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沉希冷笑:「王爺說笑了,我想要什麼你知道?」

「你自己心裡清楚!」商璟煜冷聲說。

鳳沉希突然笑了:「我就知道你果然是李肅!」

說完他看著我:「姐姐,你還在執迷不悟,李肅早就知道了情蠱的事情,你以為你瞞得住誰?」

我一愣,看向商璟煜,難道他真的知道了。

商璟煜沉著眼睛。

「對了,想必拿到自己骨灰塔的時候,你已經恢復了前世的記憶,只不過為什麼要瞞著姐姐呢?是不是有什麼事是姐姐不能知道的?」鳳沉感覺自己拿住了商璟煜的七寸,肆無忌憚的說著。

我看向商璟煜:「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商璟煜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我一個沒站穩,險些跌倒。

商璟煜都知道了,可是他不說,就看著我一個人像個跳樑小丑一樣自以為瞞的很好,還成日擔驚受怕?

還有李肅的事,他恢復了前世的記憶?可是為什麼不能告訴我一點?

我鬆開商璟煜的手,忽然覺得我一點也不了解他。

他和鳳沉希要做什麼?鳳沉希是要報復我?商璟煜呢?真的是來救我奶奶的?我甚至開始懷疑奶奶是不是還活著了。

「安安!」景鈺見我要跌倒,扶了我一把,就是這一把,鳳沉希和商璟煜同時看過來,我以為以景鈺的性子會鬆手,沒想到他沒有,他只是諷刺的看了那兩個人一眼。 「景鈺,謝謝,我沒事!」我怕給景鈺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景鈺從懷裡拿出一個小瓶子放在我鼻子前,我聞了聞,一股清涼的氣息傳來,瞬間感覺人也精神了不少。

「沒事了吧?」景鈺問。

我看著他的眼睛,彷彿看到了小時候那個睜著萌萌的大眼睛看著我一臉善意的小男孩。

「我沒事!」我說,卻有點哽咽。

景鈺這才鬆開我,然後極其不屑的看了一眼鳳沉希和商璟煜。

「你們不配為男人!」景鈺淡淡的說。

鳳沉希和商璟煜忽然覺得自己被人當眾扇了一巴掌一樣。

可是這種喊覺很快就消失了,畢竟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當然對於景鈺,能不招惹誰也不想招惹,而且他們清楚,景鈺與我只是友誼,就像他對顧離一樣。

我不想把景鈺牽扯進來,腦子清楚一點就問商璟煜:「你什麼時候知道情蠱的事?」

商璟煜看了看我,才說:「就是我被鬼公主傷了之後!」

我長舒了口氣:「那麼早就知道了,真難為你這麼久還沒有拆穿我!」

商璟煜看著我眼底多了一抹心疼。

「鳳沉希,我問你,我奶奶到底在不在這裡?」我看著鳳沉希問。

鳳沉希饒是做好了準備還是被我眼底的恨意刺痛了眼睛。

他收起情緒笑了笑:「當然在,更詳細的得問問王爺了,畢竟他最清楚!」

鳳沉希的話讓我的心又一次痛了起來。

商璟煜沒反駁就是承認了。

「好…很好…」我終究吐出兩個字來。

「所以呢?既然都到了這個地步,大家不如開誠布公,不要再虛偽下去了,把你們想要的說出來!」我咬著牙說,臉上雖然帶著笑,可是沒有人知道我的心有多痛。

鳳沉希看著商璟煜,他今天就是要揭穿李肅虛偽的面具,所以他要繼續添油加醋。

「王爺是不是還在恨我姐姐當年沒有讓你坐上皇位的事,才要報復她?「鳳沉希悠悠的說。

我冷冷的看了鳳沉希一眼。

鳳沉希識趣的沒有繼續說話。

商璟煜終於開口了。

「我的確知道情蠱的事,沒有說出來是我的錯,至於凌奶奶為何在這裡我不能告訴你!」商璟煜說完看著我,目光灼灼:「我是真心要娶你,沒有別的目的!」

我不說話。

鳳沉希忽然變得嚴肅:「李肅,這裡埋著的可是你的十萬精兵!」

「那你帶安安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一直不吭聲充當背景的景鈺涼涼的開口。

鳳沉希說起來與他有有點遠親,他本不想多說,可是鳳沉希執念太深,多少年了,這種糾葛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的,景鈺更關心的是鳳沉希引商璟煜和安安來這裡做什麼?他不認為他只是來當長舌婦添油加醋的,這裡面一定有個驚天的大陰謀。

