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昏黃燈光照耀下就如一團刺眼的白芒,頃刻將霍東裹在了中間!別說是個活人,就是一頭牛也要被大卸八塊了!但霍東一瞬間的臉色,卻未見半分的緊張!反而帶了一絲輕佻的戰意與戲謔!

猛然間,他身子一個後空翻,躲開了夾擊!

而後褲子上的腰帶便出現在了手中,這可是牛皮的!霍東攥住一頭,開始迎着六人而去!手中腰帶就如一根打神鞭,專門抽臉!啪啪啪!比牀上還歡快的聲音,立馬接連響起!

又快又準!

一**打之後,六人臉上都有了淤青!手中刀刃雖然犀利,卻壓根沒法近身!而且霍東的身子就如泥鰍一般靈活,刀手即便硬挨着抽打靠過去,也砍不中他!反倒是一張臉被他抽的顏值毀盡。

等霍東再奪了一把刀,更是煞氣凌厲!

邊抽邊砍!六人與他壓根不是一個量級的對手!

眨眼放倒四人,逃走兩人!這兩人之所以能逃走,倒並不是因爲霍東心善,而是他在扮演瘸子啊!不敢手段太拉風啊!入戲太深的他,一直沒忘自己的角色,從過來撒尿到遇襲、反擊,都是以瘸子的姿態在裝13。

“奶奶的,敢打老子主意,不想活了!”

霍東朝地上吐出一口痰,掄起腰帶朝地上四人猛抽而去!

啪啪啪啪,響的悚人!

慘叫更是聽的人頭皮發麻!

四個漢子愣是被他抽的哭天喊地,滿地打滾,最後被輪的有氣無力躺在地上,霍東才一聲霸氣側漏的冷笑,將腰帶穿在褲子上,一瘸一瘸的朝車子走去,而方纔驚心動魄的一幕,也被關注他的人都看到了。

張開與杜猛,已經佩服的無以復加!

扮演着瘸子,卻還能這麼生猛!今天他倆真是長了見識!

對於霍東在號子裏吹噓的特工身份,兩人已經是深信不疑,做好了連菊花都孝敬討好的準備!如果能跟這號人搭上關係,幫忙說兩句好話,兩人說不定就能逃過牢獄之災了。

而最遠處那輛桑塔納車內,李振林一夥人也對霍東方纔的手段,愕然不已。

“大哥,看來跟梢的不是條子,是閻瘸子的仇敵。”

一個小弟道。

“嗯,這個閻瘸子還真有兩下子。”

“對啊,剛纔那狠勁,一般人還真沒有!是個漢子!”

“最起碼不是條子,這點倒是可以肯定了。”

黑漆漆的車內,抽着煙的李振林道了一聲,終於相信了霍東就是閻瘸子。其實霍東虐這六人,就是爲了演戲給李振林看!證明自己的身份,儘可能的降低對方的懷疑,提高任務的安全性。

此刻看來,他成功贏得了信任。

車子繼續上路,不久李振林打電話給了霍東,再一次改變了交易地點。

並且,在接下來的時間內,變更了三次!

其狡猾程度,可見一斑!

PS:喜歡本書的親們,動一下鼠標,將本書加入書架,並且投個鮮花,謝了!你們的一個小幫助,就是薯條的大進步! 坐鎮指揮中心的李局,同樣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既不曉得這夥人爲什麼照死砍霍東,也不曉得霍東爲何看似有意去找死?還上演了一場令他渾身雞皮疙瘩都冒出來的驚險刀戰!不過李局也能看出來,這個突發事件,對計劃沒有什麼大的影響。

反而還能打消毒販的懷疑。

但也就霍東能玩得起這種戲份,換個人別說繼續任務了,估計都直接送醫院急診,或者立馬投胎去了。

最終定好的交易地,沒在東海市,也不是近郊,而是相距東海市有半個小時車程的三星觀,這是一處荒廢的道觀,屬於明代末期的建築,是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本來還想搞旅遊開發,但這個觀確實太小了,再就是陳年失修,一幫牛鼻子老道也拒絕銅臭味破壞自己清淨的生活。

在一次轟轟烈烈的牛鼻子老道上訪市委後,開發旅遊的事徹底告吹。

能選中這個地方交易,看來李振林一夥人,也是花費了很多心思!

