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劍術新成,正好又感上這種事情,林辰卻是決定插手。

而且,天樞劍需要殺氣凝養劍意,而凝養劍意的最好辦法,正好是殺戮。

飛鶴門這個時候對飛星門動手,只能說他們倒黴了!

忽然間,林辰震身而起,身法展開,便好似一蓬大雁一般,朝着西北方掠去。

……

與此同時,飛星門的宿營地內。

飛星門劍陣開啓。

十五人組成劍陣,手中的劍翻飛起舞,使得他們的陣形宛如鐵桶一般。

飛鶴門弟子人數雖多,但是,一時間卻也沒法奈何飛星門衆人。

不過,飛星門因爲結陣的原因,以至於也沒辦法擺脫包圍。

兩方人馬,幾乎陷入了焦灼之狀。

“該死!”而王奇見狀,臉色猙獰,忽然一聲厲聲大喝:“一羣廢物,讓開!”

聞聲,飛鶴門的包圍圈嘩啦一分,爲王奇讓開了一條路出來。

王奇握着劍,提步上前,手中挽出一道劍花,二話不說,直朝劍陣衝去。

一邊衝,一邊對身後的飛鶴門弟子吼道:“我來對付飛星門這個該死的長老,待我破了他,你們便隨我衝殺,記住,這裏的人,一個不留……”

“是!”

“隨着大師兄殺啊!”

“衝啊!”

王奇在前,飛鶴門弟子緊隨他身後,再度衝向飛星陣。

“結陣!”而作爲守着者的飛星門長老葉申臉色不由凝重,立刻揚聲大吼。

王奇對葉申的威脅性太大了,以至於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呼喝了一聲之後,作爲守陣陣眼的他,立刻仗劍,同王奇戰做了一塊。

“長老,嘿嘿,垃圾!”而王奇看着葉申迎向他,卻是不屑冷笑。

“天地一劍,飛鶴斬天!”

忽然,王奇將手中的劍高高舉起,面對着葉申,一劍便劈了下去。

一劍斬下,刀刀劍光尾隨其上。

明明是一劍,但卻斬出來五六劍的既視感。

而他這一劍斬出的樣子,姿勢更像是刀斬!

“不好!”葉申見狀,不得已,立刻揮劍迎上。

手中抖出一個劍花,劍尖之上,每點一次,都會在虛空留下一道劍花。

王奇斬出十個劍影,葉申就抖出十個劍花。


砰!砰!砰!……

頓時間,劍花同劍影相交一處,同時響起了乒乒乓乓的炸響之聲。

“呵呵,飛星門的長老就這點實力嘛,早知如此,我早就應該在你們進山的時候,將你們滅殺了!”與此同時,王奇眼中獰意更勝。

劈斬下去的劍,中途忽然變招,隨手一甩,攔腰斬下。

啪!

他這一個甩劍的動作,竟然生生砍出來炸雷一般的巨響!

葉申應對王奇斬下的劍光已經覺得後繼乏力了,此刻面對王奇的第二招,根本無法變招應付,眼見着對方一劍斬來,不禁苦嘆不已啊!

難不成,他葉申今日,就要喪命於此嘛! “看我一劍!”

就在這時,一道倩影,忽然從葉申的身側殺出。

揮起劍,直接刺向王奇砍來的一劍。

砰!


然而,她的劍剛剛撞上王奇的劍,頓時便被王奇劍上攜帶的強大的劍力給震得脫手飛了出去,而那道倩影,更是吃不住力,倒飛着跌入人羣當中。

“玲瓏!”葉申見狀,臉色大變啊!

也顧不得守護陣眼了,連忙倒退,接住了水玲瓏。

把水玲瓏抱在了懷裏。

而他這一動,劍陣頓時便不攻自破,劍陣一下子七零八落,不成陣形。

再也無法起到防禦的效果。

“給我殺,屠了他們!”

而王奇見狀,當即命令飛鶴門弟子對飛星門弟子施行屠殺。

“是,殺啊!”

“飛星門,渣渣們,去死吧!”

“飛星門一羣小砸碎,都給老子們去死吧!”

