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劉浩還是發現了一點,那就是待自己的技能只要由入門級別升到精通的級別後,每次獲取的經驗也就少了許多。

不過現在這些也不是劉浩所能掌控的,揮去了腦海中那些煩人的心思,劉浩就將所有的心思放在了即將到來的手術上。

劉浩內心盤算着,如若今日李主任還讓自己主刀的話,那自己就今日剛剛達到的3個積分也正好派上用場了。

洗完時候的李主任和劉浩率先進入了開啓的手術間,過了一會兒,也洗完手的李夢晨也小跑着進入了手術間。

李主任上前和手術間裏的護士們簡單的進行了一些交流後,手術間的門兒就緩緩的關上了。

待三人都穿上了手術服後,劉浩沒有急着朝那第一助手的位置走去,而是在等待着李主任的指示,看看他今日如何安排自己的位置。

不過今日的李主任並沒有讓劉浩主刀的意思了,見李主任走向了主刀的位置後,劉浩內心有些失落的來到了第一助手的位置。

對此,劉浩的內心也是有些不解,按說這膽囊的手術切除與昨日的那個闌尾的等級難度是一樣的,昨日李主任讓自己主刀了,爲何今日就沒有呢?

難道昨日自己主刀做的的闌尾手術有什麼問題,李主任放棄對自己的培養了?想到這裏,劉浩的內心瞬間憋屈了起來,但很快的劉浩又否決了自己的想法,若李主任放棄對自己的培養,那今晚的這個膽囊的手術切除就不會叫自己了。

就在劉浩胡思亂想時,李夢晨的聲音傳了過來:“我說,劉浩,你發什麼呆呢?”

劉浩瞬間回神,然後對着李夢晨尷尬的笑了笑,就來到了自己第一助手的位置。

劉浩的想法是非常正常的,也是人的一種本能意識,而人也就是這樣,一旦嘗試過了高級的東西,在讓他回到原來的位置,就很難調整好自己的狀態。

而現在的劉浩就是這樣,以前在肝膽科時,劉浩根本就不敢奢望那個主刀的位置,心想着自己有一日能成爲第一助手就非常滿足了,可現在呢?昨日纔剛剛主了一次刀,就對第一助手的位置有些看不上眼了。

就在劉浩內心憋屈時,李主任的聲音傳來了:“今天的這臺手術,劉浩你看仔細了,整個手術的操作過程,我只示範一次,你看好,也給我記好了。”

本來內心還在憋屈的劉浩在聽到李主任的話後,瞬間的驚訝了,內心想着,這膽囊的切除手術和闌尾應該沒有什麼區別啊?雖然內心這麼想,但嘴上他可是不敢亂說的,只是認真的點了下頭。

就這樣,手術開始了。

手術間裏的護士觀察着手術間裏的各項儀器,而李夢晨則是站在了原來周副護士長所站的那個推車的位置上,同時開始了用剪子剪起一會要用的紗布。

而劉浩也是對身旁那個亮起的大屏幕感到好奇。

看着眼前的這些人都在忙着自己的工作,但從開始的手術起,劉浩就感覺到了這臺手術似乎與自己所想的有些不同,因爲常規的膽囊切除手術是根本就不需要什麼大屏幕的。

就在劉浩想着事情時,李主任的手伸出來的同時,聲音也傳了過來:“消毒器具!”

聽到李主任的聲音,劉浩立馬回神,隨後接過了李夢晨遞來的無菌托盤,托盤上面已經放好了浸在碘伏裏的紗布。

劉浩先將鑷子遞給了李自強主任後,纔將無菌托盤放在了李主任的一旁。

隨後接過劉浩遞來的鑷子的李主任,夾起一塊紗布就開始了對病人腹部消毒的工作。 就在劉浩此刻在想着事情時,李自強主任的手伸出來的同時,聲音也傳了過來:“給我消毒器具!”

