你並不熟悉,所以盡量不要對上。」

「了解,do,御坂結束通訊。」

真田純一聽著通訊掛斷的滴聲,對10032的安全並不擔心,海原光貴的身份他知道,即使監視他的御坂妹妹被發現,面對和御坂美琴一模一樣的臉,他是下不去殺手的。

選擇才加入dust的御坂10032執行這次任務,正是出於這點考慮。她對上海原光貴不會有生命危險。

正想著關於「海原光貴」的問題,藍牙耳機突然又滴滴兩聲,這意味著有通訊請求。

真田純一抬手摁了下左耳,「說。」

「boss,出了點意外。」

說話的聲音屬於鐵拳,最早跟著真田的那批能力者,溝呂木新野因為他的思維靈活,善於分析被安排去管理dust的總部,他信得過的人為數不多,而鐵拳是他安插在一線的關鍵人物。

「出了什麼事?」

真田純一忍不住驚訝,因為他似乎沒給鐵拳布置任務,一般的任務當然不需要經過他的批准,對於裝備精良又有能力者壓陣的dusk來說,那些捉拿叛逃者、幹掉不懂事的麻煩製造者很簡單。

而且,雖然真田他不插手,但任務清單還是會看的,dusk是屬於亞雷斯塔的暗部,雖然亞雷斯塔目前只出錢卻沒有管轄具體的事物,但可想而知,一定還有效忠於亞雷斯塔的人在內部。

「溝呂木收到了一份任務簡報,是統括理事會發過來的,任務等級……」

鐵拳緊張地咽了口唾沫,目光往面前辦公桌下移,看著那份紙質的檔案。

「標註為s,沒有您的指示,我們的許可權不夠打開了解。」

標註為s的任務?

真田純一的表情陰沉下來,他居然沒有收到通知?

並不是難度夠高的任務,就會被標註為s級送到暗部那裡,像s級任務,一旦收到,暗部就要盡全力去完成,除了s級的評估難度以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放任不管會危害到學園都市的重要利益。

回想一下劇情,這個時間段貌似內沒什麼值得注意的。

但是,統括理事會發來了任務通知,亞雷斯塔那邊卻沒有反應。

真田純一摸著下巴思考著,貌似牽扯進了不得了事情。

走正常程序,這種事會是亞雷斯塔給dusk的部長下達指令,可以統括理事會的名義發出委託,這不是亞雷斯塔的作風。

統括理事會想繞開亞雷斯塔?

想到這裡,真田純一懷疑消息靈通的理事可能知道他和亞雷斯塔存在衝突了。

這是在試探我的態度?如果我不問亞雷斯塔就同意的話,幾位理事的拉攏馬上就會跟上吧。

「上報給理事長,我們是直屬於理事長的暗部,不需要聽別的理事說什麼就是什麼。」

「那,理事們那邊?」

「問起來就說需要上報,他們不敢用其他手段的。」

敢用的人一定會付出代價。dusk不僅有亞雷斯塔做靠山,還有一個敢下手殺人的level5。

「是,我馬上去。」

掛斷通訊的真田純一嘆了口氣,失望的後仰看向天花板。多麼難得的機會,可以借著做任務的機會和美琴溝通感情,但局勢的緊迫讓他不能懈怠,明明還想和美琴多待一會的。

誰讓自己選了一條不得不走到黑的路呢?

等了一會,御坂美琴挑選好三件衣服包裝好,真田純一起身到收銀台那邊,刷卡付錢。

御坂美琴沒有和他爭著付錢,她應該也意識到了真田如今的財大氣粗,所以心安理得地花著土豪的錢。

和微笑的服務員告別,真田純一和御坂美琴並排走出這家店。

他靠近到美琴的耳邊:「我想可以解決海原光貴糾纏你的問題了。」

「啊?」

御坂美琴扭過頭來,表情錯愕。

她在詫異真田純一為什麼突然說起海原光貴的事。

「跟我來吧。」真田抓住了美琴的手腕,拉著她走出了人流湍急的商場,進到了某處小巷子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