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了他們母子在屋裡談話,談得不愉快,關自己屁事?

若是真能讓她知道,會瞞著她,不讓她跟著進去一起聽去?長點腦子的人都能看清楚好嗎?

沒看出來賀娟年紀輕輕的,倒是深得做婆婆的精髓,只要兒子有了媳婦了,有啥不順她們心意的舉動,那一定都是媳婦挑唆的。

若是有什麼好處拿,那都是自家兒子有孝心!

既然賀娟分不出好歹來,她也沒必要做了好事還被當惡人,索性還退後了一步,示意自己絕對不會攔著,讓賀娟儘管去吧。

賀娟瞪了張春桃一眼,才提起裙子就想往屋裡沖。

可惜賀岩估計早就預料到了這些,直接將屋門沖裡頭栓上了,賀娟一推沒推開,頓時急了「娘,娘你咋滴了?你沒事吧?是不是大哥又氣你了?」

「大哥,大哥你快把門開開!你可別被人哄得昏了頭,把氣撒到娘身上——」

張春桃在後面聽了,忍不住發出一聲冷笑。

屋裡傳來孟氏的聲音「娘沒事,好的很!你喳喳呼呼個啥?別進來,沒你什麼事,別亂摻和——」竟然是難得呵斥的語氣。

賀娟被孟氏這麼呵斥過,一時都傻了,覺得自己娘是不是被氣糊塗了?自己可是來幫她的好嗎?

愣在那裡半日才道「娘,你被氣傻了?是我呀——」

話還沒說完,賀岩的聲音響起「賀娟你腦子進水了?我跟娘說點正事,你什麼都不知道,就胡說八道什麼?給你嫂子賠個不是去?我跟娘說完了自然出來!」

想了想又補充道「離這屋遠點,別偷聽,有那閑工夫,去菜園子摘點菜也比嚼舌根強!」

賀娟被親娘和親哥輪番一頓數落,再回頭看張春桃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頓時臉一紅,一跺腳,跑到旁邊菜園子去了。

賀岩和孟氏在裡頭又嘀嘀咕咕說了半日,那門才打開,賀岩慢慢的走了出來,臉上的神色比之前算是輕鬆了些,想來應該是孟氏答應了滴骨認親吧?

當然,只要孟氏腦子沒毛病,都不會拒絕。

只是應該此刻還心情激蕩,所以才沒出來吧。

張春桃也懶得計較,只看著賀岩。

賀岩點點頭,到底覺得這屋裡不方便,索性就乾脆跟屋裡孟氏說了一聲,要帶著張春桃去後頭山上,取前天下的幾個套子去,看有沒有套到獵物,一會子回來就是了。

孟氏含含糊糊的答應了一聲,賀岩也就拿上獵刀和繩子,又裝了兩竹筒水,示意張春桃跟著他上山。

賀家這個院子的位置和後山離得不太遠,路上也碰到了幾個人,看到賀岩這架勢,就知道是帶著自家未過門的媳婦進山。

都是男人,誰還不清楚誰?他們當年成親前,難得和自家媳婦見上一面,就算見上了,當著旁邊那麼多人,就連多說一句話都不好意思。

也曾經尋了借口,帶著媳婦進山,不為別的,就為多說兩句話,拉拉小手,也是高興的。

因此都沖著賀岩猥瑣的一笑,也不敢多說,這賀岩好不容易才有個媳婦,可不能給嚇跑了。

不僅如此,還都互相轉告,拘著自家的熊孩子,今兒個可不準上山去。

這後山有一條羊腸小路,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路兩旁都是灌木,一眼看過去,倒是沒什麼遮擋,也看不到什麼人。

賀岩這才小聲的說起來,他跟孟氏倒是開門見山,直接的就將懷疑和辦法都說了。

孟氏自然開始是不相信的,可聽了所謂的滴骨認親倒是動了心,她恍惚當年也聽說過什麼滴血認親,若是真能證明賀岩是當家的兒子,那她好歹將來也有臉下去見賀橋了。

因此倒是難得果斷的就答應了。

只是如今以孝治天下,這好端端的沒事,要將親爹的墳挖開,撿出屍骨來滴血,若沒有個合適的說法和借口,那也不成啊。

再者孟氏緩過神來,第一反應就是,賀岩不會將這些家庭醜事都告訴張春桃了吧?別的不說,就算賀岩是賀橋的兒子,可當初失身給賀林是不爭的事實。

要是張春桃知道了,她這個做婆婆的居然是個不貞的女人,以後怎麼在張春桃面前抬起頭來?

