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聽到劉備的問話,眉頭瞬間皺了起來,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挖設護城河。就在諸葛亮沒有辦法的時候,城下的周瑜走了上來,說道:「劉皇叔,雖然敵人在城外設置了營地,可是我們的實力根本就不遜sè於他們,因此我們為什麼不在今天晚上發動對敵人的全面攻擊呢?只要我們能夠將他們擊敗,恐怕他們將再也不會攻打我們。」

推薦

暫時先看到這裡書籤

更多 聽到周瑜的話后,諸葛亮皺了皺眉頭,然後緩緩地說道:「公瑾兄,上一次我們偷襲了敵人的大營,他們肯定會有所防備,這一次我們恐怕很難在成功了!」

「孔明兄,連你都認為我們不能夠再去偷襲他們,那他們肯定也會這樣想,所以他們的防備肯定不會很好。。」周瑜聽到諸葛亮的話后,馬上反駁道。

「話是這麼說,可是張龍他絕對不能夠用常人的思考推測他,不然吃虧的肯定是我們。」諸葛亮依然不贊同這次的偷襲。

「孔明兄,既然你這麼忌憚張龍,那這一次偷襲的人選就由我們來好了,反正距離這麼近,即使偷襲不成功我們也會很快的返回城內。」周瑜看到諸葛亮就是不贊同這次的偷襲,他立刻要求自己這邊率兵偷襲。

「公瑾兄,既然你一定要派兵出城偷襲,那我就讓陳將軍和張將軍一起去協助你們,不過你們一定要多加小心。」諸葛亮看到自己不能說服周瑜,只能讓陳到和張飛給他們一些幫助,當然他這次不會讓手下的士兵跟過去,因為在他的心中今天晚上的夜襲肯定會失敗。

「好,有張將軍和陳將軍相助,那我就更加有把握了。」說完周瑜對著孫權點了點頭便快速的離去了。

很快時間就到了晚上,周瑜和太史慈看著自己眼前的三萬騎兵,心中暗暗興奮,要知道自己這一次出動的可是自己這方最jing銳的士兵,他們的戰鬥力即使是和張龍的猛虎營相比都不會遜sè。

周瑜深吸了幾口氣問問了情緒,然後緩緩地說道:「兄弟們,今天晚上我們會去偷襲敵人的大營,只要我們能夠成功,那麼你們就是我們江東的大功臣,到時候我會讓主公好好地賞賜你們。」

「大都督,你就放心,這一次我們一定能夠勝利的!」一名士兵聽到周瑜的話后,立刻高聲的呼喊起來,緊接著廣場上傳來一陣勝利的呼喚。

周瑜看著情緒如此高漲的眾士兵,心中更加的高興,於是他接著說道:「好,既然大家這麼有信心,那我們就出發,記住,這一次我們要從東門出發,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沖向敵人的大營,一旦靠近敵人的大營,你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給我將手中的手雷彈和弩箭shè出去,大家都聽到了嗎?」

「聽到了!」三萬大軍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出發。」隨後周瑜、太史慈、張飛和陳到四人就帶著三萬大軍浩浩蕩蕩的向著東門奔去。

就在周瑜他們向著張龍大營進發的時候,張龍來到營門口對著在那巡查的甘寧問道:「怎麼樣興霸,有沒有什麼異常情況?」

「主公,你是不是太多心了,我看劉備他們昨天晚上剛剛才偷襲過,今天晚上他們肯定不會再來了!」甘寧聽到張龍的問話,連忙轉過身對著他施了一禮,然後緩緩地說道。

「奧,看興霸你的意思是敵人今晚不會偷襲了?那我們要不要打個賭啊?」張龍聽到甘寧的話心中沒有任何的不快,而是面帶微笑地說道。

「哈哈,放心興霸,我們都支持你,只要你能夠贏了主公,我們幾個每人都給你送上一壇好酒。」趙雲和典韋、龐德看到張龍過來,連忙向著這邊走來,等他們到的時候正好聽到張龍要和甘寧打賭,於是幾人開始起鬨。

