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芯敲門,來給她們開門的是宋淑芬。

「你們是誰?」

唐小芯上下打量了一眼宋淑芬,也在猜測宋淑芬是不是任曉棟的媽媽。「請問任曉棟是住在這裡嗎?」

「你找他做什麼?」宋淑芬以眼睛看得見的速度,沉下臉色,眉梢間還透著一抹厭惡。「難道又是在他外面惹是生非了?」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她就可以好好打擊了羅小仙那個賤人了。

唐小芯剛要開口,席秋怡就搶著說:「伯母你好!我是曉棟的女朋友,伯母你長得真好看!」

「誰是你伯母呀!」宋淑芬明顯知道了席秋怡把她當成了任曉棟的媽了,也就是羅小仙那個賤人,光是想到他們,她不是特別高興,瞪了席秋怡一樣,「不要跟我亂高攀關係。」

席秋怡就誤以為是宋淑芬不喜歡她,而沒有聯想到宋淑芬不是任曉棟的親媽。

她還笑著討好說:「伯母我們第一次見面,你可能不喜歡我,我以後會該好的,你不要生氣了。」

這話越說越離譜,宋淑芬連續呸了席秋怡好幾聲,「我才不是那個小賤種的媽,他根本就沒這個資格喊我當媽。」

宋淑芬這話,唐小芯是知道什麼意思,而她也立即將眼前宋淑芬的身份猜到了。

只要席秋怡一頭霧水看著宋淑芬,有些不太明白宋淑芬說的這個意思。

宋淑芬高傲的目光打量了席秋怡和唐小芯,「那個小賤種跟你們有兩個有什麼關係?該不會是被玩完了,然後被他給拋棄了吧!」

聞言,唐小芯嘴角不易察覺地笑了,真是猜對了,不由將目光落在席秋怡面上,只見她神情僵硬又想著盡量看起來乖巧平近易人一些,結果倒是反著來了,直接讓席秋怡看起來面容有些扭曲。

宋淑芬一看唐小芯和席秋怡的表情,一眼就看出來是席秋怡被任曉棟給拋棄的人,因為唐小芯面容一點都沒有過多的神情,更多的是平常的神情,跟席秋怡不太一樣。

然後她指著席秋怡說:「就是你讓小賤種給拋棄的吧!說說你們已經到了那個地步了?」

「我……」席秋怡欲言又止,又不好意思說出口。

宋淑芬也是過來人,也看出了端倪,「你是不是讓小賤種給吃干抹凈了吧!」

這一話一出,宋淑芬就看見席秋怡臉更紅了。

那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猜測的了。

宋淑芬譏諷的面容,居高臨下看著席秋怡,「你是想來找他賠錢的嗎?還是想讓他娶你?不管你要哪種,我都可以幫你。」

雖然宋淑芬不是很友好,但是宋淑芬說的話,卻深深勾了席秋怡內心的慾望,鬼使神差之下對宋淑芬說:「我想他娶我,我想嫁給他。」

「那好呀!進來吧!」

宋淑芬讓她們進到家裡坐坐。

唐小芯在進到屋裡的時候,到處打量環境,宋淑芬就把她當了鄉下來的,沒見過世面,還讓唐小芯:「你不要到處走動,我家裡的東西很貴的,要是不見了,或者你不小心給打爛了,你是賠不起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席秋怡在聽到宋淑芬說的話之後,不禁就開始幻想自己以後嫁給了任曉棟之後,那她就是過有錢人的生活了,那以後唐小芯都要仰仗她過日子了。