賀岩一路回來,早就將如何跟孟氏說,孟氏會有什麼反應,都在心裡揣摩好幾遍了。

聽了這話,自然當場否決,將自己路上想好的說辭說了出來。

只說他本來是跟張春桃說到她的身世,說將來她的親人若是有一天找來,這怎麼才能認親?若是有個什麼物品或者胎記也就罷了,這要是沒有,怎麼辦?

然後才知道張春桃上山挖藥材賣,倒是聽那些外地的商人,說了滴血認親和滴骨認親的法子,還說得有鼻子有眼,說是有個大老爺,有個愛妾,生下一個孩子,本來十分疼愛的。

偏偏大老爺的夫人說這孩子不是他的,是大老爺弟弟的。一時鬧開了,後來族裡就用這滴血認親的法子,果然,那孩子的血和大老爺弟弟相溶,和那大老爺不相溶。

當時轟動了四方,多少人回去拿不準自家孩子是不是自己的,都用這法子來驗證,據說還真查出來好幾個不是自己的呢。

張春桃聽了這話后就記在了心裡,正好賀岩問起,她也就說,將來若是有人尋上門認親,別的不說,先滴血認親呢。

張春桃說這話無心,他聽在了耳朵里,所以想了一夜,決定還是要試一下。

又怕驚動了人,傳出去被人懷疑,索性就哄著張春桃到家裡來,說是讓她拜祭一下賀橋,也正好有借口去賀家祖墳一趟。

《重生之農門小辣椒》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

喜歡重生之農門小辣椒請大家收藏(.)重生之農門小辣椒更新速度最快。 某查五星級酒店的商務套房裏。

盛懷錦帶着倆兒子去洗澡,倆兒子的日用品和睡衣之類的,育兒嫂都給裝的好好的。

秦簡給甜妞擦洗了下,娃哭太多,哭累了,很快就睡著了。

倆兒子睡了后,盛懷錦摸到秦簡房間,站在她身後,說:「我本來不打擾你玩兒的,可是,甜妞哭的不行,我這邊沒有辦法了嘛!」

秦簡今晚是鐵了心不想理會盛懷錦的,所以,他說什麼,秦簡都不搭理他。

可他一直跟蒼蠅似的在身後不走。

秦簡,「盛懷錦,趁我還沒有拔刀,趕緊滾蛋。」

盛懷錦的臉皮厚起來時,無人能及。

半晌不見身後有什麼動靜,也沒聽門開關的聲音,秦簡側一看,嚇了跳!

昏暗的床頭燈下,盛懷錦竟然在床側的地上跪着。

秦簡差點笑了!

這特么鬧得那樣啊?

當時,他人在國外出差,上飛機前,秦簡說要他回來了跪鍵盤,還要他的兄弟姐妹圍觀,可回來后,根本就沒有機會跪鍵盤好么!

盛懷錦跪的還挺像模像樣的,感覺到秦簡看見了,這才抬眸,看向秦簡,邪魅一笑,「你睡吧!我自覺受罰。」

秦簡「……」

盛懷錦掏出手機給秦簡,「幫我拍張照?」

秦簡,「你要做什麼?」

盛懷錦,「你不用管,拍就是了,我要給自己一個教訓,留個紀念,下次再惹老婆大人生氣,這就是下場,不,只能更慘。給,拍。」

秦簡「……」

秦簡拍了好幾張,但都是胡亂拍的,手機丟給盛懷錦,「你可以滾了,杵這裏,我怕半夜醒來被醒死。」

盛懷錦,「沒事,你好好睡,不用擔心我。」

秦簡,擔心個屁,這裏鋪着地毯,跪一夜也不會死。

盛懷錦把照片發群里,配字是:兄弟們,這就是惹怒老婆的下場,好酸爽啊!!

包廂里正在嗨呢!

