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長得好看聲音又好聽的女護工,本來是一家大醫院ICU的護士,從兩年前開始,全職給車二爺服務,任勞任怨,不要工錢。

……

輪椅推進一個住宅區,車振躺在卧房裡,戴上登錄器,進入了《進化世界》。

或許是出於某種後現代主義對現實社會的強烈控訴,他的遊戲昵稱,叫做車永震。

他喜歡《進化世界》,在這個虛擬世界里,他能跑,能跳,還能搞。

剛進遊戲沒多久,車永震收到一大波福利。

他的銀行賬戶和遊戲賬戶綁定在一起,收到一個提示:好友日夜天秀給他轉賬60萬元。

這筆錢在黑街可不是小數目,能夠改變一個人,乃至一個家庭的命運。

更讓車永震吃驚的是,那六十萬的源頭,居然是三屆挑戰賽冠軍妙妙。

車永震早有猜測,白天秀進入遊戲,肯定會幹一票大的,但是他沒想到老三玩得這麼大。

吃驚歸吃驚,車永震並不意外,也沒覺得不可思議。

在車永震的記憶中,白天秀十四歲那年,就有很多老阿姨勸他不要再努力了。

黑街所有的髮廊、按摩店、美容院、桑拿房、洗腳城、KTV,姑娘們聯名許下了一個承諾:三爺,只要你肯來,我們不收錢,事後送你一個大紅包。

甚至於,兄弟倆很尊敬的嫂子,也只願意給白三爺一個人煮餃子。

有了這些往事打底,甭管妙妙給白天秀多少錢,車永震都不會太意外。

根據白天秀提出來的標準,車永震租了一套很拉風的豪宅。這是玩家的虛擬福利,用遊戲幣能租到現實里永遠住不起的房子。

按照白天秀手機發來的消息,這套房子,是他們以後在遊戲里的據點。

房子里要住著大嫂、老二、老三,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

他們是彼此僅剩的親人,多年來相依為命。

夕陽西下,化名日夜天秀的青年出現了。

「老三,我搞不懂為什麼要弄這套房子,遊戲里要這麼較真兒嗎?」車永震一見面就問道。

「我是這麼想的,遊戲里弄套正式點的房子,為我們以後住進豪宅做鋪墊,免得住進去跟土鱉一樣。這套房子就是過渡一下而已,再過一段時間,我應該可以在星月湖弄一套別墅。」白天秀說道。

「卧考,星月湖的別墅你也敢想?」車永震驚呆了。

「有什麼不敢想的,想一下犯法嗎?」白天秀反問。

「我服了,還是你小子敢想敢做。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車永震豎起了大拇指。

「還是你懂我,別人根本受不了我的心這麼大。」白天秀笑道:「今天發生的事情,是一個很好的開端,我離我的夢想越來越近了,那也是老大的夢想。」

車永震沉默了。

老大這個稱呼,至今提起來,依然讓兄弟二人有刺痛感。

回想起來,那是年少輕狂時的一次任性,改變了他們的命運。

因為那次任性,老大唐川死了,享年十九歲。

因為那次任性,老二車振殘了,那年十六歲。

那年十四歲的白天秀,身中八刀,奄奄一息。 一周之後,王權回到了花之城。

王權幫小舞安排了一個別墅,開口道:「你就先暫時住在這裡吧!因為花宗不能夠帶外人進去,雖然你現在是我的童養媳,又是我的妹妹,但是就算是我,也要等到我太爺爺同意你加入花宗之後才能夠帶你進去。」

因為花宗是在一個特殊的空間裡面,外面有著一層結界和外界隔絕,也延續了《魂師對決》裡面的設定,非宗門弟子不得入內,想要強行進入的話,魂力必須要超過91級才能夠打破壁壘。

而對於宗門弟子的招攬,只有宗主和被宗主賦予了招攬人才權力的弟子,才能夠招攬人才。因為花宗本來就是一個人的宗門,所以只有宗主和副宗主才有招攬人才的權力,而王權是在閉服前的最後幾分鐘才進入花宗的,根本就沒有來得及被賦予這個權力。

