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的實力是不錯,但是你知道我是誰嗎? 都市修真醫聖 我可是鬼王!以能量體存在的怪物!你認爲我會怕你這些東西嗎?!”鬼王大吼一聲,對着我的方向就一個靈魂衝擊。

靈魂方面,我着實不是太擅長,甚至說,我對於靈魂方面卻是一無所知,就在這個時候,我被鬼王的靈魂衝擊一擊即中,頓時吐血,然而這個時候,半神再次出現了,又想要奪取我的身體!

該死!真是無時不刻想要奪取!我的身體陷入了堅硬之中,鬼王鬼魅一笑,緊接着右手一擡,向着我的方向再次一個靈魂衝擊,這一下是我的腦袋,一旦被擊中,必死無疑!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個身影衝到了我的面前,一把撲倒我的面前,擋住了鬼王的靈魂衝擊,隨之,這個身影的右手掌打在我的身上,我能夠深深的感受到力量,這是半神之力!

“師傅……好好活下去。”沒錯,幫我擋住這一擊的是蘭夢瑤! “不!”蘭夢瑤幫我擋住了這一下,讓我的精神陷入了崩潰的邊緣,然而因爲有了蘭夢瑤的半神之力的注入,將原本想要奪權的半神給頃刻之間消滅掉了。

我現在是真正的擁有了半神之力了,但是擁有了又怎麼樣?蘭夢瑤已死!我爆吼一聲,緊接着向着鬼王的方向衝了過去,速度非常快,一拳打不中,那就來兩拳!兩拳打不中,那就來三拳!

我也不知道自己打了多久,但是我只知道,總有幾次會打中鬼王,雖然我捉摸不透鬼王的行蹤軌跡,但是我依舊將鬼王打出了原形,鬼王見我怒氣衝衝的模樣,雙目瞪大,通紅駭人,一副隨時都可以吞噬的樣子!

“你別亂來!我可是有讓你去地獄的能力,你要是動了我,你就永遠見不到你的小心肝了!”鬼王右手一擺,緊接着對着我揮了揮手,冷聲說道。

我現在是高舉着拳頭,但是無法揮下,我的內心已經出現了崩潰的裂痕了,最終我咬了咬牙,看着鬼王,說道:“你到底要怎麼樣!?”

鬼王見我來興趣了,斜嘴一笑,說道:“很簡單,你去死。”

我咬了咬牙,死死的盯住鬼王的雙眼,說道:“怎麼樣才能夠證明,你不是在騙我?你證明一下你是有真正的通往地獄之力的”

“呵呵,小子,你覺得你有資格嗎?你……”鬼王話沒有說話,一道利劍直接刺穿了鬼王的大腦,甚至直接沒有了聲息。

“廢話太多了。”昊戾冷聲說道。

我們一陣疑惑,卻發現是昊戾動的手,我一陣暴戾的死瞪着昊戾,怒吼道:“你他媽想做什麼!是不是不想讓老子去地獄救蘭夢瑤!?”

昊戾並沒有理會暴戾中的我,冷聲說道:“這裏是剩下的陰陽玉的碎片,你們去地獄吧,昊天,你應該知道怎麼使用吧,去的時候,如果見到了母親。如果又沒有見到母親的話,就去問一問閻羅王,我們的母親去哪裏了,傳我一句話,我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是她。”

昊戾話語之中包含了重重的含義,緊接着隨之一躍而走,消失在衆人的面前。

“我誤會昊戾了。”我有些懊悔的說道。

“好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們趕緊去地獄吧,把夢瑤帶回來!”師妹按着我的手,微微一笑,說道。

我對着師妹重重的點了點頭,緊接着說道:“開始吧,昊天?”

昊天對着我點了點頭,緊接着將陰陽玉拼在了一起,咚!一聲爆破聲,亮光濺出,直接將衆人給包裹在裏面,而此時,昊天則是雙目緊閉,慢慢的坐在地上,雙手盤膝而坐,雙手握與立點處,緊接着三點亮起,一東一西,以北!這就是地獄之門開啓陣法?

我雙眼緊盯着這個陣法的變化,隨後,昊天低沉一吼,一道有些黯然的大門就出現在了衆人面前,不,又出現了一道門!正當我們疑惑的時候,昊天解釋道:“這裏有兩道門,一道名爲天之門,一道名爲地之門,很好明白的,天之門就是所謂的天上宮廷之類的,地之門也就是所謂的地獄之門,你要選擇,去哪裏?”

