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這時候,們那處傳來了一聲“咔擦”的開門聲。冷宇應聲看去,見這時,門被慢慢的推開了…

下一秒,一個瘦小的身影探頭探腦的鑽了進來。由於冷宇和安然坐的沙發的位置背靠着陽臺,那個人沒有發現二人。

冷宇坐在暗地裏可看了個仔細,看清那人躡手躡腳的模樣後,冷宇在心裏一下子就笑了。

原來是堯樂。沒想到平常冒冒失失的他,居然會這麼小心翼翼的開門。

堯樂進門後躡手躡腳的走向了自己的臥室,就要推門。

“啪”

冷宇一下子按開了沙發頂上方的客廳開關。整個客廳都明亮了起來。堯樂滑稽的身影一下子定住了。隨後,他機械式的一點一點回過了頭,看向了開關的位置。發現了二人。

見到是冷宇和安然後,他的心一下子舒展了開來。

“哎呦~你們怎麼不說話呀!嚇死人了你們!”

堯樂埋怨的說道。

冷宇看懂了一切,沒想到平常冒冒失失的堯樂,今天居然會這麼小心翼翼的進來。估計是怕吵醒其他人吧…

“你昨晚去哪兒了?”

冷宇壞聲笑道。

“還我去哪兒啦!你!你管我啊?!只,只許你州官放火,不許我這平頭百姓點燈啊?!”

堯樂抻着腦袋,噘着嘴,一臉不服的說道。

聽到這話,冷宇倒是懵住了。堯樂指的是什麼?

“我怎麼放火啦?”

跟堯樂對話,冷宇的孩子秉性也泛了上來。帶着疑問和笑意的口吻回道。

“咳~你還怎麼放火了!你!你說你怎麼放火了?!”

堯樂假裝一臉生氣的質疑道。

“我怎麼放火了!”

冷宇的孩子脾氣上來,就止不住了。和堯樂槓了起來。

堯樂見冷宇這幅好似裝不懂的模樣,小臉憋得通紅。

“你!你!你!只許你和漂亮妹子睡一起!我就不行啦?!”

聽到這話,冷宇才恍然大悟,原來堯樂昨晚是去春宵去了。冷宇不以爲然,反而這時候,坐在冷宇一旁的安然倒是臉“唰”一下紅了,快速起身,捂着臉衝進了臥室。“砰”的一聲,重重的關死了門。

冷宇呆然的看着這一切,然後朝堯樂看了看,隆肩搖了搖手,做了一個無奈和否定的姿勢,搖了搖頭。

“切!”

堯樂見狀,不屑一聲,轉身走進了房門。

過了一會兒,門又一次被推開了。

直面看見,軍人穿一身運動服,開門走了進來。原來,他並不是在沉睡,而是去晨練去了。走在客廳,軍人瞥了冷宇一眼,一句話也沒說,轉身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過了半晌,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完畢。先前晚上冷宇就囑咐他們過,他們自己更早之前也知道。今天要去做什麼,早上不用冷宇支會,都全在準備起來。

安然和軍人還好,半上午大部分的時間都浪費在堯樂這個小正太身上了。他一頭扎進洗手間,梳理了整整半個多小時。出來後,冷宇都傻眼了…

堯樂這個神童不知吃了什麼春藥,居然穿上了襯衣,打上了領帶,本來蓬鬆的頭髮梳理的油光瓦亮。

一剎那,冷宇又調整回來。此時不是管堯樂發什麼情的時候,現在最關鍵的是找到“小超”!,這就是他們今天的首要任務。或許,這個人將成爲他們四個人的救命稻草。

打點完畢,一行人出了門,在冷宇的帶領下直奔校區正北的信息工程教學大樓而去。冷宇在這上過一年多的學,清楚地知道。既然他是修信息工程的,那麼他只要去上課,必然是要來這棟大樓的。

冷宇叮囑,不要大張旗鼓的挨個路人詢問,只准等在教室門口,抓住外出的學生來詢問。不然,太招搖了。

四個人分成兩組,分頭行動。安然和冷宇一組,堯樂和軍人一組,兩組各自守在一個大教室門口邊,守株待兔。

待問過幾個人後,覺得無望,然後再換教室詢問。

這一來二去,一上午的時間就過去了。

毫無線索。

放學了,學生們都奔向了食堂,網吧等地…

教學樓空空如也,兩組人又聚會在了一起。

“不是,大哥,咱這樣能行嗎?!”

