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多久,冷叔他們就從裏面搬出來幾個人,那個老頭以及他的孫子,雖然都還有命在,但是也已經奄奄一息,而那個穿黑長袍的人,也在其中。更讓他們驚訝的是,那幾個人竟然是從棺材裏面找到的。

聽說這話之後,我們所有人不約而同的看向了十三老頭。

“我進去之後,他們就已經在棺材裏了,那個黑袍子的,是被我給裝進去的。”十三老頭隨意指了指,聲音平淡的說道。

等這些事情處理完之後,天都已經亮了。十三老頭並沒有參與接下來的事情,而是拽着我直接回到鋪子裏去睡覺。

昨天晚上到現在,我的神經都一直處於緊張狀態,現在放鬆下來之後,整個人都累得癱倒在了沙發上。也不去管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兒,蒙着被子就睡覺。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十三老頭也不知道去了哪兒。

我也不管十三老頭的去向,他那麼厲害的人物,在這小地方肯定不會出事兒,於是直接打電話給方大師他們,畢竟要和十三老頭走的事兒,也得跟方大師他們知會一聲。

方大師和冷叔他們還是在醫院裏,之前只有一個老頭子要看管,現在一下子又多了幾個人要管,他們也忙得不可開交。

到了醫院之後才知道,那個黑袍子的老人被十三老頭下了重手,剛剛脫離危險期,以後估計比正常人身體都要差很多,也就是個病秧子,至於以前再怎麼厲害,現在看來都只是浮雲。

“那你們有沒有問出來什麼呢?”我好奇的朝着方大師和冷叔問道。

兩個人同時搖頭,因爲那幾個人到現在爲止都還沒有醒過來,所以他們也根本不知道怎麼問。就算冷叔想再次施展搜魂術也沒有辦法,那幾個人太過於虛弱了。現在,他們也在等那幾個人醒來。

那個黑袍子的人應該是突破口,畢竟以前很厲害的角色忽然變成比普通人還要弱,這麼大的心理落差,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起的。

我把十三老頭來找我的事兒告訴了方大師和冷叔,兩個人也完全揣摩不出他來找我的意圖。

“葉子,那你就跟着一起去吧,我們會盡快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完,去那邊跟你會和的。”方大師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正當我準備走的時候,方大師說讓我別忘記去告訴囡子她們一聲,這幾天都把囡子給我忘記了。

從醫院出來之後,我也沒有回鋪子裏去,而是直接去了囡子那邊。囡子媽媽已經開始上班了,白天就只有囡子一個人在家。本來我也只是過來說一聲的,但是現在看囡子那樣子挺可憐的,於是就陪着囡子玩,一起等她媽媽回來。

當晚上囡子得知我要回家的時候,就眼巴巴的看着我也不說話,看的我都有些心疼。

“嬸兒,要不我帶着囡子一起回去吧,你現在白天上班也顧不上她。”我轉過身來,朝着囡子的媽媽說道。話音剛落,囡子看向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充滿了殷切。

“那會不會麻煩你呢?”

“不會,但是明天必須把作業寫完,我們明天晚上就走。”我揉了揉囡子的腦袋,朝着她說到。

晚上回去十三老頭已經在房子裏了,我並沒有問他白天都去幹了些什麼,只是說囡子明天要和我們一起回去。

第二天我們三個人就一起坐上了回家的火車,在火車上囡子和十三老頭玩的特別好,我都開始懷疑十三老頭心懷不軌,想要把囡子也拉近他們的組織。這並不是我多心,而是十三老頭剛看到囡子的時候,就直勾勾的盯着囡子的眼睛看,眼神充滿了激動。

“十三爺爺,你鬍子這麼長,怎麼不颳了,我看到葉子哥過幾天都要刮一次鬍子呢。”車上,囡子扯着十三老頭那長長的鬍子好奇的問道。

“你葉子哥長得醜,不刮鬍子更醜,所以得刮。”

從上車開始到半夜下車,兩個人說話就沒有停過,我都不清楚爲什麼兩個人第一次見面就會有這麼多話說。

到了那個小縣城之後,我並沒有和十三老頭一起去見樑老。畢竟囡子還在這兒,所以就不太適合現在就去見,至少要把囡子先送回家裏去。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十三老頭聽說我不去之後自己也不去了,而是直接在縣城找個酒店住了下來,等到第二天一早和我一起回家。看那架勢,好像是害怕我給跑了一樣。

回到家,我妹看到囡子之後就激動的撲了上來,兩個人有說有笑的玩在了一起。

但是我爸媽看我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樣了,我媽剛開始看到我回來還比較興奮,緊接着就擰着我的耳朵問:“小洛哪兒去了,把你媳婦兒咋不也帶回來?” 樂天其實對肖功勛還是非常的好奇的,因為這個人對巫術完全免疫,樂天其實也很想知道在肖功勛的身上,還有什麼樣的秘密。