“……”

飛鶴門的一衆弟子,頓時間便好似打了雞血一般,立刻仗劍橫衝。

飛鶴門的弟子自然不會放過這麼一個大好的屠殺機會。

原本兩家宗門就有宿怨,平時下山走動,兩家宗門的弟子但凡發現對方蹤跡,都會跟斗雞眼似得,鬥上一鬥,以斬殺對方爲快。

此時此刻,飛星門一方劍陣被破,已經成了待宰的羔羊,如此一來,他們更加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自然是大殺特殺了。

王奇也知道自己大勢已去,知道今日算是徹底栽了。

爲今之計,只能逃了!


“衆弟子聽令,不要抵抗了,撤退,回山!”說着,葉申將懷中抱着的水玲瓏轉身交給另外一個飛星門的弟子,衝着他吩咐道:“一定把玲瓏帶回去,玲瓏是咱們這一脈最後的希望了,絕對不能讓她死了,或者落到飛星門的人手裏。”

“長老那你哪?”

“我留下,阻止他們!”

說這話時,葉申臉上竟然流露出了慷慨之意。

爲了保住飛星門的年輕血脈,這個修爲達到先天的高手,卻是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由此可見,這個葉申絕非惡人。

而那飛星門的弟子一聽這話,眼淚頓時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長老!”

“好了,別哭,快逃!”


葉申衝着他一瞪眼睛,難得流露出嚴厲之色。

那弟子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不過卻不在說什麼,轉身,大手一揮道:“所有弟子,跟我走,咱們回山門……”

飛星門弟子一聽這話,立刻放棄了抵抗,轉身就跑。

“呵呵,想走,當我王奇不存在嘛!”

然而,就在這時,王奇的聲音幽幽響起。

王奇獰着一張臉,陰惻惻的笑道:“我說過了,今天你們誰也走不了,全都要留下來,我要讓你們,給我弟弟王淼陪葬!”

“王奇,你不要太過分,你是真的想促使我們兩派決戰嘛!”

葉申握着劍,走上前。

“決戰,呵呵,你們飛星門有什麼資格跟我們飛鶴門決戰,如果放在十年前,你們尚且還有一戰之力,現如今,你們飛星門實力大不如前,拿什麼跟我們鬥!”

“今天我就算把你們全都屠殺了,你們宗門也連屁都不敢放!”

王奇冷笑。

看着葉申,眼中流露出滿滿鄙夷之色。

他並非狂妄自大,現如今的飛星門,確實已經沒有能力跟他們飛鶴門一戰了。

十年之前,飛星門遭遇了一場重大的變故,以至於門內的高手幾乎死傷殆盡,現如今的飛星門,完全就是靠着他們的門主,一個人在撐着。

跟他們飛鶴門斗,拿什麼鬥,單挑嘛。

葉申聞言,嘴角猛抽。

顯然,他也覺得自己這威脅的話,似乎太弱智了些。

忽悠其他的飛鶴門弟子可以,忽悠這個飛星門第一弟子,簡直是可笑。

“呵呵……”王奇冷笑,向葉申投去一個傻逼一般的眼神,隨後,扭頭衝着跟着他的飛鶴門弟子咆哮道:“還愣着幹什麼,給我殺!”

“今天要是有也飛星門弟子,從你們手中溜走,老子就拔了你們的皮!”

“是,明白!”

“王奇師兄放心,他們今天死定了!”

“都沒聽見師兄說什麼嘛,殺,飛星門弟子,一個不留!”

“……”

飛鶴門衆弟子嗷嗷怪叫着,當即追殺起來。

飛鶴門弟子人數佔據優勢,而且單獨的修爲,也都要勝過飛星門弟子,他們認真追殺,飛星門弟子就算是想跑,也沒有那個能力。

一轉眼的功夫,十多個飛星門弟子便被二十多飛鶴門弟子重新包圍。

並且,不少飛星門的弟子在交手當中,開始出現損傷。

“飛鶴門,我葉申跟你們不死不休!”

而葉申眼見着門下弟子有損,心疼的肉都在顫抖。

這些都是他們飛星門費了大心思培養起來的年輕弟子,爲將來飛星門振興所用的,此刻,卻被飛鶴門的一幫弟子肆意砍殺,他不心疼纔怪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