第一這裏遠離市區,人煙稀少,第二週邊山地河流衆多,根本沒法設堵圍捕,如果交易失敗或者中計,毒販逃脫的機率很大,當聽霍東說出這個交易地點的時候,李局和孫隊都是腦袋有些發懵!

壓根無從下手。

車子到了三星觀外約定的那顆老槐樹之後,霍東瘸着腿下了車,入戲太深的他,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個正常人……


連跟他一起搭戲的張開和杜猛,都在懷疑,他是不是腿麻了?本來地上有個坑,霍東可以直接邁過去,但他非像個瘸子一樣,饒了一個圈!這種演技派的敬業精神,絕對業界楷模。

“大哥,就這麼等?”

“嗯,別慌一會他們就來了。”

霍東點根菸抽着道。


他知道李振林一夥人,肯定早就在這一帶做好了各種準備,能混到毒梟這個位子的,莫不是手狠心細之輩!此刻說不定就窩在某處,拿夜視望遠鏡在瞅着自己打量,這是一場生死的較量,容不得失誤!

所以霍東看似輕鬆淡然,其實每個動作,都小心翼翼!

作爲一個瘸子,他不可能站太久,所以他此刻是倚着車子的,摸了一下光頭,就看到遠處出現了一輛車緩緩開來了。霍東眯着眼,知道正主登場了,彈飛菸頭,他刻意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扶着車站直了身子。

開近停下來的,正是那輛跟梢在後的桑坦納。

車內走出了四人。

一胖一瘦子,一長髮一矮子,車子沒有熄火,兩個大燈始終亮着。

胖子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牛仔褲,手裏提着一個大揹包,脖頸處有一道猙獰的傷疤,霍東一眼看去就知是槍疤!因爲傷口外翻形成的疤痕很有特點,再看其眼神,冷而銳!手上應該是沒少沾染鮮血,是個玩命練出來的狠子。

而那名瘦子跟他相仿,無論舉止還是神色,都透着一股蠻狠之勁!

也唯有西南邊陲之地,沒有**管轄,又被黃賭毒與各種武裝侵染的地方,才能孕育出這種人物。

最右邊的長髮男子,穿着一件半袖花襯衫,領口敞着兩個釦子,露出了裏面戴着的佛牌,下面也穿着牛仔褲,手裏抽着一根菸,臉色很是淡然,看不出任何波瀾,霍東打量他一眼後,視線落在了那塊佛牌上,眼中精光一閃而逝,又看向了最後一位矮子。

身高也就一米六左右,平頭,但體格很精悍,渾身肌肉虯結,手上戴着四五個寶石戒指,脖頸上還掛着一個成色不錯的翡翠吊墜,四人中也唯有他在笑,眼神一樣打量着霍東。

“請問哪位是李大哥?”

霍東先問了一聲。

碧玉小娘子 我,初次見面,兄弟挺守時啊。”

矮子笑了一下,邁出一步朝霍東示好的伸出了右手,腔調是西南邊陲的味道,聽起來有些費勁。

“想賺錢不守時怎麼能行?謝謝李哥不遠千里來這裏給兄弟送貨。”

霍東瘸着朝前迎上去,兩人的手握在了一起,彼此眼神皆有變化!

矮子是驚詫與霍東的手勁蠻橫!因爲他有意加大了力道,想要壓一下霍東,卻沒想霍東這廝更猛!而霍東則感到了對方手面上粗厚的繭子,還可以斷定這是長期拿槍磨出來的。

待兩人鬆開手之後,張開與杜猛也走上前去,與四人打了招呼。

短暫的寒暄之後,開始進入正題了。

四人並不想浪費時間,本來就是見不得光的買賣,再加遠離故土,都怕夜長夢多!