堯樂累的彎了腰,看着冷宇,抱怨的說道。

其實冷宇也知道,這樣找根本不是辦法,人海茫茫猶如大海撈針,希望十分渺茫。他長嘆一口氣說道:

“沒辦法啊,只能這樣!儘量少見人,儘量見少點人就能找到他!”

“爲什麼呀?!”

堯樂高聲喊道。

“噓~~誰讓我以前是這兒的學生呢?!還正好是這信息系的!”

冷宇噓聲作勢,讓堯樂小點聲,壓低着聲音說道。

聽到這話,堯樂也不知是明白過了沒,怨氣的轉過了身。

“我不管~反正,我下午是不這麼找了!跟做賊似的!累死我了!”

堯樂怨氣說着,轉身先行走了。

“哎!你這傢伙!”

冷宇看着遠走的他,自覺叫不住他。只得收回了伸出的手。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冷宇感到一雙無肉的手,冷冷的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第311章只配生活在下水道的老鼠

「那就要讓你失望了,他沒有情史,沒有談過戀愛。」

「什麼?那他還是不是男人呀?」

「你男人如果沒有遇見你,現在可能也是單身。」

陸司寒認真的說,可能這個世界上就是存在著某些人,他們不願意將就。

姜南初聽到這句話立刻心花怒放,捧著陸司寒的臉重重的吻了一口。

「你說出來的話,怎麼這麼欠吻呢?」

「不過我既然沒有得罪他的女朋友,那得罪了他的誰?」

「啊!他的妹妹,他以前和我說過有一位特別疼愛的妹妹!」

姜南初找到關鍵點激動的說。

「司寒,你能夠找到傅自橫妹妹的照片嗎?」

陸司寒搖了搖頭。

「一開始查傅自橫資料的時候也發現他有一位失散多年的妹妹,叫做傅梧桐,但是十分神秘,從來不在公眾場合露臉,所以連一張照片都沒有,原本昨天倒是有可能碰上,只不過我們提前走了。」

「好吧,我明白了。」

姜南初略微有些失望的說。

翌日姜南初一覺睡到中午起床,徐叔,祝林見她下來的嘴角帶著一抹笑。

「小姐今天心情很好?」

「沒錯,我想到一個好主意,可以知道傅梧桐生的什麼模樣。」

姜南初說完看向祝林。

「祝林,這件事情還需要辛苦你。」

「小姐,請吩咐。」

「是這樣的,我們不知道傅梧桐長什麼樣子,想要調查她十分困難,但是我知道傅梧桐與翟薇關係很要好。」

「女人之間少不得出去喝下午茶,逛街的,這段時間你替我盯緊翟薇,一旦她有異動立刻通知我。」

「是。」

祝林發覺南初小姐腦袋裡的鬼主意是一套一套的,說不定這麼做真的管用。

這件事情過去沒幾天,在一天下午祝林撥打了姜南初的電話。

女人永遠都是最了解女人的,祝林依照南初小姐的方法去查,發現果然在新婚一個禮拜后翟薇來到了咖啡廳了,緊接著有一位穿著時髦,帶著黑色墨鏡的女人也進去包間。

姜南初正在家中練舞,得到祝林的消息立刻吩咐徐叔派車。

這個困擾了她這麼長時間的謎團終於到了快要解開的時候。

二十分鐘后,姜南初抵達祝林所說的位置,與他碰面。

「她們聊的怎麼樣了,沒走吧?」

「小姐,我都盯著呢,絕對不會讓她們離開的。」

「嗯,你做的很好,我們一起進去看看。」

姜南初說著朝包間走去。

都市風雲 「梧桐,我只要一想到和戰珉生活在一起,我就覺得噁心,為什麼我的人生會這麼不幸!」

「薇薇,要我說這一切都是姜南初害得,要不是她勾引陸司寒逃婚,現在你已經成為陸夫人了,你可絕對不能放過她!」

「對,沒錯,不讓她嘗一遍我所受的屈辱,我咽不下這口氣。」

「那你恐怕是不想咽,也要咽下了。」

姜南初一腳踹開門,霸氣十足的說。

傅梧桐想著包間只有她和翟薇兩個人,所以將墨鏡摘下來,沒有想到姜南初會突然出現,她連準備的時間都沒有。

「姜南初,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我沒有找你,你居然還敢來找我!」

而此刻姜南初的目光在也分不到翟薇的身上,她怎麼也想不到會在這樣一個場合遇到失蹤大半年的姜桐兒!