鳳沉希看了一眼景鈺:「沒什麼!」

我也反應了過來,現在不是我和商璟煜說這些的時候i,關鍵是救我奶奶。

鳳沉希知道我們回過神來,他淡笑了一下才對景鈺也是在對我們說:「雲淺落當年背棄了我們的誓言,所以我會讓她和李肅生不如死!」

他倒是很誠實,這一點我早就知道了。

「你想怎麼做?」我一字一句問。

鳳沉希笑的滿面春風:「姐姐,這裡埋著李肅的十萬精兵,當年全部死於非命,是你把情報遞給了敵軍,他們才在這裡受了埋伏,這裡地勢低洼,終年陰氣不散,那十萬精兵的怨氣不散久久徘徊於此,眼下怕是壓不住了…」

說完他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凌鬼婆他們的祖上世代都守著這片山就是不讓陰兵出道,否則這一代恐怕再無生靈了!只可惜千算萬算沒算到你居然投胎到了凌家,你說這是不是報應?」

我半晌沒說話,聽到這個消息已經有點麻木了,這個結果是我曾經想過的,如今聽到了,依舊很吃驚。

鳳沉希似乎不死心還要繼續折磨我一般,對我們三個說:「用不了多久那些陰兵就會出來,十萬陰兵呢,我都迫不及待!」

我看著鳳沉希瘋狂的臉,哪裡還有半點剛剛謫仙般的影子。

「帶我去見我奶奶!」我說。

鳳沉希一怔。

「你引我來肯定還有別的目的,不就是引我去救奶奶嗎?我跟你去!」我說完看了商璟煜一眼:「你知道我奶奶在哪裡,卻不帶我去是嗎?」

商璟煜點頭:「即使現在你也不能去!」

「為什麼?」我問。

商璟煜的眼裡滿是疼惜:「我不能告訴你!」

又是這一套,我真是煩透了這種被蒙在鼓裡的感覺,胸口憋著一股氣上不去下不來!

「可是十萬陰兵要出來了!」我說。

「我會處理好!」商璟煜黑色的眸子一動不動的看著我:「相信我好嗎?」

「我是該信你,還是信李肅?」我說完苦笑了一聲:「商璟煜,我真的很想問問你,你愛的是我還是雲淺落?」

商璟煜還沒回答,我又說:「其實我更想知道,如果沒有情蠱,你會不會還愛我!」

「凌安!」

商璟煜叫了我的名字:「不要去,再信我一次好不好?」

「不是不信你,只是我不想再逃避了!」

商璟煜看著我半晌,才說:「好,我陪你去!」

鳳沉希沉了沉眼睛,看著這一副郎情妾意的畫面覺得十分刺眼,他真是氣急了,可是他並沒有表露出來,他只是深深的眯了眯眼睛,將心底那團火壓了下來。

這麼多年了,不管是當年的雲淺落還是如今的凌安,就都這麼看不上自己?

鳳沉希嫉妒的發狂。

不過他很快就鎮定下來,如今有深情,往後便會有多痛苦。

姐姐,這是你逼我的,可就不要怪我無情了。

「姐姐,我們走吧!」鳳沉希悠悠的說。

我轉身看了一眼景鈺:「這是我們三個的恩怨,你走吧!」

景鈺看著我不說話。

我知道這個人是很倔的。

我笑了笑:「你看我,我沒事,都是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我不會放在心上!」

景鈺還是不說話。

軍政聯姻 「景鈺,回去吧,你幫不了我的!」我放下偽裝十分疲憊的說。

景鈺這才起身,然後看向鳳沉希還商璟煜:「如果安安有什麼事,我不會放過你們!」

鳳沉希眯了眯眼睛沒說還。

商璟煜走到我身邊,看著景鈺說:「她不會有事!」

說完,我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後背一涼,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