「真的,只要我能夠贏,你們就每人送我一壇美酒?」甘寧聽到幾人的話,馬上焦急地問道。要知道張龍雖然每年都會給自己的每個屬下送上十壇美酒,可是由於這些人都十分能喝,往往他們的酒在十月份就會喝光,而甘寧更是一個酒罈子,他的就每次都是在九月份喝光,因此他聽到趙雲幾人的話后,心中十分意動。

看到甘寧焦急地樣子,趙雲幾人都哈哈大笑起來,隨後他們在甘寧炙熱的目光下輕輕地點了點頭。

看到幾人點頭,甘寧馬上大聲地說道:「好,我就和主公打這個賭!」


聽到甘寧答應打賭,張龍幾人連忙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著甘寧。甘寧的心xing還是十分強大的,他足足堅持了好幾分鐘才敗下陣來,只聽甘寧對著幾人說道:「喂喂,我說你們幾個怎麼回事,我看你們看我的眼神怎麼像是在看白痴!」

「我們就是在看白痴!」趙雲他們聽到甘寧的話,立刻回答道。

「鄂,我做了什麼事情讓你們這樣子看我啊?」甘寧雖然十分氣氛他們這樣說自己,但是他也知道幾人平時的為人,因此他只能無奈的問道。

「哈哈,當然是你和主公打賭的事情了,要知道主公在這樣的大事上從來都沒有輸過。」趙雲看著一臉不解的甘寧,微微一笑向他解釋了起來。

甘寧聽到趙雲的解釋,連忙啊了一聲,隨後他就開始追打起趙雲幾人,一邊追打一邊還大聲地呼喊他們幾人很yin險。

張龍看著自己旁邊正在嬉鬧的幾人,臉上露出一種開心的微笑,過了好一會,張龍才輕聲說道:「好了,你們不要再鬧了,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敵人的騎兵已經在路上了,現在你們趕緊給我各就各位,這一次我一定要讓對方付出慘痛的代價。」

幾人聽到張龍的話,連忙停止嬉鬧,只見他們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快速的進入到事先準備好的戰鬥位置,而張龍則繼續站在大門口向著遠處看去。

就在張龍他們準備就緒的時候,遠方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名張龍的斥候快速的跑進大營對著張龍輕聲說道:「主公,敵人果然從東門出發向著這邊趕來,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們就會趕到。」

待斥候被張龍打發下去休息之後,張龍突然將右手放在嘴上打了一個響哨頓時所有隱藏在大門口的張龍士兵全都渾身一顫,隨後他們露出一種嗜血的表情,就連心知打賭失敗的甘寧都渾身興奮起來。

推薦

暫時先看到這裡書籤

更多 黑世的詛咒,引來動蕩之亂界;死神的魔鐮,悲訴宿命之怨曲;若命運相連之人,皆聚集於此……

靈獄,一個曾被神遺棄的大陸,一個曾被黑暗籠罩的世界……

這裡,是苦難的地獄,是血sè的天堂,是夢魘罪惡之根源。

千萬年來,靈獄依然在沉淪、在墮落、在原始殺與被殺之間尋求著自我麻痹……

詛咒的世界,何時才會迎來破曉的曙光……

紛亂的大陸,何時才會散去黑夜的魔影……

一代代的天驕之士,為探天道,卻因天道而死!

一代代的天縱之才,為證大道,卻為大道而亡!