「姜桐兒,你怎麼會在這邊?」

「什麼姜桐兒,這是梧桐,傅自橫的親妹妹,沒見識的鄉下女人。」翟薇解釋道。

姜桐兒死死咬著牙,突如其來的見面讓她一點準備都沒有。

「原來是這樣,姜桐兒,你可真夠優秀的,姜國峰,徐美慧對你不差吧,現在姜家落難,你居然改名換姓還找了個哥哥。」

「我說怎麼接二連三的總有人綁架我呢,都是你的功勞吧,像你這種只配生活在下水道的老鼠,真是夠陰險的。」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我叫做傅梧桐,我是傅自橫的妹妹。」

姜桐兒眼神飄忽著說,心中真是煩透了翟薇,一早就說了過幾天再出來喝茶,她非選在今天,如果不是她的原因,自己也不會被姜南初撞上。

「不明白,那我就讓你清醒清醒。」

話音落下,姜南初直接拿起咖啡壺灑在姜桐兒的臉頰上,褐色的液體從臉頰滑落進入身體,整個人都變得黏黏糊糊。

「啊!」

姜桐兒驚聲尖叫,她想要反抗,但是祝林身材魁梧的站在姜南初身邊,只怕反抗會引來更加恐怖的報復。

「你現在清醒了嗎?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了嗎?」

「原先我還想著姜家破滅了,你翻不起什麼水花來,想不到你的心還是這麼野!」

姜南初一把抓過姜桐兒的頭髮說,怪不得一到錦都就有人將當年自己和簡梓佑的照片寄到議長府,怪不得傅自橫會對付自己,原來一切都是她搞的鬼!

「天吶,姜南初,你簡直太過分了!」

翟薇一個千金大小姐見到這一幕都震驚了,這些手段她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趁著姜南初教訓姜桐兒,翟薇立刻撥打樓下警衛的電話。

很快護送翟薇出行的警衛圍了上來。

「翟薇,我雖然不喜歡你,但還是要警告你一句,姜桐兒就是吸血鬼,她從來不會把任何人當做朋友!」

「呵,姜南初,我只看到你欺負梧桐,而且梧桐說了她不是什麼姜桐兒,我會將你今天的所做作為通通告訴傅秘書長的。」

「傅秘書長最疼愛梧桐,到時候一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夠了,薇薇不要說了。」

姜桐兒心虛的握住翟薇的手。

「對,沒錯,如果翟薇不提醒我都忘了傅自橫的事情,姜桐兒我不知道你用什麼手段欺騙傅自橫說你是他遺落在外的妹妹,但是有我在,我一定會把所有的真相都公布出來,讓大家看看你醜惡的嘴臉。」

姜桐兒渾身上下忍不出顫抖起來,翟薇絕對就是一個豬隊友!

翟薇看著姜桐兒在發抖,還以為是受涼了。

「姜南初,我們沒有做虧心事,才不怕你呢,桐兒,我先帶你回議長府換套衣服吧,真是可憐都發抖了。」 冷宇驚愕住了。

那一雙手,猶如有一雙煞白陰森的白骨,冷冷的拍在了他的肩膀。

而此時,三人都在他視線前方。

背後理應無人…

此時此刻,冷宇已經驚愕到無以復加,瞳孔急劇收縮,前面的安然和軍人正在望着遠去的堯樂,並沒有注意到此時的冷宇。

冷宇驚愕着,嘴說不出話,下巴顫顫抖動,一點一點機械式的回過了頭。

“我曹!還真是你!”

屆時,冷宇聽聞身後的聲音耳熟,回過神來,猛然的回頭看去。

見到來人,冷宇有些呆住了。

前面的兩人聞聲回頭看去,見在冷宇身後站着一個一臉驚訝的男孩。

碎布頭牛仔褲,灰色的毛衫,外套一件黑色的馬甲,頭髮蓬散不亂,一米七三左右,偏瘦,看起來像是市井的小混混。

兩人靠了過來,冷宇見到來人這纔回過神來。

“你,你…”

冷宇見到他有些不知說什麼了,張開嘴話不出口。

“你什麼你呀?!你特孃的這麼長時間上哪去了?!”

男孩驚訝的高聲謾罵。

這時,兩人已經站在了冷宇的身邊。男孩一陣詫異的看着他們,又看向了冷宇。

“宇哥,他們是誰啊?!”

男孩見兩人站在冷宇身邊,疑惑的問道。

冷宇見男孩注意到他倆了,這纔回過神來。

“哦,他倆是我的朋友。我給你介紹,李文勇,安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