只有姜昊在打遊戲,看見了沉寂許久的群消息跳了出來,姜昊點開一開,直接笑得躺在沙發上打滾。

「哈哈哈……你們快看群,盛少在跪鍵盤……哈哈哈……」

秦簡拍照的時候沒注意就拍了,結果,人盛懷錦對着膝蓋一下又拍了幾張,所以,鍵盤很清楚。

當然,跪鍵盤只是擺拍了下,之後,鍵盤就被盛少抽出來扔一邊去了。

這個群里之前只有他們四個和高一鳴、江東平六人群。後來,盛懷錦把林宇城拉了進去,霍一衡是最近被盛懷錦拉進去的。

目前在場的就只有海城一少王宇森沒有在群里。

仨女孩子自然都沒有在那個群里。

傅斯晟把王宇森拉了進去,這下熱鬧了,男人們都對這群里語音,各種嘲笑盛懷錦。

霍一衡把一臉懵逼的杜青青拉了過來,手機放她面前,「你秦簡姐厲害吧?」

杜青青盯着圖片看得可仔細了,「我怎麼覺著鍵盤是假的呢?」

霍一衡揉一把女孩子的頭髮,「傻姑娘,看個熱鬧還嫌事兒不夠大?看看就得了。」

傅斯晟,「盛少,秦簡在幹什麼啊?」

盛懷錦看眼秦簡的背影,「陪甜妞睡覺啊!」

姜昊,「跪到幾點啊?哥們小心膝蓋,要我給你送墊子不?」

駱東城興趣不大,看看就關了屏幕,說:「差不多得了,散了吧!」

出了酒吧!

駱東城走到杜青青跟前,「我送你回去,你阿姨交代過的,我得完成任務。」 「厲默川,你先放開我。」

「思思,這輩子我都不會再放開你,今天的告白被打斷了,但那些話我還是想說給你聽……」

「別……別說了……」

「喬思語,你給我聽好了,我厲默川這輩子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不要也得要,睡了我就該對我負責。

每次我說我愛你的時候你總是不相信我,有時候我甚至想把自己的心掏出來給你看看,可我不能死,人一旦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不管你信不信,我對你是一見鍾情,自認識你后,我再也沒辦法把你當成一個路人甲。

我們之間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也分開了五年之久,對於我來說,跟你分開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我不想再浪費時間,我只想在有限的時間裡跟你和Sweety幸福快樂的在一起。

我混蛋過,我做錯過事情,我還讓你傷了心,可我也為此付出了跟你分開五年代價。

喬思語,我愛你,好愛好愛,未來的人生路,我們一起攜手共進好不好?」

沒有華麗的辭藻,只有樸實的語言,喬思語卻聽的心潮澎湃……

是,她和厲默川過去是發生過很多不愉快,可那又怎樣,人總不能一輩子都活在過去中,是時候該往前看了。

五年後的回歸,她是來報仇的,可卻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他。

如果愛上厲默川是個宿命,那她也認了。

可是他才追了自己一天這麼快就答應他,好像太便宜他了。

男人這種動物,你要是太容易滿足他,他就不懂得珍惜,所以還是得多磨磨他才行。

思及此,喬思語惆悵的低下了頭,「其實……我已經問過Sweety如果我跟你複合,她會不會接受的問題……很抱歉,Sweety沒同意,所以我不能跟你在一起。」

厲默川挑了挑眉,眼底的精光一閃而過。

喬思語不知道厲默川和Sweety已經達成了共識,所以還為自己的聰明感到沾沾自喜,卻不知厲默川已經摸透了她的心思。

「所以在我和Sweety之間你選擇了Sweety對嗎?」

「在我心目中,誰都比不上Sweety重要。」

哼哼,看他這次怎麼接招。

「嗯,我知道了……」

淡淡的說完一句,厲默川就發動車子,喬思語有些懵逼,這樣就完了?不爭取爭取?

……

喬思語本以為接下來的幾天,厲默川會採取各種行動來討好Sweety,或者是搞定她之後讓她做Sweety的思想工作,可事實上是,自從那天過後,厲默川就沒了任何動作。

雖然依舊會送她上下班,會接送Sweety去幼兒園,可他的臉上明顯很失落,彷彿被人拋棄了似的。

這厲默川沒動作,喬思語就有些急了。

後來厲默川不但沒反應,每天晚上都會出去然後很晚回來時,喬思語就怒了。

所以在一天晚上等厲默川凌晨十二點半回來后,喬思語就直接將他拉到了自己的房間,聞到他身上似有若無的女性香水味,她整張臉都氣綠了。

。 「行。」林止從廚房走出來,去了房間。

「起床了,七點要出任務。」

就見湯雅頭從杯子里露出來,皮膚很白,嘴唇的淡淡的粉色……

好傢夥,這是帶妝睡覺呢?

還是一大早爬起來化妝又睡回去的?

就見她有些裝模作樣的拍拍自己的臉,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起來了。」她爬下床,去找臉盆和洗漱用品。

林止看她起來了,轉身就去廚房繼續煮自己的青菜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