想著自己以後可以在唐小芯面前,趾高氣揚,還可以對唐小芯報復以後對她不好。

光是這麼想想,她心中的喜悅開始爆棚。

不知不覺中她坐著沙發,迸發出女主人氣息,對唐小芯說:「唐小芯你也別大驚小怪了,土裡土氣就會給我丟人。」

聞言,唐小芯眼中一凝,河都還沒過一半呢,席秋怡就過河拆橋了。

宋淑芬連一杯水都沒給她們倒,就讓她們乾等著。

五點的時候,任曉棟、任繼德從外面回來。

任繼德一看見沙發上有陌生人,就問宋淑芬她們是誰。

宋淑芬目光冷嘲落在驚愕的任曉棟身上,語氣譏誚:「這就要問問你心目中的好兒子了。」

好歹也是與宋淑芬做過那麼多年的夫妻,任繼德心裡也大概明白了什麼,中年的臉上掛著不悅的神色。

「曉棟!」

任曉棟一聽到任繼德喊他,連忙回過神,「爸!」

「怎麼回事?」

「我……」任曉棟欲言又止,視線都沒與席秋怡觸及,心裡焦慮不安。

他媽好不容易說服了他爸,讓他回到了任家,光明正大當任家兒子,而不是私生子。

他對席秋怡,就是覺得她剛從鄉下還出來,也單純好騙,他就想著這種人也好,玩膩了之後,他就可以玩消失,讓席秋怡找不到自己,然後就自覺知道被他拋棄了。

可都偏偏事情並沒有按他所想的那樣發展。

這才是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的事。

此時此刻,席秋怡的眼裡就只看到了任曉棟的存在,那痴情纏綿的目光目不轉睛盯著任曉棟看。

見狀,任繼德直接氣惱,而宋淑芬就是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態。

「說!」任繼德對他大吼。

「我就是跟她交個朋友而已,就是她主動跟我好上的。」

「你喜歡她嗎?」任繼德也知道自己兒子外表長得不錯,又經常開著摩托車出去,一群女孩子都會喜歡他。

「我不喜歡她。」

聽了任曉棟的話,席秋怡的心就猶如被萬隻利箭同時穿過了一般,撕心裂肺,眼淚馬上湧現了眼眶裡,可憐兮兮望著任曉棟,「你怎麼可以說不喜歡我,之前明明就是你說喜歡我了,你也會跟我說結婚的。」

唐小芯冷淡看著這一幕,現在席秋怡的美夢清醒了,什麼都該結束了。

那都是為了哄席秋怡跟他在一塊才說的話,等事情都做完了,他哪還會喜歡席秋怡呀!

再說了,他好不容易回任家,他爸之前都已經跟他說過了,會給他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姑娘結婚,他覺得他爸的決定很對,只有門當戶對了,那他身份就會不一樣了,所以他當然是要聽他爸的話。

任曉棟無情翻臉,「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你,你是什麼身份,我是身份,我是城裡的,你就是一個鄉下妹,你也不撒尿照照鏡子,你哪裡配得上我了。」

「你……」席秋怡的心都碎成了好塊,難過得要死,眼淚嘩啦嘩啦往下掉,仍然還是不死心,想要去挽留任曉棟,「你之前說你是喜歡我的,你都不在意我是農村出來的,你還說會跟我去見我爸媽的,你會娶我的,你怎麼可以說話不算數。」

「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了,我看你就是有健忘症,我是不可能會娶你的,你不要以為高攀了我,你就可以從你那破農村裡出來了,你做夢吧你!」

席秋怡哭著望著任曉棟,是,她當初在認識任曉棟的時候,她就想著過任曉棟可以給她以後帶來很好的生活,她可以生活無憂,活得都比別人有優越,又由於任曉棟對她非常好,她在後面短短的時間裡就愛上他了。

「哭什麼哭!我又沒欠你的。」任曉棟嫌棄說道。

任繼德適當這個時候說話:「你都聽見了,我兒子不喜歡你,我兒子也不是你利用從農村出來的工具,我不管你們在一塊到了哪個地步,你們已經分開了,請你離開我們家。」

「我不要!我不要離開,我不要走,任曉棟你欺騙我,你說過你會愛我的,你……」

「夠了!」唐小芯突然出聲,瞪著席秋怡,「你看看你自己,明知道一個男人就是玩弄於你,還死皮賴臉的哭著,有什麼用呀!趕緊把臉擦一擦,別給席家丟臉了。」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她才不想管席秋怡,她就會直接任由席秋怡自生自滅。

「唐小芯你幫幫我,我不要,我都把第一次給了他,他說過是要跟我結婚的,我沒了第一次,那我以後怎麼辦?我以後怎麼嫁人!」席秋怡哭著揪著了唐小芯的手臂,試圖讓唐小芯幫她,不幫,她就不會鬆開她的手。

唐小芯甩了兩下手臂,沒甩動,她就從席秋怡眼神里知道席秋怡這是什麼意思了。

不由心底湧現了怒火。

也不知道是針對席秋怡,還是針對自己,又或者是針對任曉棟這種渣男。

「任家是吧!你們家也不過如此而已,你兒子就是一個私生子,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你有什麼資格來侮辱我們席家的人。」唐小芯那護短的勁又出來了,沒錯,無論她多討厭席秋怡,又或者她很想打席秋怡,但不代表外人就可以打席秋怡了,他們打席秋怡,那就相當於是打了席家的顏面。

這是她不允許發生的。

一旦發生,那她就不會對對方手下留情。

「你一個從鄉下來的女人,你有什麼資格說話,你給我閉嘴。」私生子一直都是任曉棟心中的痛,也是最討厭別人提起的事。

如果要是他身出高貴的話,那他的童年就是住任家了,要什麼都有什麼,而不是辛辛苦苦才可以住進任家,他還得要跟任曉萍爭鬥家裡的繼承權。

「我閉嘴就可以了嗎?你是私生子,那就是事實,我不說,你還是私生子。」 唐小芯嘴巴犀利,又繼續對任曉棟咄咄逼人:「以你私生子的身份配一個農村出來的女孩子,那足足配得上你,反而是你,你內心自卑,你內心骯髒,各種扭曲,你配不上席秋怡。」