沒有宗主和副宗主的認可,那麼就沒辦法進入花宗內部。

「哦,沒關係的,我就算不去宗門也沒事的。」小舞對此倒是沒有太大的反應,看著這件大房子她可是很高興的,這個可比她在諾丁學院住的宿舍要大的多,而且之前聽王權說,他太爺爺是一個99級的極限封號斗羅,這種級別的封號斗羅,就算是自己沒有化身成人,在魂獸的時候也遠遠不是對手的。

雖然有著這個項鏈可以隱匿氣息,但萬一他能夠看破自己魂獸的身份。

「怎麼,你還在害怕啊!」王權直接一把抓住小舞的小臉,一副惡狠狠的模樣道:「只要你乖乖聽話,不就沒事了吧!」

「我知道的呢!我又不會跑,再說我就算想要跑也跑不掉啊!」小舞聽著一副不滿的將王權的手給拍掉,隨後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哭訴道:「嗚嗚嗚,你整天就知道欺負我,哥哥不是都應該保護妹妹的嗎?」

『真萌啊!』看著小舞突然賣萌,頓時王權感覺心都被萌化了,直接過去抱住小舞,語氣也變成了哄小孩一樣道:「不生氣了小舞,讓哥哥好好抱抱,實在是太萌了。」

小舞看著頓時轉到了王權的懷裡,有些俏皮的吐了吐舌頭,自己又勝利了一把。

王權摸了摸小舞的小腦袋道:「這幾天你就乖乖的在這裡等我回來吧!等我回去把這件事情跟我太爺爺說了之後,就可以帶你會花宗了。」

「嗯。」

見小舞這麼聽話,王權也有些欣慰,隨後帶著王月兒準備回去花宗。

小舞看著王權和王月兒走了之後,頓時也鬆了一口氣,這些天她的精神可一直都是緊繃的,小心臟實在是有些受不了,如今人總算是走了,但是小舞剛剛轉身的時候,就看見王雪兒既然坐在椅子上面喝著茶,頓時驚叫道:「你怎麼還在這裡啊!」

「這棟別墅是我的家。」王雪兒聽著一副冷淡道。

「你的家?」小舞愣住了。

王雪兒隨後嘴角露出了一絲腹黑的笑容走到了小舞的面前,小舞看著頓時後退了兩步道:「你要幹什麼啊!」

王雪兒嬌嫩的小手撫摸著小舞的小臉道:「少主的眼睛還真毒啊!小小年紀就長得這般好看,以後一定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兒,你是少主挑選童養媳,為了防止你逃回家,我自然得要看著你一點,當然了,你也可以告訴我你的家人在哪裡,我讓人去幫你把你的家人接到花之城來。」

小舞聽到這話,頓時眼神有些悲傷道:「我的媽媽已經死了,被壞人給殺死了的。」

王雪兒聽到這話,道歉道:「抱歉了,小舞。」

「沒事的。」小舞倒是也很開朗,很快就恢復笑容道。

王雪兒這個時候微笑道:「那殺死你媽媽的壞人是誰啊!」

「是一幫很厲害的傢伙,要不是我媽媽護著我,恐怕我也死了。」小舞說道這裡,眼中有些仇恨道:「我絕對不會放過那些殺害我媽媽的傢伙的。」

王雪兒聽著有些好奇了,問道:「話說,那些傢伙是誰啊!」

「這……」聽到這裡,小舞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來到了人類世界之後,她已經知道了武魂殿是天下最強大的勢力,而花宗好像也是最強大的宗門,但是實力具體是什麼樣,現在還不清楚,小舞有些尷尬的笑道:「這個,以後再說吧!」

而另外一邊,王權回到了花宗,找到了自己的父親王森,也將小舞的事情跟父親說了一下。

而王森則是沒有任何的反對道:「讓小舞加入花宗嗎?沒問題,過兩天你帶她回來看看吧!」

「好。」王權隨後從身上拿出來了一個魂導器道:「對了,這個是從唐昊身上弄下來的魂骨,其中有著兩塊七萬年的魂骨,左腿和右臂的魂骨,我擅作主張讓王莽和王薇兒吸收了,還請父親責罰。」