這還真的有點難以選擇,說實話,我不知道該選擇那一道門,我吞了吞口水,一時間,還真的陷入了困境之中。

“子良,你要儘快選擇,這個地獄之門是不會永遠開着的,只有五分鐘的時間,所以,你要快點,不然關閉了,那麼陰陽玉就要從新找尋了。”昊天有些急匆匆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咬了咬牙,以自己最聰明的才智,分析着說道:“蘭夢瑤雖然是半神之體,但是也是屬於人類,也就是說,蘭夢瑤應該是在地獄。”

“你這樣分析也沒有錯,但是你也要考慮到蘭夢瑤的半神之體啊,萬一她由於良好的這一些受到了表揚,說不定還真的進來天之門裏面。”師妹在一旁分析着說道。

機靈寶寶Ⅲ殺手媽咪免費送 “時間不夠了,我不管了!我要去地獄,就算她沒有在地獄之門,我也要在地獄來上一回,讓蘭夢瑤回到我的身邊!”我雙目散發着咄咄逼人的兇光,就連師妹和昊天兩人,看了也是身子一震。

“這個地獄之門怎麼算?能夠去多少人?”師妹問道。

昊天搖了搖頭,說道:“這個地獄之門只能夠去一個人,也就是說,只有王子良一個人能夠去,我們兩個只有在這裏等待他們回來。”

“那他們進去之後,這個地獄之門的時效又有多久的時間?”師妹疑惑的問道。

昊天眉頭微皺,接着說道:“這件事情好像說的是半天時間,只要我們兩個的真氣能夠持續下去,就能夠達到半天時間。”

“可是我們兩個的真氣哪裏能夠維持呢?”師妹一陣焦急的說道。

“我們還在。”這個時候,洞口走出來一羣人,不是別人,正是蘇啓晨等人,有了這些人的真氣存在,還怕持續時間嗎?

我對着衆人深深鞠躬,接着說道:“非常感謝你們對我的幫助,我王子良一生無以回報!只有這條命!你們隨時可以拿去!”

“好了,你快去進去吧,不然地獄之門就要關閉了。”蘇啓晨笑着說道。

我再次鞠躬,緊接着縱身一躍,衝了進去,地獄之門的那種壓抑感不斷的壓迫着我的身體,我漸漸開始感覺到呼吸難以運行了,我慢慢的將半神之力給掉了出來,才勉強撐過了這一關,我落入地獄的時候,周圍都是一片黑,但是卻還是有光亮的,有光亮,也是月亮那種亮光。

我雙眼細眯,正在摸索的時候,一陣叫聲傳入了我的耳中“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裏!?咦,你居然還是一個活人啊!?你怎麼可能會在這裏!?難道你是打開了地獄之門而來的?”我扭頭看過去,發現是一個小鬼手裏提這武器,一臉驚奇的看着我說道。

“是的,我是打開地獄之門而來的,希望能夠得到幫助,我需要尋求幫助,不知道你能否幫助我一把?”我說着就從自己的腰包裏面掏出了一個冥幣,笑了笑。

小鬼看見冥幣,頓時雙眼亮了起來“哎呀,都是熟人了,我們還說這些做什麼,走走走,你說去哪裏,我帶你去。”

我笑了笑,緊接着又掏出五六枚冥幣遞給了小鬼,說道:“那就多謝了,真是沒有想到能夠在地獄遇見像你這麼好的人,真是奇蹟。”

小鬼開心滿懷的將冥幣收入了自己的腰包裏面,接着在前面給我帶着路,不斷地給我解說什麼地獄有什麼好地方啊,有什麼好去處。

我聽得有些煩躁,連忙再次掏出一塊冥幣,說道:“兄弟,咱們就不明眼人說暗話了,你知不知道有一個女的,還是半神之體來到這裏?也是剛剛下來不久的。”

“女的?半神之體?什麼!?半神之體!?你居然知道半神之體,你到底是誰啊。”小鬼抓着自己的兵器,一臉恐懼的說道。

我笑了笑,安慰小鬼說道:“我是她的朋友,我想知道能不能夠帶走她。”

“帶走嗎?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事情的,沒有人能夠將死人再次帶回陽間的,就連是閻王爺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小鬼說道。

我一愣,連閻王爺都做不到的事情,那我該怎麼辦?難道就讓蘭夢瑤就這樣投胎了嗎?不行!我不能夠這樣,我眉頭皺眉頭,緊接着看着小鬼說道:“小鬼大哥,不知道你能不能夠帶着我去見閻王爺?我需要和他面議說點話。”

小鬼見我這麼說,頓時臉上浮現出了極其難堪的表情,有些支支吾吾的樣子,卻是不說話,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我連忙從自己的腰包裏面掏出了一些冥幣說道:“來,兄弟,這些都是你的,只要你能夠帶着我去見到閻王爺,我還可以給你更多!”

