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最後不能達到妖物的層次,也會比普通野獸強悍許多。

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逝,目前繁衍法也僅僅是雛形而已,想這些亂七八糟的還是太早了。

他的念頭轉動,正要將脊劍妖收回。

但忽然之間,那頭黑熊卻站了起來,仰起頭,看向了天空。

不僅僅是它,幾乎在同一時間,整個黃龍溪附近的蛇蟲鼠蟻,豺狼虎豹……所有的動物都在這一刻抬起了頭,朝著天空看去。

吳玄之也心中有感,忍不住的看向天空。

漆黑的夜空之中,一點蒙蒙的光亮出現。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光點在不住擴大,身後跟著一個蓬鬆的且龐大的尾巴。

沒過多久,天空彷彿要被那璀璨的光點給分割成兩截。

看上去非常壯觀。

「嗚嗚。」

一時之間,黃龍溪的所有野獸都跟著吼叫了起來,情緒波動非常巨大,比發·情期的狀態還要亢奮。

在那光亮出現的一瞬間,便有濃烈的不詳和災厄的氛圍籠罩在吳玄之的心頭,讓他升起了心驚肉跳之感。

「這是……」

「掃帚星。」一道身影不知道何時出現在吳玄之的身側,其穿著一身長褂,面容普通,普通到你可能永遠想不起來他長什麼樣子。

來人,正是白信。

「古書上記載,掃帚星每甲子年現世一次,每一次的出現,都會為世間帶來戰爭、飢荒、洪水、瘟疫。不過,我上一次看到它是在道光十五年,距今是76年,上上次是乾隆二十四年,古書上寫的是錯的。掃帚星現世的時間非是甲子,而是七十六年。」白信緩緩開口道。

「每逢掃帚星現世,天地間的野獸若是有機緣,便能藉此開啟智慧,踏入修行之路。所以,很多人把掃帚星墜落大地的物質喚作帝流漿。」

白信凝望著天空,這已經是他第五次看到掃帚星了。

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還是萬曆三十五年,那個時候的他,不過是一頭在野外搶食的小狐狸。

正是借著那一次帝流漿的啟慧,他才成功踏入修行之路。

算算時間,距今已然過去三百多年。

時間可真快。 楚風看著手中的生命之晶,說不眼饞是假的,畢竟是能夠提升實力給潛力的好東西。

但是五天後,弗利薩派來的人實力是怎麼樣的還不得而知,一旦自己不是對手,這東西吃了也是白吃,還不如趁現在離開這裡。

可是突然,楚風想到,如果這個生命之晶可以分割,自己將其一部分裝入膠囊中,不就意味著是自己的所屬物了么。

就算自己死在這裡,結束模擬之後,只要抽到這個東西,現實的自己不是就賺大發了。

想到這裡,楚風嘗試著將這顆生命之晶分割,可是他用了無數的辦法,都傷不了這顆生命之晶分毫。

「你是想要將其分開么?」突然,一個聲音出現在了楚風的耳邊。

「誰!!!」楚風下了一跳,因為他沒有發現自己身邊有任何人,而且也沒有感應到任何氣息。

「我是樹神,剛剛蘇醒,我本來想與你心靈通話的,但是卻發現無法做到,你是答應了我的請求了么?如果是,我可以將這顆生命之晶分開,但是恕我直言,五天後即將到來的人實力太強大了,你只有服用了整塊的生命之晶才有可能戰勝他。」那個聲音繼續說到。

「你能夠感應到對方的實力?我們現在有多大的差距?」楚風聽到樹神的話,愣了一下,趕忙放開了自己所有的氣。

「他大概是你的六倍左右,但是就算你服用生命之晶,短時間內也只能夠提升五倍能量,完全不是他的對手。」感受著楚風體內的氣,樹神有些遺憾的說到,但是它不明白為什麼預言中楚風將拯救它。

「幫我把生命之晶分出五分之一吧。」聽到樹神的話,楚風興奮的說到。

在之前的戰鬥中,楚風使用界王拳增加了一倍的戰鬥力,戰鬥數值達到了6000,這是立卡路驚慌失措之下喊出來的。

也讓楚風了解了自己目前的戰鬥數值,在不使用靈光炮的情況下,自己的戰鬥力也就是3000左右。

而弗利薩軍團派來的援軍是自己的六倍戰力,也就是18000左右。

分開了五分之一的生命之晶還能讓自己提升四倍的實力,也就是12000戰鬥力,再加上界王拳,24000戰鬥力的爆發完全能夠輕易的幹掉對方。

而剩下的生命之晶,將作為自己的戰利品,看看模擬結束後有沒有希望抽到。

當楚風服用完生命之晶之後,樹神再次陷入了沉寂,它需要儘快孕育出核心,好讓楚風帶走。

而楚風也離開了神殿,飛到了遠處開始適應自己提升的實力,也是防止戰鬥波及到樹神的本體。

很快,五天時間過去了,一顆流星化作天空,落在了碧雅星上,楚風看著飛過的流星,一眼就認出來,這是弗利薩軍團戰鬥員所乘坐的單人飛行器。

而飛行器裡面,邪惡而又強大的氣息讓楚風興奮異常。

邱夷的飛船落在了一片深林之中,他走出飛行器,立刻就開啟了探測功能。

「咦?立卡路這傢伙幹得不錯啊,整個星球的人全部都幹掉了,這是?戰鬥力2000,看來就是這個傢伙幹掉了立卡路他們,根據錄音,還是一個能夠改變自己戰鬥力的種族。」

「正好,這傢伙幹掉了立卡路他們省得我動手了。幹掉了他,就彙報說在戰鬥中將這顆星球打廢了,這顆星球就能夠直接出手了,不過這顆星球實在是太棒了,我得加價。」邱夷看著探測器顯示的位置和戰鬥力,心裏面一邊想著,一邊向楚風飛去。