肖功勛倒是很意外的看了看樂天,點了點頭。

「謝了。」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樂天看著肖功勛。

肖功勛點點頭。

「為什麼你對巫術免疫?」樂天問。

肖功勛伸出自己的手看了看,微微一笑。

「這就是你一直提防我的原因吧?其實原因很簡單,如果你的身體上也有這種詛咒……你也會對所有的巫術免疫!」他說道。

樂天愣了一下,居然是詛咒……

他一下就完全沒有了興趣,因為他是絕不可能在自己的身體內種下詛咒的,看來這個詛咒對於肖功勛來說,也並不是毫無益處的。

「還有什麼要問的嗎?」肖功勛看著樂天。

樂天搖搖頭。

「你就這麼離開?不和小華說一句?」他問。

「不用了,該說的話……我都和她說過了。」肖功勛搖搖頭。

樂天一聽,就不再多說了。

「對了……上次我試圖進圖北山大墓,遇到了幾個人……他們和我動手了。」肖功勛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

「巫門的人?」樂天驚訝的問。

「沒錯!他們的手段非常奇怪,不過你知道的……巫術對我無效,不過我的金屍倒是讓他們猝不及防,金屍打傷了他們中的一個人,他們就退走了……」肖功勛說道。

樂天簡直是難以想象,怪不得北山大墓裡面沒看到巫門的人,原來始作俑者居然是肖功勛……

「肖叔叔,以後遇到這些人……不需要有任何留手,能殺一個殺一個。」樂天沉聲說道。

肖功勛愣了一下,點了點頭。

樂天看著他離開的背影,他獨自站在原地琢磨了很久。

看來短時間內北山大墓還是安全的,巫門的人被肖功勛驚了一下,估計短時間不會再去北山大墓裡面做小動作了……

「樂天哥……」

小五突然出現了,她跳到樂天的面前,伸著小手在樂天的眼前晃了晃。

樂天回過神。

「咦?是你啊……上次我過來聽鄧建輝說你和大利去醫院了?身體怎麼了?」他奇怪的看著小五。

小五的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李大利停好車也走了過來,他看到樂天愣了一下。

「樂天兄弟……」他打了個招呼。

樂天對李大利點點頭。

他又奇怪的看了看滿臉通紅的小五……

樂天愣了一下,他不可思議的看著小五。

「不是吧……你讓李大利偷吃了?」

小五羞得臉都紅的不像話了,一旁的李大利也是一臉的尷尬。

「卧槽……你特么也太飢不擇食了吧?就不能等等?」樂天皺眉看著李大利。

李大利也是一臉的無奈。

「我能有什麼辦法?我喝多了……我連怎麼要了小五我都不知道……」他攤了攤手。

小五看了看李大利一副吃了大虧的樣子,眨了眨眼睛。

「樂天哥……是我主動地。」她小聲的說道。

樂天吸了口氣。

「你是不是傻?你這麼小的年紀……如果懷孕了怎麼辦?對身體的傷害很大的!」他責備地說道。

「沒事沒事,沒有懷孕……我上次帶小五去醫院檢查了。」李大利趕緊說道。

樂天無語的看著這兩個人……

「行吧,反正大利我可提醒你,別太過份了,小五還是個孩子……那種事做得太多不是什麼好事!」他哼了一聲。

「我還能不知道嗎?我現在自己的房間都換了鎖! 甜妻一見很傾心 不讓這個丫頭進我的房間了。」李大利馬上說道。

小五反倒是不滿意的嘟著小嘴,明明吃虧的是自己嘛,這個大光頭居然還不讓自己進他的房間……討厭得很。

三個人就在旁邊席地而坐,樂天要給李大利看一下他的命相,原本預定是在小五十八歲后才能要了她,結果提前了三年……

李大利有點緊張的看著樂天,樂天的本事他很清楚,所以他生怕樂天的嘴中說出什麼壞消息。

樂天仔細的看著李大利的面相和手相,也鬆了口氣,看來提前要了小五之後,並沒有對他的命格產生太大的影響。

「還是稍微破了一點財……不過影響不大!」樂天說道。

李大利鬆了口氣。

「樂天哥……我還要等到十八歲嗎?」

小五問。

「當然!你一個小毛丫頭……居然還敢偷吃男人?簡直是該打!」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小五鼓了鼓嘴巴。