小鬼見我這麼說,頓時來了興趣,笑哈哈的說道:“哎呀,我們兩個什麼關係嘛,說這錢多傷感情啊,我這就帶你去見!有了錢,什麼事情都好辦!”

我點了點頭,果真如此,有錢能使鬼推磨,果然沒錯!

小鬼帶着我來到了一個極其威嚴的衙門外,我擡頭一看,發現上面寫着閻王殿,隨之點了點頭,跟着小鬼的後面,小鬼剛剛到門口,就被一羣衛兵給攔了下來,小鬼連忙掏出冥幣說道:“哎哎,兄弟,都休息一下,你們看看,你們多累啊,該休息了,這樣吧,這點小意思,拿去買點好東西。”

“算你小子識相,進去吧,不過別搗亂啊。”衛兵大鬼將我們兩個放了進去,難道陰間的每一個鬼都是這樣的?都是需要用冥幣來賄賂的?我冷冷一笑,看來地獄也不過如此。

“對了,兄弟,我可是最近聽說,原本還有一個百萬年的鬼王呢,不知道被誰殺了,現在也在地獄裏面關着呢,而且他以前所犯的事情,足夠他在十八層地獄受一些苦難了,哎呀呀,說起來就是嚇人的很,好了,兄弟,走吧,裏面就是閻王殿了。”小鬼說着,對着裏面招了招手,說道。

我對着小鬼笑了笑,但是心裏卻是在想,果然啊,這個鬼王還是有落網的時候,想要成神,想要恢復原本的實力!還真是癡心妄想!現在落在了十八層地獄也好,慢慢受盡折磨吧!不過最好是十八層地獄的樣樣來上一回,這樣纔是最爽的!

我想了想,但是並沒有去深想,不一會兒,就來到了所謂最深處的閻王殿的裏面,我這一次可是帶足了冥幣的,第一,我是,身上帶着冥幣很正常,第二,我知道陰陽玉的祕密,所以,我身上一直備着多餘的冥幣,可以說,我的身上的冥幣可以讓我成爲一個富豪。 咯吱……小鬼並沒有打招呼,直接進去了,隨後,就發現,一個胖乎乎的男人坐在位置上,黑色面目,常山鬍鬚,兩眉細長,一看就是,這就是閻王爺吧。

果不其然,小鬼在我身邊提醒道:“兄弟,這就是閻王爺了,你去和他談吧,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他非常喜歡錢,你懂得,我們這個地獄能夠如此通融,其實就是因爲這個閻王爺貪財。”

我嗯了一聲,緊接着說道:“謝謝你了,這些東西是你的了。”我說完,便遞給了小鬼一堆的冥幣,小鬼看見冥幣,雙眼都發亮了,甚至差點就流下哈喇子了。

小鬼也沒有和我多說什麼,和我打了幾聲招呼,便離開了。

“外面是何人啊?”這個是坐在裏面的閻王爺開口說道。

我一愣,緊接着說道:“您就是閻王爺吧,果然器宇不凡啊!我都說我的眼光沒錯,閻王爺大人,我剛剛在外面撿到了這個東西,不知道是不是閻王爺大人您的。”我說着,便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掏出了一個大大的冥紙做的大元寶說道。

閻王爺見到我手中的大元寶,先是愣了愣,接着說道:“咳咳,真是怪我事情太多了,這種東西都會丟。”

我見閻王爺這麼一說,連忙將金元寶遞給了閻王爺。

“很好,你一個活人,來我們地獄做什麼?不會想要尋死吧?或者說是,你想來見識一下所謂的十八層地獄?”閻王爺怪異的看着我說道。

我笑了笑,擺了擺手說道:“並不是,閻王爺,不知道你是否收到了一個半神之體的女子的魂魄?”

