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光閃爍,照亮黑暗。

一道巨大的光門出現在蠻王族城池外,陳天帶着數千名仙聖劍宗弟子返回到西城區。

西城區是嶽王霆的領地,要結盟,陳天也是和嶽王霆結盟。

“是誰!”

數千人深夜出現在蠻王族部落,頓時引發騷動,城牆上燈火通明,一羣彪悍的蠻王出現,個個手持巨斧站在城牆上,目光不善的盯着陳天一行人。

“我是陳天,勞煩通告嶽前輩,我回來了。”陳天長嘯一聲,聲音綿延不絕,傳出去很遠。


“原來是陳公子。”

陳天昔日大戰鬼都巡查者,那霸絕天地的身影早已深入人心,許多蠻王都認識他。

當看到是陳天后,便有一位玄天境蠻王說道:“陳公子稍等,我馬上去稟告統領。”

“打開城門!”

一道高大的身影飛來,赫然就是嶽風,他剛纔聽到陳天的聲音,馬上就親自出來迎接。

轟隆隆!

巨大的城門緩緩打開,嶽風以及西城的幾位副統領一起出來迎接,當他們看到陳天身後密密麻麻的人羣時,也不禁一怔。

“不知可還有地方供居住麼?這都是我宗門的弟子,今日與我一同回來了。”

嶽風笑道:“陳兄這是哪裏話,別說區區幾千人,就是幾萬人也不在話下。”

當下他就吩咐一位副統領帶着仙聖劍宗數千名弟子進了城池。

“陳兄,我父親在家中等候,請隨我來!”

嶽風拱手相邀,語氣很客氣。


“嶽兄客氣了,請。”

……

嶽王霆府邸內。

砰!

六尾毒蜈巨大的腦袋被陳天扔在地上,嶽王霆父子看着小山似的六尾毒蜈的腦袋,都有些發愣。

“真的是六尾毒蜈的腦袋。”嶽風驚駭的看向陳天:“陳兄是怎麼做到的? 重生之逆襲武尊 。”

嶽王霆也露出了驚訝之色:“據我所知,六尾毒蜈已經是初階級妖聖,雖未修煉到聖級一重,可也絕非常人能辦到的,陳小友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陳天似笑非笑:“這得多虧了雷戰相助啊。”

嶽風大喜:“太好了!有了六尾毒蜈的屍首,嶽鵬祖這一次徹底敗了。”

嶽王霆神態威嚴的點了點頭,篤定道:“這次多虧陳小友相助,待明日請小友一同隨我去參加部落大會,關於族長之位我會力爭到底的。”

“沒問題。”

陳天微微一笑,問道:“前輩,不是說長老會給出了三道題麼?那麼另外兩道是什麼?”

嶽風也好奇道:“是啊老爹,你還沒說另外兩道題是什麼呢?”

嶽王霆笑道:“第二道題就是擊殺一位鬼都巡查者,之前陳小友和雷戰各自擊殺一名,算是平手。”

陳天笑了:“我猜第三道題應該就是讓前輩和嶽鵬祖一戰,畢竟族長一位關係到部落的長久發展,族長的修爲和實力必須是最強纔對。”

嶽鵬祖點頭道:“不錯,明日料想嶽鵬祖不會服氣,所以我與他當有一戰。”

嶽風憂心道:“老爹你有信心麼?嶽鵬祖閉關那麼多年,據說在參悟部落最強的祕術‘蠻王霸訣’已經修煉到了至高的境界。”

嶽王霆霸氣十足,一道強大的氣息一閃而逝,哈哈大笑道:“區區嶽鵬祖,何足道哉!”

……

第二天一早,陳天和嶽王霆父子便前往南城區,南城通常是召開部落大會的地方,所以這場選舉也會在南城。

三人各自乘坐一頭靈獸來到了南城區。

南城要比西城冷清許多,沒有過多的人流,這裏看上去並不像是城區,反而像是一處修煉之地,樹木成蔭,靈氣濃郁。

“陳小友,那裏便是我們的議會大殿,我們過去吧。”嶽王霆指着一處山峯說道。

遠處的山峯被掏空,內部建造了一處巨大的宮殿。

這裏便是蠻王族的議會大殿。

一座大殿矗立,當陳天跟隨嶽王霆父子來到這裏後才發現不尋常。

宮殿非常古老,甚至略有些破敗,大殿門口古樹參天,在通往大殿的入口處有十幾座神像擺在一旁,流露着一絲荒古,不朽的氣息。

但就是這些神像,才讓陳天心神震動,目光透露了一絲訝異。

他爲陣脈師,能隱約感受到這些神像並非死物,似乎每一座神像都封印着一尊強者。


而且這些強者沒有被剝奪命魄,這也就是說,蠻王族最起碼也有着十幾尊絕世強者坐鎮,只是陷入了深沉的休眠。

一旦這個古老而神祕的部落遭遇到滅頂打擊時,寄存在這些神像中的強者必定會破封而出,橫掃一切來犯之敵。

“九大部落果然沒有一個是易於之輩,不論是吞天族還是蠻王族,都有着自己的絕對底蘊。”

陳天心中暗歎一聲。

蹬蹬!