王森聽著輕笑道:「哦,讓他們吸收了嗎?這有什麼啊!只是兩塊七萬年魂骨而已,他們之前已經跟我說了,你做得很好。」

王森拿過魂導器,很快就從裡面將十萬年的藍銀皇右腿骨給取了出來道:「這塊十萬年的魂骨,你怎麼沒有把它吸收了,你跑去幹掉唐昊,不就是為了這塊藍銀皇腿骨嗎?」

「藍銀皇腿骨隨時都可以吸收,不過在那之前,我想要去收復單屬性四大家族。」王權這個時候開口道。

「單屬性四大家族,你說的是牛皋他們的那幾個家族。」王森聽著開口問道,因為在花之城的很多假設,他們花宗就是找的御之一族的牛皋來設計的。

「沒錯,就是他們。」王權聽著點點頭道:「力之一族,主力量,以打鐵鍛造謀生計,宗主泰坦還是一個神匠;御之一族,主防禦,以建築設計謀生計;破之一族,主攻擊力,以藥材生意謀生計,破之一族的武魂乃是破魂槍,這是僅此於昊天錘和七殺劍的第三大器強攻系武魂;最後就是敏之一族,主速度,他們擅長的是偵查,可惜啊!至從脫離了昊天宗之後,現在窮的都快要揭不開鍋了。」

「這四大家族都是原昊天宗麾下的附屬宗主,我覺得這四個宗族可以將其收為己用。」

王森聽到這話后,稍微深邃的看了看王權,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權兒,沒有想到咱爺倆想到一塊去了!」

「納尼?」王權聽著愣了,當即問道:「爸爸,難道你也……」

王森點點頭,說道:「是啊!上一次至從牛皋帶著他的族人來了花之城之後,我就有心想要招攬他們御之一族,同時也調查了一下其餘的幾個單屬性家族,既然你今天都這麼說了,那麼過段時間,為父便親自去拜訪他們好了。」 純陽這時候也被天上的威壓給嚇懵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哦,有。。。。有的。」

說著,純陽偷偷把裝有法寶夜行衣的百寶袋。

一旁的雲霄看見羽塵的小動作,眯眼微笑:「看樣子招惹太多桃花債也不是什麼好事呀。顧得了東家,顧不了西家。總得得罪一家的。」

羽塵苦笑:「都這時候了,雲霄你就別再糗我了。」

雲霄:「等會若是天女抓魔女,你真要出手嗎?」

羽塵嘆氣:「總不能看著她被打死吧。」

雲霄:「有件事我必須得提醒你。這些天仙這次至少帶了超過二十多件仙器,用來維持這個大陣。只要天女一個念頭,這巨型陣法就會發動。你身法雖然厲害,恐怕也會受到陣法得制約。」

羽塵:「我知道,這已經在我能承受範圍之內了。」

雲霄愣了愣,有些吃驚:「你有把握從這陣中脫逃?」

羽塵微微點頭:「有八成把握。」

羽塵自從學了騙天大法和聞太師的五行遁術后,自信心也越來越強。

當天兵天將將整座島圍困后,羽塵也已經謀划好了逃脫方案。

雲霄美麗的眼睛不眨一下,看了羽塵好久:「看樣子,你似乎擁有了誅仙的能力呢。不過,我還是得提醒一下你,天上雲層中搞不好藏著一個太乙金仙。你若出手,心裡得有準備才行。」

羽塵仍然非常鎮定:「我有準備了。」

雲霄微笑:「很好,果然是我看重的男人。等會,你若出手,我必相助。」

羽塵驚訝:「雲霄你。。。。不怕得罪天庭嗎?」

雲霄:「你都不怕,我又怕什麼呢。何況我還欠你一顆七品丹藥呢。」

說著,雲霄也開始準備黑色夜行衣。

這是后,崑崙仙域的上空最深處,是蒙蒙的灰色虛無。

嘩得一聲,那灰暗的虛無中突然分開了一條巨大的通道,一道金光閃現。

一個非常好聽的男孩聲音傳來。

「大家都是為天界做事,何分彼此。另外,天女是我的好友,放他們下去吧。」

阻攔天兵天將的道童立刻恭聲回應:「是主人。」

說罷,道童側開身子,讓出了一條路,放眾仙過去。

盪魔天女:「多謝。」

天空重,眾仙撥開雲霧,紛紛降臨在懸空島上。

隱隱約約還能看見幾條巨大黑龍在雲霧中蜿蜒盤旋,

這些黑龍的氣息滔天,強大無比。

但這還不是正主。

真正厲害的人物仍然深深隱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