“有啊,哦……原來你是來這裏找她的啊,她現在正被我關着,以爲是半神之體,所以不能有任何的小鬼接觸,我雖然是屬於地獄,但是我也是天上一員,可以說,我也算是神,所以只有我能夠和她接觸,不過,你放心,她一定安全,也一定會平安的重生的。”閻王爺摸着自己的鬍鬚笑着說道。

我撓了撓頭,緊接着有些耐不住的說道:“閻王爺,您誤會了我的意思,我是……我是想要將她帶走,從這個地獄帶走。”

“什麼!?你想要將她帶走?這是萬萬不可的!”閻王爺聽我這麼一說,頓時慌了手腳,臉色都是大變。

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將我身上十分之九的冥幣放在桌子上,說道:“閻王爺,這些夠嗎?”

閻王爺看着桌子上的冥幣有些難爲,接着撓着頭,又搖了搖頭說道:“不行,不行,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我可以讓你帶走她,但是她沒有肉身啊,一旦回到陽間,那就是魂飛魄散啊!永世不得超生!小夥子,不是我難爲你,是真的沒有可能啊。”

我見這麼多的寶物都沒有打動這個閻王爺,便知道,這件事是真的,嘆了一口氣,緊接着說道:“閻王爺,我明白了,不過了,你能夠幫我一件事情嗎?”

閻王爺一喜,這個寶藏還是屬於自己,心情也是一陣大好,連忙擺手說道:“哎,你說,你說,只要我能夠辦到的事情,我一定幫你辦到!”

我點了點頭,冷靜的說道:“我想要見見她。”

“沒問題,但是有一點,她輪迴重生的時候,必須喝下孟婆湯,這件事情我不能夠幫你,孟婆湯的存在,就是維持這個世界的平和。”閻王爺說道。

我也明白這個道理,畢竟我是,點了點頭,便跟着閻王爺向着一個方向走去,這分明是閻王爺的客房,剛剛進去,就發現蘭夢瑤一個人獨自坐在一處,我心中有些憂傷,接着慢慢的走上前,擠出一個笑容,說道:“夢瑤。”

“恩?!師傅!?”蘭夢瑤聽見這個熟悉的不能夠再熟悉的聲音,頓時傻了眼,原本還不相信的,但是轉過身來,發現站在她面前的正是我,一下子撲到了我的懷裏。

我摸着蘭夢瑤的小腦袋,說道:“夢瑤,別怕,我在,我一直在。”我說着,還輕輕的拍了拍蘭夢瑤的後背,極其關愛。

蘭夢瑤突然感覺不對勁,看着我說道:“師傅,你怎麼來地獄了?是不是鬼王那個傢伙也將你給殺了?該死!我一定要找他報仇!師傅,你是怎麼死的?是不是像我一樣?有沒有很疼?”

我連忙抓着蘭夢瑤的右手,笑着說道:“沒有,沒有,我還好好地,我下來看看,我想要你在哪裏出生,我以後就去找你,無論你在哪裏,無論你變成了什麼樣子,我都愛着你,對不起,你在陽間的時候,我沒有勇氣對你說出這句話,但是現在,我一定要找到你,你是我的女人,誰也搶不走。”

“可是……師傅,我是要喝孟婆湯的。”蘭夢瑤擔心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說道:“沒關係,只要我知道你哪裏就行了,別忘了,師傅可是什麼都會哦,我也會幫你把你的記憶給喚醒!就算是前世記憶,我也要將其喚醒!因爲,你永遠跑不掉,你是我的,永生永世!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下下下輩子……永遠都是我的!”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綜美恐怖我的戀人是死神 “哪有這麼久呢。”蘭夢瑤嬌顛一聲,白了我一眼說道。

“夢瑤,你要記住,記住我的名字,記住你的名字,你也要記住,你無論在哪裏,我都會去找你,都會去找你,不找到你,我誓不爲人,不讓你成爲我的女人,我這輩子都不死不休!”我鏗鏘有力的說道,每一個字!每一個詞!都是用心在說話。

“師傅,我記住了,只要以後你找我,你就說你的名字,你就喊我的名字,我都會響起來的。”蘭夢瑤笑眯着雙眼說道。

我嗯了一聲,緊接着將蘭夢瑤擁入懷裏,好好的抱了抱,然後對視了一眼,斜眼看着閻王爺還站門口,閻王爺頓時明白了過來,連忙扯着懶腰,打着哈哈說道:“哎呀呀,今天晚上的太陽還不錯嘛。”