「大不了我就不去大利哥的房間嘛……樂天哥,我想去看看小可。」她笑呵呵的說道。

樂天看著小五,這妹子算是被李大利吃定了,不過也沒辦法,有些命中注定的事情,樂天就是心目嫉妒很也沒用……

「去看唄,現在小可的情況很好,她就在西城的郊區療養基地裡面。」樂天點點頭。

小五看了看李大利,李大利點點頭。

「那……我們先走了。」李大利對樂天說道。

樂天示意自己也要走了。

李大利載著小可去了高小秋的基地,雖然現在那裡還不允許外人進入,不過小五的話……應該無所謂。

樂天開著車離開了,他返回了警局。

已經中午了,樂天找到小助理,示意這妹子陪自己吃頓飯。

小助理有點奇怪的看著樂天,一旁韓妮妮的眼中也帶著奇怪的神色。

「哦,等我一下。」

小助理點點頭,急忙起身去換衣服了。

換好了衣服,樂天就帶著她離開了。

中午,韓妮妮在警局的餐廳遇到了蘇紫萱。

「樂天將小呆帶走了,說陪他吃飯……」韓妮妮突然說了一句。

蘇紫萱抬頭看了看韓妮妮。

「怎麼了?」她問。

「以我對樂天的了解,他絕不可能平白無故喊小呆吃飯的……」韓妮妮說道。

「這倒也是,不過無所謂啦……」蘇紫萱繼續吃著飯。

韓妮妮奇怪的看了看蘇紫萱,難道蘇紫萱對於樂天對其他女人的態度完全不介意?

「蘇隊……我看不懂你了,難道不在意?」 警局餐廳中午吃飯的人不少,不過蘇紫萱的身邊只坐了韓妮妮,一般的警察都不會坐在蘇紫萱的身邊……

「難道什麼?我總不能將樂天拴在我的褲腰帶上吧?」蘇紫萱笑了笑。

「那你也不在意樂天和別的女人關係親近嗎?」韓妮妮仔細的看著蘇紫萱的神色。

蘇紫萱索性放下了筷子。

「小妮子,我實話和你說……別說是小呆了,就算是你……如果能拿了樂天的一血,我都完全不介意!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樂天的大老婆是我就可以了!」她肯定的說道。

韓妮妮驚了一下,眼中都是懷疑和驚訝。

「這個樂天……其實我也看不懂他,我總感覺他還有一個很大的秘密沒有告訴我,這可能是他一直拒絕和我發生關係的原因!當然,這也是他拒絕和所有女人發生過密關係的原因,所以我還是非常放心他的。」蘇紫萱慢慢的說道。

「很大的秘密?」韓妮妮一愣。

蘇紫萱點點頭。

我靠算命爆紅娛樂圈 兩個女人一邊吃飯一邊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到底說了什麼東西。

小助理則是一直奇怪的看著樂天。

「幹嘛突然喊我出來?」

「有點事想和你說一下。」樂天說道。

兩個人點了兩份黃燜雞米飯,慢慢的吃著。

「我爸爸的事?」小助理問。

樂天點點頭。

「他離開了……估計短時間內不會回來了。」他說道。

小助理手中的筷子突然掉到了桌子上,她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你……你殺了他?」

她的小臉煞白。

樂天一愣。

「哇……你!你為什麼不和我說一下,你讓我怎麼辦……」小助理直接紅了眼圈,甚至嚎啕大哭起來。

周圍的食客都奇怪的看著樂天。

「卧槽……你是不是傻?你這個腦子裡是不是武俠劇看得太多了?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殺了你爹?」 首席保鏢,柔心噬骨 樂天無語的說道。

小助理兩眼淚的抬起頭看著樂天。

「我的意思是說……你爸爸去找破解你身上詛咒的辦法去了,讓我暫時照顧你一下!你特么想哪去了……就依你這個智商,將來我看連孩子也不要生了,生出來也是一個傻子。」樂天黑著臉說道。

小助理呆呼呼的看著樂天,突然默默的撿起筷子又開始吃飯了。

「能不能把臉上的淚擦一擦?」樂天哼了一聲。

小助理摸了摸眼淚。

「以後如果家裡有什麼事儘管找我,你自己有什麼事也找我……」樂天叮囑了一句。

「沒人暖床也能找你嗎?」小助理抬起頭問。

她擦了一下臉也沒把臉擦乾淨,樂天伸出手又給她擦了擦。

「可以!」樂天笑了笑。

「你想得美哦……」小助理鼓著嘴巴。

兩個人吃完了飯,這才返回了警局,韓妮妮奇怪的看著小助理,都把小助理給看得愣住了。

「師父,你不認識我了?」小助理奇怪的問。

「你和樂天去做什麼了?」韓妮妮忍不住問了一句。

「吃飯啊。」小助理回答。

「只是單純的吃飯?」韓妮妮不信。

小助理點點頭。

「那還能做什麼?」她眨了眨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