「你是誰?」任曉棟面容猙獰瞪著唐小芯。

「我是誰?我就是席秋怡的嫂子,雖然我不是很喜歡她,但是你打我們席家人的臉,那就不行。」說完,唐小芯生氣將手從席秋怡手裡抽出,看著發紅的手臂,瞪著了席秋怡一眼:「你長本事了嗎?你要是有本事,你跟這個渣男打去呀!是他辜負你的,你抓我的手做什麼呀!」

席秋怡紅著眼,很委屈地看著唐小芯。

一觸及她目光,唐小芯突然秒懂了,譏諷冷笑,「是呀!你是捨不得對這個渣男動手,就知道會對我動手,席秋怡,現在是在外面等回去了,你自己皮給我繃緊一點。」她絕對是會收拾席秋怡。

「席秋怡!」

面對唐小芯忽視他,任曉棟氣惱大喊著:「趕緊把她從家帶走,不然,我就對你不客氣。」

席秋怡心中矛盾,看著唐小芯,又看著任曉棟。

「走是可以,難道就不應該把事情說清楚嗎?把一個黃花大閨女給吃干抹凈,任曉棟你就想著這麼拍拍屁股走人了嗎?」唐小芯冰冷盯著任曉棟看。

「我……那是我跟席秋怡之間的事,就算你是她嫂子,那也輪不到你來管。」任曉棟氣急了,直接懟唐小芯。

「輪不到我來管?你是想說讓席秋怡的媽來管嗎?那可以呀!我那家婆應該也快到了,到時她可不想我這麼好說話的。」杜美華非要把任家搞得翻天覆地不可。

「你到底想怎麼樣?」任繼德問,他還伸手要說話的任曉棟攔下。

唐小芯看他這態度想要息事寧人,那就不知道席秋怡願不願意這麼幹了,「人家問你呢,你想怎麼樣?」

席秋怡微怔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唐小芯是在對她說話,而且她驟然間覺得唐小芯特別厲害,就這麼幾句就讓任曉棟的爸出聲,這也意味著,她可以嫁給任曉棟了。

這麼想著,她也是這麼說。

一聽,任繼德臉色一沉,「不可能,我兒子是要娶門當戶對的人,不可能會娶你,我最多就是給你一點錢,補償你,你要是就要,不要那就走人。」同時他也不是自己絕對不會受席秋怡的要挾。

「我就是喜歡曉棟,我就是想在他在一起……」

「我不喜歡你,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任曉棟終於忍不住對席秋怡大吼。

現在他心裡有一萬個後悔了,要是早知道席秋怡這麼難纏,他絕對不會對席秋怡下手。

「為什麼呀!之前我們在一起都很快樂了,你說你想一直這麼開心快樂生活的。」

任曉棟猙獰犀利怒道:「席秋怡你少這裡給我裝了,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你說什麼都不要,結果呢?你又要逛街,又要買衣服,還要買鞋子,買包包,你還敢對我說,你是愛我的?」

「呵呵!」唐小芯冷笑:「這下你終於你是跟席秋怡在一起過的了,而男女朋友在一起,你買東西給她,那也是很正常的,就像是做生意一樣,你要是沒有付出,哪裡來的收穫呀!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這道理你也應該懂的吧!你不要說你不懂,你自己就是這做了。」

