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咧嘴一笑。

“那我不回去了。”

軒轅千兒點點頭。

"看電影?"

王浩走向軒轅千兒,“看電影不如演電影。”


軒轅千兒剛開始沒有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瞪着眼,鼓着腮幫子模樣可愛。

"你怎麼這麼壞。"


王浩一把摟住軒轅千兒的腰。

往懷裏一拉,軒轅千兒小臉紅撲撲的。

王浩低頭深情的吻了下去。

二人纏纏綿綿。

王浩輕車熟路的解開了軒轅千兒的內衣釦子,就要更進一步的時候。

外面忽然傳來了一道尖叫聲。

"救命啊!救命啊~"

外面的聲音很是悽慘。

王浩連忙鬆開了軒轅千兒,走到了窗口一看。

就看到一個姑娘拼了命的跑,後面一道黑影瞬間追了上來,抱住姑娘就朝着姑娘的脖頸咬了下去。

王浩拉開窗戶,"給老子住手!"


話音剛落,王浩縱身一躍就從窗戶上面跳了下去。

軒轅千兒一聲驚呼。

連忙大喊了一聲。

"王浩!"

伸手去拉王浩的時候,王浩已經落地了。

軒轅千兒探頭一看,驚詫的看到完好無損的王浩朝着那邊追了過去。

兇手一看到有人來了,立馬鬆開了小姑娘。

掉頭就跑。

王浩追了上去。

但是對方的速度太快。

地上,姑娘躺着,面色蒼白,嘴脣不斷地顫抖着。

王浩還想追的時候,姑娘聲音顫抖的喊了一聲,“王老師?” 王浩藉着夜色走向姑娘。

看清楚之後覺得眼熟,但是一時間記不起來在哪裏見過。

王浩查看了一下姑娘的傷勢。

脖子上面有兩個小孔。

王浩一看就知道這是剛纔的吸血鬼咬的。

這要是不死的話,起碼也會被同化。

王浩扶着姑娘站了起來。

“大半夜多危險跑出來幹什麼?”

姑娘捂着脖子,“王老師我害怕。”

軒轅千兒跑了下來。

“怎麼回事,要不要送醫院?”

王浩搖頭,“不用了,沒什麼大礙,就是…”

"就是什麼?"

“沒什麼,先上去再說。”

回了房間,王浩找來了藥水給塗抹了一下。

“真的不需要去醫院嘛?”軒轅千兒問道。

"去醫院也沒有用,我接下來說的話可能會有點顛覆你的認知,但是你得相信。"

王浩看着姑娘。

“王老師您說。”

姑娘還有一些驚魂未定。

“剛纔咬你的是吸血鬼,最多三天你就會變成一個新的吸血鬼,但是你不要害怕,我正好認識一個人,他正在研究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的解藥,應該快研究好了,到時候會給你用的。”

姑娘連忙點頭,"謝謝王老師。"

“王老師?爲什麼叫你王老師?”

軒轅千兒問道。

"我以前在銀州市大學上過幾天課。"軒轅千兒櫻桃小口逐漸張開,。

“哇,你竟然還有這麼一面呢,我的盤古啊,你究竟還有什麼不會的。”

王浩不由得樂出了聲。

回過頭繼續看着姑娘。總覺得眼熟,而且還是越看越眼熟。

等姑娘坐起來的時候,王浩徹底認清楚了。

這個姑娘不是別人,可不就是之前王浩上課期間,安然在學校裏面包養的女大學生嘛。

無巧不成書,竟然在這個地方看到了這個姑娘。

姑娘看着王浩,眼神之中竟然涌出很多愧疚,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話。

王浩拍了拍姑娘的肩膀。

“沒事,今天晚上你就先住再這個地方,明天再回去吧,明天之後晚上就不要出來了。”

姑娘垂着頭,雙臂環抱着自己的膝蓋,逐漸的抽泣起來了。

軒轅千兒抱着姑娘,“還是在害怕吧,沒事的,沒事的,你放心,警察叔叔肯定會把那些壞人抓起來的。”

王浩站在窗口。

之前說的吸血鬼不傷普通人,可是現在這個情況似乎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吸血鬼已經開始危及普通人的安危了。

王浩面容平靜,眼神古井無波。

一夜沒睡。

早上醒來,把姑娘送回了學校,留了聯繫方式,王浩告知姑娘,這幾天不要吃肉,也不要見到紅色的東西,更不要對着陽光。

送軒轅千兒去了公司之後王浩就去了霍爾波頓那裏詢問抑制吸血鬼的藥品有沒有找到。

誰知道進去就看到筷子攪大缸。

站在門口點了根菸,惡趣味的欣賞着裏面的景象。

十幾分鍾後。

王浩輕輕咳嗽了一聲。

趴在助理身上的霍爾波頓一個哆嗦,連忙提着褲子站了起來。

看清楚之後欲哭無淚,

“王,你什麼時候來的?”

“從你剛開始進入前戲的時候就來了,只不過你真的是太投入了,我就不好意思打擾你。”

霍爾波頓老臉一紅。


“王,你來這裏有什麼事情?”

“抑制吸血鬼的藥有沒有搞定?”

霍爾波頓聽到這個之後就興奮到,“已經搞定了。而且臨牀試驗也是成功了。”

王浩眉頭一皺,“臨牀試驗?你找普通人來給你做實驗品了?”

霍爾波頓搖搖頭,“我用自己做的實驗,我專門去讓吸血鬼咬了我一口,然後注射了我自己的藥品,哈哈哈,結果很成功。”

王浩對這種科學狂人無話可說。

不過話說回來,也正是這些科學狂人才能讓整個時代進步。


“給我一劑。”

“你讓咬了嗎?”

“沒,一個朋友。”

霍爾波頓也沒有多問。

給王浩給了一劑藥品的時候,“對了王,我研製的針對海爾默茲症的藥品馬上就要成功了。”

“那我可得提前祝賀你啊,這玩意兒要是真的能夠研究成功的話,這件事將會名垂青史,流芳百世。”

霍爾波頓笑道,"你知道的,我要的東西不多,金錢這種東西給我的快樂還不如和女人的那十幾分鍾,我要的是科研成果,我要的是我倖幸苦苦研究的成果能夠成功。"

王浩咧嘴一笑,“懂。”

“所以我,王,你能不能…”

"不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