至於楚風能夠提升自己的戰鬥力,他一點都不擔心,因為能夠提升戰鬥力的種族在宇宙中並不少見,就像基紐特種部隊的對象基紐就是。

這種種族充其量就是提升個兩三倍,邱夷完全不擔心。

「就是你幹掉了立卡路?」很快邱夷就找到了楚風,他看著已經等待在這裡的楚風,囂張的問道。

楚風看到來人,愣了一下,他沒想到來的竟然是自己熟悉的角色,貝吉塔的死對頭,後來被貝吉塔一擊秒殺的邱夷。

「你是邱夷?沒想到弗利薩竟然派你這個廢物來這裡。」楚風看到邱夷,突然想到了一個有趣的戰鬥方式。

「廢物?小子,你成功的激怒我了,而且你知道我們是弗利薩大王的手下,竟然還敢對我們出手,我會讓你知道反抗弗利薩軍團的下場是什麼!」

「睜大你的狗眼看著,我的戰鬥力!」楚風獰笑著,直接放開了自己的氣。

「12000!沒想到你隱藏著這麼強大的力量,但是沒有用,本大爺的戰鬥力可是比你高6000呢。」在楚風戰鬥力暴漲的時候,邱夷下了一大跳。

還好楚風的戰鬥力停留在了12000,這才讓邱夷鬆了一口氣。

「是么?界王拳!」楚風笑著,直接使用了界王拳。

在修鍊界王拳之後,楚風才知道,界王拳不是粗糙的增加倍數的招式,而是能夠自由控制的。

在身體完全能夠承受的情況下,一倍界王拳能夠增幅0到1倍,也就是說,戰鬥力12000的楚風,能夠再自由增加1到12000之間的戰鬥力。

而二倍界王拳則是增加1到24000的戰鬥力。

但是界王拳的增加實力根據身體情況的,如果能量值消耗過半,戰鬥力增幅也是過半的。

「14000.18000.20000.22000……」看到楚風的戰鬥力再次增加,邱夷徹底慌了神,尤其是他的探測器在到達極限的爆炸的時候,邱夷整個人都慌掉了。

他二話不說,轉身就直接逃向自己飛船的方向。

可是楚風怎麼可能放他離開,他瞬間就追上了邱夷,右拳砸在了他的肚子上,然後左拳一擊上勾拳直接將其擊飛了出去。

然後楚風將大量的氣凝聚在右手手指,對準邱夷直接一指。

「砰。」的一聲,邱夷直接在空中爆炸,化作了血肉散落了一地。

「骯髒的煙火!」楚風裝b的說完這一句之後,就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因為這一套動作完全是模仿漫畫中貝吉塔對付邱夷的情景,包括台詞。

小時候看漫畫的時候,貝吉塔的這一指可是把當年的楚風帥到了。

如今模仿了一下,心情甚是舒暢。 戰博沉默地看她,最後,彈了她的額兩下,彈得她吃痛,嘟起瀲灧的唇瓣,他才覺得心情舒暢了點。

在戰博的指引下,若晴總算推着她家男人走上了正確的回家之路。

「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來熟悉路線,如果還是記不住……」

戰博沒有說下去,不知道他會用什麼法子來懲治若晴。

「好,我會努力記住我們回家的路。」

一個星期的時間,若晴覺得能夠讓她記住回他們小家的路線了。

戰博沒有再說話,他不說話,若晴也不知道該和他說什麼。

剛才他看到狼狗追咬唐千浩時,她無動於衷甚至感到大快人心的一幕,不知道他作何感想,會不會覺得她冷酷無情,畢竟她曾經那麼喜歡唐千浩。

「戰爺。」

他不問,若晴卻想告訴他。

她不想讓他誤解她,覺得她是個心狠手辣的人。

「你會不會覺得我對付唐千浩特別的心狠?」

「不夠狠。」

沒想到戰博卻說她不夠狠。

若晴「……」

「真要報復一個人的時候,就讓他失去所有,讓他家破人亡,流浪街頭還要被人欺負凌辱,生不如死。」

若晴「……看來,我還是很善良。」

不及他狠。

「慕若晴,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恨極了唐千浩?你對他的恨還是從你割脈拒我婚開始的。」

想起她割脈拒婚醒來后的反應,戰博就覺得這個女人渾身都是秘密。

明明,他讓人把她的過去摸得一清二楚了,她還是讓他看不懂。

習慣了主宰的戰博,很不喜歡這一點,他希望她在他面前就是一張白紙,什麼秘密都沒有,由他往上面填寫內容。

「戰爺,對不起,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等時機成熟了,我會向你坦白一切的。」

現在,夫妻倆都還在磨合期,沒有深厚的感情為基礎,若晴還不敢向他坦白一切。

重生這件事太離奇了。

她不可能直接告訴他,她是重生歸來的人。

她得好好想想該怎麼把重生這件事說得合情合理化,才能讓這個精明的男人信服。

若晴不想說,戰博便沒有再追問。

每個人都會有秘密,他尊重她。

小夫妻倆還沒有回到他們的住處,就看到葉姨站在屋門口,她本來在屋門口來回走動,顯得有點焦急。

見到夫妻倆了,葉姨驚喜地想迎過來,走了幾步便又停下,老老實實地在原地等候。

直到夫妻倆近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