“這是我欠你的。”我話音一落,嘴脣吻上了蘭夢瑤的紅脣,我彷彿像觸電一般,感覺好奇特,這種感覺,柔軟,並且溼滑,慢慢的,我伸出了舌頭,慢慢的撬開了蘭夢瑤的牙貝,緊接着往裏面延伸進去。

慢慢的,我的舌頭碰觸到了蘭夢瑤的舌頭,慢慢的開始攪拌在一起,不斷的攪來攪去,如果現在的我,回想起的話,那就是法國式溼吻吧。

我慢慢的抱緊蘭夢瑤,右手拖着蘭夢瑤的翹臀,左手扶着蘭夢瑤的後背,不斷的吸食着蘭夢瑤舌頭帶來的香甜之水,而我的鼻子也是無時不刻的再享受着蘭夢瑤身上傳出來的自然體香,我聞的都快要心碎了。

太美了,蘭夢瑤真的是我的女神,我唯一的女神,也是我唯一的女人。

“師傅,我感覺好熱……”蘭夢瑤紅着小臉,低着頭,嬌媚的說道。

我剛想要將蘭夢瑤抱上牀,突然感覺不對勁,連忙說道:“不行!你現在是魂魄,你需要的完好無損的魂魄,我們不能夠這樣,我等你,我找到你之後,伴隨着你長大,到時候,我就向你求婚好嗎?只是當時你別嫌我老就行了。”

蘭夢瑤連忙搖頭,嘟嚷着小嘴說道:“不不不,我不會的!我最愛的師傅,怎麼可能會嫌棄師傅老,師傅不要嫌棄夢瑤就行了。”

我笑了笑,緊接着摸了摸蘭夢瑤的小鼻子,接着抱着她出去,走到了閻王爺的面前,說道:“閻王爺大人,能不能立馬進行投胎轉世?我需要知道她的出生點在哪裏,她的孕育點在哪裏。”

閻王爺很是豪爽的說道:“沒問題!看見你們這對苦鴛鴦,我也是心裏和難受啊,爲了你們的未來,我也是豁出去了!開啓,投胎轉世!”

不一會兒,我們跟着閻王爺來到了所謂的投胎轉世的地方,我們按照規矩,慢慢的喝下孟婆湯,緊接着對着溫柔一笑,跳進輪迴重生盤的時候,我大聲叫喊了兩個名字,當然了自然是我的名字王子良,還有蘭夢瑤的名字,我希望她在這一刻能夠記住我和她的名字。

“哎呀!你怎麼……算了,下不爲例,以後別煩了,對了,我們去查看一下蘭夢瑤的出生點吧,我看看啊……恩,找到了,是在一個w市的陳俊濤和王巧巧夫婦的肚子裏面。”閻王爺翻着一個本子說道。

我聽着名字,頓時愣住了,雙眼瞪大,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是誰!?”

“w市的陳俊濤和王巧巧夫婦啊。”閻王爺說道。

我得到了這個名字之後,笑了笑,跟着便離開了,回到了陽間,衆人見我回來了,連忙詢問事情的經過,我很是開心的說了這些事情,當然了,昊戾走的時候,說的那件事,我也問了,也幫忙說了,並且,昊戾也是留下了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的地址在哪裏。

鬼王或許是真的將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當成了家人了,並沒有傷害他們。

我開心的知道了他們,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全部經過都講給了他們聽,原本他們還不信,自從看了我的本事之後,還有師妹、霍正、昊天等人之後,纔是真正的相信了我說的全部是真的了。

我很幸運,能夠得到大家的幫助,並且我更加的幸運,蘭夢瑤降生於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之中,陳俊濤也是很開心的爲自己的女兒,也就是蘭夢瑤取名爲蘭夢瑤。

我等待,我等待蘭夢瑤長大,到了二十歲,我向她求婚,我原本以爲事情會很難以解決的,但是蘭夢瑤卻是在被求婚的那一刻說出了這番話“師傅,你說過,我永生永世都是你的女人。”

蘭夢瑤恢復了記憶,我也得到了她。

我叫王子良,今年四十五歲,我是一名,你們也可以叫我一聲王大師。 “下跪者何人,報上名來!”