「……」

任曉棟覺得眼前的唐小芯就好像會把人的心思都看透了一樣。

他之前也聽席秋怡說關於唐小芯的事,就只會說唐小芯欺負人,歹毒,但從來都沒說過唐小芯會是如此聰明的人,就連他在想什麼,她都知道。

這不禁讓他感到膽怯了。

「好了,多餘的話不說了,就說現在怎麼解決吧!反正我兒子是不會娶她的。」任繼德最終堅持給自己的答案。

任曉棟見到他神情陰冷,知道他在生氣,不知不覺也把頭給低下了。

宋淑芬看到這,不禁冷笑,羅小仙不是一直都很自豪自己生的就是兒子嗎?現在兒子到處招惹是非,這下她倒要看看羅小仙還有什麼好得意的。

「我……」

席秋怡一開口,唐小芯就打斷她:「要好好想清楚,任曉棟是不會娶你,任家也不會接受你,我自己看著辦。」

「我就是喜歡他……」席秋怡小聲。

聞言,唐小芯恨不得一巴掌將她給拍死算了,就這麼沒骨氣。

「既然如此,那我們之間達不成,那你們還是回去想想吧!反正我還是堅持我剛才說的。」任繼德冷道。

「我們會考慮的。」唐小芯也跟著冷道。

等唐小芯她們一走,任繼德狠狠打了任曉棟一個耳光,「你真的很讓我失望。」

「爸……」任曉棟心裡怨恨死席秋怡和唐小芯了,要不是她們找到這裡來,那他爸也不會為了這件事而打他了。

宋淑芬譏諷笑說:「我覺得是有什麼樣的媽,就會有什麼的兒子,你把他領回來,丟任家的臉,我倒看你要怎麼辦!」

「你現在滾回你媽那邊去,不想看到你。」

「爸!我知道錯了,我下次不會,你原諒我這次吧!」任曉棟下跪在任繼德面前,抱著任繼德的腿哭喊。

畢竟是自己兒子,任繼德還是心軟了,「你以後要是再敢招惹像今天來的這些人,我以後就不會再認你這個兒子了。」

「我以後都不會了。」有了這次的事,他都要夾著尾巴做人了。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那任繼德就再給他一個機會,讓他去相親,跟門當戶對的女孩子結婚。

「好,爸你說什麼,我都會按你說的去做。」

這下,任繼德總算是不那麼生氣了。

「就這麼原諒他了?」宋淑芬內心憤憤不已,這也太過於偏心了吧!

「要不然你說怎麼辦?」

被任繼德這麼反問,宋淑芬面容猛地僵了一下。

「對了,為什麼那個唐小芯就知道曉棟身份的事,是不是跟她說的?」

「冤枉呀! 武神傳說 我怎麼會跟她們說這樣的話。」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她不過就是在對唐小芯她們說任曉棟是小賤種,她不是他媽。

剩下就是唐小芯她們想到的,這就不關她的事。

任繼德不相信她:「你要是沒跟著她們說,那她們怎麼知道?」

「我怎麼知道。」就算是任繼德不相信她,那也得要有證據才行,不然她一口咬定了,任繼德也是拿她沒轍的。

……

從一路回來,唐小芯一直都不出聲,直到回到了滷味店。

她便爆發了,直接怒斥席秋怡:「你丟人,你犯賤,是你的事,你不知廉恥,沒有自尊,那也是你的事,你不要把我扯上,你丟得起這個人,我丟不起,我也不想跟你一塊丟人,以後要是還出現像今天這樣的事,我不會管你死活。」

「唐小芯……」席秋怡一臉處於懵了的狀態,在任家的時候,她就算是有罵自己,但她還是會幫自己,怎麼現在卻是這樣子了?

看得出席秋怡在想什麼,唐小芯冷道:「你真以為我願意我幫你嗎?我是不想你在外人面前丟席家的臉而已,要是我沒看見,你是死是活,我才懶得管你。」

席秋怡被她訓了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心裡還有些怨恨唐小芯,明明就是伸一把手的事,結果,又不幫自己了。

她的幽怨都直接讓唐小芯忽視,她才不管席秋怡是怎麼怨恨自己,自己是絕不再插手管席秋怡的事。

接下來三天,唐小芯又把席秋怡當成了不存在的人一樣,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而席秋怡還是天天出去。

唐小芯也不過問她要去做什麼。

第四天之後,杜美華來了。

這個大明太兇猛 一聽席秋怡說的關於任曉棟的事,其中不少牽扯到唐小芯,她還是一如既往地將唐小芯給抹黑。

杜美華氣惱:「唐小芯不管你的事,我來管你,處理你好的事,我再走。」

面對杜美華留下來住,唐小芯沒什麼反應,打從她見到杜美華,她就知道後面還會有很多的麻煩。

然而,後面真的是有了一個超級大的麻煩出現了——席秋怡懷孕了。

杜美華看到席秋怡吃酸的,又嘔吐,她覺得時間不對勁,於是去醫院做了個檢查,才知道是懷孕了。

原本杜美華還在想著自己找個好機會再去找任家的人,現在這個機會比什麼都強,於是她心裡興緻勃勃拉著席秋怡上任家去。

在去任家的路上,杜美華就覺得兩個人的衣服不是很整潔,於是就回去換一身衣服再過去。

滷味店生意現在忙,唐小芯對於杜美華和席秋怡的存在,表示特別的不在意。

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下,唐小芯回到住處去方便一下,走院子的時候,她就遇到了一身光鮮衣服的席秋怡站那,看樣子像是要再出去一趟,但她也沒問席秋怡她們要去哪。

就在她打算忽視席秋怡的存在過去的時候,席秋怡把她給喊住了。

「唐小芯!」那臉上無一處不張揚著她內心的得意與傲慢。

這把唐小芯給看愣了,這神情與前幾天之前的相比較,簡直是來個三百六十度的轉變,不由揣測這其中應該是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