聽到李主任的聲音,劉浩立馬回神,隨後接過了李夢晨遞來的無菌托盤,托盤上面已經放好了浸在碘伏裏的紗布。

劉浩先將鑷子遞給了李自強主任後,纔將無菌托盤放在了李主任的一旁。

隨後接過劉浩遞來的鑷子的李主任,夾起一塊紗布就開始了對病人腹部消毒的工作。

看着李主任消毒的部位,劉浩內心感覺着今日這臺手術不同尋常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爲什麼呢?因爲今日幾乎的一下午劉浩都在自己的辦公室通過超級神醫系統來演練常規膽囊的切除手術了,按照今日下午所演練的手術操作過程,而且這是結合着超級神醫系統上面的相關信息來操作,不管是開始的消毒工作什麼的,劉浩都是按照超級神醫系統的信息來嚴謹的操作完成的,可現在,劉浩卻有些疑惑了。

因爲眼前劉浩所看到的李主任所對病人消毒的部位卻是整個病人的腹部。根據常規膽囊切除手術的相關病例治療的信息而言,若是消毒的話只是給膽囊外的皮膚進行消毒就可以了,可眼前李主任所消毒的操作讓劉浩感覺十分的奇怪。

但不管怎樣說,李主任的這種消毒法不能說不正確,只能說是更加的嚴謹,只不過是消毒的面積有些大而已。

李主任的消毒工作完成後,劉浩就將無菌托盤取了回來,然後就拿起一把手術刀遞給了李主任。

李主任在接過劉浩遞過來的手術刀後,就開始在病人的肚擠眼的上冊部位切開了一個很小的口子,劉浩看到這麼一個小的口子,就着實的納悶了,因爲這切開口子的長度也就是半截拇指的長度。

這麼小的口子,一會兒該怎麼手術呢?不過還沒等劉浩多想,李自強主任就將方纔用過的手術刀遞了回來,接過李主任遞回來的手術刀,劉浩就將其放在無菌托盤上,待劉浩在回身時,看到李主任的動作,劉浩瞬間就愣住了。

此刻的李自強主任已經從旁邊的臺上拿過來一根類似於鋼筋條的長棍,只不過這根長棍是空心的,可能是發覺到了劉浩的疑惑,李自強主任手中一邊操作着,一邊開口說道:“這個是套管穿刺器,是我們今日手術要用的,而今日所做的這臺手術就叫做微創膽囊切除手術!”

當李主任解釋了手中的那根空心長棍叫做套管穿刺器後,劉浩就明白了今日爲什麼李主任不讓自己主刀了。

原來李主任這要是給自己上一場現場教學,他是想在現場親自將微創膽囊切除手術的操作方法教給自己。

明白了這一點後,劉浩此刻的內心除了震撼就是感動!

因爲現在的微創手術可是如今醫學上的全新的領域,它是通過長長的特殊製造的工具,在不給病人開大刀的情況嚇給病人完成手術,這樣的手術不僅讓病人在受到極小的傷害下,還能快速的讓身體得到恢復。

因爲這樣的手術,病人身上的傷口的小了,相應的流血也就減少了許多,病人所受的傷害已經減少了。

在以前肝膽外科裏,劉浩就聽過這種微創手術,可是從未見到過,因爲在那會的整個科室裏好像也就主任劉建生纔會。

一般有了手術後,劉建生主任也只會帶那些博士生或者研究生的醫生來幫他,像劉浩這種本科生是根本就沒有資格進去的。

此刻,李自強主任又按照先前第一個切開傷口的步驟,又在病人肚擠眼的兩位兩側分別又切開了兩個小口,然後在那兩個小口中同樣也放入了套管穿刺器。

李自強主任的話也再次傳到劉浩的耳朵裏:“你要記住我做的每一個步驟,記住,一般的微創手術都是這樣開始的,你不僅要學會,而且還要學會舉一反三的目的。”

聽到李自強主任的話,劉浩也是明白瞭如今自己的身份和地位,現在他在李自強眼中的位置並不是什麼簡單的第一助手,而是一名徒弟!

想到這裏,劉浩認真的點了下頭。


看着李自強一步步的操作着,而這一刻,劉浩的內心也將超級神醫系統給喚了出來。

“超級神醫系統完美啓動!”

當那熟悉的光幕出現在雙眼前時,劉浩在心中就給超級神醫系統下來指令:“查詢,套管穿刺器!”

隨着劉浩內心的指令下達,光幕上瞬間就出現了相關的套管穿刺器的內容信息及配圖信息。

看到那配圖信息,劉浩的內心也是不免給這超級神醫系統點了一個大大的贊!

其實只要查詢相關的醫學器具,超級神醫系統都是會帶配圖的,這一點只是劉浩本人還不知道罷了。

看着那相關的信息和配圖,劉浩的內心中也是對這個套管穿刺器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了。

說直白點,這個套管穿刺器就是一個通道罷了,在這裏將這個套管穿刺器就當做是一把槍的槍管兒,而醫生們所使用的手術工具就是通往這個槍管的一顆子彈!