正與邪、善與惡、光明與黑暗並存的靈獄,且看一介廢物的逆天之道,誅百世,戰輪迴,還靈獄一個朗朗乾坤!(境界劃分;靈者,靈師,靈玄,靈君,靈王,靈皇,靈帝,靈尊,靈聖,靈神,天神); 靈獄大陸,中域,彌界。

巨大的白玉石台,測靈碑旁,少年約莫十五六歲,身著一襲黑袍,面容清秀,有點文弱氣息。長長黑髮披散而下,風兒乍起,黑髮輕揚,現出一張此時正變得蒼白的臉龐。

一雙飽經滄桑的黑眸黯然無比的掃過測靈碑,身體輕顫的伸出一隻略含稚氣的小手,緩緩地按了上去。

不多時,測靈碑輕動一下,綻放出極為微弱的青芒,凸出四個極是刺目的大字:

「靈力,四階。」

鬆開了石碑,看著石碑上現出的極為刺眼的四字,少年不由得下意識的垂首,勒緊了雙拳。因為大力,使得少年的指甲深陷入肉中,流下絲絲鮮血,從手心處傳來一陣鑽心般的疼痛。與此同時,少年也是緊咬住此刻變得蒼白的下唇,冒出了一絲血花,露出一抹艱澀的自嘲笑意。似在譏諷自己的無能。

「彌塵,四階靈力!低級,考核失敗!」

淡望了石碑上的數據一眼,立在一旁的測試員面無表情的宣佈道,那語氣彷彿是在陳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般。

此話一出,周圍的人群中便是不出意料之外,響起了一陣不屑與嘲諷聲:


「誒,這廢物今年又是原地踏步走,真是丟盡了我彌族的臉面……」

「誰說不是呢,這廢物呆在族中,簡直是有辱聖地啊……」

「真不明白族中的高層怎麼會讓這廢物繼續留在彌族,像他這樣的廢物,早該逐出家族了……」

「誰叫這廢物有個好妹妹來著,聽說他妹妹被族中的無戒長老收為弟子了……」

「什麼?無戒長老?難道是傳聞中那個為人霸道無情、宛如殺神般的無戒長老?天啊!要是這廢物讓她妹妹報復我們,咱們可不……」

「切,怕什麼,我們是少主的人,給這廢物十個膽子也不敢找我們麻煩。」

「哼,靠女人在後撐腰,真不是男人!」

人群中的聲音不大,但在場的每個人都是聽得清楚。隨著一聲聲惡毒話語的傳出,人們望向少年的眼神中更加充滿了譏笑。

而作為被攻擊對象的黑衫少年彌塵,則是越發的緊咬住滴血的雙唇,苦澀一笑,一聲不吭的走下了石台。因著恍惚無助神情干擾,差點一個不穩摔倒在地。

獃滯的眼神中布滿了不相稱年齡滄桑的憂痕,沒有一絲活力可言,黯然無光。再次相望於人群中那無數道諷刺的目光,彌塵咬了咬牙,兩拳緊握,終是一言不語的向著場地另外一邊去了。

背依著黑暗的牆角,眼眸微合,似在緩解一下此刻已變得十分躁動的心情。

「呵呵,我果然是個廢物呢……」少年嘴角微扯,自嘲笑道。

「下一個,彌岩。」

隨著測試員的一聲輕喝,偌大的人群先是一陣安靜,再是眾星捧月般的踱步出一名與彌塵年齡相仿的少年。只見來人一身儒雅青袍,腰系一塊流螢美玉,一看便知是價格不菲之物。其黑髮飛逸,系一根白sè錦帶,眸子含情,臉龐亦是俊朗非凡,說不出的洒脫!

淡淡的微笑掛於臉上,給人一種親和力。

與彌塵的不同,這叫彌岩的少年一出場,便是引起了台下無數妙齡少女的狂呼尖叫。其中不乏有一些用一種閃著星星的目光花痴般的望著,神情嬌羞不已。

箭步踏上石台,右手陡然間發力,按上了寬大的測靈碑。測靈碑沉吟一聲,發出一陣濃郁的玄青光芒,耀人眼目,竟比之彌塵先前的要強上十倍不止!