山峯的另一側,這時也有幾人走來,爲首的正是嶽鵬祖,與他並肩的正是雷戰和燕旭。

陳天瞳孔一縮,看來雲霧谷和陰陽教還不死心,兩大至尊年輕高手聯袂而至,想助嶽鵬祖奪得族長之位。

“陳兄別來無恙啊。”雷戰似笑非笑。

燕旭面無表情,神色冷淡的看了他一眼,充滿着極深的敵意和殺氣。

……. 陳天微笑道:“雷兄不是已經輸了麼,怎麼還來這裏?”

“輸?”

雷戰搖頭一笑:“這談何說起呢?陳兄只是小勝一局,不到最後千萬不要輕易下結論。”

繼承者,總裁步步驚婚 ,不可置否。

雷戰看着他,忽然露出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呵呵道:“真是難爲陳兄還能如此鎮定,若換做是我,雷某恐怕就要躲起來咯。”

嶽風眉頭一蹙,喝道:“雷戰,你這是什麼意思?”

雷戰輕笑:“沒什麼,早晚我會親自殺了你。”

“無妨,我隨時恭候。”

陳天面色平淡,並未在意。

嶽鵬祖氣息雄渾,盯着嶽王霆說道:“看來你對自己很有信心,我很期待與你的交手。”

“我也期待。”

兩方人馬進入大殿。

大殿很大,無數精玉鑄造而成的大燈懸於頭頂,這座古老的議會大殿充滿了古老、肅穆的氣息。

空蕩蕩的大廳只有幾十張石凳,衆人涇渭分明的落座後,等待蠻王族長老們的到來。

片刻後, 悍妻種田:天煞將軍妻管嚴

到最後,一位滿頭鶴髮,足有近五丈高的老人走進來,他上身**,全身肌肉虯結,手持一柄精鋼巨斧,如狂風一般而來,坐在議會大殿最中央的王座上。

“大長老。”

衆人起身行禮,陳天等人也起身拱手一拜,表示尊敬。

這個老人很恐怖,雖然被拘禁命魄,但實力無比的強大,已經到了半步聖元最爲巔峯的狀態,呼吸間無盡聖威流轉,可以想象若有命魄在身,此時已經是聖王強者了。

“陳兄,那是嶽翔長老,是我們蠻王族碩果僅存的一位強者,也是我們部落輩分最高的長者。”嶽風小聲解釋道。

“嗯。”陳天點下頭。

嶽翔神態威嚴,不苟言笑,鋒銳的目光在陳天和雷戰的身上逗留了片刻,微微點下頭。

顯然,他對陳天和雷戰的實力都很認可,人族宗派的少年俊彥果然非比尋常。

“今天的部落大會,還是第一次讓外人蔘加,如今長生界烽煙四起,我們蠻王族都不可避免的要陷入其中。”

嶽翔緩緩開口,聲音如悶雷一般:“爲了我們蠻王族的將來,今日的部落大會將要決定兩件事。”

“第一,就是選擇出新一任的族長,部落不可一日無主,第二便是與南域宗派結盟。”

嶽翔威嚴的目光看向嶽王霆和嶽鵬祖,沉聲道:“六尾毒蜈的屍身,你們誰得到了。”

“砰!”

嶽王霆隨手一扔,將六尾毒蜈的腦袋扔在地上,恭聲道:“大長老,這便是六尾毒蜈的屍身!”

刷!

嶽翔雙目射出兩道神芒,如兩條匹煉一般橫掃而來,片刻後露出笑容:“不錯,這的確是六尾毒蜈的屍身,王霆你做得很好,找到了一位強大的盟友。”

“大長老。”

嶽鵬祖坐不住了,他臉色陰沉的站起身,沉聲道:“求大長老開啓空中戰擂,我要與王霆堂哥,一決雌雄!”

嶽翔沉默片刻,微嘆一聲:“鵬祖還要決定再爭麼?爲何就這麼執着呢?”

嶽鵬祖淡然一笑,說道:“我爲此準備了數十年,希望大長老允許,而且這也是當初各位長老定下的題目之一。”

“唉,好吧,點到爲止,我會仔細觀戰,誰敢在這種情況下辣手相對,就不要怪老夫不客氣。”

嶽鵬祖如釋重負的一笑,接着一股氣吞山河的威勢散發而出,他目光如刀的看向嶽王霆:“敢一戰否?”

嶽王霆微微一笑,不動如山的坐在那裏:“小弟,今日,我便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轟!

嶽翔朝遠處的虛空中遙指一點,幾百丈開外的虛空道紋密佈,接着轟隆一聲巨響,一座巨大的空中擂臺從虛空中出現。

這是一座由赤金打造而成的戰臺,長寬各有百丈,一股古老的氣息從擂臺上噴發出來。

隱約可見這座古老的擂臺上有無數的刀痕劍斧留下的痕跡,甚至還有斑斑血跡,昭顯出那裏經歷了數以萬次的大戰。

“這是我們蠻王族的空中戰擂,已經存在了無數年,是我們一位先祖鑄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