就在劉浩認真考慮的時,李自強主任已經將三根套管穿刺器都穩穩的安置在了病人的腹部上,完成這一步後,李自強主任就從臺上再次拿起一根像網線似的長線遞給了劉浩,同時開口說道:“它的前端是腹腔鏡,現在你將它通過最上面的套管穿刺器放到病人的肚子裏去。”

聞言,劉浩就連忙接過李自強主任遞來的腹腔鏡,然後兩隻手扶着手中的長線,緩緩的將腹腔鏡往套管穿刺器裏塞去,現在劉浩的動作就好像小的時候在河邊拿着長線釣魚的情形。

當劉浩將腹腔鏡剛剛放到病人的腹部裏,李自強主任就對手術間控制儀器的護士說了一句:“打開腹腔鏡的開關!”

那名護士忙應了一聲:“好的!”

當那名護士伸手按動了身旁的按鈕時,劉浩身旁那個一直閃着白色光的電子屏幕立馬就出現了畫面,劉浩也通過這個大屏幕看到了病人腹部的情形,這時李自強主任的聲音也傳了過來:“劉浩,移動腹腔鏡,找到病人膽囊的位置。”

劉浩聞言,忙收回心神,開始按照李自強主任的吩咐,移動起手中的長線,從而也使腹腔鏡在病人的體內緩緩的移動起來。


隨着劉浩的移動,出現在衆人面前的大屏幕的畫面上也開始展現着病人體內的各種器官。

人體膽囊的位置其實是很好找到的,沒用了多久,劉浩就移動着腹腔鏡來到了膽囊的位置。

李自強的聲音再次傳來:“將距離再拉近些!”

聽到聲音,劉浩忙將腹腔鏡的位置再病人的體內向前移動了一下,見此情況,李自強主任開口說了一句:“劉浩你不用動,這是護士的工作,她會操作的。”

聽到李自強主任的話,劉浩忙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這時,只見手術間的一名護士開始扭轉身前的一個小按鈕,隨着她手上的動作,電子屏幕上的畫面也開始有了變化,出現了逐漸擴大的情形。

真是神奇啊!這就是科學的力量!


說來也是,自己都有了超級神醫系統,眼前這種高科技也就不怎麼稀奇了!

隨着護士將畫面調好,現在病人的整個膽囊便出現再了那個電子大屏幕上。

李自強主任看了一眼李夢晨,開口說道:“夢晨,你過來。劉浩,你現在將你手中的腹腔鏡交給夢晨,讓她操作。”

李夢晨再進入手術間,剪了紗布後,就一直是站在她的位置充當着一名合格的觀衆的,待她聽到李自強主任的聲音後也是一愣,隨機就走到劉浩的身旁接過了劉浩遞給她的那根長線。

見裏夢晨接過了劉浩遞給她的長線後,李自強主任再次開口道:“夢晨,你現在控制的那根長線,不要輕易移動。劉浩現在你就開開始給我遞工具,先給我一把長鑷子和一把帶着夾子的長鑷子!”

聽到李自強主任的話後,劉浩先是一愣,隨後也來不及多想就轉身一看,此刻面前的工具臺上放着好多的器具,而且還有好多是自己以前都從未見過的長長的鑷子和長長的電刀等工具。

不過,此刻的劉浩是沒有時間多想的,連忙開是尋找李自強主任所需要的工具,可劉浩掃了半天也沒有看到李自強主任所需要的什麼帶着夾子的鑷子啊。

劉浩剛要擡頭去詢問李自強主任時,待他看到李自強主任正雙眼不眨的看着電子大屏幕病人的膽囊時,那欲出口的話便生生的給吞了下去。

劉浩雖然明白李自強主任是已經將自己當成了他的一名學生,或者是一名徒弟,即便自己開口詢問了,李主任肯定也會告訴自己的,但以後自己再李主任的心裏會留下什麼印象呢?

這最基本的手術器具都不懂的學生,還用的着自己這麼用心的去教嗎?這就好比什麼?這就好比自己現在已經擁有了一名學術頂尖的淵博老師,而自己卻再問人家一加一等於幾的問題!