「把她帶出去!」商璟煜丟下一句話,景鈺扛著人就跑。

鳳沉希想追卻被商璟煜攔了下來。

他知道他被耍了。

商璟煜…或者說李肅,早就預謀好了這一切,鳳沉希氣的發狂。

「李肅,你以為這樣她就永遠不知道真相了嗎?她出去后只會更恨你!」鳳沉希陰沉的說。

商璟煜冷笑:「總好過你,她從來都沒在乎過你,所以你連恨都沒有!」

鳳沉希氣瘋了,李肅踩到了他的最痛! 第382章猜測

我一直迷迷糊糊的,睡了又醒,感覺有人在叫我,小鍾又有景鈺,期間景鈺還餵了吃了些什麼。

後來我做了個長長的夢,夢裡鳳沉希還是個小孩子的樣子,眼睛漂亮的像顆精緻璀璨的寶石。

他說:「姐姐,我家裡也有個姐姐,他也像你這麼溫柔!」

「姐姐,我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永遠不離開落霞村!」

「姐姐,你放心我會永遠保護你!」

「…」

然後我看到了滿目的刺紅,鳳沉希那如寶石般漂亮的眼睛沒有了,他捂著自己的左眼,鮮血順著手指緩緩的流過他漂亮精緻的臉頰。

「姐姐,你要什麼我都給你,你不要離開我!」鳳沉希滿是乞求的說。

那個人還是走了。

最後,我只看到鳳沉希站在村口的老槐樹底下,站了很久,風捲起他的衣袖,顯得他的更加單薄。

「姐姐,你背棄了我們的誓言,我恨你!」

等我醒來的時候就看見一個人影在旁邊晃啊晃的,晃的我眼睛的都花了。

我睜開眼睛,緩了好一會兒才知道那個人是誰。

「景鈺!」

秦先生他只喜歡我 我叫了他一聲。

景鈺回頭看到我醒了,走過來看了看我:「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眼睛不舒服!」

景鈺咽了咽口水,笑道:「好好休息!」

我躺在床上開始回想我為什麼會在這,猛然間我坐了起來:「商璟煜呢?」

景鈺搖搖頭:「不知道!」

「你怎麼可能不知道?不是你把我帶出來的?」我急道。

景鈺眼神躲閃,不過他還是說:「我們還在張家村…」

那天,景鈺帶著我離開就回到了張家村,馬蹄山狂風大作,下了一夜的暴雨,幾天後,一切都才恢復平靜,張家村的幻境結界消失了,就連山裡的那些鬼蚊子也一夜之間都飛走了!

景鈺說完看著我:「我去找過了,什麼都沒有,那處低洼因為暴雨被水淹沒了,商璟煜和鳳沉希不知所蹤!「

我一愣:「不知所蹤是什麼意思?」

景鈺默不作聲。

我暗暗強迫自己鎮定,失蹤了,說明可能都沒事,他們一定是去救奶奶了。

「安安!」景鈺叫了我一聲。

「嗯?」我正在想商璟煜的事情一時間還沒有回過神來。

景鈺有點難以開口,不過他從旁邊拿了一塊鏡子給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你別害怕,我看過了,對你沒有影響!」

我狐疑的接過鏡子,一看,當時呆了!

鏡子掉在地上發出一聲脆響,外面的小鍾跑進來,看見我,眼神閃爍了一下:「姐,沒事的,景鈺能治好你!」

我伸手輕輕的撫上我的左眼。

「原來真的是我!」

景鈺和不明白我為什麼這麼說,我也沒辦法告訴他們,這是鳳沉希的眼睛,為什麼會變成了我的眼睛。

鳳沉希說過我為了李肅拿了他的眼睛可是現在看來,不一定是那麼回事,還有一種可能,雲淺落自己拿了鳳沉希的眼睛。

至於她為什麼這麼做,我忽然想到了她那詭異的控制蠱蟲的能力。

應該就是源於這隻眼睛。

這個時候,我都開始懷疑,當年的雲淺落到底是真的愛李肅?還是只把他當成一個可以利用的工具,而鳳沉希就很明顯了,雲淺落就是在利用他!

我的心逐漸在下沉,一點點跌進無邊的黑暗。

原來我一直以為的一切都可能是假的。

雲淺落之所以用情蠱也很有可能不是為了讓李肅愛上她,而是讓她自己愛上李肅?

我被自己的這些猜測嚇了一跳。

臉色發白的坐在床上。

小鍾和景鈺以為我還是接受不了眼睛變成那樣的事實,都有些局促,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我。

我扯著嘴角笑了一下:「我…我沒事!」

我的猜測怎麼也說不出口。

等景鈺走後,小鍾才看著我,我知道我被他看穿了,小鍾了解我,知道我隱藏了什麼。

我抬起頭看著小鍾:「我有話說…」

小鍾聽完我的敘述,都呆了!

看著我的眼神都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