“閻老弟,臨來時咱哥倆可是通過電話的,當時定了一個暗語,不知你還記得嗎?如果不知道,哥哥可是懷疑你身份了,說不好聽的,離家在外殺人放火,對我來說也不是稀罕事。”

李振林陰柔的笑道。

雖然個子很矮,但氣場不錯,尤其一雙眼盯着人的時候,就如針尖挑肉!嘴角的那抹狡黠的弧度,更是帶着一股子毒梟的奸詐!詭計多端!能在西南那塊混了這麼多年,能力也絕非一般。

霍東臉色微變,肚子裏卻在罵娘了!

你妹的暗語啊!老子哪裏曉得……

張開與杜猛更是頭皮一緊!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對面四人都緊盯着霍東,想要看出點破綻,但霍東這種藏在民間的演技高手,怎麼會在表情上被人蔘破?微微一笑,他點燃了一根菸,眼神在四人臉上掃過,道:“暗語我曉得,但不想說。”

“爲什麼?”

“我雖然敬重李哥,但這買賣畢竟是提着腦袋乾的,所以謹慎是很有必要的,敢問李哥能不能先拿出點誠意,證明一下你的身份?”

這句話很巧妙!霍東手腕一轉,反問向了對方!

張開和杜猛稍稍有些放鬆,也服了霍東的心智。

“怎麼證明?”

“通電話的時候,我開過一個玩笑,李哥能說出來再逗逗小弟嗎?”

霍東眼皮不眨的道。

交易到了這個時候,也就是比拼底氣的時候了!霍東不知道閻瘸子與李振林聊的什麼,只能反詐對方!而且他在第一眼看到四人的時候,心中就有了一個懷疑與猜測!此刻反問這一句,見李振林臉色一怔,眼神閃爍的朝右邊瞥了一下,霍東心裏悄然偷笑了!

他猜的估計沒錯!

這個李振林可能也是假的!

作爲緬國邊境大毒梟,如果第一次來東海市探路就敢拋頭露面,那他的智商就太低了!雖然這個矮子長的與傳說中的李振林有點神似,但霍東還是看出了破綻。

並且霍東已經知道了誰是真的李振林!

“兄弟,你應該不是李哥吧?”

霍東輕佻笑了,卻示意身後的張開與杜猛別動手!

這既是安撫兩人的情緒,別自己亂了方寸,也是隱晦的告訴對方四人,老子雖然識破了你們的奸計,但還沒想撕破臉,你們最好也老實點!

“閻老弟太多心了。”

眼前的李振林平靜的一笑道。

“多心?兄弟我雖然沒李哥經歷的多,但也是刀尖槍口上混飯吃的,看人的眼力勁還是有點的,那天接電話李哥的嗓音渾厚帶點磁性,雖然兄弟腔調和李哥差不多,但音色卻有破綻,難道還準備玩我?”

霍東抽口煙,一字一字的滿滿道。

他說完,對方四人都神色一僵!扮演李振林的矮子,更是笑容有點生硬了!

其實霍東壓根不知道李振林的嗓音什麼屁格調!這句話不過又是在反詐對方!所謂的嗓音渾厚加點磁性,完全子虛烏有,卻又襯托的他專業老道!

如此一試,還真再次震住了四人!

連張開和杜猛,都佩服的五體投地了!這強大的心理素質與控場能力,兩人就是再投一次胎,各行各業再混幾年,也難煉出來!

幾句話,霍東就完美轉移了暗語的提問,還唬住了對方!

兩夥人立馬從原本和諧的氛圍,變作了神經繃緊!似乎都在提防對方動手!霍東纔不會讓交易談崩,因爲李局給他任務第一是擒住李振林,第二就是抓獲毒品!沒有毒品想要定罪李振林很難!必須人贓並獲。

眼見矮子已經不再反駁,霍東彈飛菸頭,道:“兄弟應該是李哥的手下,李哥不想露面我也可以理解,畢竟人心隔肚皮,不防着點指不定被誰賣了!反正今個三百萬的款子我是帶來了,真金白銀,如果你們不交易,我就沒興趣接着玩了。”

霍東說完接過張開手裏的箱子,放在車上打開了,全是一沓沓嶄新的票子!


爲了取信對方,他還拿出一沓翻了幾下。

矮子沒吭聲!

顯然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出乎意料,他已經不敢隨意動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