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他定居炎國也不全是缺點。

你看

時不時來個異域神降臨。

在沒有怎麼進行大範圍破壞的時候,以雷霆手段出手將危險解決。

這樣不僅可以磨練天芒市人們的安全意識。

還能增加超凡者們的警惕性,磨練實力。

而且一些細微的破壞,還能促進經濟發展。

就比如凌淵之前走的那條路,都破成什麼樣子了,都沒人修。

但是只要湮獸神在上面踩過一遍,順帶弄倒周邊幾座屋子……

事後,這不就煥然一新了嗎?

想着,凌淵都覺得不應該將自己這麼好的人才送給小日……小日子過得不錯的島國政府。

對他們,只要時不時來這投放一下就行了。

等對面陰陽寮的人來了再把寵物收回來。

哎,他只半夜起來投放,就是玩。

消磨對方意志,還能破壞家園生態。

一時間,凌淵都覺得自己是個很高尚的人了。

在凌淵沉醉在自己未來美好藍圖的時候。

島國陰陽寮的一眾陰陽師們嘰嘰歪歪的來了。

看着下面破壞的城市,哭嚎的民眾,一個個目眥欲裂。

其中一個指向了凌淵所在的地方,相互間說了幾句。

分成了兩隊人馬。

一隊下去阻止湮獸神的踩踏事件,另一隊朝着凌淵的方向衝來。

「來搞我?」

凌淵眉頭一挑。

「行啊,我倒要看看島國的實力怎麼樣。」

通過陰陽盾製造了一個黑色主體,橙色紋路的面具,輕輕待在臉上。

手中火焰化作兩把雙槍。

凌淵輕輕將雙槍靠在一起,化作了一柄赤紅色的大劍!

在大劍的劍柄處鑲嵌著一顆橙紅色的寶石,但在寶石的周圍卻有着一座八芒星的圖案。

將大劍的頂部輕輕點在貝納勒斯的頭部,凌淵平淡的聲音響起:

「慈愛與調停的精靈喲」

「勸與汝,戒於吾身,將吾身化為龐大的魔神。」

「菲尼克斯!」

吟!

鳳鳴聲響起。

粉色的神鳥從凌淵背後的虛空浮現,張開巨大的羽翼,輕輕包裹住凌淵。

下一刻,狂風消散,凌淵以全身魔裝的姿態出現在了世界上。

在眉心浮現出了代表魔神化的豎瞳,背後則是有了一對粉色的羽翼。

沒辦法,菲尼克斯是女性魔神,所謂的全身魔裝也比較…….額,你們懂的。

呼~

伴隨着羽翼的揮動,凌淵緩緩飛了起來。

「貝拉,暫時待命。」

說完,凌淵就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了原地。

這一邊

一眾陰陽師忌憚的看着面前巨大的光球。

握緊符篆,準備隨時對敵。

「有什麼東西出來了?」

「女孩子?」

眾多陰陽師看到從火球中出來的凌淵一愣。

尤其是那淡粉色的裝扮和飄揚的長發。

很難讓人不往這方面聯想。

凌淵:「.…..」

聽到對方的話,臉色當即一黑,高高舉起手中的大劍:「你丫才女孩子,你們全家都是女孩子!」

無盡的火焰衝天而起!

怒喝一聲:「薪炎——拔劍!」

伴隨着大劍的揮動,一道巨大的火焰直接爆射而出。

「不好!」

眾多陰陽師瞳孔一縮,下意識召喚出符篆。

心底暗罵凌淵不講武德,竟然搞偷襲。

十幾道符篆飛到虛空,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防護罩。

轟!

火刃在碰撞的瞬間,直接炸裂開來。

巨大的火光在天空綻放。一時間竟然直接照亮了整個黑夜!

下方的人們都愣愣的看着這一幕。

「嘭嘭嘭!」

等到火焰消失,幾道燒焦的身影直接砸進了地面。

讓地面上的人嚇了一大跳。

仔細一看,這些,全部都是燒焦的人!

見到這一幕的凌淵愣住了。

什麼情況?這些人也太辣雞了吧。

一劍就砍死一半?

這些陰陽師是水貨嗎?

高空中

因為前面陰陽師抵禦勉強存活下來的陰陽師們駭然的看着凌淵。

「怪……怪物!!」

「為什麼島國會出現這種怪物?!」

凌淵:「???」

他一臉懵逼。

這招很強嗎?

他只是稍微用了點力氣而已。

「叮!主人,島國的式神術是通過炎國契約術最初草本衍生過來的。雖然面前的人普遍在六階左右,但其實力卻有很多的水分。主人您能一劍砍死一大把。」

「???」

聽完系統的解釋,凌淵無比怪異的看了對方一眼。

這是貨真價實的水貨啊。

「鞍馬大人他們竟然?!」

「這,這不可能!鞍馬大人可是能夠咒裝的強者啊,竟然被一招給擊敗了?!」剩餘的幾名陰陽師不敢置信的呢喃道。

凌淵緩緩將大劍放下。

已經沒有興趣了。

掃視了一眼對方。

「!」

陰陽師們額頭都冒着冷汗,被凌淵目光掃過的瞬間甚至後退了一步。

顯然,凌淵剛才的那一擊在對方的心裏留下了不可磨滅的恐懼。

這一下讓凌淵更沒有興趣了。

興緻缺缺的凌淵視線下移。

湮獸神已經將整座城市化作了火海。

原本十幾人的陰陽師只剩下六個人在負隅頑抗。

他們召喚出式神進行咒裝刻印,卻連湮獸神的步伐都阻止不了。

「叮!主人,檢測到一個強大的氣息正在朝這裏飛來。」

「強大?有多強大?」凌淵好奇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