想到這裏,劉浩又扭頭看了一眼身旁的李夢晨,此刻的夢晨拿着一個腹腔鏡都看着有些吃力,顯然和自己一樣,也是第一次見這種微創的手術。

自己該怎麼辦?這時,劉浩的雙眼一亮,對了,自己有超級神醫系統啊!真是夠蠢的!想到這裏,劉浩忙對系統下了指令:“查詢一下,什麼是帶夾子的鑷子,給我帶上配圖!” 此刻劉浩的內心也是在想着,當自己問出這句話的後果:這最基本的手術器具都不懂的學生,還用的着自己這麼用心的去教嗎?這就好比什麼?這就好比自己現在已經擁有了一名學術頂尖的淵博老師,而自己卻再問人家一加一等於幾的問題!

想到這裏,劉浩又扭頭看了一眼身旁的李夢晨,此刻的夢晨拿着一個腹腔鏡都看着有些吃力,顯然和自己一樣,也是第一次見這種微創的手術。

自己該怎麼辦?這時,劉浩的雙眼一亮,對了,自己有超級神醫系統啊!真是夠蠢的!想到這裏,劉浩忙對系統下了指令:“查詢一下,什麼是帶夾子的鑷子,給我帶上配圖!”

劉浩再心中對體內的超級神醫系統下達了指令:“給我快速查詢一下,什麼是帶着夾子的鑷子,最好給我帶上配圖!”

隨着劉浩再心中指令的下達,眼前的光幕上瞬間就出現了劉浩所要查詢東西的相關圖樣。

圖樣的旁邊還配着說明:帶着夾子的鑷子,也就是外科手術種需要對病人腹部內的血管以及器官進行結紮時,再鑷子上安裝一次性塑料夾子……

當劉浩看到這個配圖和配圖旁邊的相關解釋時,劉浩真的很想給自己一個耳光。

弄了半天,這就是帶夾子的鑷子啊……也真是無語了,如果自己方纔真的將這個問題說出去的時候,真不知到時李主任會怎樣想自己呢。

不過,現在的劉浩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去考慮了,因爲劉浩已經浪費了一些時間了,只見他看到臺子的一旁有個開啓的盒子,盒子裏排放着一拍一次性的夾子,劉浩忙取出一個塑料夾子,然後快速的安裝再一把長鑷子上後就遞給了李主任。

劉浩吃虧是吃在了再一開始他所研究的不少微創的膽囊切除手術,而是一幫常規的膽囊切除手術,再常規切除膽囊手術結紮需要的是細線,而不是微創手術種的塑料夾子。

還好,劉浩及時的反應了過來,接着劉浩又拿起一把什麼都沒有帶的長鑷子遞給了李主任!

李自強主任在接過劉浩遞來的兩把長鑷子後,就分別對準兩個套管穿刺器放了進去,然後李自強主任看着身旁的電子大屏幕,而那兩隻手也開始靈活的移動着。

通過電子大屏幕,劉浩能清楚的看到李自強主任用那兩把什麼也沒夾的鑷子再病人的腹部裏就一下子夾住了膽囊的總管,然後李自強主任操作着那把帶着夾子的鑷子再膽囊總管上那麼一夾,然後那一次性的塑料夾子就緊緊的夾再上了膽囊總管上。

做這麼一步的目的就是怕再切除膽囊的時候,防止膽囊管裏面的分泌物往病人的腹部裏面的流。

李自強主任看了一眼電子大屏幕,再確定了膽囊管已經徹底的結紮好後,就將那把長鑷子從病人的身體裏抽了出來,隨後就遞給了劉浩。

然後再遞給劉浩的同時,說道:“引流管!電刀!給我!”

這一次,劉浩可不會再犯先去那種錯誤了,再李主任每喊一次需要的醫學器具名稱時,劉浩都會再內心給體內的超級神醫系統重複一下,防止自己拿錯!

再根據超級神醫系統的所列出的配圖,劉浩取出相應的醫學器具再遞給李主任!

當李主任接過劉浩所遞來的電刀後,並沒有立即去接引流管,而是開口對劉浩說了一句:“來,劉浩,你過來控制引流管!一會兒我會用電刀將病人的膽囊給燙開,然後你就要立馬將引流管插到那個電刀所燙開的口子裏,明白嗎?”

劉浩聞言,點頭應了一聲:“好的,李主任,我明白!”

李自強主任點了下頭,隨後側頭對着手術間控制儀器的那名護士說了一句:“現在你們也開始準備,一會助手會將引流管伸到膽囊裏,你們也要立馬開啓引流管的機器,好把膽囊裏的東西全給吸出來!”

那名護士也點頭應了一聲:“好的!”

安排好這一切後,李主任就開始控制着手中的電刀朝着其中一個套管穿刺器裏放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