四個大字突兀而出,沉重有力:

「靈者,三階。」

「彌岩,靈者三階!高級,考核過關!」測試員一聲宣判,人群中更是喝彩聲不斷,語氣中充滿了羨慕之意:

「嘖嘖,十六歲便已是三階靈者,彌岩少主和那廢物根本不是一條線上的人。」

「本來就是,彌岩少主乃我彌族青年一輩前五天才之一,而且又是族長的兒子,恐怕在族中能配得上心然小姐的只有他了吧……」

「恩,聽說心然小姐和岩少主自小有著婚約,別人可參合不進去!」

「誒,真想和心然小姐一親芳澤呀……」

「心然小姐你就不要想了,月兒小姐你倒可以試試。」

「厄,那還是算了吧,月兒小姐更難得到……」

不消片刻,寬大廣場又是一片沉寂。

沒有驚嘆自己著驚人的成就,彌岩依然一副風輕雲淡的笑,走下台去,顯得極是一翩翩的年少公子模樣。不時間,也不知有多少少女為之chun心萌動,對他暗送秋波。

同樣的,在聽到彌岩的成就后,一旁牆角處的彌塵卻是睜開了眸子,略感詫異的望了彌岩一眼,其神sè中,多了幾分驚羨與狂熱。

正因為不曾擁有,所以才更想得到。不得不說,彌塵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早年他因經脈堵塞,在修鍊一途上幾乎很難再有什麼成就。如今他已十六歲之齡,實力才僅僅四階靈力,這要是說出去那不知要笑話死多少人。

年齡一般在十五六歲的,正常點的人實力至少也是六階靈力,而像彌塵這般的,就屬於廢物之列。靈力共分為九階,只有當一個人實力達到九階靈力時,在體內凝成靈氣氣旋,ziyoucāo縱靈氣,才會毫無意外的晉陞為一名萬眾矚目的靈者。靈者之上便是靈師,以此類推最後就是靈神境界。

據傳聞靈神之上還有境界,便是天神境界。意指太上無極,萬物膜拜!

只是那些,彌塵是一輩子也接觸不到了。正如他人所說,他天生是個廢物,從一開始他就失去了成為一名強者的資格!

因為懂得在這個弱肉強食的靈獄大陸里,弱者根本不會有什麼尊嚴可言,到了最終,也只是作為強者的附庸罷了。因此,對於實力的野心與渴望,彌塵對於力量的執著已膨脹到了極點。


只有擁有了相應的實力,才不會淪落為一隻喪家犬一般,無一絲尊嚴。

這十多年來的廢物生涯,使得彌塵深切明白這個大陸的本質——強者為尊,弱者為食!

不想殺人,到頭來卻會被別人所殺,這個殘酷的世界,彌塵真正感到生命的不值錢!

即便是在亘古之時,有著一些大神通者勢要改變這種現狀,不乏走上一條與常人不同的逆天之道,打造一片全新的大陸!

但是,自古逆天者必敗於「天」之下,他們也毫無意外,沒有衝破這片大陸的規則,最終身死!

自那以後,就再也沒有人反抗過這「天」,而是固守本道,弱肉強食!

想念至此,彌塵真是無力到了極點。

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天」創造了他,卻讓他天生淪為一個廢物,任人蹂躪。

看著男人弱小,最終落得個妻離子散的悲慘下場。人命賤如塵埃,這個世界向來如此。

尤其是女人,若是有著絕世的容顏,那又有何用?身後沒有強大勢力的支持,最終也只是男人喜怒時發泄的玩具罷了。

這就是靈獄,一個冷血異常的大陸!

想到他們的命運與自己是何其相似,如若擁有強大的實力,或是這個大陸不在信奉弱肉強食的,那麼,這一切的悲劇將不再發生!

因為弱小,所以才對那虛無縹緲的和平更加充滿了渴望。在彌族生活了多年,他早已領略到了真正的弱肉強食。甚至比之外界更要殘忍數倍不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