渾渾噩噩之中,端木幽凝原本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輕飄飄的,彷彿腳不點地、御風飛行一般。…………不知飄了多久,她的身體突然頓住,耳邊同時傳來一個威嚴中透着森冷的聲音,不由渾身一顫,瞬間清醒了過來!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昏暗,透着森森的鬼氣。煙霧繚繞之中,她本能地轉頭看了看站在她身側的兩個身影,登時倒抽了一口涼氣:黑白無常?!

再往旁邊看去,她的眼睛忍不住睜得更大:牛頭馬面?!

腦中頓時一陣昏暈,端木幽凝已經無法思考!想起方纔那聲音的來源,她不由自主地擡頭向上一看,前方高座上那個面無表情的男子居然是……閻羅王?!就是說如今她已只是個鬼魂?

端木幽凝刷的瞪大了眼睛,臨死之前那一幕瞬間浮現在腦中:自己本是百年世家、同時也是世襲爵位的鎮國公嫡女,因與府中侍衛私奔被抓,又不肯承認錯誤,其父才一怒之下將其沉塘而死。

如此說來,如今她已過了鬼門關,上了閻羅殿,正等待判官判決?那麼依她所做的那些事,應該會下油鍋吧?

見她遲遲不語,閻君很是不滿:“下跪者何人?速速報上名來!”

端木幽凝恭恭敬敬地跪好,低頭回話:“小女端木幽凝。”

閻君點頭:“判官,此女該如何發落?”

一旁的判官翻開手中的生死簿,低頭看了片刻之後說道:“端木氏女端木幽凝,生前未做過傷天害理之事,乃是遭人陷害而死,可準其投胎做人。”

“不,不是的!”端木幽凝聞言立刻開口,“判官大人,我是爲了與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因此與人私奔,敗壞門風,這才被沉塘而死,並非遭人陷害。如此,我應該留在地獄受罰纔是,豈能前往投胎?”

判官冷冷地看她一眼,好心解釋道:“你是沉塘而死不假,但卻是遭人陷害,那與你私奔的侍衛郭思康也並非真心喜歡你,而是受了旁人指使,故意將你往死路上帶的!不必多說,速速投胎去吧!”

“不!”端木幽凝聞言如遭五雷轟頂,立刻尖聲大叫起來,“不可能!郭哥哥是真心愛我的!他絕不會害我!絕不會!我不要投胎! 官場先鋒 不要!我們說好了死也要在一起,我要在這裏等郭哥哥!”

閻君見狀不由動怒,砰的一拍桌案:“執迷不悟,可笑!判官,告訴她真相!”

判官應了聲是,繼而取出一面鏡子放在了端木幽凝面前,冷聲說道:“仔細看好了!”

端木幽凝將信將疑,垂首看着鏡面。鏡中原本只映出了她一個人的臉,然而片刻之後,鏡面漸漸變得模糊,裏面彷彿有一股龍捲風在飛速地旋轉,片刻後,旋轉突然停止,一座氣勢恢宏的府邸瞬間呈現出來,正是鎮國公府!

不等端木幽凝發問,鏡中的景象再度發生了變化,各式各樣的人來來往往,竟將她被沉塘之前發生的事一一回放了出來!看着看着,端木幽凝渾身劇顫,恨不得將那些人全都拖到地獄裏來,將他們投入油鍋中炸成黑炭!

鏡中的一切是從端木幽凝出生之日開始顯現的。原來自她出生的那一日,她的小姨、父親的側室南宮燕便想將她害死,幸虧父親及時趕到她才逃過一劫!

隨着時間的流逝,端木幽凝出落得國色天香,傾國傾城。可是因爲父親偏愛於她,引起了後母的妒忌,有一對雙胞胎兒女的南宮燕便屢次設計,想要將她置於死地,卻都在陰差陽錯之下以失敗告終。雖然如此,南宮燕在人前卻一直表現得賢良淑德,沒有任何人懷疑那些事與她有關。

南宮燕見此計不行,便改變了策略,開始拼命地嬌寵端木幽凝,將她慣得蠻橫跋扈,粗俗不堪,而且針織女紅什麼都不會,完全沒有世家大小姐的氣質風範與必備技能!不僅如此,因爲妒忌她的美貌,她的幾位姐姐聯手設計,想要將她燒死。雖然六皇子及時相救,她卻還是在大火中燒壞了臉,從此變成了最醜的人!

端木幽凝十四歲那年,皇上突然下旨欽點端木幽凝爲太子妃,令衆姐妹妒忌不已,再加上太子不肯娶醜女爲妻,便與她的姐妹設計,聯手將她推下了懸崖,想要將她置於死地!

上天庇佑,端木幽凝居然奇蹟般再次死裏逃生,重新回到鎮國公府時,正是太子與她的姐姐成親之時!見她生還,太子大怒,狠狠將其羞辱一番,卻不得不遵從皇命準備娶她爲太子妃。

然而太子雖然表面答應,卻暗中設計,想要派人侮辱端木幽凝。南宮燕知道此事,乾脆將計就計,派侍衛郭思康將其救下,並故意要其向端木幽凝表明真心。端木幽凝不知是計,感激之餘對郭思康動了真情,再加上她對太子早已死心,便打定主意與郭思康私奔。

誰知就在他們剛剛離開鎮國公府不遠,南宮燕便派人將他們抓了回去。鐵證如山之下,其父又是惱怒又是失望,見她拒不認錯,便將其沉塘而死!

她的母親聽到這個噩耗,情緒激動之下動了胎氣,生她弟弟之時難產而死,臨死前將她剛剛出生的弟弟託付給了南宮燕。母親死後,南宮燕成爲正室。

“原來……”端木幽凝只覺滿腔恨意無處發泄,雙手更是劇烈地顫抖着,“原來這些人……居然都想……置我於死地……我何曾做過半點……對不起他們的事……判官大人,後來呢?這些人以後將會如何?”

判官面無表情地指了指鏡子:“看下去便知道了。”

端木幽凝咬緊牙關低頭看去。她被沉塘之後,其父悲痛萬分,趴在她的棺材上痛哭,說從未想過真的將她殺死,一切都是做給別人看的。可是途中出了意外,才令她意外喪生。

南宮燕等人自是得意萬分,便立刻將目光瞄準了她那個自出生之時便體弱多病的弟弟,借看病之名將他害得不能言不能動,變成了只比死人多一口氣的廢物!於是,南宮燕的兒子繼承了鎮國公的爵位,並且代替她的弟弟成爲端木世家的繼承人,奪走了本該屬於她弟弟的一切!

然後,南宮燕使盡手段,將她生的女兒嫁給了太子,令其成爲了太子妃。而她這個正牌太子妃,早已變成了一堆枯骨!

砰的一聲,端木幽凝手中的鏡子跌落在地,鏡中的一切頓時消失不見!劇烈地顫抖中,她從牙縫中吐出了幾個字:“可惡……”

“如今你可明白了?”判官將鏡子收走,淡淡地說着,“你是遭人陷害而死,理應前往投胎,這就走吧!”

判官手一揮,便有兩名鬼差上來駕着端木幽凝便走。端木幽凝突然劇烈地掙扎起來,並且尖聲大叫:“不!我不要投胎!我要報仇!閻君!求您給我一個機會,我要報仇……”

然而聲音漸漸遠去,終於消失不見!

不久,人界誕生了一個女嬰,可是這個女嬰自出生之時便只是聲嘶力竭地哭叫,一口奶也不肯吃,三天之後便即夭折,重歸地府!

閻君大怒,再次令其投胎,結果依然毫無改變。如此三番之後,端木幽凝的鬼魂再度被帶上閻王殿。砰的一拍桌案,閻君怒聲責問:“端木幽凝,你究竟意欲何爲?!”

“我要報仇。”端木幽凝狠狠地咬着牙,“求閻君給我個機會,不報此仇,我誓不爲人!”

閻君無奈,轉頭看向了判官:“判官,如何?”

判官似乎也很佩服端木幽凝的堅定,低頭在賬簿中查了半天,終於點頭說道:“此女怨氣太重,無法投胎做人,若是強行逼迫,無端令不少人白白承受喪女之痛。不如準其重生,了卻這段塵緣。”

閻君聞言只得點頭:“好,便是如此!端木幽凝,你若想重生復仇,本君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但你必須答應,重生之後不能改變他人生死,不能告訴任何人他的未來,也就是不能泄露天機,聽清楚了嗎?”

端木幽凝立刻點頭:“是!我明白!閻君放心,我此番重生,只是想找欠了我的人報仇,並償還我欠下的恩情,絕不會胡亂改變他人生死,逆天改命!”

要讓做了壞事的人付出代價,死並不是唯一的法子,甚至不是最好的法子!因爲有很多法子可以讓人生不如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